【名家专栏】中共的科技极权主义

约翰·斯托塞尔(John Stossel)撰文/康正诚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9日讯】媒体告诉我们中国(中共)“击败了新冠病毒”。

可是我不相信这个说法,中国政府(中共)说谎。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德里克·凯撒斯(Derek·Scissors)估计,他们少报了数百万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病例。

中国(中共)有可能控制住疫情。只是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我们大部分美国人现在都在保持“社交距离”。就像我一个月都没怎么出门,我是自愿这么做的。

确实有42个州下达 “居家隔离令”,但大部分美国人是自愿保持社交距离的。

但是在中国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中共)的独裁者会对他们视之为问题的事情迅速采取极端措施。就像他们封锁武汉,关闭通往武汉的道路、停止公共交通及禁止私家车出行。中国的警察还会把门焊死,强迫家人关在屋子里;还会把不戴口罩的人拴在柱子上。

中国(中共)监控每一个人民,使用2亿多个摄像头和社交媒体追踪。透过电子监听可以分析每个人的政治倾向和社会交往,并用这些资讯给每个人打信用分数。如果你批评政府或信任评分系统,你的“信用”分数就会下降。如果你玩“太多”电子游戏,看色情片,或者交一些(信用)分数低的朋友,你的信用分数也会减少。

如果你的信用分数低到一定程度,政府(中共)会祭出惩罚,比如减慢你的网速,让你的孩子上不了好学校,或者不让你找到好工作。

现在,在处理疫情问题上,一些美国人说我们的政府应该多向中国政府(中共)学一学。

美国有线电视MSNBC频道晚间节目主持人瑞吉儿·玛多(Rachel Maddow)抱怨:“到现在还没有下达待在家里的命令!”(尽管那是违宪的——宪法第10修正案已把这项工作交给各州政府做决定)。

惊吓过度的人想要推动坏法律。

“你们是自愿走向共产主义!这让我感到害怕。”一位我在疫情爆发前采访的中国移民李雪兰(音译)说到。

“来到美国后,我以为不用再搞政治了。我已经在自由的国度了!”她说。但是当她看到一些美国人拥护独裁主义思想后,她想,“不,我必须告诉美国人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雪兰经历了中国的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她的父母是医生,是“知识分子”,这意味着她和她的父母都曾被送到可怕的劳改营接受共产主义的“再教育”。

我以为共产主义的镇压时代已经结束了。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领导人开始推动经济现代化,并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成为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镇压还没有结束”,雪兰说。中国(中共)制造“社会信任”分数监视民众就是一个例子。

“这种对人的思想、嘴、笔的控制从来没有停止过。”

当有这么多政客渴望多做些什么的时候,这是美国现在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佛罗里达州在高速公路和机场设立了检查站,要求从纽约和路易斯安那等冠状病毒(中共病毒)高发地区入境的人必须进行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所有旅客必须向官员提供联系资讯,这样官员才能对他们进行检查。

在罗德岛,员警挨家挨户地检查持有纽约牌照的人。

科罗拉多警方将一名与女儿一起在公园玩垒球的男子戴上了手铐。即使父亲和女儿相距超过六英尺,但警官们仍然围在一起逮捕了他们。

加州警察命令一群正在自拍的年轻人坐在地上,对他们处以每人1000美元的罚款,仅仅因为他们买啤酒的7-11便利店离家有1小时路程。

当然,在疫情期间,采取一些极端措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像中国(中共)这样实施政府控制不应该成为我们的榜样。这种病毒起源于中国并传播到全世界,因为他们的独裁者压制讯息,否认病毒会人传人,惩罚说真话的科学家。在中国,甚至那些发表关于病毒观点的人都可能被抓。

我很高兴我住在美国,可以自由地说任何我想说的关于病毒或我的政府的话。

原文 China’s Tech Totalitarianism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约翰·施托塞尔(John Stossel)是一位获奖的新闻记者和畅销书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不,他们不能:为什么政府会失败——但个人会成功》(No, They Can’t: Why Government Fails—But Individuals Succeed.)。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