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研究:中国疫情10月已现/透视共产党:诡辩卸责五部曲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透视共产党 哈佛打脸中共 疫情早爆发 反送中周年 全球抗共发酵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我们先说一件事。最近有很多朋友反映说,他们在YouTube首页上,已经很久没看到我们的新视频,也没有收到通知,还以为我们没出节目,觉得很奇怪,搜索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有推出新节目。

没错,是这样,因为我们目前被YouTube压制得很厉害,一直有观众被自动退订,有人收不到通知,网络的算法排序也被限制住,所以大家看我们最近视频的点击量就知道,非常低,订户人数也几乎卡住不动。大家应该可以了解,我们的处境确实很艰难。

所以,也欢迎各位朋友加入我们的正义股东,支持我们走下去。

今天要跟大家聊几个话题,包括了:

话题一:哈佛大学研究:中国疫情10月已现

话题二:香港反送中周年 抗共效应蔓延全球

话题三:透视共产党:诡辩卸责五部曲

不过,先带您来关心一下中国经济。大家知道,中共官方近期推出了“地摊经济”,鼓励人民出门摆摊讨生活,但民间的消费力,似乎受到疫情与失业的影响,不如预期的旺盛。

而且,有媒体要宣传城市的秩序“和谐良好”,特别拍视频宣传“城管付钱买小吃”。

城管全名是“城市管理执法人员”,对中国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城管经常采取暴力执法的手段,摊商都怕他们。所以,城管经常在地方作威作福,吃喝拿东西常不给钱。

因此,这部宣传“和谐城市”的视频推出后,反而被网友热烈嘲讽,说这是“多年难见的温情一幕”。

好,来看今天第一个重点话题。

话题一:哈佛大学研究:中国疫情10月已现

武汉肺炎疫情造成全世界严重伤亡,不仅美中双方为了病毒来源而唇枪舌战,全球超过130个国家也支持对疫情进行调查评估。不过,现在疫情有了最新进展。

根据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最新研究发现,武汉肺炎疫情很可能在去年夏末或秋初的时候,就已经在武汉发生。

哈佛医学院通过卫星照片与商业情报的分析研究,发现从去年9月开始,“武汉五家大型医院外围,交通量急剧增加”。

就在同一期间,中国网友搜索某些病症的关键词也明显增加,而这些病症关键词,就是“后来被认定跟武汉肺炎密切相关的症状”。

然而,根据中共官方6月7日发布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疫情最早是在12月27日,由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但是,从哈佛大学这张图的黄色曲线可以清楚看见,在去年11月以前,武汉几家医院的车流量就已经明显上升。

这项研究的主持教授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说,“去年10月发生了某些事情。很显然,远在公认的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当地就已经出现某种程度的社会混乱。”

好,我们可以看到,哈佛大学最新研究的发现是,肺炎疫情应该在去年9月或10月,就已经在武汉地区出现,所以造成五家主要医院车流量大增,病患上门求诊。

虽然这个时间点,与中共宣称的12月27日相差甚远,但是根据中国财新网的追查,他们掌握到武汉医院在去年12月底已经接到9起肺炎案例,其中最早的案例是12月15日。

无独有偶,著名的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3月发表一篇研究指出,他们调查425名病患后发现,疫情在12月中,就已经发生人传人的现象。

更重要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今年1月也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刊登论文指出,武汉首位案例的发病时间是在12月1日。

好,我们推算一下,假设病毒潜伏期是两个礼拜,也就是14天,这样,病毒必须是在11月或者更早以前,就已经在武汉地区传播了,所以才会有病患在12月1日就发病。因此,这些研究与报导,和哈佛的研究结果是可以吻合的。

况且,去年10月前往武汉参加军人运动会的几位意大利选手也透露,他们抵达武汉后,很多人都生病了,出现咳嗽、发烧等症状。这些症状,正好也是武汉肺炎的症状。

所以,我们总结来看,这次疫情确实很可能像哈佛研究发现的,在去年秋初、甚至夏末就已经发生,与中共官方反复宣称的12月底,相去甚远。这些研究与证据,也再一次证实,中共当局确实隐瞒疫情、造假数据。

话题二:香港反送中周年 抗共效应蔓延全球

今天是6月9日,在一年前的今天,有103万人走上香港街头,反对“送中条例”(逃犯条例)的修订案,浩浩荡荡的反送中运动,也从此获得全世界关注。

过去一年来,香港抗争者留下许多触动人心的史诗片段。这场抗争,从“反送中”延续到今天的“反港版国安法”,也对海内外带来深远影响。

在我来看,香港抗争带来的影响力,可以体现在四个层面:

首先是香港层面。这场长达一年的抗争行动,虽然遭到中共与港府的残酷镇压,让香港人付出血泪代价,但却也让更多香港市民看清中共极权暴政的本质与“一国两制”的谎言。

香港人高喊的口号,也因此从原先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后来加入了“天灭中共”、“全党死清光”,体现香港人对中共的抵抗意志。

香港人对中共的全面看透,也促使去年底的区议会选举,由民主派大获全胜,亲北京的建制派惨败,缔造了香港自治史的崭新一页。

接着是中国层面。香港市民坚毅不屈的抗争精神,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也深入到中国大陆。

在广东茂名,当地民众反对政府兴建火葬场,发生大规模抗争行动,不但高喊“时代革命,光复茂名”,还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迫使当地政府最后不得不取消计划。

而在疫情发生后,中国民众批评中共当局隐匿疫情、轻忽百姓人命,因此效仿香港喊出“光复武汉”和“五大诉求”,包括隔绝疫区、罢免渎职官员、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绝野生动物交易,以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这波“时代革命”的浪潮,在中国内部悄悄蔓延,让中共高层惴惴不安。但不仅如此,香港抗争还影响分布全球各地的海外华人,鼓励他们挺身而出,反对中共暴政。

中国足球名将 郝海东:

“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组织。其在中国的极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制、撕毁合约、血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

再来看国际层面。香港市民守护自由、对抗中共暴政的抗争行动,引发国际社会瞩目,美国国会也快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声援香港人权,反制中共的残暴镇压。

然而,中共方面继续强硬推动“港版国安法”,最终促使美国总统川普发表“讨共檄文”,并对中共实施全方位反制行动。

美国总统 川普:

“中共政府持续违反对我国与其他国家的承诺,这些事证不容被忽视或置之不理,全球社会正为了中共的不当作为而受苦受害。”

香港、疫情、贸易战与台湾问题,促使美中双方关系全面恶化,从过去的“竞争合作”关系,走向“全面对抗”;世界许多国家也纷纷加入反对中共、孤立中共的行列,对中共政权带来日趋严重的生存压力。

最后是台湾层面。香港反送中运动,让许多过去不了解中共的台湾民众,首次见识了中共的血腥残暴与谎言统治,也让台湾人明白所谓的“一国两制”只是中共的骗局话术,促使更多台湾人加入反共行列。

首先,去年6月在台北举行的“反红媒游行”,尽管当天大雨滂沱,但却依然有数万的年轻人走上街头,反对中共操控红色媒体渗透台湾。

而在今年初的台湾大选,超过817万人投票给蔡英文政府,拒绝亲共的国民党阵营,同时让亲共政党在立法院选举里惨败而归。

不仅如此,在总统大选落败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上周再次被高雄市民以超过93 万票,罢免通过。政治立场亲共的韩国瑜不但失去所有公职,也让北京看见台湾民众高涨的反共意志与抵抗中共的决心。

回顾过去一年来,香港市民的血泪抗争,在海内外激发、点燃新一轮的“全球反共潮”,不但促使美中关系全面摊牌对抗,还加速国际社会远离中共、孤立中共的布局,同时也让台湾凝聚更强的民间共识,对抗中共入侵。

话题三:透视共产党:诡辩卸责五部曲

“透视共产党”是我们新推出的小栏目,希望帮助大家更有系统地认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与作风,受到很多朋友的喜爱,我们也感谢大家。

上一集的“透视共产党”,我们介绍了中共极权体制入侵的五个步骤FDDCC,大家可以参考这一集节目,我这里就不重复了。

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大家来聊一下,中共遇到批评或指控时,最常使用的一套应对模式,我把它叫做“诡辩卸责五部曲”,如果用英文缩写起来,可以简称为ADDCR。什么意思呢?我们现在就一步步来拆解:

第一步是“坚决不认”(Admit nothing)。

就是说,不管对方指控什么,都不承认,或者直接忽视不理,目的是要跳出对方的话语战场,不让自己陷入被动。

比方说,中共当局7日提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对于外界长期提出的种种质疑与涉嫌掩盖疫情的问题,始终不予回应。这就是典型的坚决不认。

第二步是“否认到底”(Deny, deny, deny)。

否认应该是中共政府每天最常使用的字词与句型,而且通常语气都相当强硬,目的是要用虚张声势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同时为反击对方做铺垫。

像这次的白皮书记者会,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被问到隐瞒疫情的问题时,又再次否认回答说,“这种说法严重违背事实,中国(共)政府没有任何延误和隐瞒。”

第三步是“损毁他人信誉”(Discredit others)。

毁损他人信誉,目的是要破坏对方的声望基础及可信度,从而削弱对方指控内容的正当性。毁损信誉最常用的两个借口,就是“背后有政治动机”或者有“金钱动机”。

在这次白皮书记者会上,卫健委对于国外质疑中共隐瞒疫情,就再次祭出了他们最擅长的三字咒语:“政治化”,说外国政客与媒体“把病毒标签化、把疫情政治化”。

事实上,这种损毁他人信誉的手法,也等于是中共把别人“标签化”,把疫情更加“政治化”,大家听多了也会觉得腻味和反感,觉得八股、没创意.。

所以这种手段,对于海外自由社会的人们来说,效果已经不好使;但对于长期受到党国思想控制的中国人民来说,还是可以起到一定的欺骗作用。

第四步是“反指控”(Counter-allegation)。

反指控,顾名思义,就是提出任何对对手不利的指控,用来反击对手。

拿白皮书记者会来举例,中共官员对海外也提出了“反指控”,他们说,外国政客与媒体“还炮制炒作所谓的中国源头论、中国隐瞒论、中国责任论等论调”,是“毫无事实根据,也是不讲道理、不尊重科学的”。

好,这些就是所谓的“反指控”。事实上,反指控主要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是进一步削弱对手指控的力度与可信度,想引导舆论反击回去;另一个作用,是用来分散焦点、转移舆论阵地,好让自己跳出现在的不利困境。

第五步是“老调重弹”(Repeat pitch)。

“老调重弹”,顾名思义,就是不断重复自己原本的论调与说词,坚定不变。这种套路背后,奉行的是前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Joseph Goebbels)所说的:“谎言说了一千次,就变成真理。”

比方说,这次记者会上,当局除了否认种种指控外,又再一次重复说,“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延误和隐瞒,并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了病毒数据和相关疫情。”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论调,中共不但会反复说、经常说,而且还会说得很用力、很坚决。因为,共产党官员就是要靠着外表的虚张声势,来掩护内在的心虚与脆弱;共产党就是靠着外表的道貌岸然,掩盖内部的败坏腐朽。

好,到这里,您看懂了吗?中共就是靠着这套ADDCR的“诡辩五部曲”,来否认指控、推卸责任。

我们再举个例子来说明,像立场亲共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他在被罢免后的演讲,也找得到同样的轨迹。

第一,韩国瑜在演讲里,通篇没有提到接受罢免结果,也没有对投票罢免他的93万人做出回应,甚至连一句“我虚心接受”都没有,这就是“坚决不认”。

第二,韩国瑜先感谢2018年投票给他当上市长的89万人,再提到这次罢免案有130万人没有投票,说“感谢他们对我们团队支持”,其实这是变相地想否认罢免结果。

然而,没投票的130万人当中,未必都是支持韩国瑜,还有很多不想投票、没空投票的人。这种说法,有过度简化、灌水造假的嫌疑。

第三,韩国瑜花了很大篇幅,指控民进党政府组织“罢韩国家队”, 不停对他“抹黑扭曲造谣中伤”,还说一切批评都是“完全脱离事实毫无根据”。

这话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是不是跟中共说法很像?这就是“毁损他人信誉”。

第四,韩国瑜还说民进党当局“全心全意斗争”,“买通几乎90%以上媒体,几乎百分百网军全力攻打韩国瑜”。这就是“反指控”。

第五,韩国瑜也再次重复说他的团队非常努力,“非常多政策都是全国最优,双语教育全国第一,路平灯亮水沟通全国第一”。这些论调,就是“老调重弹”了。

好,最后,我们再帮大家重复一次,中共的诡辩卸责五部曲:

步骤一:坚决不认(Admit nothing)

步骤二:否认到底(Deny)

步骤三:损毁他人信誉(Discredit others)

步骤四:反指控(Counter-allegation)

步骤五:老调重弹(Repeat pitch)

这五个步骤的英文缩写合起来,就是ADDCR模式了。不过要注意的是,不是每一次中共的发言,都会完整地具备这种五种元素,有的时候会省略其中的一、两步,但整体上还是不脱这个模式架构。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可能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心明如月

风卷狂沙漫九天

黯浑蔽日迷众眼

疑听幻象假似真

月镜恒照丹心显

唐浩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