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刘一村爆疫情遭三层封锁 官方隐瞒不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9日讯】北京知情人士披露,北京大兴地区黄村镇刘一村上周末再新增一名确诊病例,令该村确诊病例增至两名,全村已被严密封锁。大纪元获得的北京内部近期排查表中却无刘一村的名字,刘一村新增的确诊病例也未出现在官方报告中。

此外,对于官方通报的北京病毒株和疫情情况,一名北大学生提出质疑:为什么同样的病毒株在欧洲和在北京造成的后果如此天壤之别?中共当局肯定隐瞒了疫情。

大兴刘一村被三层封闭

北京知情人士李女士向大纪元记者披露,“北京大兴刘一村查出两个确证病例,所以就把那一片全给封了。整个全封了,只留一个口,让外面可以给他们送菜进去,送东西进去。”“大铁皮封的是其中一个口。”

她表示,村内该怎么住还怎么住,只不过村外封得特别严格,封了三层,“最外面的一层是穿灰黑色衣服的,像保安服那种;里面一层的人穿的都是防护服。”

“这是刚查出来不久的,一开始只查出来一个,到上周六(4日),已经查出第二个了。”她说。

李女士表示,由于核酸检测一次并不准确,有市民会被要求测两次。如果测试后不知道结果的,又没人联系反而是好事,说明没事。

她还说,一般出现发热的话,北京人都不会去医院看,不会这么傻。像她自己的话,就会先吃点感冒药,“因为现在的医院都不是好地方,没什么事不会往医院跑,说不定在医院还可能交叉感染。”

图:北京大兴区被控小区唯一出口,边上设立卡点。(网络图片)

最新排查表爆中共持续掩瞒疫情

李女士向大纪元提供了7月5日北京由社区居委会通过物业向下发了第12份排查单。

排查单上,新增的排查场所及时段包括:

1、丰台区马家堡街道城南嘉园益诚园(6月17日-7月2日)

2,丰台区草桥东路8号院(6月17-20日)

3,丰台区物美超市草桥店(6月17-20日)

4,丰台区永辉超市草桥店(6月17-20日)

该排查单后面同时还有“继续开展排查场所及时段”:包括丰台区7个地点;大兴区的22个地点;海淀区6个地点;通州区四个地点;朝阳区四个地点;房山区两个地点;石景山三个地点。(如下图所示)

由社区通过物业管理渠道下发的北京疫情排查单。(受访者提供)。

刘一村属于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管辖。在排查表中,大兴地区黄村镇需要排查的有两处,分别是郭上坡村(6月15-20日)和芦城西大街(6月18-22日),没有近期出现确证病例的刘一村。

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6月30日至今,确诊病例中没有来自黄村镇刘一村的。

北大学生:中共公布的数据不合常理

有关北京第二波疫情,官方只公布三百多人感染,无人死亡。北京卫健委通报7月7日疫情称,北京无新增报告确诊病例、疑似病例,连续2天确诊病例零报告。

上月16日,中共疾控中心公布这波疫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称这些样本带有D614G突变,认为是欧洲D614G毒株的分支。广东人民医院的胸外科主任医生乔贵宾披露,D614G突变导致病毒的传播性和毒力的增加,“它的传播性高了9倍。”

在中共宣称病毒传入的欧洲,仅英国,7月7日新增233个死亡病例,死亡总人数增至42153例,确诊感染病例为约30万例。

北大的一名大学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公布的数据显然不合常理,即便是专家说的那样是欧洲的病毒传到了北京,同样的毒株,不可能说造成的后果相差那么大,中共当局肯定隐瞒了疫情,具体的感染和死亡数量肯定远远大于当局公布的数据。

他说,之前大纪元独家报导说一个医院确诊的病例都比官方公布的数据多,反映出真实情况的一个侧面吧。

北京小区依然管控严格 卡点多由保安公司接手

李女士还介绍,目前北京小区依然管得很严,进出除了量体温之外,还要有小区的居住证才能进入,“送快递的话,只能放在外边马路边上等着人来取,不能送进去。有时可以看到一堆在那里,一大片。”

她还说,以前小区卡点疫情管控都是靠社区、街道居委会,后来征用了社区的志愿者,包括让小区内的党员出来值班,“这个月开始,北京很多地方改成保安公司的员工来站岗了。因为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这个活就得包出去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