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检测不是治疗全球瘟疫良方

Bob Zeidman撰文/秋生编译

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全球瘟疫被称为美国历史乃至全世界历史上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它被称为战争。就像在战争中一样,我们需要调动资源。

但同样重要的是,不要把所有资源都分配到一个战线而忽略其它战线。考虑到这一点,我对生物研究机构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最近推出的一项计划表示严重关切。该计划得到了政治倡导团体“无标签”(No label)的支持,被视为一种有效的治疗全球瘟疫的方法。

该计划提倡每周进行检测,并对检测呈阳性的人加以严格限制,对检测呈阴性的人几乎没有限制。我是“无标签”的捐助者和坚定支持者,我赞扬这个计划的精神,但是我发现这个计划的细节没有得到充分考虑,因此根本不会有效。

正如我在多篇文章中所写的那样,科学家和其他专家的想法需要接受严峻的挑战。这项计划没有受到足够的挑战。我可以发现多个问题都包含着潜在的假设。考虑到这一点,我请大家质疑我这里的分析,但是质疑需要与公开的事实和研究相关联。如果我错了,我想知道原因。

准确性差与延迟

目前没有100%准确的测试——很少有测试能做得到。另外,测试报告的最佳周转时间是15小时,或者实际上是在得到结果之前的24小时。经确定,该病毒的感染窗口期大约为9至12天,最初2天无症状,随后7至10天出现症状,但一些感染者完全无症状。所有的测试都有一定的机会产生假阴性;换句话说,有些人可能是这种病毒的宿主,即使测试结果表明这个人没有这种病毒。

一些简单的计算就会发现,虽然测试可以减缓病毒的传播,但并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如果一个人的测试结果是阴性的,这个人仍然有可能在一天的等待期间感染了病毒,或者测试产生了假阴性。最近的研究表明,虽然RT-PCR测试可以有100%的敏感性(也就是零假阴性),在实际操作中,它们的假阴性比率为20%到34%。

让我们假设这个结果有99%的准确率。1%的不准确率要么是因为测试操作错误,实验室犯了错误,要么是因为被测试者在测试和得到结果之间感染了病毒。那么每10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公共场合携带病毒。

如果每周进行一次检测,那么这些感染者将在一周的大部分时间内传播病毒(除非他们在没有症状时以及在开始出现症状时进行自我隔离)。如果受感染的人去上班、购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者去看球赛,他们就有传播疾病的风险。

最近一项对火车乘客的研究发现,在保持社交距离的乘客中,病毒的传播率高达10%,但平均值为0.32%。根据这个非常低的平均百分比,如果一个感染者在一周内与300人接触,那么预计会有另外一人被感染。这意味着公共场所可能有1%的人被感染,感染人数每周会翻一番。也许这是可以接受的,但它不是零,病毒将继续传播。

假设测试每天而不是每周进行,那么在下一次检测显示他们为COVID-19阳性之前,感染者可能只接触过300/7 = 43人。这意味着每七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被感染。如果在像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里有100万人检测呈阳性,那就意味着有1万名不知情的感染者四处游荡,每天有可能感染大约1500人。也许这是可以接受的,但它不是零,病毒将继续传播。

传播方式

关于该病毒如何传播仍有许多未知之处,有报告称可能的变异导致了它以不同的方式传播。据信,COVID-19病毒可以在台面和门把手等表面存活数小时或数天。这意味着即使对人进行定期检测,也不会发现含有病毒并可能导致感染的表面。

研究还发现,病毒在人类粪便中传播,这导致了对整个欧洲的下水道系统的调查。尽管人们认为受污染水源感染的概率很低,但至少有一个记录在案的例子,那是在疫情高峰期,在意大利北部的河流中检测到了病毒。

休眠期的问题

该测试计划基于这样的假设:如果没有找到另一个寄主,感染者体内的病毒将在大约10天内停止传播。换句话说,把一个感染者隔离10至14天,这个人的免疫系统将有效地摧毁病毒,否则这个人就会死亡。不管怎样,那个人感染的威胁已经消失了。

然而,我们对这种病毒还不够了解。有些病毒可以在人体内休眠很长一段时间而不被发现,这可以作为证据解释为什么一些人再次被感染。一些专家认为,COVID-19病毒可能导致慢性持续感染。

尽管有各种声明,但是其它国家的测试并不成功。

许多人声称,其它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比美国做得好。通常,争论的焦点是他们做了更多的测试。然而,即使到5月底,对COVID-19病毒的检测也非常不准确。自全球瘟疫开始以来,我亲自询问了许多专家,是不是其它国家有比美国更准确的检测方法,如果有,为什么不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检测方法。我得到的答案总是一句简单重复的咒语:“我们必须做更多的测试。”

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冠状病毒疫情。美国报告的病例数刚刚超过500万,占人口的1.5%。死亡率刚刚超过3.2%。瑞典长期以来被视为抗击冠状病毒的正面榜样。截至8月7日,瑞典的死亡率为7%,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其感染率为0.8%。

德国也被树立为榜样。目前,德国的感染率非常低,只有0.26%,但死亡率为4.3%。法国在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方面可能是欧洲执行最严格的国家,并且认为病毒已经得到控制,但现在又出现了另一次激增。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其它欧洲国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比美国高得多。

亚洲国家已经被视为控制冠状病毒疫情的成功范例。考虑到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不透明性质,以及它参与传播和掩盖疫情的行为,我不会去计算来自中国的数据。

新加坡的感染率接近1%,但死亡率接近0。我怀疑,这更有可能是由于他们衡量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死亡的方式不同,因为除了病毒的自然进程以及卫生保健质量的因素以外,死亡率不应受到其它因素的显着影响。

美国的医疗保健无疑是世界上最好的之一。据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的冠状病毒反应协调员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说,美国正在将所有染上冠状病毒的死亡患者计算为死于冠状病毒的死亡患者,即使这些死亡可能是由其它因素造成的,而其它国家的做法正好相反。这一点得到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关于报告冠状病毒死亡病例的官方指南的证实。

普遍认为,台湾和韩国的病例数量和感染率都非常低。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它更可能是强大的自我隔离执行的结果,而不是测试的结果。我将在本文后面讨论这个问题。

此外,最近在英国、比利时、西班牙、德国、法国、意大利、挪威、香港、越南、澳大利亚、中国和伊朗报告了冠状病毒病例数的激增。有报导称,沙特阿拉伯、黎巴嫩,甚至韩国出现了激增,新加坡和台湾都出现了小规模的峰值。

执行

这项检测计划不能阻止全球瘟疫在美国传播,最重要的原因是缺乏执行该计划的意愿。该计划要求在美国的所有人遵守检测要求,除非检测结果为阴性,否则不得进入公共场所。如果不认真改变态度,这是无法实现的。我希望不是这样。

许多美国领导人宣称,冠状病毒疫情是对数百万美国人生命的最大的直接威胁。他们说,我们必须消除这一祸害,否则我们的老年人、体弱多病者和其他人将面临死亡的危险。我相信这是事实,但同样是这些领导人,他们的行动与自己充满激情的言辞并不协调,公众也不是。

这项计划的实施需要政客、警察、军队、合法和非法移民、无家可归者、大多数人、少数人、保守派、自由派以及所有在美国的人遵守并强制遵守。这意味着所有的大型集会都是非法的,不是不鼓励,而是非法的,并要承担严重的后果。没有例外。这意味着所有机构都必须根据检测结果将人排除在外。没有例外。

这些限制必须适用于娱乐场所、餐馆、礼拜场所,以及各种类型的示威活动,无论和平与否。然而政客们尽管嘴上说这种疾病的危害有多么大,如果不尽快消灭它就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但是对他们所支持的大型活动则网开一面,包括大规模葬礼、和平抗议,和暴力骚乱,在波特兰已经持续了70多天了,遍布美国的其它主要城市,包括西雅图、奥克兰、明尼阿波利斯、华盛顿、亚特兰大和费城。

虚假的安全感

如果该计划所需的所有措施都能落实到位并得到严格执行,是否就能结束这场全球瘟疫?几乎可以肯定不能。正如我所展示的,它会减少传播,但不会消灭它。

该计划将创造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在“无病毒”地点人们几乎肯定不会保持社交距离,也不会戴口罩,因为他们会相信他们处在一个真正“无病毒”的环境中。或者在这些地方我们也需要强制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吗?在这种情况下,在测试不能明显地改变规定的情况下,它有什么帮助呢?

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已经被证明可以显着减少病毒传播,然而我们在执行这些简单的预防措施方面存在问题。

巨大的成本

这项计划的成本估计为1500亿美元。这是一个巨大的成本。当然,这比国会拨款救助美国人的数万亿美元要少得多,比这段时期企业的成本和收入损失要少得多,也比医疗保健的成本要少得多。

然而,这里还有另一种解决方法,不仅成本更低,而且不要求企业和大学从其它可能的解决方案中分流资源。

简单的解决方法

让我们假设我以前的推理全错了。让我们假设我误解了一些重大问题。让我们假设将感染者隔离10至14天是阻止全球瘟疫的解决方案,这是该计划背后的关键假设。让我们假设政府、政客和美国公众有意志力和决心,执行10到14天的严格的自我隔离规则。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需要做的就是储备食物,锁上门,在家里等待10到14天。如果检测计划的假设都是正确的,那么就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根除全球瘟疫。

另一方面,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在找到治疗方法或疫苗之前,没有什么能阻止病毒。我们需要让人们保持健康,并在这与让他们重返工作岗位之间取得平衡。我们还不知道病毒的全部情况。在我们完全了解病毒和感染机制之前,我们不应该建立巨大的、昂贵的系统,转移关键的资源。否则,我们等于是将把资源从其它潜在的解决方案,包括治疗、治愈和疫苗中转移走。

相反,让我们继续研究病毒,增加测试人口,有效地分配资源给医疗设施,教育人们要注意的症状,对高危人群进行隔离,要求所有的人,不管他们的目标高贵与否,都严格执行社会距离和戴面具的规定,并且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

最新消息

科学正在迅速地变化。英国刚刚宣布采用了测试方法,据称在90分钟内测试完毕,敏感度为98%,虽然数据尚未公布,也未得到独立证实。

此外,由于测试不会由训练有素的卫生官员进行,假阴性率无疑会高于2%。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可是英国政府已经在计划分发这些未经评估的测试。如果这些测试的假阴性率很高,而人们却认为它们是100%准确的,那么实际上可能会加速传播。公共教育、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仍然是必须的,这样测试才会被当作指导,而不被当作灵丹妙药。

具有100%敏感度的即时测试是首选,但是任何测试计划仍然会受到我上面所述的所有问题的影响。

一项全国性的检测计划将非常昂贵,尽管它将减缓它的传播,但是不会根除这种疾病。如果做不到严格执行,我们的领导人和我们的民众都不愿这么做,那么测试计划就不会有什么效果。在找到治疗方法或疫苗之前,我们必须学会与冠状病毒共存,就像我们已经学会与霍乱、流感、脊髓灰质炎、艾滋病和其它疾病共存一样。

原文Testing Is Not the Cure for the Pandemic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鲍勃‧泽德曼(Bob Zeidman)拥有康奈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和理学学士学位,是发明家以及泽德曼咨询公司(Zeidman Consulting)、软件分析和鉴证工程(Software Analysis and Forensic Engineering)等成功的高科技硅谷公司的创始人。他也写小说,最近出版了政治讽刺作品《善意》(Good Intentions)。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