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党媒忽然自曝隐瞒疫情新证据

中共媒体已经有一段时间回避疫情了,不过8月28日,新华社忽然在网站醒目位置报导,《麦考尔报告政治化新冠疫情的谎言与事实真相》。

中国人可能没几个知道麦考尔是谁,党媒主动介绍了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人迈克尔‧麦考尔,称他近期发布了一个关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调查报告。

实际上,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的这个调查报告,6月份就发布了,7月份做了更新,中共党媒一直装作不知道,大多数中国人也无法知道。怎奈川普忽然发话,要追究中共隐瞒疫情,让中共承担全部责任,麦考尔报告显然是依据之一。

这对中共非同小可,党媒不得不回应,而且要命的是,这个报告还有中文版,新华社也只能忽然硬著头皮“辩驳”调查报告中的某些内容,却没想到回顾了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还主动泄漏了新证据。

12月30日武汉曾下发《紧急通知》

新华社妄图辩驳的调查报告中的第一项内容是:未能吸取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教训,在早期隐瞒了疫情数据,掩盖事实。

新华社称,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向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时至今日,中共竟然坚称,最早报告病例是2019年12月27日。

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论文和《南华早报》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确认2019年11月17日~12月1日,最早的病例已经被发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证实,12月中旬,中共病毒发生人传人。新华社却仍然称,12月27日才报告了病例。

新华社还称,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向辖区医疗机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

这是中共党媒提供的一个新证据,武汉市12月30日实际已经确认人传人,还下发了《紧急通知》。此前,中共从未说过有这样的通知。

实际上同一天,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主任艾芬、李文亮等8名医生在微信群发出和转发“SARS冠状病毒”检测报告,预警疫情。8名医生反遭中共警方训诫。

如果中共发布了防疫的《紧急通知》,都发给了谁?武汉人为什么不知道,医生为什么被噤声?

新华社时隔9个月后的谎言,只能确证中共9个月前的谎言,这个谎言欺骗了武汉人、中国人、全世界的人,并还在欺骗。

1月10日就出现了检测试剂盒

新华社妄图辩驳的报告中的第二项内容是:对外淡化人传人风险。

这也是中共隐瞒疫情的第二个关键点。对此,新华社的解释很无力,绕来绕去,也无法推脱。于是,新华社说,“1月10日,初步研发出检测试剂盒……并组织对武汉市发热门诊就医和留观患者开展主动筛查”。

1月10日,中共的检测试剂盒就已经有了,并开始筛查门诊病人,恰恰证实了病毒早已发生了人传人。但同样是1月10日,中共卫健委再次强调,未发现人传人。

新华社还主动承认,“1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全国卫生健康系统电视电话会议,对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再次作出部署”。

这表明,当时武汉已经是大规模人传人,向全国传播的风险加大,1月14日,中共不得不开会“再次部署”。但同样是1月14日,武汉市卫建委宣布,“在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相关病例。”

新华社无力辩白掩盖人传人,被迫拿出这两个事实,再次成为了中共隐瞒疫情的新证据。

医院和方舱之外存在多少隔离点

新华社妄图辩驳的调查报告中的第三项内容:操控病例统计数字,无症状感染者不算确诊病例。

对于操控病例统计数字,新华社基本没有辩驳,显然害怕越抹越黑。

新华社也干脆承认,“无症状感染者不纳入确诊病例”。

新华社描述,“无症状感染者实际上包含两部分人。第一部分……后从头到尾都没有症状,或症状很轻微。还有一部分人……进入了潜伏期,检测时可能还没有症状,后期症状才出来,这类情况归到确诊病例不合适”。

中共认定的无症状感染者,实际还包括“轻微症状”和“后期症状”,这根本不是无症状感染者,却不算确诊病例,中共变相承认操控了病例统计数字。

新华社还说,“对无症状感染者和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都一样关注,相关部门一直在密切关注这部分人,对他们采取了严格的隔离和医学观察措施”。

此前,中共大力宣传方舱医院,按中共的数据,武汉确诊者都百分之百住进了方舱或定点医院,但为了掩盖真实的数据,一直隐晦其它的隔离点。实际这样的隔离点大量存在,即使出现症状,没有检测的或检测不出来的,也当然不算确诊病例。这次新华社捅出了隔离点,所谓的无症状感染者和疑似病例,都被安置在不公开的隔离点。

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疑似,而是已经确诊感染,只是不计算在确诊病例中,有多少这样的无症状感染者、疑似病例存在?又有多少隔离点呢?这些人最后都去哪里了?

新华社当然不敢再说,再说就捅出了天大的秘密。即便如此,中共自行定义的无症状感染者,和隔离点的存在,证实中共确实编造了病例统计数据。

不敢提及与世卫组织之间的任何事实

新华社妄图辩驳的调查报告中的第四项内容是:世卫组织公开的信息缺乏透明度,竭力为中方辩护,对全球响应产生了负面影响。

新华社想否认,却又不敢提及任何事实,担心越提越会证明中共与世卫组织演双簧。

真正的事实是:

1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称,宣布“全球卫生公共紧急卫生事件”为时过早。

1月2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北京会见习近平,表示中共“防疫及时有力”、“疫情公开透明”、“在保护世界人民”。

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不建议对中国限制旅行。

2月24日,谭德塞呼吁勿对中国限制旅游,表示“这场疫情可以控制”。

2月29日,世卫组织重申不建议对疫情爆发国旅行限制。并表示采取措施的国家,应在48小时内向世卫提交公共健康理由。

3月2日,疫情扩散至65国。谭德塞表示,尚不宣布“全球大流行”。

3月9日,欧洲多国疫情大爆发。世界各国陆续采取关闭边界等措施。但谭德塞说,这将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控制的大流行”。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大流行。

这些事实,新华社只字不提,却指责美国退出了世卫组织。新华社还继续引用谭德塞的话,作为指责美国的依据。中共和谭德塞都是被告,还在互相作证,这样的辩解实在太低级了。

何况,这第四条内容,主要针对世卫组织,中共却主动替谭德塞出头,恰恰证明了中共的心虚。心虚之余,中共又不敢拿出任何事实做依据,只能以指责代替辩解。

中共恐惧地辩称不是“加害者

新华社妄图辩驳的调查报告中的第五项内容:中方混淆数据、隐藏相关公共卫生信息。假如中方以透明与负责任的方式行事,中共病毒(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是有可能避免的。

新华社辩驳的第一句话,可能谁也想不到,竟然说,“疫情是天灾,不是人祸。中国同其它国家一样都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

“加害者”一词,是中共自己主动说出来的。川普说的是,要中共承担全部责任,其它国家目前还在谴责、怀疑、调查阶段,但中共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主动说出了“加害者”一词。调查报告只说中共隐瞒疫情,并未直接指控中共是“加害者”,但中共却自我对号成了“加害者”,看来以疫谋霸确实是中共的阴谋,因此十分害怕各国追责。

心虚之下,新华社的辩白同样无力,还拿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当挡箭牌。但高力已经吹哨,称世卫组织多次提出病毒起源调查被中共拒绝,从1月3日至16日,中共没有报告新的病例,世卫组织只知道中共向他们报告的事情。

新华社还宣称,“1月24日至4月8日,既无商业航班、也无列车离开武汉到中国其它城市或海外”。

新华社不敢谈武汉封城之前的事。1月13,泰国就发现来自武汉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病例;1月17日,泰国又发现第二起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

1月20日,韩国确认第一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患者是一名来自武汉的中国女子。

1月21日,美国发现第一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

《纽约时报》根据从美中两国收集来的数据分析得知,1月份,至少有43万人从中国搭飞机抵达美国。

1月31日,川普宣布对中国封关,遭到了中共的强力指责,此后也不断指责。习近平与川普通话时,还在说可防可控、抗疫胜利,结果川普不再通话了。

中共确实隐瞒了疫情,导致了全球瘟疫。中共害怕川普追责,党媒连忙试图辩白,结果越辩事实越清晰,新华社还提供了不少新证据,并心虚地说出了“加害者”一词。

“加害者”,估计这一用词,可能很快就会成为非常流行的词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