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悲情谈疫苗:过去我们想得太乐观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9日讯】中共层层隐瞒造成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多国纷纷投入重金,加速研究开发中共病毒疫苗。有中国厂商声称疫苗最快年底上市。但频频为中共站台的中共专家钟南山近日表示,今年内可以有疫苗的想法是“太乐观”。最近,中共当局刚刚举办了“抗疫”表彰大会,为中共专家钟南山等人颁赠勋章,遭网友讽刺。

综合外媒报导,钟南山18日在中国北京的“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以视讯方式发表演说。他说,过去让群众自然感染后产生群体免疫的想法代价太高,会导致很多人死亡,现今的想法是透过大规模接种疫苗产生群体免疫,但这个过程需要时间,过去我们想得太乐观了,以为今年就可以有疫苗。

钟南山的上述说法,意味着中国目前为止并未成功研发出有关疫苗,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共已经将尚在试验中的疫苗对上万人进行了接种,专家对其安全性表示担忧。

据路透社9月16日报导称,中国7月启动疫苗紧急使用计划,对一些人群接种了由国药集团下属单位,以及在美国上市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的三种试验中的疫苗。此前,由康希诺生物股份6185.HK研发的另一种疫苗于6月份已被批准在中共军队使用。

中共的上述做法明义上是想保护骨干人员并降低疫情复燃的风险。而专家认为,中共的主要目的是想率先抢占国际疫苗市场,象疫情初期中共的“口罩外交”一样,获取利益。但这种做法对疫苗使用者来说,潜藏着巨大的风险。

中共病毒持续蔓延已造成全球逾95万人死亡,疫情还未结束,中共却急于9月8日,在北京大会堂举行了“抗疫”表彰大会,并表彰了钟南山、童朝晖等1499名个人和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等500个集体,其中,钟南山获得“共和国勋章”。

钟南山等人的受勋,引起网友们痛斥,““武汉人的尸山血海,换了一串狗链!”、“疫情彻底结束了吗?疫苗研发出来了吗?举国公祭遇难者了吗?耽误疫情的官员处理了吗?但……庆功会却锣鼓喧天举行!”

参与“武汉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的公益人士杨占青对《大纪元》说,钟南山等人甘心情愿配合当政者而立功,不是国家、人民的功臣,他们在疫情发生初期应该参与了很多不为人民所知的事情,若得到公开,很可能是国家和人民的罪人。

另据报导,中共当局投入大量资源去研制中共病毒疫苗,同时对一些国家做出承诺提供疫苗,希望通过疫苗改变自己在国际社会的颓势。不过,一些接受中国疫苗援助国家内部已出现了疫苗安全问题的担忧。

纽约时报报导称,中共希望对尼泊尔一家水泥厂的500名工人进行临床试验,但当地政治人物对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和缺乏透明度公开质疑,且引起南亚大国印度质疑。

已出逃海外的前香港大学病毒和免疫学专家闫丽梦8月25日接受《班农战情室》(Bannon’s War Room)的连线采访时透露,中国已经有很多人接种国产的中共病毒疫苗后,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而去北京医院就医。

一款国内生产的疫苗先前获批准在中共军队内部使用,这款获批使用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Ad5-nCoV)”是由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发。

5月22日,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的一篇论文指,接种此款疫苗的人中,有近半数出现副作用,包括46%发烧、44%疲劳、39%头痛,整体上有9%接种者因而出现活动受碍的现象。

河南毒疫苗受害家长何方美近期表示,大陆国产中共病毒疫苗已经测试开打,1000元两针,受试者须签保密协议,这种疫苗是由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北京科兴生物科技两家公司生产。

何方美对本台表示,自己家小孩打的正好是这两家的疫苗致残的,孩子的问题都没解决,它们还去生产中共病毒疫苗,还要签什么保密协议。

何方美质问,健康人打了中共病毒疫苗得了中共病毒怎么办?因为有小孩为预防小儿麻痹症打了疫苗,结果反而得了小儿麻痹。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