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钟南山就是“终南捷径”的正宗传人

说起钟南山,在今天的中国可谓妇孺皆知。

一开始,许多人以为他是一个有担当有良知的名医,后来又以为他是一个敢言敢医的中医,再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带货且会忽悠的演员!无怪乎有网友称其为“带货一哥”。

掰著指头算算,这些年这位带货一哥带过的货是真不少,由莲花清瘟、冬虫夏草、血必清、雾化机至刺梨再至牛奶。

几天前,钟南山又高调为板蓝根带起了货,称它能抵御中共病毒,结果导致板蓝根热卖脱销。谁知,有大陆媒体当众给了钟南山一个难堪,翻出党媒《人民日报》此前的报道称,板蓝根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无效。也就是说,钟南山是在坑人了。当然,他也不是第一回坑人了!

连日来,网络上对板蓝根的调侃嘲讽更是随处可见,一些有才的网友还写了不少令人捧腹的讽刺诗。

有七言版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只因喝了板蓝根。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南山板蓝根。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多喝板蓝根。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板蓝根。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满屏板蓝根。
清明时节雨纷纷,出门请喝板蓝根。
借问神药何处有,南山又指板蓝根。
粉上依稀有泪痕,我要去买板蓝根。
一向年光有限身,不如喝袋板蓝根。
画毂雕鞍狭路逢,为君送上板蓝根。
道字娇讹苦未成,只想尝口板蓝根。
月满蓬壶灿烂灯,家要常备板蓝根。
人生得意须尽欢,再喝一杯板蓝根。
劝君多喝板蓝根,西出海关无故人。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喝板蓝根。
在天原作比翼鸟,在地愿为板蓝根。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去买板蓝根。
六宫粉黛无颜色,回眸一笑板蓝根。
不是樽前爱惜身,有病就吃板蓝根。
山河破碎风飘絮,幸亏还有板蓝根。
过尽千帆皆不是,一生只爱板蓝根。
十年一觉扬州梦,醒来还是板蓝根。
山穷水尽双黄连,柳暗花明板蓝根。
可怜无定河边骨,至死犹盼板蓝根。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板蓝根。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板蓝根。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独爱板蓝根。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几包板蓝根。
黄河之水天上来,可泡三碗板蓝根。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板蓝根。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都喝板蓝根。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板蓝根。

······

有五言版的:

感时花溅泪,恨别板蓝根。
举杯邀明月,对饮板蓝根。
白日依山尽,请喝板蓝根。
才饮双黄莲,又食板蓝根。
但愿人长久,全靠板蓝根。
锄禾日当午,汗滴板蓝根。
文章千古事,歌唱板蓝根。

······

还有现代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板蓝根。

······

这些讽刺诗,有的纯粹娱乐,但有的句子挺有意思。

比如:“垂死病中惊坐起,只因喝了板蓝根。”这句讽刺了板蓝根起死回生的药效。

“借问神药何处有,南山又指板蓝根。”这句调侃了钟南山说的“有效就是有效,不会乱说。”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去买板蓝根。”都一起去买板蓝根了,果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才饮双黄莲,又食板蓝根。”这句讥讽钟南山刚为大家推荐了莲花清瘟和双黄莲,又来推荐板蓝根。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人。武则天当政时,有个进士叫卢藏,因为得不到朝廷重用,就跑到长安附近的终南山修道去了,靠装神弄鬼建立起了世外高人的名声。渐渐名气大到了连武则天也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世外高人了,于是就请他出山,给了他一个左拾遗的官职,几年后又升了吏部侍郎,比同年中进士的人晋升快多了。当有人问起他火箭升迁的秘诀时,卢藏指著终南山说:“此中自有佳处。”那意思是说一切都是假装在终南山修道带来的好处。从此,就有了“终南捷径”一词。

所谓终南捷径就是将去终南山修道沽名钓誉当作了一条通往荣华富贵的捷径。凡是走终南捷径的都是最无耻的伪类,这种伪类装得越道貌岸然就越心狠手辣,常常是吃完人血馒头把嘴一抹继续沽名钓誉。

人如其名,钟南山不就是终南捷径的正宗传人吗?!

有位网友说得好:“上得了终南山才卖得了板蓝根,脖子上大金链一挂坑蒙拐骗起来比啥都容易。为了卖板蓝根就得上终南山,为了上终南山就得连丧母之痛都抛到九霄云外,一心一意将灵魂作价给害母之魔,这种伪类无耻不无耻,可悲不可悲?让人悲哀的这年头这种无耻之尤的伪类却最春风得意马蹄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