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武汉打压疫情受害家属 张海遭派出所传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6日讯】居住在深圳的武汉人张海,是第一位起诉武汉市政府,追究其隐瞒中共疫情责任的受害家属。他也因此备受打压。11月24号他再次被深圳南山派出所传唤。

11月24号晚9点左右,张海突然被深圳南山派出所传唤。

派出所公安:“您不是在网路上发布了一些,您自己知道是什么。”
张海:“我发布了什么东西请说。拿证据出来说话。”
派出所警员:“您能不能跟我们回派出所,然后派出所那边跟您解释一下。”

张海是武汉人,在年初爆发的中共肺炎疫情中,张海的父亲不幸染疫去世,从今年6月起他开始对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提起控告,认为这些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真实讯息,求偿约200万人民币。

武汉中院收到起诉状后,电话告知张海“不予立案”。8月张海又向湖北省高院提起控告,同样被电话告知“不予立案”。

湖北省高院工作人员:“目前来说法律上是没有规定,我们这个地方对于不予起诉的案件给予书面的一个回复的。我们统一答复口径为口头答复。”
张海:“这么严重的一个犯罪行为,为什么不予立案呢?”
湖北省高院工作人员:“您可以查阅一下相关法律法规,您这个地方的主体和相应的起诉是不符合我们法律法规的一些相关规定的。”

11月,张海再次把控告书邮寄到了最高法院。

武汉人 张海:“因为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法治国家,我们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是不是?始终认为这些地方官员的瞒报导致我的父亲,不谈武汉市其他的这些人,都走了。地方政府是不是应该有个交代有个说法?连起码的道歉都没有。”

这已经是公安第四次找张海。

张海:“第四次来上门了,而且我也说过,武汉市政府愿意跟我协商,他是可以带着诚意,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么长时间了,有诚意吗?”当天张海被滞留在南山派出所近3个小时后,才有人出面和他谈话。

公安:“你是不是在,网上有,向境外发了一些什么?”
张海:“我首先声明,我网络平台只有微博,我的微博是被封号了,五个。你听我说,我再没有别的所谓的发声平台。我在这个地方来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了,我也知道你们就是让我的疲劳差不多了,就来了。”

张海在10月份曾经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写了一份求助公开信,当天也受到公安质询。

公安:“网上发出的请愿书啊,还有求助信,有没有?”
张海:“我这么跟你说,我的给习主席的请愿书,我是通过邮件的形式,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我是走的按你们说的合法的途径。我要求对武汉市瞒报的那些官员,得到惩罚。作为一个公民,我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这是我的权利。”

在整个控告过程中,张海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武汉市专门成立了工作组,在武汉和深圳两边调查他。张海一再强调,自己就是单纯的想追责。

张海:“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我并不是一个所谓的名人,并不是所谓的一个政治异议人士,我就是很单纯的追责。我就是爱国所以说我一定要追责,只有把这些人绳之以法,我相信我们这个国家才会发展的更好。”

还有其他一些和张海一样的“小人物”,因为在中共肺炎疫情中失去了亲人,而向武汉政府追责,但他们也都受到打压。

张海:“现在武汉那里家属发声的是越来越少,因为发声的成本是越来越大。另一个方面就是可以透视出他们这个打压的力度越来越大。很多人可能是抗不住压力,选择闭嘴。”

尽管中共当局声称要严惩瞒报官员。但是据知情人透露,目前武汉只要是和“新冠”沾边的案子一律不予立案,律师也接到通知,不能接这样的案子。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