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习彻底僵了 鲍威尔放海怪 中共用病毒软件操纵大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1月25日,星期三。

朋友转给我一个段子,据说在国内微博上流传很广。说是几个人打麻将,老川连开三杠,只需单钓就大赢了。老白一看情形不好,提出休息一下回来再战。等大家按时回来后,发现老白已坐在桌前。老白说我刚才已经胡牌了!不信你问旁边计分员。计分员说,老白是胡牌了。众人要验牌,老白和计分员说,刚才我们已经把所有牌都混到一起了。你怎么不能接受失败?这个段子,可能是目前美国大选的最精炼描述了。如果评选微小说,我觉得这个段子可以入围。但是老白胡牌别人会接受吗?当然不会。

川普(特朗普)昨晚(24日)在推文中发了一个关于川普是否认输的民调,结果显示在19万2774人的投票中,只有2181人认为应该认输,19万593人表示不能认输。

这就是民意。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川普团队已经在多条线上全面反击,并且取得了初步胜利。更主要的是,参议院又补充了拜登家族与中共之间的金钱往来,又是对拜登的一个重击。

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

今天,中共官媒报导,习近平向拜登发了一份贺电,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

习近平在电文中表示,推动美中关系发展,“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他希望双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等等。

另外,中共官媒还报导,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向贺锦丽表示祝贺,“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看来中共已经沉不住气了,终于不矜持了。实际上中共早就想祝贺拜登,因为拜登上台,就是中共想要的。这一点,其实北京已经通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之前表露出来了。

有大量的证据表明,中共深度影响了美国总统大选。昨天(24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创始人和前CEO伯恩(Patrick Byrne)说,他已经得到了中共操纵美国大选的证据。中共通过感染了病毒的Dominion软件“挪动了选票”,他说“中共绝对介入了”。这部分内容,我们后面会详谈。

之所以习近平前段时间没有向拜登祝贺,可能就是故意做个姿态。一方面说中共与拜登之间早就有了默契。祝贺不祝贺,那是表面形式,实际上中共与拜登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们稍后就会谈到。

另一方面,因为拜登在中共手里有短处,他的小辫子被中共攥著。所以中共不管怎么做,都是有把握的。

但是现在习近平亲自电贺拜登,也证明了一点,习近平当局希望拜登当选,希望川普赶紧下台。这是不言而喻的,至少北京认为,与川普政府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换句话说,川普和习近平的关系,可能已经很僵了。

在美国总统大选刚开启法律大战的阶段,大选结果花落谁家还没有最终确定。这个阶段,习亲自祝贺拜登,已经表明不想再与川普政府搞好关系了,这一点表露得相当明显。

大家还记得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曾提到过一个北戴河的会议录音,但是后来应爆料网友的要求,我们又撤下来了。那个录音中的讲话人,很可能就是习。当时的讲话中说,“要打,就把美国打痛”。这个美国,当然指的就是川普领导下的美国。

我们说过,由于美中关系非常敏感,所以中共做什么表态,方方面面都会关注。因为这可能影响着未来的美中关系如何走向。

虽然与其他国家相比,习近平的表态似乎迟了一点,但实际上,中共还是闹早了。中共很可能跟着拜登一起,是一场空欢喜,而且会招来更猛烈的打击。因为川普政府的法律大战在多点开花,而且拜登家族的丑闻又一次被深度曝光了。

拜登家族丑闻再深度曝光

在参议院的最新补充文件中,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罗宾逊‧沃克(John Robinson “Rob” Walker)替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收取与中共关系紧密的华信几百万美元。

这个沃克,明确说自己是亨特的代理人。2017年5月15日,他在给拜登家族的合伙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电邮中说,“基本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一直都是H(亨特)的代理人”。

沃克曾在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手下工作,而且是克林顿当时竞选的重要助手。他的妻子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乔‧拜登的妻子吉尔(Jill Biden)的白宫私人助理。

可见他在民主党与共和党内都有一定的关系,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在邮件中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在“共和党朋友和项目董事会成员那里,到处找机会”。而且“打入新国家”,比如安哥拉等非洲国家,“似乎效果不错”。

不仅如此,参议院委员会写道,据机密纪录显示,在2017年2月23日和3月1日,总部在上海的国能香港有限公司将两笔各300万美元的电汇,打入了沃克在特拉华州注册的独立公司。

参议院文件中特别指出了亨特与叶简明的深度交往,亨特与波布林斯基之间的短信可以证明这一点。亨特表示,他与叶简明每周通一次话,他是叶的美国私人法律顾问,有律师合同。他为叶“解决了诸多私人问题,包括工作人员签证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参议院还提供了两份“敏感与机密的”投资计划书,其中一份是华鹰控股为华信做的投资计划。其中华鹰公司成员包括亨特、波布林斯基、沃克和詹姆斯‧拜登等。

另一份计划书则列举了第一阶段的具体投资计划,设计华信在阿曼、罗马尼亚、哥伦比亚和卢森堡等国家的投资。

这个计划书中,有一张拜登与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握手的照片。很明显,亨特在利用他父亲的影响力招揽生意。

《每日来电》曾报导,亨特和詹姆斯‧拜登的参与,是华信的一个重要卖点。这份投资计划书是波布林斯基文件中,唯一一份明确宣传拜登与外国领导人接触的文件。

这份补充文件,毫无疑问,又是对拜登不利的消息。如果美国司法部深度调查,拜登的候选人资格很可能会被取消。就算当选,估计也可能会因此被弹劾下台。更何况,拜登还没有赢得大选,川普已经针对大选舞弊,发起了全面的法律大战。

鲍威尔:民主党人有35000张选票垫底

昨天(24日),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律师对卢‧多布斯(Lou Dobbs)表示,有一位目击证人说,“在亚利桑那州,在投票开始之前,每一位民主党候选人都预先有了35000张选票”。

就是说,还没有开始投票,民主党人已经有35000张选票垫底了。如果是这样,这个选举根本就不是选举,双方的起点并不在一条线上。包括川普在内的共和党人,如果想赢,必须要先拿到35000张选票,才能跟民主党人同步起跑。

这个消息是一个绝对的重磅炸弹,不知道这算不算鲍威尔之前所说的释放的“海怪”。如果被证实,将对拜登和民主党人的作弊、甚至是窃国行为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那么随之而来的是,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结果都将被彻底扭转。不仅仅是总统大选的结果要被改变,而且还至少要改变众议院的一个席位。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

那么这件事,亚利桑那州是孤立事件吗?

鲍威尔还告诉Newsmax,她相信,这种事情“在其它地方也发生了”。

今天早晨,有朋友发给我一张推文截图,是总统大选开票地图,还有一段文字。地图上显示,美国50个州,只有极少数几个州是蓝色,绝大部分地区是红色。

文字中说,“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无法获取这个信息。但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相信可以证明,拜登获得了2400万张选票,赢得了66个选举团的选票。而川普获得了超过8000万张选票,赢得了472张选举团的选票。”

这个消息我们也无法独立证实,但是如果是鲍威尔所说的这样,那么美国的这次总统大选和参众两院改选,结果很可能是另一番情况,甚至可能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在选前,许多民主党人预测,将在国会取得大胜。但事实相反,甚至民主党的大本营加州,也被共和党夺回了4个席位。

再比如威斯康星州,托马斯‧莫尔律师协会提交了紧急申诉书,因为他们发现威州有15万张可疑选票,这足以让人质疑选举结果是否有效。

这些现象都是不容忽视的。针对这些可能存在的舞弊,川普团队正在四条线上同时出击,要夺回胜利果实。

四线出击,川普联军反攻开始

第一条线是,在宾州、密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州议会,将对大选舞弊情况公开听证。朱利安尼律师声明中表示,宾州的听证时间就在今天(25日),而亚利桑那在11月30日,密州在12月1日。

这是川普团队的一个好消息,因为听证会上,会逐一展示各种证据,包括证人、录像、照片和其它证明等等。有没有舞弊,见见光就知道了。而暗黑势力是“见光死”,所以这对川普团队是很有利的一件事。

第二条线是川普团队在最高法院全面上诉。朱利安尼对福克斯表示,至少要针对五六个州的选举舞弊进行上诉,其中涉及总统宪法权利被剥夺的问题。

朱利安尼说,“我们手中握有证据,并且已经提交……这些证词都来自公众,来自那些被偷走选票的美国人。”就是说,朱利安尼相信,这些铁证可以在最高法院起作用,成功逆转。

第三条线是鲍威尔和林伍德律师这边。伍德律师昨天(24日)推文表示,最近几周跟鲍威尔在紧急合作,鲍威尔今天要在乔治亚州提起诉讼。

伍德律师将向“州立农业球馆”发出传票,索要选举期间在这里的视频录像。他说“摄像机的眼睛不会说谎”。

鲍威尔昨天转推了前川普总统数据主管马特‧布雷纳德(Matt Braynard)的推文,布雷纳德的团队发现,乔州的邮政设施被伪装成了公寓地址,并提供了部分样本。他准备发布乔州和宾州的完整数据集。

第四条线是联邦众议员帕尔默(Gary Palmer)呼吁,各个州的检察长应该在第十四条修正案的框架下发起集体诉讼。这样可以直接打到最高法院,使进程加快。

四线同时出击,很明显,川普团队的反攻正式开始了。有人说这是川普团队的绝地反击,但我更认为,川普团队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在未来一个阶段,大家或许可以领略一下真正的大逆转。

川普赦免弗林

其实,如果说起来,川普还有一条线在进攻。只不过这条线还不太明显。就是川普赦免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

昨天(24日),政治网站Axios引述两名直接参与讨论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川普私下表示,他计划这么做。

消息人士说,弗林只是川普考虑赦免名单中的其中一位,还有其他人。赦免弗林,这将使弗林彻底从法院和司法部的困扰中解脱出来。而且这也是川普四年任期中的一个标志性的举措。

因为弗林案始于川普首届任期初期,而终于川普首届任期结束。实际上,这个所谓的调查,已经被证明是莫须有了。许多川普的支持者都认为,弗林是奥巴马政府实施政治报复的受害者。

因为对川普的“通俄门”已经被证实是“猎巫”,是民主党人对川普的政治迫害。民主党人用这件事掩盖希拉里的电邮门丑闻,同时保护拜登。因为“通俄门”不存在,那么弗林所谓通俄的案子也就应该不存在了,这是相互关联的。

如果弗林得到赦免,这也是对民主党阵营的一记重击。因为被赦免的弗林,有可能重新归入川普阵营。川普在早前已经透露过这个意思,希望将他重新招致麾下。而且也可以让美国人民看到,奥巴马、拜登阵营是如何实施政治迫害的,这会使拜登更加失去民意支持。

弗林是陆军中将退役,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曾经是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在2016年的竞选期间,曾一度有传闻,川普可能选择弗林作为竞选搭档。就是说,弗林的能力是相当强的。他如果回归川普阵营,对川普来说,算得上是如虎添翼。

下一步我们需要关注,川普什么时候会落实这件事,随后会不会对拜登阵营发起更强有力的反击。如果这个消息属实,估计不会拖太久。

美电商老板:中共绝对操纵美大选

我们前面提到了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创始人和前CEO伯恩指控,中共绝对介入了美国的大选,他说已经得到了证据,可以100%地证明。

那么伯恩的证明是什么呢?

说这个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伯恩。他本人是一位亿万富翁,但他同时也是一位调查记者。在美国大选之前,他组建了一个由网络安全、私人侦探等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

伯恩在“皮特‧桑蒂利秀”中介绍,他的团队得到了Dominion投票系统的运作方式,而且在大选日当天,对选票计算的网路流向进行监控,发现了惊人的证据。

在这次大选中,美国的28个州使用了Dominion投票系统。这个系统的由来,我们已经在前面的节目中介绍过了,这里不再赘述。

伯恩表示,“使用这个系统的选区的投票点管理员可以做所有的事情。比如,他们可以拖放选票来满足他们的选择。这是他们的手册中的内容,包括如何进行操作。”

就是说,只要投票点管理员想做什么,他们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外国势力,包括中共介入了美国大选的操纵”。

另外据电脑极客报告指出,美国7万5千个Dominion投票系统的服务器,普遍感染了一种名叫“QSnatch”的流氓软件病毒。只要管理员或者工作人员登入到机器上,流氓软件就会马上盗取这个人的凭证,然后就可以实施远程操纵投票系统,挪动选票。

中共通过感染了病毒的Dominion软件“挪动了选票”,他说“中共绝对介入了”。这部分内容,我们后面会详谈。

伯恩说,“这太可怕了。中共绝对介入了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另外他的团队也监控到,选票数据流向德国法兰克福的情况。

伯恩还介绍,对机器不能立刻辨识的选票,最后都可以被工作人员转移给拜登。在机器不能辨识的时候,工作人员通常会告诉你重新填写,然后重新排队,或者按一下绿色的按钮。“95%以上的人,会直接选择按绿色的按钮。”

但是这些选票,最后都被工作人员做了手脚,转移给了拜登。“这也是造成很多人看到拜登的选票数量直线上升的原因。”

谷歌至少将600万选票导向拜登

不过,很多证据证明,这次的大选舞弊非常庞杂,涉及了方方面面,其中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也卷入了其中。

心理学家罗伯特‧爱波斯坦(Robert Epstein)在福克斯名主持塔克‧卡尔森的节目中表示,谷歌通过向用户推广政治议程,在11月3日的总统大选中,至少把600万张选票导向了拜登。

爱波斯坦也组建了一个团队,在大选前就对大型科技公司的活动进行了检测。他们发现,谷歌的搜索结果强烈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人。

研究团队在三个非常关键的战场州亚利桑那州、佛州和北卡州,共招募了733名注册选民。其中既有共和党人,也有民主党人和独立人士。然后为他们安装了特殊的软件,跟踪他们在互联网上的活动。

跟踪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了一个铁证。有一段时间,谷歌主页上的投票提醒只发给自由派人士。在同一时间里,保守派用户没有一个收到投票提醒。直到爱伯斯坦10月29日公开了自己的研究,谷歌这才停下来。

爱波斯坦说,他们已量化了这些操纵,“可以轻易地、单方向地转移至少600万张选票,并且600万是最低限度”。

这种事,对谷歌来说,做起来应该不显山不露水。如果不是爱波斯坦团队专门针对谷歌等科技公司做研究,可能不会有人发现。

天助?选举被窃曝光

还有一个同样可怕的事。路易斯安纳州《中央市新闻》的编辑伍迪‧詹金斯(Woody Jenkins)日前发表一篇文章,“世纪丑闻:美国选举如何被窃”。

文章说,虽然川普总统的支持者以未签名选票、处理不当的纸质选票和“零售”投票欺诈等证据广而告之大选舞弊行为,但大规模基于计算机的投票欺诈证据还是被忽视了。

这篇文章披露,Dominion投票系统和Smartmatic投票软体以4800票的倍数,在乔治亚州给拜登加票,以6000票或12000票的倍数在宾夕法尼亚州给拜登加票。

说起来,这个事被曝光,还多少应该感谢《纽约时报》。为什么呢?因为它们一直在记录著这个欺诈行为。只不过他们没有报导。

选举日投票结束后,《纽约时报》开始每个小时报导一下选举结果。这个数据的编码仍然在线,但是防止它们撤掉,中央市新闻已经下载了这个数据。

这个数据显示了川普和拜登的得票总数。川普开始一直领先,然后出现了川普和拜登的新选票,每个变化的结果都上传了。然后,它又显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大选日第二天4:35,《纽约时报》报导川普总统在乔治亚州以10万3997票领先。但是,新的一组选票被抛出。这一批新的选票使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1万8563票。

三个小时后,出现了另一批新的选票。这一次使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4656票。30分钟后,又有一批新票出现,这次把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4685票。一个半小时后,又一批新票把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9323票。还是一个半小时后,再一批新票将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9509票。

大家注意,这里有一个模式,就是所有出现的新选票都是4800的倍数。但没有结束,1小时26分钟后,另一批新票将川普的领先优势降低了9501票……

就这样不断注入新票,到11月6日10:00,一波新票进来,拜登以245万4662票对244万9693票领先,超出4969票。

就是说,经过了16次的同样情况,拜登每一次都得到了4800张选票。就是说,不仅仅是给拜登增加4800张票,同时也从川普那里减去选票。

这种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还有别的解释吗?除了操纵计算机程序的欺诈行为之外,谁还有更合理的解释呢?

乔治亚州的欺诈是显而易见的,那么宾夕法尼亚州是不是也如此呢?事实上,宾州的计算机程式被设计成了一次增加6000张选票,而不是4800张。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纽约时报的新闻究竟如何,咱们也不评说了,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是它实时上传了这些真实数据,倒是帮了川普团队。

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纽约时报》这件事,是不是也说明这一点呢?

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且分享给您的亲人和朋友。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在今天的会员区,我们就来说说这部分内容。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支持沐阳: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会员:http://bit.ly/InsightPlans
关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