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宾州参议院要自行指定选举人!川普总统最高法院之战胜算几何?

国防部解雇基辛格为防军事政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8日讯】最新!宾州参议院发起动议,不承认宾州选举结果,要自行指定选举人!川普总统最高法院之战胜算几何?国防部解雇基辛格为防军事政变?|热点互动 11/27/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27号星期五。本期节目我们持续关注美国大选的最新局势,宾州第三巡回法庭驳回了川普团队的诉讼,而川普律师紧接着表示将上诉到最高法院。另外宾州州议会在周三举行了听证会之后,州参议院在今天发起了一项动议,要求不承认宾州2020年的选举结果,并要求议会,由议会来指定选举人。那么另外国防部在近日突然解雇了11名高级顾问,其中就包括基辛格

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点评分析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观众朋友也欢迎您手机给我们发简讯,或者在我们视频下方留言。那我想请二位先来谈一谈宾州第三巡回法院的这个事情。这个可以说有可能是第一个进入高院的案子,那我想先请田园博士来分析一下,就是第三巡回法院他驳回了川普团队的诉讼,川普的律师就说下一步就是最高法院。我想先请您谈一下,您觉得他这个驳回诉讼的理由是不是站得住脚?另外,如果这个案子下一步就是到最高法院,您觉得最高法院他会不会受理这个案子?

田园:对,这个具体的案件在第三巡回法院,他的目的是想,因为川普团队指控,这次选举中存在着大规模的舞弊现象,所以他想让这个第三巡回法院判决某些地区,费城还有附近的一些县,他的选举无效。那么这个第三巡回法院就判决说,川普团队败诉。但他的理由是非常非常的荒谬,我给大家仔细的解释一下。

在美国的选举过程中,在唱票的时候,也就是你把这个选票拿出来清点的时候,大家都安排了所谓的监票员。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是只有一方在场,那么比如说你只有民主党,或者只有共和党一方在场,这样的过程不被认为是合法的。那么所以有两党籍,甚至无党籍的自愿监票员在场,大家在唱票的过程中,才能保证这个唱票的过程是符合所谓的程序正义的。也就是说这个程序是正当的,大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比较容易接受。那么这个第三巡回法院驳回川普团队的上诉,用了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理由。他们说联邦法律里面,没有说投票监督员必须得站在哪里,或者他们可以站得多近。这些都没有具体规定,因此,我们要把你这个诉讼给驳回。

那么大家想一想,这个监票员他的功能是什么?他的功能就是要近距离监看每一个选票的点票过程,这样才叫监票。而在宾州,尤其是在费城一些地区,共和党的监票员被隔离在至少200英尺以外。200英尺那就是60米,60米以外。60米以外不管你视力如何,任何一个人你能看得清楚,这个点票员手里面的选票选的是谁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也就是说,如果你把监票员隔离在这么长的距离之外,这个监票员就完全丧失了监票的功能。

所以这个第三巡回法院驳回的这个理由,简直是荒谬绝伦,我自己没有看到过有这么荒谬的事情。他说联邦法律没有规定,说监票员必须站在比如说50公分以内,所以你这个上诉就是非法的,我就驳回你的上诉。联邦这个第三巡回法院就是以这种理由驳回了川普的上诉。那么这个事情我们可以两面的看,第一方面这个第三巡回法院判决显然是非常非常荒谬的。那么既然监票员都被远远的隔离在外,起不到他的功能,还怎么能起到监票的功能,还怎么能叫做监票员?但是另外一方面,第三巡回法院把这个诉讼驳回之后,我们可看到这个诉讼可以马上将近入最高法院。

那么最高法院负责宾州的这块的法官,有没有可能接受这个诉讼,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现在目前诉讼的6个主要州里面,宾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等等等等。几乎负责所有这6个州的法官都是保守派的法官,这是有利于川普团队的一个消息,这是一方面。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比如说宾州他好像是分给了Alito大法官,那是不是就是Alito决定要受理,那他就受理了,他不需要去问其他8位大法官的意见?

田园:对。在接受这个案件的过程中,只要是主审这个州的大法官决定接受,那么这个法案就将进到最高法院,一个人的决定就可以是最终的决定。所以这6个州的诉讼,目前都看来是都由保守派的法官来负责,所以这6个州的诉讼很有可能最终都会受到最高法院的受理,宾州这个例子也可能是其中之一。那么一旦进入了美国高院之后,那就是要嘛就两种情况,一种是5比4,另外一种是6比3。

当然现在我们处在一个非常非常奇特的一个时代,这次选举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如果让这些法官一个一个来接受各州的这样层出不穷的各种各样的诉讼案件,这样的2020年大选这个案子审结,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所以我觉得在这种非常的时期,美国的最高法院应该采取非常的策略。不但要接宾州这样一个案件,同时要以这个案件为契机,把所有有关2020年大选的案件一并接过来。全部进入最高法院,然后一步审完。这样才能够满足在明年1月20号,甚至在今年12月份的选举人团选举之前,把这件案件彻底审结的这样一个情况。所以最高法院的法官应该有这种胆识,应该有这种魄力,同时也有这种历史性的责任,来做到这一点。

主持人:是,赵培先生也请您谈一谈宾州第三巡回法院的驳回,因为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迄今为止,川普团队的这个上诉,在州一级的层面法院几乎全部败诉。然后上诉到巡回法庭的时候,有的,你像这个也是败诉。好像是败的多胜的少,包括这个,我不知道第十一巡回法庭,林伍德律师上诉的那个结果怎么样。似乎这些法庭他对于广泛的舞弊,各种各样的指控,他似乎全部是认为都是不存在的。

一个您怎么看现在这个案子,是不是最终都会上到最高法院?另外一个,您觉得最高法院他有可能会怎么样去处理这些案件呢?

赵培:其实法官也是人,每个法官的判决,还是看他个人的胆识和正义良知。相比巡回法庭的法官,一般情况下他没处理过这么关系到国运的案子,所以他可能就是说,我否定你就是为了让你更快的上诉,这对你有利。比如说川普的律师团队可能准备更多的证据,他马上就会到高院。那么高院只要判下来,那么下面的结果可能对川普就很有利。刚才田园博士已经讲了,可能的投票结果,就对川普很有利,所以他只是走一个过场,这是一种情况。

另外一种情况是说,他确实都站到民主党那边去做,因为读法律的人,他也是文学系统教育出来的,特别社会主义的这种东西,对西方教育渗透非常厉害。你比如说加拿大曾经有一个案例,就是有个学院,就是说我们就不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那么这个加拿大的整个律师公会说,你们学校毕业的所有毕业生,它是个很有名的学院,出来之后不能在,我们就不给你律师执照。所以整个法律系统也是左倾的非常厉害的一个,在加拿大和美国都是同样的情况。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下面这些法院的法官里面,因为他们毕业的人多,所以能碰到的概率就比较高。但是宾州却是有一个法官判得不错,他就说州长你那个认证要赶快停下来,我们不允许你再认证了。所以他又判得不错,这都看个人的勇气。我们就接着说他上诉到高院,如果大法官判了6比3或者5比4之后,也可能出现几种不同的情况。

一个是他可能是满足了川普律师团队的要求,这个我们要继续看川普律师团队要求。如果川普律师团队只要求对这些11月3号之后的邮寄选票全部作废,那么宾州的选举人团还可能出现一个,按照11月3号之前计票的结果出来。也就是说,把整个州的胜利还给川普的这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可能川普律师团队会要求,整个宾州的选举作废。那么这里面就回到了更多种可能性,就是宾州的这20票到底由谁来决定。是由州议会来决定呢?还是重新选?还是说整个美国不选了,直接利用宪法修正案第十二条到众议院,由众议院一州一票选出总统。这个也都是可能的,所以还是看,高院还是重头戏,我们要看川普的律师团队到底提什么要求,和大法官怎么判的。

主持人:对,其实说到州议院,我想问问一下田园博士,现在宾州的议会,他不是周三办了一个公听会,然后现在参议院就举办公听会这样的组织的议员,他和另外两三个议员联合起来发起了一个动议,一个resolution。就在今天他是说要求把2020年的宾州的选举结果,就是不去承认。而且他在动议中写得很长,最后他列出了很多条。包括不承认宾州这个选举结果,包括议会要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力来指定选举人,而不是由州长或州务卿指定选举人。

就是说这个宾州的发展,似乎是两条线,一个是最高法院会怎么判?一个是他议会本身是不是有可能,如果通过动议是不是这个选举人就会由议会来指定了。那如果这样,他们会不会就是指定了支持川普的选举人呢?

田园:对,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新的发展。那么宾州现在两院,宾州的参议院是共和党28,然后民主党21,也就是共和党是多数党,共和党掌控了宾州的参议院。那么在宾州的众议院也是同样的情况,共和党113,然后民主党是74,也是共和党掌控了众议院。那么我去查看了一下美国的宪法第二条,以及宾州的相关的宪法。确实如此,他说的在这个动议里,在这个决议里面说的这个情况确实是这样的。

就是宾州的所有的选举团成员,都必须是由该州的立法机构来指定,而不是由该州的行政机构来指定。也就是说该州的州长和州务卿,是没有权力去指定这些选举团的成员的。可是在选举团这个制度问世将近100多年以来,一直是基本上是一个形式上的一个事情,就是说只要是某一个候选人赢得这个州,那么基本上就是一个形式上的走过程,那么大家就是由这个行政机构来指定一些人,去投这个票,那么最后投这个票,基本上就是完全投给这些在该州获胜的候选人。

可是目前出现这个情况,就是说在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样一个大选的结果。舞弊的情况简直是让人吃惊,到达了这种程度。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宾州参议院的领袖拿出这样一个动议来,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政治智慧的这样一个举动。一方面从法律上来说,他们确实是有法律赋给了立法机构这样的权力,他们确实有这样的权力。而这个行政机构是没有这样的权力,来指定选举团的成员。另外一方面,他们通过把这个权力重新用法律的方式转移到自己手里的话。

主持人:而且他们直接说了,我不承认你这一次选举的结果。

田园:对,而且要求他们的行政机构,也就是州长和州务卿,停止对该州选举进行认证工作,他不承认这个选举的结果。这样的话,那么如果由立法机构指定的选举人会投选票给谁,那么现在拜登已经很多的美国的左媒已经把他声称为是当选总统,声称他将在1月20号就任为下一届美国总统。那么现在看来,其实其中的变数是非常非常之大的。如果是宾州的立法机构,那么共和党掌控了参议院,共和党掌控了众议院,来选出一个宾州的选举团。那么这些选举人是否投票给拜登,完全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主持人:是,而且我觉得,赵培也请您谈谈,我觉得这个不单单是宾州,因为下一步亚利桑纳州在周一会有听证,然后紧接着密西根州也会有这样的听证。那我不知道其他的州,比如说威斯康辛州,或者是乔治亚州,他们会不会跟进。因为这些州的参众两院,州的参众两院好像都是共和党人控制的。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会不会出现像宾州这样一个情况,那这个完全就是颠覆了大家对下一步有可能这样的预测和认知,是吧?

赵培:对,其实这个听证会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就是他让这些所有的议员们,以前只是,你比如说现在媒体封锁很严重,议员们很多有良知的议员,他觉得是不是我是少数派,那么他在这个听证会当中,听到这么多证据。其实他的人的内心的善良,和人内心对正义的坚持,他被激发出来,他被选民选为立法机关,他就有这个主持正义的心,所以被激发出来,他们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所以我们看到在听证会之后,整个的宾州的这些共和党的众议员们也都站了出来。所以他们要做这个事情,这个是个很好的心,势力在前面走。

另外亚利桑纳州的听证会其实也可能出现类似的结果,就是他们听到了大量的舞弊的证据之后,他们认为这个舞弊,比他们想像的更严重。他们作为一个美国一个州的立法者,他有权力来制止,有责任有义务出来制止这个舞弊,他们都会站出来。那么他不仅仅是个连锁反应,就这个听证,三个听证会一完之后,形成连锁反应。剩下的几个州可能他会不举行听证会,他也敢站出来,也会去否定掉大选结果,这个都是可能的。

那么这里涉及到一个最有意思的是,在听证会当天是川普总统打电话进来。你从川普的言词当中,你非常能够听到他对法律系统非常有自信,他的意思说,没有第三者的干扰之下,即使他们作弊了,我们也能通过法律系统,把这个大选给扭转过来,不让作弊者去窃取这个大选。所以你就知道川普其实是以一个最小的代价,走这种法律途径,走这种立法程序,来把他的票找回来,把他的胜利找回来的这个过程。

我觉得这个过程虽然很艰辛,但是只要坚持正义的人不被这些所谓的媒体上了公式,或者被这个政变集团的各种手段给压垮的话,他们一定,川普总统的票一定能找回来,胜利还是属于美国选民的。

主持人:田园博士说到高院我再问一下,因为高院最近这两天刚刚通过了一个,刚刚做了一个判决,在这么一个关键时刻,做这样一个判决,我觉得有指标性的意义。就是他以5比4否决了纽约州要限制,要以疫情为理由,限制宗教集会这样一个规定,他把它否决了。5比4是5个保守派法官,然后大法官罗伯兹站在了自由派一边。您怎么看这样一个决定,它的一个意义。

田园:对,这个决定其实是一个荒谬绝伦的这样一个决定,就是说不但罗伯兹应该,这个结果不应该是5比4,而应该是9比0。应该是全体法官一致确认,像在这个纽约州对宗教机构的箝制,还有在加州对这种宗教机构的箝制,是一种违反美国宪法的决定。但是非常非常不幸的是,包括罗伯兹在内,还有其他的几个所谓的自由派这种左派法官,都竟然站在了真正宪法精神的对立面,才有了5比4这样一个结果。

那么这荒谬在什么地方?大家知道不知道在加州这种地方,脱衣舞俱乐部和毒品店,卖大麻的的商店,被认定为所谓的叫做必须行业,所以他们在疫情期间是可以开门的。而其他任何的机构,只要不被民主党支持,不被民主党喜欢的机构,比如说像饭馆,比如说像宗教机构,教堂也好,是犹太教堂也好,都必须关门。所以这才出来了这个网上大家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搞笑的视频,就是加州的有一些牧师不得不把自己的教堂注册为脱衣舞俱乐部,才能够在这个疫情期间继续开门。就是说我们这个世界已经荒唐到了这种程度,而这个诉讼案到达了最高法院之后,竟然还造成了这种5比4这样的结果,竟然有4个法官认为这种荒唐的局面是正常的。所以这就是这个判决最荒谬的地方,他不应该是5比4,他应该是9比0。

对于像纽约州这样的地方,大家知道纽约州在疫情发展之初,在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每百万人的死亡比例在全美在全国都是最高的,到现在这个纪录都没有被任何的其他州超过,纽约州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那纽约州在这种疫情的影响下竟然还这么胡作非为,竟然把这个教堂,人们要去崇拜上帝的地方要把他强行禁止,要把饭馆强行禁止,据估计在这次疫情过去之后,可能有将近45%到55%的饭馆就将不能再继续存在下去,这可以说是对他们不仅仅是民生,甚至宗教自由都有深远的影响。

主持人:是,但是就是说,如果说,说到这个对于大选的这样一个指标性的意义,如果照您刚才这么说,是不是也是很多人也很担心的一点就是说如果川普团队的这些案子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究竟有没有,究竟会不会站在川普团队一边认定这个舞弊是存在的,已经违反了宪法,还是说甚至有可能出现变数。因为如果像这么一个宗教团体的这样一个都是5比4的话,那在其他的这个东西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判决呢?是不是现在其实不是特别肯定呢?

田园:对。问题现在就在于这个地方,现在我对于,你说我对最高法院有没有信心,我其实是倾向于我对最高法院比较没有信心。因为这个最高法院,因为大家过去一直说什么,这个最高法院现在有巴雷特之后就将存在一个所谓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其实这个概念从来没有存在过,所谓的保守派法院从来不存在,从来存在的就只有左派法官抱团,干出这种令人觉得非常荒谬的事情。

比如刚才说的这个诉讼过程中,大家看到就是脱衣舞俱乐部可以继续开,然后大麻店可以继续开,但是你的宗教场所不能继续开,竟然有四个大法官认为这个是合理的,其中包括三位所谓的自由派大法官,还包括一个首席大法官罗伯兹。那这很显然这四个人既然能判这个,能判决说宗教场所不能开放是合理的,他们也能够用同样的理由判决说大选根本不存在舞弊现象,所以这四个人我们不可能对他们有任何指望,尤其是罗伯兹这个人。

罗伯兹这个人是最高法院的所谓的Never Trumper,就是他是不管是谁,就是不要Trump,就是不要川普,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这四个人的选票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有一个大致的估计了,就是说他们肯定是要反川普的,不管川普团队拿出多么坚实的证据,不管2020年大选中出现多少舞弊的现象,有多少舞弊的选票被包括在选票里面清点,这些人是不会有任何的,是不为所动的,他们一定会反对川普。那么至于剩下的五位大法官,是不是能做出这种符合程序正义的这样的宣判,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样,您比较乐观还是?

赵培:他其实这个性质,宗教集会人数其实背后是有一道川普的开放国家政策和拜登的封锁国家政策之争嘛。作为川普来讲他认为就是说在病毒的毒性减弱或者传播性增强的情况下这些数字可能没有意义。因为这个病毒是人体能够抵抗得住的程度,死亡率正在降低的这个时候,你这个时候把全国封锁起来没有意义。而这个拜登封锁国家政策,其实他类似于一个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大企业高科技企业的股票都在涨,他们都存活下来了,而小企业都关门了,就跟中共搞得那个工商业、手工业改造一样,都把合并成集体企业或者干什么,都关门了,这样的话整个美国的这个中产阶级会大规模的缩小,因为他们找不到工作他们只能依赖于福利生存的话,等于是把美国制造了一堆贫穷人口,成为一个高福利制。

主持人:给政府更大的权力。

赵培:对,特别是这些高科技公司可高兴了,比如说那个大家都待在家里,大家可能都要在YouTube上看一下热点互动,所以这个YouTube你可以看一下这些企业的股票,它在这个疫情期间是刚开始稍微跌一下,然后迅速的翻番,特别是亚马逊这几个在网上卖货的,翻得就更厉害,你就知道这个企业它在这个疫情是受益的,它在封锁这个政策上他们受益的,所以他们都会来帮助拜登就是这个原因。

那么大法官里面,他这个5比4也表现他们理念上这5位大法官是赞同这个川普的开放国家的政策,就是他认为宗教聚会人数不必要限制,或者是餐馆也可以开一部分,但是怎么开,可能只准外卖或者是里面的人要保持距离或者怎么样,那么那个4就是彻底封闭国家,它其实背后体现的是一个站队。那么这个站队我希望他们保持到大选结束。另外,那个罗伯兹其实他是小布什总统的人马,所以他来回跳。我觉得共和党内部要给小布什一点压力了,这些歪门邪道的招,既然作弊集团可以用,那么做为一个好人,你有的时候也是需要一点这种背后的招数,才能够让这个正义的天秤倾斜回来,恢复一个正常的平衡,也就是正义必胜的这种结果。

所以我觉得这个关键问题是在共和党建制派这部分,我觉得你们应该明白如果这次大选真的让作弊集团赢了,那你们以后不要干别的,就买Dominion的股票,共和党占持股多少,民主党持股多少,就能决定大选了,就能决定总统人选了和议员人选,那美国还要选干什么,大家花钱买股票不就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个事情啊,所以我觉得共和党建制派现在应该清醒头脑,包括小布什,站回共和党根本利益,一个公平,注重个人的美国社会这一边。

主持人:您这个呼吁,我觉得是挺好,不知道会有没有结果。但是我个人对于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还是有一点乐观,因为毕竟巴雷特这是关键一票,在大选之前这个关键的职位空缺出来,而且巴雷特又顺利当选,我觉得他是有他的这个意义的,而且这一次的这个投票确实显示出她这一票是关键的一票,所以我们确实想要看一看这个案子打到最高法院以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那么接下来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看到这两天又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国防部突然把11名高级顾问解雇了,就在周三。然后这11名顾问包括大名鼎鼎的基辛格,还包括前奥巴马时期的这个国安顾问,就是国安顾问叫做阿尔布莱特。您觉得就是为什么?就很多人说川普这是在抽干沼泽,但是他为什么在现在来抽干,来做这个举动,您怎么看?

赵培:其实这涉及到一个什么引发了这次所谓的抽干沼泽行为,就是美国的总务署长墨菲被迫,她是有各种骚扰,被迫答应拜登团队做这个交接给他们提供资金,她其实是阻止整个的政变渗入整个美国政府,在明面上渗入美国政府的一把锁。现在这把锁被打开了之后,紧接着美国之音就说五角大楼里面要跟拜登做交接,五角大楼等于是美国的军事机构,那么等于是以前在暗地底下的阴谋,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了,所以这非常危险。

那么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基辛格。基辛格干了一个什么事呢?11月14号,当时彭博新闻社主持一个中美经济论坛,这个当时你可以知道美国主流媒体的想法是想让王岐山,中国国家副主席出来承认拜登的政府。王岐山在当时不承认,现在是承认了。最后这个事让基辛格急到什么程度,到他发言的时候就说,习近平一定要跟拜登达成一个共识,要不然双方就有战争。你就可见他多么急着要把这个拜登给推出来,所以你把他放在国防部的顾问名单里,他堂而皇之到国防部里给那个人篡夺军事政变他都可能干得出来。

特别是奥巴马在接受新闻访问的时候说了一句,说我们可以命令这个海豹突击队把这个川普总统从白宫里面驱逐出来,你这个就是军事政变的信号,所以川普总统这一次就是预防他们搞军事政变,所以先把你们明面上的人都清除掉,告诉你们这个交接是不存在的,你们不要想交接这个军权。军权还是会在美国合法总统的控制之下,绝对不允许你们搞军事政变。你看看他现在离军事政变其实就差一步,他能够指挥军队了。

你比如说发动军事政变,怎么发动呢?我们以前也讲过他首先控制媒体,他控制没控制住?他控制住了。只发布军事政变集团的新闻,甚至各种新闻,脸书都给你标上谁是总统。但谁是总统?连合法选票都没有认证,谁是总统不知道啊!所以法律程序还在走,不知道啊!所以你根本不是一个美国的一个媒体,或者美国的一个新闻平台,你就是个军事政变说话,等于媒体它控制了。

那么你看看警察和FBI的高层,如果他们真的有良心的话……这里面会被渗透的很严重,而且在高层。如果他们真的能够起到一个正常的保护市民、保护公民的一个武装力量的一个作用的话,墨菲女士就不会被死亡威胁而没有一个执法者出来吱声,就证明他们渗透到了一个执法的高层。执法,那么下一步他们想控制军队。而川普总统提前做的一个事,就是把特种部队的指挥权,把这国防部长解雇了,把特种部队指挥权交给代国防部长。这就是说预防他们直接拿到海豹突击队,或者是任何的这些特种部队的指挥权和情报部门的指挥权。

所以川普总统,你看他明面上他是在走法律程序,他背后也在预防着军事政变。所以等于是说把你们先都开除,包括基辛格,你们不要想堂而皇之的在五角大楼里面篡夺军事政变。让这些白宫的官员或者军事主官不接受合法总统的命令,而接受政变集团的命令,这是一个警告,对下面的人,也同时表明川普非常知道这些人,政变起来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军事政变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这手防得好,那么军事政变可能在未来不会发生。

主持人:田园博士,这个事情您有什么补充的看法吗?

田园:对,这个事情我觉得倒不是一件太大的事情。咱们说为什么川普总统上台以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所谓的叫做Never Trumper。他们的来源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这么拚命的去反对川普总统?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有基辛格这样的官僚。因为大家知道美国有一个所谓的称谓,政治学里叫做院外游说集团。这些人就是各种各样特殊利益的代言人。这些人最大的来源,就是以前曾经在美国联邦政府或者各级州政府担任官员的这帮人,基辛格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很著名的一个例子。

这些人最大的利益来源,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他们在官府里,工作之后获得的这种经验,获得的这种人脉,然后去为外国政府和利益集团卖命,才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大的金钱和各种各样其他的收益。那么基辛格这个人就是一个典型的权力掮客。这个人为尼克森政府和当时的中共勾搭,搭桥引线,然后在后来的历届美国政府里面,基辛格这个人都是一个亲中共的一个典型的代表人物。这个人是这么赚钱的。

那么川普总统上台以来,一下子把这些所谓的前朝元老的财路彻底给切断了,川普政府没有任用那么多的这种院外游说集团里面的头面人物,包括基辛格这样的民主党的头面人物,他是为共和党政府工作,但这个人完全是一个民主党,一个好战份子。还有另外一型的,另外一些新出的,像在小布什政府和柯林顿政府里面出来这样一些游说的政客。川普总统可以说是把他们的财路彻底堵死了,这就是这些所谓的Never Trumper,就是除了川普谁都可以这样人物的来源。

那么大家看到这些人被川普总统拒之门外之后,又不得不找其他的门路,最后进入了像国防部下属的这样的,所谓的也就像中共原来设立的所谓顾问委员会的这样的一些机构。就在这样一些机构里面共职,然后试图对川普总统的政府和他的一些阁僚有所影响。这些人从来就是干的这个把戏,所以可以说这个把这些人解职,可以说解得是太晚了。因为当时川普总统他只能对阁员层次的任命,可以直接控制,他想任命谁提名谁,那就提名谁。可是针对阁员自己雇用的这种顾问,我想川普总统可能就不至于有这个能力去控制,也不至于有这个心思去控制,因为你们阁员下面你们爱干什么事情就干什么事情。

主持人:但现在国防部长被换了,所以新的代理国防部长可能就采取一些果断的措施。

田园:对,这些基辛格,还有像以前原来布什任命的一些官员,还有在布什政府担任国会议员的那些人,就是被原来的国防部长马帝斯塞到顾问委员会里面的。所以如果你仔细看一看,全联邦的阁僚这种级别他们的顾问委员会,里面估计充斥了大大小小的基辛格。这些顾问委员会都应该被彻底解散,这些人都应该被彻底的摒弃在美国政府之外。

主持人:好,那这样还是回到大选最新的进展。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我们现在看到很多有关舞弊的这种信息、数据、证词,都在不断的浮现。当然鲍威尔律师她也在乔州和密西根州,已经提交了100多页的诉状。但这个我们没有时间展开谈,可是有一篇文章我想请您点评一下。它从宏观上分析了拜登今年的得胜的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它是说拜登在五个方面打破了大选的常规。

我稍微列举一下,第一个他得到了8,000万张选票,比什么希拉里、奥巴马全要多,而且基本上坐在地下室就拿到了比川普总统还要多的选票。而且他的活动上并没有什么热情,但是奇迹般的他让这些没有热情的选民,非常有热情的给他投票。第二个他说拜登输掉了大多数的风向标的县,但是却赢了。

这个我当时我也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几乎没有一个近年的美国总统在输掉了俄亥俄和佛罗里达之后,居然还能登上总统宝座的。所以当时川普总统拿下了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很多人说这个是Game over,没问题了。而且不只这两个,拜登在很多县,58个风向标县中他输了51个,然后他居然还是赢了。

第三个这个文章说,拜登在所有的大城市都比柯林顿得票少,就是在4个大城市得票多。第4个他说民主党在所有其他上都输了,什么众议院什么的、但是参议院现在还在胶着,但是很多众议院、州级的都输了,唯独拜登赢了。第五个他说川普在Primary初选中得票率是最高的,他说通常75%以上,这个人再次当选就是没有问题的。川普当时在党内初选得票率是94%,但是他也还是输了,拜登还是赢了。所以您怎么看这篇文章这样的列举,我觉得这是一个对美国政治非常熟悉的人写出来的这样分析文章,川普总统也转发了。

田园:没错,对,这个是联邦党人协会网站上发出来的一篇文章。我看了一下,写得确实很有道理。那么大家知道在2020年大选舞弊消息频传之后,很多人在网络上都发出了一些对这个舞弊证据的这种分析。不管是从统计上来说,还是从政治学上来说,还是从选区的选民的结构和人数来说,这个出现这种非正常现象简直多得数不胜数。那么比如说刚才你已经提到了,在美国政治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得俄亥俄者得天下。

主持人:还有得佛州者得天下。

田园:对,就是俄亥俄州在美国政治中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但近年来他就是慢慢越来越偏向于共和党,越来越偏向于川普总统。所以川普总统在两次选举中,都以大比数赢得到俄亥俄州。那么除此之外,除了像俄亥俄州这样的所谓的风向标州之外,在美国还有58个所谓的风向标县。拜登竟然在这个风向标58个县里面,只赢了7个县,而川普总统赢了51个县,最后还说川普总统将要输掉白宫。这怎么可能呢?就说这种,发生这种事情输掉俄亥俄州,然后输掉风向标县里面的51个县,还能够入主白宫,这种情况在以往的总统选举中发生的概率几乎可以说是零。那么还有大家知道,现在非常著名的所谓的拜登曲线。

主持人:对,统计学上。

田园:就是在威斯康辛州和在密西根州,突然发现在某个凌晨4、5点钟的时候,拜登的选票出现突跃性的增长。而在拜登选票增长的时候,过程中川普的选票增长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增长,这都是违反这种统计学的这种现象。还有刚才提到的,当时拜登怎么可能拿到比美国可能出现第一个黑人总统,美国可能出现的第一个女性总统,拿到的选票更多?拿到了将近7,900万的选票,这都是不可能的。拜登天天坐在地下室里面,然后也不跟选民见面,也不跟非常崇拜他的媒体见面,他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多的选票?

而且他的选票在很多的大城市,在很多民主党控制的区域,不但低于欧巴马,而且远低于希拉里.柯林顿。但是在那4个大城市里面,刚才你提到的4个大城市里面,在亚特兰大、在费城这些地区。为什么偏偏在这4个大城市里面,拜登能够超越希拉里.柯林顿和欧巴马的纪录?这很显然现在这4个大城市所在的州,都是我们现在的选情最集中的那6个州中的其中4个。那么这种作票的这种嫌疑是非常明显的,只有民主党在这个4个大城市里面设定了他们的目标,那么才能做出现在这样的局面来。种种的迹象表明,拜登这种所谓的当选,极有可能是一个舞弊的结果,这次2020年大选现在这个结果,绝对不是个正常的结果。

主持人:赵培先生还有不到2分钟,也请您很快补充一下。

赵培:这个川普总统在推特上,今天说拜登如果不能证明他那8,000万张选票是合法的选票,他就甭想进入白宫。这已经说明川普已经从统计学上发现问题了。因为如果拜登拿到这么多选票的话,川普就不可能拿到7,300万张选票,川普应该在6,000万或者更低的按照统计学规律的对比,这表明川普总统他要在法律上一直走下去。所以我是觉得川普总统其实是对美国的司法体系,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即使整个教育系统已经把司法体系搞得非常左了。但是他仍然相信当中这些有良心、有正义的法官,能让他拿回他应该得到的选票和他大选的胜利。我觉得如果按照川普7,300万选票是正常数字,或者已经被缩小的数字,他应该拿下的是个绝大多数的胜利。我觉得历史应该把这个还给川普总统,我觉得在未来的很艰难的法庭当中,我希望正义的人们不要丧失了信心,就是说正义再往前走,一定会赢。

主持人:好的,是,像鲍威尔说川普应该是赢了8,000万选票。好的,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精彩点评,我们会持续关注大选的最新进展。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
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