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德州“核爆级”诉讼 一举翻转4州?

川普亲诉拜登 要害在哪里?川普战略解析:“说而不做”与“做而不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8号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说而不做与做而不说

以前我们和大家讨论过一个川普特朗普)整体上应对大选舞弊思路,就是明线暗线和明暗线。这3条线大体上分别对应了当前的川普团队的宪法诉讼法律战、鲍威尔林伍德的Dominion系统舞弊案,以及川普从2018年行政令到现在军方人士呼吁戒严的国家紧急状态的筹备战。

其实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川普的这几方面工作,就会发现,他有些事情是说而不做,或者点到即止象征性地做,这主要是为了争取舆论主动。比如他大大方方要求政府各部门启动权力移交过渡程序;或者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满不在乎地说如果我输了我会很有风度的离开等等。

他真的会做吗?他不让拜登团队接触国防部最关键的部门,对记者说我会潇洒地离开,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又对着鼎力支持他的民众大声呼喊:我们绝不妥协永远不会投降。哪个说法才是他的真意?

左媒拿着前者大做文章,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以为打击了川普士气。殊不知那其实是川普在故意示弱,我们看到现在川普的人气有减少吗?不但没有,反而节节攀升,口号都从“再干四年”升级到“为川普而战”了。

有些人又被刺激到了,说你们看这就是川普独裁的证据,大搞领袖崇拜等等。他们其实在混淆概念。为自由而战就不需要领袖吗?美国国父华盛顿就是领袖,美国就是靠了他这个领袖带领一大批农夫、商人、手工业者和学者,通过奋战建立起来的。

所以,这些民众喊的是为川普而战,实际上每个人都非常清楚,他们都是在为自己而战。在为自己被侵犯的权利、即将失去的自由和可能到来的美国黯淡的明天而战。他们和川普的命运是相通的,用大陆常用的一个词来形容,他们都是维权一族——既为自己维权,也替国家维权。

有些事情川普是边说边做,这部分最主要的就是各州的法律战以及对州议会行使宪法权利的动员。

边说边做是有很大实质意义的,不仅是将案子走程序送到最高法院,同时也是对州议会争取最大程度的翻转认证效果。更关键的是,川普团队通过大量的诉讼和听证会,将舞弊的证据系统全面地曝光在世人面前。法律战的声势越大,美国人越能看清谁在违宪,谁在舞弊。

这对他最终走到最高法院决战或在非常规形势下的决战,都是必不可少的铺垫。

就是说,川普需要最大限度证明自己的合法性,无论是采取常规方式还是非常规方式,都确保合理合法、理据充分。

所以,我们都知道川普并不笨,他当然会考虑到极端情况下如何应对。但这部分工作就是属于典型的“做而不说”的范畴。就是有些工作必须做在前面,但不适合说出来,或者不适合川普自己说出来。

我们此前讨论过的川普团队在暗线的进展和安排,以及蓬佩奥最近针对中共一连串的严厉制裁措施,其实都可以归纳到“做而不说”的范畴。就是说,川普对中共这个“干涉大选的外国势力”的惩罚事实上已经开始了,只不过他暂时不说明罢了。

川普不说,不等于其他人不会说。情报总监和蓬佩奥等人现在不是出来说了很多也做了很多吗?真正等到川普自己出来说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发现有些事情已经在开始起变化了。

战火再燃:川普起诉拜登

昨天我刚做完节目,就看到了川普直接起诉拜登和哈里斯的消息。然后紧接着参议员克鲁兹主动请缨加入战团,而最重磅的消息是德州总检察长昨天在临近午夜的时候抛出了迄今为止法律战最重磅的炸弹:同时起诉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乔治亚和密歇根等4个州违反选举法。

一天之内,法律战连环三击,当然极不寻常。川普和他的律师珍娜‧埃利斯都说过,从这周开始会有很多大事发生,也许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开端。

我们先简单说说川普本人的起诉。这个消息比较受关注,是因为毕竟这是川普本人首次出面起诉拜登,而且还不是他一个人,是他和彭斯一起起诉拜登和哈里斯。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总统候选人直接起诉另一个总统候选人,这就很有意思了。

川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起针对拜登的诉讼?这个答案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不是法律专家,在这里只是和大家讨论几个值得注意的关键点,也许有助于我们理解川普的意图是什么。

首先,川普是在威斯康星州的巡回上诉法庭提起的诉讼,并不是在州一级法院。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法院分为联邦体系和州体系。每个体系都有自己的低级、中级和高等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属于联邦体系里面的中级法院,也就是说,距离最高法院只有一步之遥。

第二,川普的这份诉状内容有点奇特,因为我们看到诉状主要内容都是针对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和戴恩这两个县的计票违规行为。尤其是针对邮寄选票的大量违规行为,诉状进行了详细的罗列。

但比较不寻常的是,诉状几乎没有直接涉及到拜登和哈里斯本人的指控内容。按照常理,既然是状告拜登和哈里斯,当然应该要提出他们两个人有哪些违法违规的舞弊行为,证据都有哪些等等。至少,要能够提出拜登哈里斯与这两个县的舞弊行为之间有直接的因果联系。

但在川普的诉状中我们几乎看不到这方面内容,给人的感觉是有点文不对题。

这是川普律师的专业素质太差了吗?我觉得很难成立,因为如果连我们这种法律界的外行人都能看出不对劲,川普身边那么多专业律师,不可能连这点常识性的东西都会遗漏。

所以,我个人看来,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测是,这或许是川普有意为之。其目的是什么呢?现在难以确定,或许是为了尽快被驳回然后上诉到最高法院去。因为按照我的理解,现任总统起诉另一个总统候选人的案子,恐怕最终都得在最高法院去解决。

第三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负责威斯康星州巡回上诉法庭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就是川普提名的,刚刚上任的新任大法官巴雷特。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一点:川普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来发起针对拜登和哈里斯的诉讼,并不是时间紧迫情况下病急乱投医的举动,而是一个他早就安排好的既定步骤,是一系列措施中的一个主要环节。

至于他对这个案子的成败有多大胜算,我想只能继续静待事态的发展来观察。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密尔沃基和戴恩两个县的舞弊证据可以说是确凿无疑,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能够把这些行为和拜登哈里斯连接起来,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关注的重点所在。

法律战的第二击,来自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的参战。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导,德州参议员克鲁兹是在昨天正式表态,说如果法院同意听取对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场选举案的诉讼,挑战立法者大幅扩大缺席投票的合法性,他将抽出时间,在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之前,于12月8日(今天)在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进行口头辩论。他也是第一个公开支持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挑战宾州认证结果的美国参议员。

这个消息有两个背景因素:1. 原定要参加宾州最高法院口头辩论的川普律师是朱利安尼,但我们都知道他突然被测出中共病毒阳性反应,现在正在隔离治疗中,不可能上法庭了。

2. 克鲁兹不仅仅是一个参议员,他在竞选参议员之前是德克萨斯州著名的律师,也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法学院的前法律教授,精通美国法律,其最擅长的领域就是宪法,堪称是宪法诉讼高手。要知道,川普在提名新任大法官人选的时候,曾经一度将他列为候选人之一,足见他在宪法方面的造诣。

所以,这样的一个人代替朱利安尼出战,对川普一方来说,只能说是“天助我也”。这是非常生动的演绎了《道德经》所说的“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的一个例子。

德州重磅起诉:一举翻转4州?

法律战的第三击,来自德州总检察长的重磅起诉。我们可能需要花点时间来讨论,因为这个起诉非常重要。

德州是在昨天午夜时分直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的,一口气状告了乔治亚、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4个州的选举程序违反宪法。

这份诉状由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Ken Paxton)及其两名高级助手共同提出,起诉上述四个摇摆州违反了宪法中规定的“选举人条款”(Electors Clause),原因是这几个州通过法院或行政措施(而非州立法机关)更改了投票规则和程序,这是违反宪法的。

此外,诉状还说,同一个州之内的不同县的投票规则和程序也存在差异,这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基于上述原因,这些州在2020的总统大选中存在“投票违规行为”。

诉状提出的要求,是最高法院应该下令各州允许其立法机关(议会)直接任命该州选举人。

这些内容可能我们普罗大众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这个案子一被抛出来,在法律界引发的反响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

一位名叫伊万‧拉克林(Ivan E. Raiklin)的宪法律师是这么形容的:如果我之前对川普的连任充满信心,德克萨斯州只需向法院提交这份文件就可以得到保证。这种情况相当于广岛和长崎的一千倍!是绝对的、无懈可击的辉煌。德州仅凭一己之力就从中国手中拯救了合众国!

为什么这起诉讼这么重要呢?我大概总结了一下有这么几个原因。

1. 这个案子同时起诉了4个州,跨越了多个司法管辖区,这等于给了案子一条直通最高法院的通道,不需要在低级法院来回折腾。

2. 起诉的主题是被告几个州违反了宪法的选举人条款,因为他们通过法院或行政行为对投票规则和程序进行修改,避开了州立法机构。而这些非立法性质的修改为违反州法的投票和计票提供了便利,这反过来又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二条第1款第2项的选举人条款。

也就是说,这些州的违规行为不仅侵犯了他们本州的立法机构的权利,损害了其本州公民的投票权,也侵犯了原告州(德州)和其它忠于宪法的州的公民的投票权。

3. 被告各州内不同县的投票规则和程序存在差异,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这一条可以说也是一个要害。因为这个指控说白了就是民主党在同一个州的不同的县采取了双重标准,支持川普的红县和支持拜登的蓝县政策不一致。

这个问题是有先例的。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因为大选争议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其中最关键的一个焦点就是小布什状告佛州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结果最终是小布什被判获胜。

4. 这份起诉最重要的关键点在于:不需要最高法院去证明选票舞弊的存在,原告也没有指控被告如何做票、如何操纵机器等等。诉状告的是被告违反了宪法规定的选举程序。也就是说,你们程序都是非法的,那你们统计的选票结果自然也即是非法的、无效的。

所以,如果打个比方,就好像考官对考生说,我不关心你的答案是否抄袭来的或作弊得出来的,你违反了参加考试的规定程序,你的答卷格式整个都没有按照要求来答题,所以你的答卷整个都无效,哪怕你答案全对都毫无意义。

5. 德州此次起诉要求最高法院下令各州允许其立法机构任命其选举人。如果成功,就等于开启了川普翻转大选结果的大门,因为这4个州的议会都是由共和党控制的。

6. 所有这些被告州为什么做出这样那样的违规去改动选举规则和程序,它们统一使用的理由都是因为有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但宪法并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条款,说有疫情的存在你们就可以随便越权擅自修改法律。

我们此前曾经讨论过最高法院对纽约州关于进入教堂的人数限制的判决,朋友们可能还有这个印象吧?最高法院否决了对人数的限制,理由就是因为不能因为疫情而随便改动宪法原则。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拥有最高法律效力,下级机构是无权改动的。

所以,对疫情因素这一点,这份诉状也可以说是直达问题的核心。因为这些民主党高层人物他们都可以在疫情期间去商店购物,去做头发或者去餐厅用餐,那么大众也完全可以去投票站投票。这里不存在双重标准,大家都是一样的。

大家看到了吧,这个直达最高法院的诉讼有多么犀利。这个案子的判决对最高法院的法官来说,几乎没有技术难度,因为被告各州的那些违规措施,全部都是他们自己公开发布的,这些证据都是他们自己提供而且还广而告之的,没有任何可以抵赖的空间。

还有一点需要补充的是,这个案子一旦告成了,不要忘了全美至少还有23个州的总检察长都是共和党。也就是说,他们都完全有可能、也完全有这个权利来跟进德州,对这几个摇摆州的违规行为提出指控。

要知道,早在11月9日的时候,就有10个州的总检察长联署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见书,要求最高法院推翻宾州一项延长邮寄投票截止日期的裁决。

那一次的意见书,其诉求和本次德州的起诉,可以说是完全一致的。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最高法院已经受理了德州的案子。所以,这场法律大战还会有哪些州会欣然入局,我们不妨保持耐心继续看下去。

拜登就职安排落空 “安全港”不安全

最后我觉得还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消息值得提提。

一个是总统就职委员会针对是否承认拜登为当选总统并启动就职仪式相关筹备工作,进行了投票表决。6个人的委员会,投票结果是3:3,三个共和党麦康奈尔、麦卡锡和布朗特都投下反对票。也就是说,该委员会不承认拜登是当选总统,关于就职的相关安排无法启动。

很显然这是拜登通向白宫道路上的又一道闸口。我们看到麦康奈尔等人依然在支持川普。那些说他私下劝川普认输的说法都是地道的Fake news。

另一个消息是川普律师团队正式发布了一份声明,指出12月8号,也就是今天这个被称为“安全港”的日子并非确定选举结果的最终期限。实际上明年1月6号才是国会统计各州代表票数的日子,这才是“具有终极意义”的实际日期。

有意思的是,声明特意提到了金斯伯格大法官,说她在当年小布什起诉戈尔一案的时候也承认,她所说的最终有意义的截止日期是1月6号。

很显然,这是左派无法反驳的声明,因为金斯伯格就是极左派大法官,民主党无法自我打脸来否定自己。

也就是说,川普团队其实一直都是按照1月6号这个日期在进行法律运作。在距离现在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川普还有很多的牌是可以打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明天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Rumble:https://rumble.com/c/c-378245

远见快评》制作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