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言论封杀愈演愈烈 数字极权离我们有多远?

“倒接轨”初显 中共模式另类“输出革命” 川普与多州参战 德州诉讼升级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9号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宾州情急威胁最高法

自从美国大选夜爆发假选票丑闻以来,我们在川普的法律战中就不断听到一个词汇,就是“反转”。先是在密歇根州的韦恩县选举结果认证的时候,两位共和党委员因为家庭受到威胁,先后出现从拒绝认证到认证,最后又再拒绝认证的两次反转。然后是乔治亚州的巴顿法官,在关于禁止Dominion投票机清空数据的问题上,也连续出现两次反转。

这些现象的背后,无疑显示了在掩盖犯罪与揭发犯罪之间的对决,其激烈的程度已经远远超出我们表面看到的这些。

在昨天,“反转”这个现象再一次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这一次是备受关注的宾州的案子。

这个案子是由宾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凯利提出来的,其诉讼对象包括宾州、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州务卿波克瓦尔,以及宾州议会。

这个案子受到关注是因为这是川普一方法律战的系列诉讼中第一个被上诉到最高法院的案子。其理由主要涉及宾州的第77号法案,该法案由宾州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于2019年10月31号签署成为法律。

根据这条法律,宾州允许全民无条件邮寄投票。但要扩大缺席投票的适用范围,必须有宪法修正案的授权才可以。这个77号法案在制定时并未经过这个立法程序,所以原告据此认为被告违反宪法,要求联邦最高法发布紧急禁制令,阻止宾州认证选举结果,并废除所有250万张邮寄选票。

结果昨天最先传出的消息是,联邦最高法拒绝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度让很多人对最高法院的判决产生质疑,很多左媒也开始大炒这是川普法律战的一大失败等等。但没想到很快川普一方就出面澄清,最高法院仅仅只是拒绝下发禁制令,并不是拒绝了整个案子。

也就是说,联邦最高法并未拒绝审理宾州的案件,他们只是在审理之前拒绝了下发禁制令去推翻宾州选举结果的这个请求。拒绝所请求的禁令不等于驳回案子,所以事实上凯利的这个案子仍然在联邦最高法的审理之中。

刚才我们说了,反转戏的背后,往往都涉及到更为复杂的博弈。

就在昨天,宾州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了针对凯利起诉宾州这个案子的答辩状。结果这份答辩状的内容让所有人都倍感震惊。宾州的答辩都写了什么样的内容呢?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内容大致是这样一个意思:

原告对77号法案提出质疑,并要求取消整个州的选举,但请最高法院拒绝它,因为原告在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将会引发巨大的动荡和仇恨,而本院在发出公平授权的时候,正确的寻求避免煽动社会混乱。所以,请最高法院不要接受该案,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这样的措辞出现在宾州官方文件中,我想大家凯利都会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什么味道呢?就是讹诈与威胁。

凡是曾经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华人对这一点可以说太熟悉了。中共成年累月就是用这种“你要考虑政治后果”的方式来回避解决问题,并转而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可能朋友们对联邦最高法院阿利托大法官在11月6日说过的一句话还有印象吧,他当时是这样说的:“哪怕坦克开到我的窗口,我也决不屈服。”

当时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多少觉得阿利托大法官这么说只是用一种比喻来表达自己不会屈服妥协的决心。但现在回过头去看,我想恐怕会有不同的体会。就是说,随着法律战的一步步进行,川普在逐渐扳回局面的时候,组织这场大规模盗窃选举的势力不可能坐以待毙,它们必然要采取一些行动的。

舆论封杀加码 舆论战再升级

这些行动,不仅有这类半遮半掩的暴力威胁,更多的是在媒体领域的舆论争夺。

说到舆论战,可能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随着各个摇摆州的听证会,以及川普在乔治亚州的大型集会,尤其是此次德州起诉摇摆4州的重磅大案,让所有支持川普的民众都有了一种“声势大振”的感觉。

尽管左媒对德州起诉要么视而不见,要么一笔带过,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所有知道德州起诉这个消息的人,都明显感到川普的法律战让人真正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个“声势”,与这个“曙光”,不但大众都看到了,其实拜登一伙也同样看到了。所以它们应对的方式必然的就是直接来打压这个“声势”。

就在今天上午,YouTube的官方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支持2020年美国大选”的文章,声称将不再允许用户上传有关川普总统由于欺诈而失去2020年总统大选的视频。

尽管文章声称,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允许对当前选举的结果或计票过程提出有争议的观点,因为选举官员一直在努力敲定计票结果。但声称总统候选人因广泛的软件故障或计票错误而赢得选举的视频都会被删除。

Youitube这么做的依据在哪里呢?文章是这么说的:“昨天是美国总统选举的安全港截止日期,已经有足够多的州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以确定当选总统。鉴于此,我们将按照我们对历史上美国总统选举的处理方式,开始删除今天(或之后任何时间)上传的任何误导人们的内容,声称广泛的欺诈或错误改变了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

这个说法很清楚,意思就是对选举结果现在已经有了官方结论了,有了政府定下的调子了。所以凡是不符合官方这个结论、这个调子的视频,都将被视为不实信息或有害信息而遭到删除。

大家是不是又有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呢?这种“官方结论就是真理,绝不允许任何人进行质疑,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发出不同声音”的逻辑,中共已经在中国大陆使用了几十年,对中国人来说,它一点也不新鲜,但对绝大多数的美国人来说,恐怕还不一定能反应过来,这篇文章对他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都知道中共是一个极权体系,这个体系在毛泽东时代曾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但随后它们找到了利用资本主义营养来壮大共产主义机体的途径,尤其在数字技术迅速普及的背景下,中共将数字技术在社会监控和舆论维稳方面可以说利用到了极致,从而真正的实现了奥威尔《1984》那本书中描绘的场景:一个由无所不在的“老大哥”随时注视之下的极权社会,这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数字极权体制。

数字极权:离美国有多远?

如果我们从一个比较简略的角度来看中共的数字极权体制,会发现这个体制基本上由下面几个版块来组成:

1、由枪杆子保障的一个政党长期执政;
2、一个庞大的由政党主导的传媒系统,这个系统负责放大官方的声音并对大众实施政治正确的舆论引导与洗脑。
3、一个可以精准封杀个人言论的系统,主要是各个社交媒体平台,封杀标准就是官方界定的“虚假信息”或“有害信息”。

大家要注意一点,这二者是不同的。“虚假信息”是直接说你是假消息,否认你的言论的事实基础。而后者实际上并不否认你说的是事实,但这个事实被掌控这些平台的人判定为“有害”。对谁有害?到底是什么“害”?你不会得到答案,它们说你有害就是有害,它们的看法就是标准。

4、数字极权一个必不可少的系统是对整个社会无所不在的监控系统。我们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的面部识别、5G、AI、大数据、云计算等等最前沿的信息科技,都是组成这个系统的中坚。

5、对所有与主流社会、主流媒体意见不同的人士建立档案与黑名单,实施精准维稳与定点打击,而且要逐步做到制度化、长期化与普及化。

6、最后,还需要一个充当执政者刀把子角色的司法系统。在中国大陆,这个系统叫做政法系统,中共用“政法”两个字,就做到了把整个公检法一统江湖了。

为什么我们要花一点时间来讨论中共的数字极权体系?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如果冷静看看现在美国发生的一切,并且简单的比照这几条来做一个对比,就会惊讶的发现,被全世界都视为自由国度的美国,现在距离数字极权居然已经如此接近。

在共产极权的中国,中共是依靠枪杆子,也就是军队力量来确保其长期执政,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民主体制的美国,如何确保一个政党长期执政?很简单,操控选举系统就可以了。斯大林早就点破了这个机关,他不是有一句名言吗?“投票人选谁不重要,关键是谁来统计选票”。

所以,美国今年的大选,可以说完整的进行了一次“投票机里面出政权”的实战演练,这个具有非常完善而便利的操控功能的Dominion投票系统,事实上充当的就是另类“枪杆子”的角色,只要这个系统一直握在手中,在美国实现一党长期执政绝非耸人听闻的奇谈怪论。

我们再看看第二条,就是政党主导的传媒系统。这一点我想答案并不复杂对吧,所有经历了本次大选从双方造势开始到现在的全过程的人,都可以非常深刻的体会到,众多的左媒沦为党派化产物后的可怕后果。它们已经做到了高度协调一致、不但在引导舆论洗脑大众方面整齐划一,甚至也毫不意外的开始了逆向报导的进程。

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看中共党媒的时候,都知道要反著读,党媒否认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事实,而党媒拚命渲染、肯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造假。我们看到美国众多所谓的主流媒体,已经非常明显的出现了“倒接轨”,就是一家民主国家的媒体倒过去和极权国家的喉舌接轨。这个趋势如果继续下去,我相信不出几年就会有美国版本的胡锡进、周带鱼之流的人物出现。

至于第3条,一个可以精准顶点封杀民间言论的系统,这个已经是很多人都有了切身体会的现实了。无论推特漫天飞舞的蓝标,还是脸书无所不在的所谓“事实核查”,包括我们正在谈论的谷歌youtube的“官方标准”,都是这个系统的核心部件。这些公司依靠了一个自由的制度发展壮大,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大到不能倒”了,已经站在世界之巅了,然后就开始调转刀口对这个自由制度下手。

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它们想要永远站在这个权力与财富的金字塔尖,所以不能容许这个自由制度挡它们的路。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过程与中共“厉害国”的崛起是非常相似的?为什么我们一再说中共红色极权和美国的极左势力系出同源,不但同声相应,而且同气相求,原因就在这里。

对于第4条,数字监控系统从技术上来讲,其实美国一点也不比中共差,甚至更先进。美国没有走到中国大陆这样的一步,只不过是因为有很多法案限制着这些技术在国内大规模普及使用。但如果我们把这些技术放到一个一党长期执政,或者一个利益集团长期掌控政权的背景下,就会发现,要捅破这张纸,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中共的黑名单制度早已普及到村一级,可以让任何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都处于寸步难行的状态。而美国极左势力正在积极引进这些“经验”。被称为民主党“四人帮”之一的AOC,已经公开声称要建立所谓“川普奉承者黑名单”(Trump sycophants),声称要把那些“选举、服务、资助、支持和代表”川普总统的人的资料进行归档。

她甚至发推呼吁大众揭发自己身边的川普支持者,包括同事、邻居、夫妻、父子等等,还要建立一个数据库让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承担后果”。这种后果不仅包括施压公司开除川普支持者,还要求禁止川普支持者从政,并且这种政策要株连到川普支持者的下一代。

很多美国人觉得这是发疯,很多人只是当成一个笑话在看待。但我想凡是经历过中共政治运动,尤其是经历过被归为政治贱民而遭遇各种残酷打压的人来说,恐怕没有人会笑的出来。这并不是AOC一个人在异想天开,这就是它们的计划。只要它们掌握了政权,要实现这个蓝图没有任何政治上和技术上的难度。

为谁而战?

过去我们在节目中曾经讨论过,我说美国的建国先贤确保这个自由国度的武器就是两样东西:左手的选票和右手的枪。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了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这也是美国人民捍卫自由、信仰与天赋人权的最后一道防线。

如同我们刚才讨论的,如果左手的选票已经沦陷,成为极权势力长期执政的武器,成为变相的“枪杆子”了,那么右手的枪还能保持多久?

如果极左势力通过操纵选举掌握了政权,它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继续使用这套系统攻陷两院,掌控立法和行政系统。然后就可以实现它们早就公开宣称的对最高法院实施扩容的手术。它们极力推动扩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最高法院掌控在左派手中。

如此一来,表面上的三权分立将成为事实上的三权归一,那是真正的一统江湖,接下来就要确保利益集团千秋万代的特权得到延续。怎么延续?如何去应对手里有枪的反抗者?

很简单,操纵国会修宪立法,通过禁枪法案即可。这也是它们已经嚷嚷了很久的事情了。它们没能实现所有这一切的唯一原因,就是代表政权归属的总统大位不在它们手上。

川普说,它们围攻我是因为我挡了它们的道。在经历了大选这一个多月的风云激荡,我想朋友们回过头来看这句话,可能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吧。

我曾经说过,我们其实都是在为自己而战,川普和我们一样,都是维权一族,只不过他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而他现在的武器就是抵挡数字极权的最后一块根据地:美国的法律。而正在进行的德州诉讼案,是川普的武器中目前威力最大的一个。

到目前为止,联邦最高法院已经将德州诉讼列入备审案件清单,而且要求被告的4个州,必须在本周四,也就是明天下午3点之前,要给出对得克萨斯州诉讼的答辩。这个诉讼已经获得了包括路易斯安娜、密苏里、阿拉巴马以及佛罗里达等10个州的支持,也就是说,这场诉讼正在演变成为一场红蓝对决,正在从川普一个人的战斗,演变成美国的爱国者与卖国者之间的对决。

川普总统今天早上发出一条推文,正式表示将加入此案。他说,“我们将很快加盟德州(和其它州)的诉讼。这是个大案子。我们国家需要一个胜利!”

川普没有进一步说明,他将以何种方式加入此案。根据美国法律,非党派第三方可以为了保护个人权利而加盟正在进行的诉讼案。而是否允许第三方加入,在此案中将由联邦最高法院来决定。

这场大战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是回归传统自由的国度,还是迎接数字极权的所谓新秩序。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注定无法成为旁观者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明天再见。

 

请加入我们的Rumble:https://rumble.com/c/YuanJian

订阅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远见快评唐靖远?sub_confirmation=1

Parler https://parler.com/profile/YuanJian

推特专页 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 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欢迎朋友们留下您的Email,远见快评有任何视频更新消息,都将在第一时间提供给您!https://newsletter.youmaker.com/?channel=yuanjiankp

远见快评》制作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