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要关注、翻译、传播翟东升讲话及新唐人大纪元为何能“异军突起”

作者:曾铮

(曾铮按:近日接到一个媒体采访请求,谈翟东升的讲话及其围绕着这个讲话引发的种种现象,包括新唐人大纪元为何能异军突起、是否与所谓“美国保守派草根合流”的问题。以下是我回复的全文。)

问:翟的视频讲话为什么受到你关注,被你选中?这段视频又是如何进入诸如fox这类英文媒体的视野的?

答:我觉得他的讲话里透露了很多值得关注的信息,最重要的是:中共到底希望谁赢得美国大选?

其他的,如中共为何在现在加快开放金融市场,中共在美国高层有人,中共利用美国权力核心圈力量,在美国没什么搞不定的事,中共帮拜登的儿子建立金球基金公司,等等,包括他讲的那个搞定华盛顿书店老板的故事。这些东西从一个体制内高级智囊口中讲出来,当然份量不一样。

另外让我吃惊的是,他是当着全场(我估计有)上千观众讲的,而且是全网直播的。他演讲时,我数了一下,观众大笑、鼓掌大致有6次,如他说他很会“忽悠”外国人,所以领导选他去沟通习近平新书发布会场地,一沓美元搞不定的事,我就用两沓去搞,等等。观众听到这里时会心地大笔,鼓掌,显示对他的欣赏和赞同。

这种整体国民已经堕落到欣赏和认同“忽悠”别人、拿钱开道的现状,于我来说是很吃惊的。因为我离开中国已经近20年了,我没想到现在中共国人的心理状态已经变成这样了。

还有就是,他谈到:“拜登的儿子被特朗普说,你在全球有什么基金公司,发现没有?谁帮他建的基金公司啊?明白了?这里面都有买卖。”

说到这里的时候,观众也会心开心地笑。这让我非常痛心。中共把美国高级政治人物腐化了,而且好像全体中国人都知道了,不用明说都明白了,可是,美国人没几个知道的。

拜登家族的腐败,跟中共的交易,在海外华人圈不是什么秘密,早几年我就知道。可是,美国人没几个人知道,且所谓主(要下)流媒体一直在压制消息。

通常来讲,一位总统候选人的儿子,而且连带他本人,有那么大的丑闻,媒体钻天寻地,掘地三尺也要挖出来报道的。现在呢?(我真心希望,我这段回答不会被屏蔽掉。)

美国公众对中共、中共国人的现状和心理太缺乏认知和了解。华人都叫他们“傻白甜”,这您可能有也所耳闻。

所以,这些促使了我想把翟的讲话原样不动翻译给美国人和西方世界的观众看、听,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中共,和真实的中共国人。

如何进入FOX视野的我不知道。他们没有联系过我,没有问过我可否使用我翻译的视频。可能大家在网上传来传去,他们不知怎么看到了吧。也可能有别人推荐。

中文圈也有不少人直接盗用我的视频没打招呼,那我没有办法。大家都是在传播真相,所以我也没去计较。

问:美国许多保守派评论员都在谈这个视频,他们的许多观点和你说的一样,班侬还说翟的视频证明了特朗普真正为美国利益服务,没有和内部出卖美国的精英勾结。显然你编辑的视频为美国的保守派提供了急需的弹药,这个是否也是大纪元新唐人网络媒体在美国舆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即同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保守派草根合流,为他们提供了舆论支持和表达渠道?

答:对不起,我不太清楚别的保守派评论员在说什么,我没有看过他们的言论。我也不知道我翻译的视频是否为谁提供了弹药。我没有加评论,也没有编辑他的讲话,只是把之前翟的频道上传时删掉的部分放回去了、还原了。现在那些视频都没有了,已经都删了。

我翻译及发布这个视频,是在自己的自媒体频道上做的,与新唐人大纪元没什么关系。我也不确定我可否代表新唐人大纪元回应媒体的问题。

不过,据我的观察,同时也是很多中西方观众的评论,新唐人大纪元近年上升比较快,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立场和担当,同时也敢于报导别的媒体不敢报导,且刻意掩盖的。比如最近大选舞弊听证会,别的大媒体都不报,只有新唐人坚持十几个小时做直播,当然想看的人只能通过新唐人看了。

还有就是,当几乎所有主(要下)流媒体都宣布拜登获胜时,新唐人大纪元坚持不跟风。这一点也受到许多观众读者的称赞。

一个媒体是否能最终站住脚,当然是要靠观众和读者的选择和支持。我不认为媒体应该跟什么派合流。媒体应该是独立的。

倒是现在的许多西方主(要下)流媒体,变成了党派的喉舌,只差跟中共党媒一样,挂一块“党媒姓党”的牌子在大厅正中了。

最后,我希望您不要因为有一个什么预设的观点(如新唐人网络媒体在美国舆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是与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保守派草根合流,为他们提供了舆论支持和表达渠道),而修改和以一种会用来证明你的预设观点的方式,来引用我的回应。

我也是做媒体的,发表时编辑有改动、有选择,这我完全理解,但我不希望我的回应会被不适当引用,或歪曲,希望您理解。我的话如果不方便用,我宁可您全然不用。没关系的。我理解大家的难处。像我这样自由自在做自媒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是一种奢侈,呵呵。

又:我事先说明(威胁)一下,如果我感觉我的讲话被不适当引用了,我会发表我的回应的原文,以正视听。希望您不介意。以前吃亏太多,我不得不多一个心眼。

问:翟说美国有我们的人,也有一种看法认为那充其量是游说团体(比如胡平),大国在美国都有自己的游说团体,中国也不例外,比如像基辛格这样所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还有几个,按照这种看法,翟的评论不一定就能揭示中共对美国的什么阴谋,都是合法的院外活动或公关。你怎么看呢?

答:这种观点只能糊弄“傻白甜”吧,要不就是真心为中共洗地的。翟所说的“两个月之内搞定”的那些几件事,如银河号事件,炸大使馆,撞了飞机,哪一件是游说团体能搞定的?中共与拜登的交易,拜登儿子的合伙人Tony Bobulinski(声明请见:https://www.jenniferzengblog.com/home/2020/10/22/tony-bobulinski-hunter-amp-jim-biden-were-paranoid-about-keeping-joe-bidens-involvement-secret-x7b7f)不也确认了吗?Big guy就是拜登,有10%的股份,等等。

其他的事例也太多了。生活在海外的人,如果说要假装不知道的话,那就是选择性眼盲耳聋了。

12/12/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