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伯恩:大选舞弊是中共“杀手锏”

(英文大纪元记者Simon Veazey、Jan Jekielek报导/陈霆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7日讯】科技亿万富翁、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创始人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早在8月,就组建了一个网络情报团队,对美国的投票系统进行分析。他表示,选举舞弊就是中共秘密的“杀手锏”,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国家安全鹰派人士。

伯恩接受《大纪元时报》“美国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说:“十多年来,中国文书中一直提到,即将出现可一举拿下美国的‘杀手锏’。”

“美国的国家安全界一直试图弄清楚这个问题。是他们的新航母吗?是高超音速导弹吗?是这个,还是那个,是电磁脉冲武器吗?”

“我不这么认为”,他对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说,“一举击倒美国的行动,就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

2020年大选中涉及了“大规模的选举欺诈”,他强调说,“不是选民欺诈,而是选举欺诈。”

在律师林·伍德(Lin Wood)和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所提起诉讼中,伯恩一直支持着诉讼中所需要的研究。他还一直与数据公司“同盟特别行动组”(ASOG)合作,该公司最近对密歇根州安特里姆县的Dominion投票机,进行了取证审计。

伯恩说,他早在8月就开始调查,结果正如他所料,在11月选举中观察到了非常不正常的情况。

他说,他的网络安全专家团队现在认为,至少有两款已渗透美国的主要投票系统,“幕后黑手”是中国开发人员。

美国大选选举软件和系统的供应商,已对投票违规的指控做出回应,他们一概否认系统可被操纵,也否认他们与外国政府有任何不正当联系。

对政变进行逆向工程

伯恩将这次选举描述为一场“软政变”(soft coup,有时也被称为“无声政变”,是指不使用暴力的政变)。

伯恩提到他的三四十人的团队时说:“我们基本上是对这场政变,进行逆向工程。”

伯恩说,他结识了一群网络专家,这些专家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研究选举操纵问题。当时,他们被聘为蓝带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旨在审查德州潜在的选举欺诈行为。

他说:“那群人有两年的时间,真正地进行反向工程,美国其它地区仅有几个星期来了解这件事。”

“他们已找出了十几种不同的方法,可破坏选举或入侵(hack)选举。这是指广义上的入侵,并非一定是电子网络专家所进行的黑客攻击。”

根据伯恩的说法,他们发现“从工业角度上看作票是可能的,可以生产数十万张伪造选票”。

伯恩说,可以通过检查三个关键点(他称之为“三个事实”)来确定操纵方式。

“其一,是了解系统本身以及它们是如何构建的,包括:系统中的功能以及存在的漏洞。”

第二,关乎选举过程如何进行。他说,“(如果发生诈欺)你会预期人们在投票时,或者在选区担任志愿者时,会有相关的经历。”

2020年11月4日,一名乔治亚州共和党的监票员,正在观察放在亚特兰大富尔顿县选举中心的投票机运输器材。(Jessica McGowan / Getty Images)
他列举了一些实际案例,例如投票制表工作突然被中断,拒绝监票员进入,以及选举工作人员在监票员回家后,从桌子下拿出一箱选票,然后进行扫描的视频。

他说,第三个事实,是操纵过程产生的极端统计异常值。

“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了。这些统计异常值包括:连续有123,000票投给同一位候选人;在宾夕法尼亚州,我相信有580,000张选票经过处理,其中99.4%投给拜登。而且,这些选票恰恰是在所有共和党人被告知必须离开时,才进行处理的。”

“这些事情(的概率)就像,你连续三周中了强力球彩票一样。然而,这样的事情却在美国几十个地方同时发生。”

“当你把这三段不同的故事放在一起时,它们也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彼此互相证实。”

操纵选票可追溯到中共

伯恩说,操纵投票系统的行为可以追溯到中国(中共)。

“基本上有一个指挥链,从中国通过伊朗,再到古巴和委内瑞拉”,他说,“中国人通过Smartmatic的巴拿马分部为Smartmatic提供资金,中间又通过委内瑞拉转了一手。”

“最近发现了Dominion机器中隐藏的代码,似乎显示出源自中国的来历。”

伯恩说:“这些东西的幕后黑手是中国开发人员,他们的软件实际上已放进Smartmatic系统中,然而,该系统已渗透到了至少美国使用的主要投票系统中。”

2020年12月2日,摄于佛罗里达州博卡罗坦的Smartmatic总部。 (The Epoch Times)
“我是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的人而这样说的”,他补充道,“我会说中文,我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但我对中共没什么好印象。”

Smartmatic表示,在美国2020年大选中,其产品只在一个洛杉矶县被使用,并一直否认过去或现在有任何不当行为,或曾参与选民或选举舞弊。该公司表示,它与任何政府或政党或Dominion没有任何关系。

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也一直否认其系统存在任何不当行为或漏洞,并表示它没有使用Smartmatic公司拥有的软件,而且它与中国、古巴或委内瑞拉政府没有所有权关系。在本届大选中,多米尼产品在28个州被使用。

然而,伯恩表示,Smartmatic创建的软件经历了一系列的企业合并、收购、剥离和许可协议,最终被包括Dominion在内的至少两个美国主要商业投票系统所采用。

“它的遗传上,可以追溯到该软件。”他说。

其他一些分析师,也签署了同样的宣誓证词。

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Dominion母公司在一家瑞士银行的帮助下筹集资金后,其所有权结构也受到了审查。这笔交易在几个方面都很奇特,这让一些人猜测,中国企业可能是该公司的间接投资者。

拜恩说,窃取美国大选并不需要全面作弊。

“你只需要在六个县作票,如果在全国范围内,你窃取了这六个县的选举成果,就会翻转它们所在的六个州,从而翻转选举人团票数,进而让全国翻盘。”他说,“你必须选定六个地方,在那里疯狂作票。”

他说,一些被他称作“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s)的网路安全专家说,如果满分为10分,他们给选举系统的安全评分只有1~2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