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报告推迟 乔州连爆可疑命案 悬崖边上的对决?

乔治亚州连爆可疑命案:悬崖边上的对决?法律战还有意义吗?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8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17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报告推迟,谁在阻挡?乔治亚州连爆可疑命案:悬崖边上的对决?法律战还有意义吗?

这两天我们重点讨论了一下川普总统当前的处境,就是他事实上已经没有太多选择,无论在各州继续挖掘舞弊证据,还是寄望于最高法院给他一个说法,甚至等待1月6日由一大群敌我难分的议员们来决定命运,可以说都已经是“且行且珍惜”的法律战余波了。

川普现在的真实处境,不是舞弊证据不够,恰恰相反,是证据已经太多,牵连太广,以至于大批不同阶层不同领域的人都发现自己或自己的亲人直接或间接地卷入了这场空前的舞弊大案、叛国大案。结果就是还有良心在的人,都纷纷明哲保身,任他惊天猛料也只当花边闲谈。而一些品行不好的人,已经在华丽转身加入拜登阵营,把冒着寒气的刀锋指向川普了。

这个局面,我们打个比方,每个舞弊证据都像一根绳,会牵出来一串大大小小的蚂蚱。挖出来的绳越多,越是一团乱麻,越难以理顺。那些众多的蚂蚱没有哪个不想逃命,逼急了,有些胆子大个头大的恐怕还要咬人的。

所以,自古以来应对乱麻的最佳办法就是快刀,看准最纠结的地方霹雳一刀下去,抓住几个绳头很快就理清楚了。至于那些蚂蚱,反正都拴在不同的绳上,绳头握在手中的,所有的蚂蚱谁都跑不了。

我们说川普当前处境日益险恶,处于背水一战的境地,其实如果换位思考一下,拜登一方何尝不是如此?它们何尝不是在背水一战。尤其在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逐渐开始从自发支持川普到有组织的支持川普,这个趋势渐渐开始明朗化的时候,拜登一方更加急不可耐要把生米煮成熟饭。

这是我们看到各州出现销毁证据、恐吓证人,甚至屡屡出现集体行动公然阻止调查等现象的深层次原因。

在昨天的新闻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个消息就是这样的情况。

暗战激烈 情报总监报告推迟

第一个重要的消息是,备受瞩目的国家情报总监关于美国大选的评估报告,被确定将要延迟发布了。也就是说,在原定明天到期的截止日,我们肯定是看不到这份评估被告了。消息说报告可能会延迟到明年1月份才公布。

这个消息引发的反响也非常强烈,不少人甚至开始怀疑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是不是也是深层政府的一员,关键时刻又在拖后腿了。

其实不是。这份被告被延迟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拉特克利夫遭到了他下面部分情报机构的抵制。

情报总监办公室的官方声明是这么说的:“今天下午,职业情报官员通知情报总监,情报部门将无法在行政令和国会设定的最后期限12月18日之前提交情报界关于2020年美国大选外国威胁的机密评估报告。选举后情报界就收到了相关报告,一些机构还没有完成对产品的协调。情报总监致力于迅速向我们的客户提供这份报告。”

这里的关键信息就在于“一些机构还没有完成对产品的协调”这句话。彭博社引述了一位知情人的说法是,拉特克利夫在周二的时候拒绝对该报告签字,因为该报告没能更全面准确地反映出中共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

福克斯也在自己的独家报导中表示,许多高级情报分析师认为已证明中共干涉了2020年总统大选,而其他一些人则坚持对中共针对选举的威胁活动轻描淡写,他们坚持说俄罗斯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也就是说,正是因为情报界内部出现巨大争议,有人想力图淡化中共的威胁,而拉特克利夫认为这是将情报政治化的行为,因此他才拒绝签字批准这份报告,因为这样的报告并没有准确反映真实情况。

拉特克利夫受到抵制并不意外,因为这份报告双方都在盯着的。拜登一方当然知道这份报告的分量,所以它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来混淆视听。我们看到现在拜登一伙使用的手段基本都是一个模式,就是我如果没有牌打了,我就想方设法让你的牌打不出来,如果你非要打出来,我们就质疑你这牌有假,或者有其它什么问题,这样即便牌打出来了,威力也被削减了很多。

报告推迟有何影响?

那么这份报告的延迟发布,究竟对当前局势有多大影响呢?有影响是肯定的,但不会是致命的根本性影响,这里面有三个因素。

首先,情报总监的评估报告直接关系到的就是川普在2018年的特别行政令。这个行政令是川普总统权力的有效武器之一,但并不是唯一的武器。我们在昨天的节目中已经详细和大家讨论了川普如果要宣布实施戒严或启动《反叛乱法》等等,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在这些条件中,情报总监的报告并非必不可少。

第二个因素是本次推迟发布的只是开放给公众的版本,这个版本不一定是完整的原版,有些非常敏感的信息可能会被隐藏不予公开。而报告的核心信息应该很早就以简报之类的形式递交给了总统。而且,推迟到1月公布只是媒体的说法,并不是情报办公室的官方说法,所以延迟到什么时候,这里面还存在变数。

第三个因素是这份报告是川普采取行动的重要条件,但不是必须条件。就像我们昨天讨论的,林肯当初启动反叛乱法的时候还没有国家情报总监这个职务,小布什宣布中止人身保护令的时候也没有说必须要先等一份什么报告公布。

动用2018年的特别行政令只是川普总统特别权力中的一部分,并非全部。他完全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使用其他的权力来揭发舞弊政变的阴谋并将叛国者绳之以法。

更何况,拉特克利夫本人已经通过在媒体发文以及接受采访的形式,向公众证实了中共就是美国的头号威胁,而且中共干涉了美国大选。虽然他没有提到更多细节,但这个结论已经非常清楚,公众已经接收了这个信息,这就够了。

乔州连爆疑案 内幕不简单?

另外一个重要的消息发生在乔治亚州。昨天林伍德律师转推了一个消息:51岁乔州GBI探员奥苏利文(James o’sullivan)14号被发现于自己家中死亡。

目前乔州官方的结论是奥苏利文死于“自杀”,但网络上大量的讨论都质疑真相并不单纯,原因是奥苏利文生前在调查迪尔死亡案。

这个迪尔是谁呢?他就是乔治亚州州长坎普的女儿的男朋友,未来的女婿。他同时也是将在明年1月竞选乔治亚州参议员席位之一的共和党竞选人凯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竞选团队成员。

这个身份显然是比较敏感的对吧。而更敏感的是,迪尔的死亡案一直都疑云重重,被质疑内幕不简单。

乔治亚州曾经在12月3号曝光了一个著名的体育馆计票舞弊视频,这个消息相信朋友们都还有印象。就在这个关键的实锤证据曝光后,一直坚称乔州选举不存在舞弊的州长坎普,其态度就立马变化了。他当晚就表示州务卿必须下令对选票进行签名审计,因为这是州宪法规定的。

但非常巧合的是,第二天,也就是12月4号,这位坎普州长的准女婿,就是刚才提到的迪尔,就在乔州16号高速公路上的一起车祸中丧生。

根据当地电视台的视频显示,这起车祸十分惨烈,现场看似发生过爆炸,也有证人称听到了爆炸声。这个案子当时就引起舆论很大争议,被质疑是否与阴谋有关,而当地警方也表示会深入调查。

然后我们看到仅隔一天之后,州长坎普在12月5号对选票签名审计的态度再度退缩。他通过发言人在当天告诉媒体,称州长没有权力下令验证签名。

甚至当部分共和党州议员于12月6号呼吁召集特别会议应对选举舞弊时,坎普不但表态否定,还警告州议员们不能任命支持川普总统的选举人。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客观事实就是,舞弊视频曝光迫使坎普州长要求签名审计,第二天他的准女婿迪尔就车祸身亡,然后坎普态度发生180度转弯,9天之后,调查这位准女婿车祸案的警官自杀身亡,原因不知。

在这根事实链条背后,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我们没有证据无法下结论,但鉴于太多的舞弊证人或支持川普的人士遭到死亡威胁,我们无法不产生一些联想。而这个案子对我们最大的一个警示意义就像我们在刚才提到的,拜登一方同样处于背水一战没有退路的处境。这是为什么它们日趋疯狂,并且越来越毫不顾忌的原因。

所以,我们从宏观上看,拜登一方目前占据了表面优势,它们的目的在于尽量维持现状,把日期拖过1月6日甚至1月20日。也就是说,拜登一方的思路就是维稳思路。这是我们看到它们各种暗黑手段层出不穷的源头。

而川普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证据不够,而是大量有效证据被司法机构无视,听证会曝光的大量证据只有很小一部分进入了司法调查的程序,而且迄今都还没看到相关机构给出明确的说法。从理论上说,这些调查的确存在被拖过了某个关键日期后再加速的可能。

昨天参议院的听证会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仅这个听证会披露出来的内华达州那些重复投票、死人票、无效地址投票以及搬离该州又出现的投票等等数据,全部加起来就足以翻转内华达的选举结果。这些数据涉及到的每次投票都有据可查,而且这还不算那些涉及Dominion投票机的问题票。

像这样的案子,实际上最终都只能在最高法院来进行裁决。如同已经送达最高法院的至少7个案子一样,我们目前无法对这些案子最终的结果保持信心,原因不是我们对证据的力度没信心,而是当前的司法系统,包括最高法院,在对待大选舞弊相关案件的时候,已经越来越带有政治裁决的因素。

法律战的意义

这只是内华达的例子。昨天还有一个乔治亚州的例子,这个例子可以说也是好消息,但目前尚未得到官方的确认。

昨天网络上有消息传出来,说乔治亚州那个著名的体育馆舞弊视频的当事人之一,就是被网 友人肉出来的非裔女子露比‧弗莱曼(Ruby Freeman),据说已经反水,正在全面交代舞弊的内幕,同时还申请了证人保护计划。

这个消息如果坐实并得到法庭裁决,那乔治亚州的选举结果翻转当然就没有悬念。不过我们需要保持理性的是,尽管该州此前宣称自己进行了签名审计,但有现场监票员冒着风险拍下的照片显示,所谓的签名审计现场是这样的:

这位拍照的监票员当场就受到了威胁,说如果他继续拍照就会被赶出这片区域。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为什么我们说川普当前最大的问题不是证据不足,而是证据太多,就是这个意思。太多人卷入了这场规模庞大的舞弊政变,这要放在中国古代的科考,这样的案子判下来恐怕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头要落地。所以它们联合起来反对是必然的。

可能有朋友想了,那照你说的川普这法律战就不用打了,还在那里白白消耗那么多时间精力干什么。

我们这两天讨论了川普动用总统特别权力的可行性,但并不是说法律战就不需要了。恰恰相反,法律战目前对川普仍然很重要,我只是说,他不应该也没有必要把最终取胜的希望寄托在几个大法官的身上。

无数大众都在盼著川普断然出手,要么军管,要么启动《反叛乱法》来平叛。但我们客观的说,川普在整个三权系统内是处于相对弱势的,除了他的白宫团队和少部分官僚体系中的爱国者鼎力支持他,大多数的人不是明里暗里反对他就是袖手旁观。他一个拿捏不好反倒有可能被立法与司法两个系统联手反过来说他是“叛乱”,说他想要夺权。

所以我们看到川普不断通过鲍威尔等渠道来释放一些有关政变的零星真相,但他在实际的行动上的确是表现的慎之又慎。而且,昨天川普律师团队的珍娜‧埃利斯接受NEWSMAX采访的时候仍然表示说,无论1月6日发生了什么,他们团队的法律战依然要继续进行下去。

我想可能有朋友听到这里会不会觉得川普太迂腐了,太缺乏魄力胆量了。就我个人的看法,川普不可能是这么僵化的一个人。他的律师团队表达这么一个态度,更像是告诉大众,我们会穷尽一切法律途径,尽一切可能在法律框架之内来和平解决这个危机。

他需要尽可能地向所有人释放他的这个诚意。只有这样,他在必要时采取行动才拥有最大限度的合法性。

川普昨天签署行政令,将2017年12月20号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再延续一年,这可以说是迈出了一小步,也是一种铺垫,他走得很小心,但也很稳健。

动用特别权力维护民主 拯救美国

说到这个话题我也想顺便啰嗦几句。这两天的节目收到个别朋友的留言反馈,说这个唐靖远鼓励川普使用特别权力实施军管,这是不是在煽动内战啊,这等于鼓动川普搞独裁,破坏民主制度。

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部分朋友多少有点疑惑的问题,所以还是有必要简要讨论几句。

首先要澄清一个概念,我们讨论的无论是军管、启动《反叛乱法》还是中止人身保护令等权力,都是宪法赋予总统的合法权力,这些权力都是民主制度的产物,赋予这些权力的目的恰恰就是为了方便总统在必要的时候用来保护民主自由不被破坏。

民主社会从来都没有说不能使用武力,如果说民主就是大家只能坐而论道打打口水战,我想宪法第二修正案特别允许民众拥有枪支武器这个条款就应该废除了。而废除拥枪权恰恰是破坏民主的左派最渴望实现的愿望之一。

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正义也是一样。我们看到正义女神的形象是什么?她左手举著天秤代表公正,她的右手握著的就是一把剑。这就是一个基本的道理,在人间的正义同样需要有利剑来维护。

所以川普如果真的动用特别权力来拯救美国,那和独裁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恰恰相反,他在抵抗独裁,他在抵抗红色极权对美国的渗透和颠覆。谁想搞独裁?只有使用舞弊来确保自己当选并且操纵媒体对大众全面封口的那一方,才是真正想要独裁的势力。

从另一个角度,如果川普犹豫退让了,拜登在1月20号进入了白宫,那才有可能是美国内战真正爆发的时刻。就川普目前的处境而言,他只有全力扑灭这场政变才能真正避免美国陷入内战。我们不是看到了吗?连林伍德都在推特公开提醒大众,说确保你有充足的水、食物、手电筒和电池、蜡烛、收音机,第二修正案用品以及与社区领导人会面的计划。

“这个第二修正案用品”是什么?我想大家都能明白对吧,这就是美国人民当前正在准备的事情,能否避免这个最坏局面,可以说就在川普的一个决定之间。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频道 +打开小铃铛:http://bit.ly/远见快评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YuanJian
推特专页: 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远见快评》制作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