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国防部暂停与拜登团队交接 释何信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9日讯】国防部暂停与拜登团队交接,释放什么信号?预言中会因腐败下台的大法官,出现了?| 热点互动 12/18/2020

美国新闻网站“Axios”周五(18日)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的消息报导,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命令五角大楼停止给拜登团队提供简报,并取消了周四晚上的会议。

国防部官员在给Axios的声明中表示,五角大楼只是将最后几次预订会议推迟到新年之后,原因是国防部事务繁忙,会议日程安排太紧张。

嘉宾:

时事评论员:赵培
特约评论员:田园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18号星期五。这两天出现了一些非常敏感而又重大的新闻。从昨天就是有关大法官,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茨的一些非常有争议的信息不断地传出。今天媒体报导,国防部暂停与拜登团队的交接,那么国防部给的理由是说,因为假期公务繁忙。而拜登团队则表示说,这是国防部单方面的决定,他们非常关切。那么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做一些解读。

两位都是通过skype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连线的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观众朋友也欢迎在节目中间用手机发简讯,或者在视频下方留言。那因为我们现在是都是直播了,所以您在边上的这个live chat如果有问题提出,我们也会看看我们有没有时间解答,如果没有,我们可能可以事后在视频下方来解答。

那我想先请赵培先生来谈一谈,就是我们看到说,今天国防部消息很有意思,他其实好像是昨天晚上代理国防部长发的一个通知,那么今天Axios它是最先报导说,国防部要求暂停跟这个拜登团队的交接。那国防部是说因为假期,我们没有取消任何会议,我们只是把一些会议推迟到了一月份。那后来我们看到路透社有报导说,拜登团队表示很吃惊,说这是国防部单方面的决定。所以这个消息就让很多人非常关注,因为这些天很多人都在关注,说这个就是下一步川普总统会不会采取些什么比较特别的举动。所以先请你解读一下国防部这个最新的举动,您觉得释放出什么样的信息呢?

赵培:从表面上看是合理的,因为西方在下一个星期将会进入圣诞节和新年,连续两个星期拿假应该是很多员工的一个传统,就是两星期我不干活,我就跟家人团聚。所以从表面上说,国防部的理由非常合理,就是两星期我们没人干活,所以我们暂停交接,这是个非常合理的东西。但是在现在的历史背景下它又不合理,不合理的是事出有因的,为什么?因为我们之前在【热点互动】里我们讨论了,就是民主党阵营有可能做出政变,就是军事政变的可能性。

这里面最严重的一句话,是由奥巴马前民主党总统说的。他说如果到时候川普还在白宫里的话,他会命令海豹突击队把川普从白宫里赶出去,那么这就是一个军事政变的信号。那么在当时我们也分析了,川普总统迅速地让国防部长解职,换了一个代理国防部长。另外,在这个所谓的交接之前,国防部把这个几个民主党的老人,从国防部里面清理出去,同时把一些这个民主党在里面的一些代理人也都清理出去。

主持人:你指的是当时基辛格等等,就是些顾问被开除是吧?

赵培:对对,他其实后面也清理过一些代理,就是商用的一些供应商的代理在里面,也被清理出去。国防部里面就是一个很紧张的领域,大家想在海豹突击队这些特种部队已经放到代理国防部长直接可以命令的这种情况下,那么现在的国防部他有跟没有,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那么如果他整个就是说,大家都放假,我们都回家吧,就是国防部长直接跟他们说,你们都回家吧。那么命令系统会不会被打乱呢?一点都不会被打乱,因为他还有一套紧急系统。这套紧急系统就是,代理国防部长直接命令海豹突击队,或者是在美国国内的军事力量去做什么事情的话,这个紧急系统仍然是通用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拜登这个团队非常紧张,因为按照他们军事政变的图谋,等于是干不出来了,下一步就是要看川普总统怎么做,于是他们在国防部的整个眼线都瘫痪了,他们想利用交接去做一些事情的这个通道都被切断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等于川普总统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跟当年的玄武门之变,张公瑾一个人把玄武门给关了一样,就是把齐王的军队和太子的长林兵,这帮流氓给隔在玄武门之外,那么玄武门之内就是保证秦王府的人占有多数。其实这个性质其实现在是,在未来两星期之内就是这样一个架式。

主持人:田园博士你怎么解读这个国防部这个举动,你觉得真的川普总统下面会有一些非常之举吗?

田园:这要看你所谓的非常之举是什么意思?那么川普总统会不会采取某些就是非常的行动,这个我认为是有可能的。那么大家知道2018年的时候,川普总统曾经发布过一个行政令,就是专门针对外国政府、个人或机构对美国的大选进行干预。如果在选举45天之内,那么美国的国家情报总监应该向总统递交一份报告。这份报告中,如果确认了有这个外国的机构、个人或者政府干预了美国2020年的大选,那么川普作为美国的总统,确实可以在美国采取一个不同寻常的行动。

那么至于说,这个国防部的这些作为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倾向于同意赵培博士的观点。我认为这个国防部的这种,虽然说表面上他发表说,因为这个过节期间没有人手,所以我们暂停交接。其实我觉得在他的言辞之下,他的这个文章是非常大,那么这个水估计也很深。那么估计国防部就是用这种行为,来对这个目前没有当选的,所谓的当选总统拜登,进行某种程度的抵抗。因为到现在为止,虽然说投票已经结束,选举人团的投票已经结束。但是美国这个又重演了1876年的这样的一种,所谓的对决选举人这样一种情况。

那么直到现在,到底是谁能够入主白宫?仍然没有官方的结果。所以对于任何一个媒体也好、个人也好,把拜登称作已经是美国的当选总统,下一届总统,我觉得是很不负责任的。那么强行的把拜登要推入白宫,要给他进行这种交接也是不合理,所以国防部这种行动,我觉得是有很大的合理的成分在里面。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那个报告,就是这个本来应该是在这个星期五,就是今天由这个国家情报总监提交这份报告。当然之前,昨天他们已经说,这报告没办法出来,因为内部意见不统一,到底谁干预了大选,中共有没有干预大选等等。但是今天我们确实也看到有消息说,他已经提交给川普总统了,所以我觉得有可能,他会把一个报告的这样一个还没有完全成形,或者一个草案本,至少要给川普总统,因为这个行政令是这样规定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很可能根据这个报告的一些情况,川普总统掌握最新情况,他也许根据这个情况会做出一些调整。我想你刚才提到这个报告,可能有这样一个含意是吗?

田园:对,对于这个报告的发布不发布,我觉得可能有两种可能的解读。第一种可能性,就是根据2018年总统签署这个行政令,在大选45天之内,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必须拿出一份报告来。当然这个报告也许,前两天这个新闻说这个报告不会在星期五,也就是今天发布。那么这个可能可以被理解为说,这份报告不会向公众公布。那么也就是说可能在今晚,或者拉特克里夫已经向川普总统提交了个文本,作为对法律的追溯。因为总统的行政令就是美国的法律,必须执行。总统的阁员,包括国家情报总监必须执行。

那么第二种情况,又因为它是一个总统的行政令,那么总统对于行政令的执行有全部的权力。他可以说你这个国家情报总监必须在45天内给我拿出一个文本。也可能在两人磋商的情况下,对拉特克里夫说,那我可以允许你延期5天,那么这完全是总统的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是他一个人说算。那么有可能有两种这样的解读,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倾向于认为就是拉特克里夫,针对他过去,根据他过去发表这种言论,我们就已经看的出来,他也倾向于认为,确实有外国机构、政府或者个人干预了美国2020年的大选。所以他这份报告的最后的这个推荐,很有可能能够引发总统执行2018年的这个行政令。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也请问一下,就是我们知道这个2018行政令,它主要是针对干预选举的个人或者机构,来做一些冻结财产或者怎么样,但是现在其实很多人认为说,在很多路已经行不通的情况下,川普总统可能会确实就是运用宪法赋予他的权力,行非常之举。

比如说弗林将军他在今天接受Newsmax采访的时候,他就专门说,他说,他认为像这些Dominion的机器,应该就是政府出面,把他们没收、收缴。然后他也提到了,他说有人在提到说这个“有限军管”。他说其实这个军管并不是那么大不了的事情,好像这个不得了的事情,他说这个过去美国总统实行过60多次,60多次这种“有限军管”。所以你觉得下一步川普总统会采用类似的这样的一个非常手法吗?

赵培:我不去猜测。我觉得他应该这么做了,为什么?你首先从法庭这条路来讲,其实,弗林将军说的这个把Dominion的机器,都给它军管、把它抄家、收缴完了,你再去检查不就完了嘛,他是这个意思。而你不用收缴了,我直接跟你讲12月14号的时候,这个密歇根州第十三巡回法庭的法官欧文,取消了一个对Dominion的这个机器的保护令,而证据的保护令里边很多人都谈过68.05%的错误,也就是说30%的拜登的票是从川普那边拿过来的,川普少了30%,拜登增加了30%。

如果按照最新的这个审计结果,那么在这个县川普其实是大赢,整个的赢得非常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报告是属于一个直接证据,就是审计结果已经是直接的证据了,不是说哪个证人出来作证,我还有犹豫。你这个机器就是有问题,而且是有证据。但是,大家注意,这份报告竟然是有保护令的,也就是某些人不让法庭去公布这份报告出来。那么现在已经公布是12月14号,这个大法官个人意愿,他出于爱国,把这个事情给取消了,把这个保护令取消了。那么可想而知在各地的法庭,又有多少这种直接的证据就在法庭上,但是被这个作弊集团,整体利用各种的司法手段给保护起来了。

请问司法系统能不能给予川普总统,他的合法当选的这个结果呢?不能,特别是在德州的案子闹到最高法院之后,大家也看到了,不能。那么法庭不能,那么剩下的一条路就是明年1月6号两会,就是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是否能够推翻这个舞弊的结果。从现在看来,参议院的共和党少数党领袖,都已经是犹犹豫豫,想要跟民主党妥协了,甚至出来承认拜登。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国会都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他能不能这么做,而是他必须要这么做的情况。

那么这里边是有个逻辑的。大家知道玄武门之变的时候,它是有逻辑的,就是为什么秦王李世民一定要这么做,一定要在玄武门里面做这个伏击,是因为当时有个逻辑:叫做“宁信不堪,才会主动。”换到今天的局势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房玄龄和杜如晦跟唐太宗李世民说的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说,你只有相信司法和法律都不会给你公正的结果,不会给你美国合法当选的结果的时候,你才会有主动权。只有川普总统明白这一点,当然他可以继续走,因为正常途径一定要继续走下去,他才能够去做出正常的决定。

而我当然从一个不是那么了解川普内心的人来讲,我认为现在你就应该这么做,而不是会不会这么做的一个问题,这样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说历史上林肯总统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比他做得狠。因为当时有一个东西叫做人身保护令,是宪法规定的。就是说你首席大法官裁决是说,这个取消部分地区的这个人身保护令,就是宪法规定的人权是议会的权力,你总统没权力这么做。

林肯直接不管这套,直接让他的这个将军,把这些间谍也好,这个边境州的这些人也好,直接抓到军事法庭上去审理。这就是他取消了人身保护令,而且是在不同的州、不同的地方,按照不同,临时的这样去做。我觉得可以按照同样的做法,川普总统直接可以在这六个摇摆州,实施这个军管,直接把所有的证据可以围起来,这是完全符合林肯的做法的,就是你可以学林肯,你就这么做。

宪法这个东西,是需要在他被破坏的时候,你已经看到首席大法官是一个什么态度,他就是把个人意愿强加于宪法之上,他要阻止川普当选。那么,你说了算吗?美国总统应该是由选票选出来,而不是由你最高法院大法官脑子一热、一拍屁股,我坐到民主党那边,我不同意,他是不应该这样做的。那么宪法当被破坏的时候,这就是宪法的需要护法。

我们所学的,这个国父孙中山先生非常伟大!为什么?因为他除了造了第一次共和之外,他有两次护法运动。他拿什么护的法呢?拿军队护的法。这都是给后世人的一个教训。就是林肯总统是通过军队护的法,孙中山先生是通过军队护的法,那么川普你也可以通过军队来保护美国宪法。这是一个美国总统的职责,而不是说你想不想这么做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就是你的意思说,当宪法遭到破坏的时候,用这种方式是有正当性的。

赵培:对。

主持人:好,那我也想问一下田园博士,你怎么看赵培先生刚才说的观点呢?

田园:我觉得现在看来川普总统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先说法律这边。大家知道德州在最高法院起诉六个州的这个案件,被最高法院驳回。然后,这个最高法院,他根本就没有尽到他秉持公义、公正判案这样一个责任,那么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美国最高法院从来他是用三个字来总结一下他这个判案的规矩,他从来都是处在一个所谓叫作“胆小鬼”这种状态。就像他原来的这个原则是很古老的原则,就像一个医生见到一个病人,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把他的病情诊得更坏,对不对?这是这个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原则:就是他能够大事化小的时候,就会大事化小;他能够小事化了的时候,他就小事化了。

这在过去在其他的案子上,可能是一个正确的原则。可是在面临着美国宪法受到损害,美国的共和国受到损害的情况下,那么美国的宪法法院,也就是最高法院,他应该有这种道德勇气来站出来说,我要维护美国的宪法。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美国的这个最高法院已经完全丧失了这个功能。也就是说,司法这条路,川普总统是绝对,无论如何也走不通了。

那么在看行政这方面。明年1月份的时候,新国会将会去辩论,是否接受选举人团的这个最终结果。从现在两党势力在两会,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对比来看,那么能不能接受选举人团,那么很有可能这个国会的选举结果会把拜登推入白宫。所以无论用司法手段或行政手段,都没有办法去维持公正,都没有办法去秉持美国宪法的情况下,那么川普总统不能够再等了!再等、越拖下去,这些建制派、这些在左派的操纵下、甚至在中共的渗透下,这些人会抱成团,这些人会把川普总统彻底的从白宫踢出去。这就是他们过去四年一直都在这么做,甚至包括某些共和党人,都参与了想把川普总统赶出白宫这种行为。

所以,我估计在今后的非常关键的二周,或者三周里面,川普总统应该有一个最终的决定。因为现在我们都已经看到了,无论通过司法体系,还是通过行政手段,都已经没有办法再维持美国的宪法,而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美国是一个共和国,如果共和国的这个公民对自己的选举制度、对自己的司法体系、对自己的政府,都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的话,他之后的结果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分崩离析都可能是最好的结果。所以,在这个关头,既然最高法院以及这个两院的议员们,没有这个道德勇气来秉持公义,美国总统必须有这个勇气。

主持人:是,对于很多人来说,现在的舞弊政局还在不断地发生,我们还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丑闻、腐败曝光,所以这已经不是对一个共和体制信不信任,不光是这样一个问题,而是对方,在很多人眼中对方已经是有一种政变,甚至是叛国的这样的一个性质了,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呢,确实可能很多人,对于川普总统下一步做什么非常关注,也可能是比较支持。

说到最高法院,我想请二位谈一谈最高法院这个首席大法官的这个事情。因为确实我们看到了说从德州这个案子发生之后,很多人突然好像发现说最高法院他已经不是一个秉持公正的,是看对与错的地方了。

所以这个我想问一下,先请赵培博士谈一下,就是我们看到昨天以来有关这个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有两个消息来源,一个是林伍德,林伍德他说,他有一个录音,这个录音是大法官罗伯茨和另外一个大法官的通话的录音,好像是。然后他直接在录音中说我们要确保川普这个,他还骂了一句,骂了一句话说,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上台,所以本身他就是处于一种极端仇恨川普这种立场上去做事情,这已经不是一个对错的问题,不要说最高法院大法官了,一般法院的法官我认为都不应该持这种立场。

那么还有一个消息来源,就是说有一位法庭的职员,就是法庭证人。他说,他知道这个最高法院中有一个职员作证说,是他听到,听到几个大法官争吵。然后听到首席法官罗伯茨说,基本上是恐吓别的法官啦,就意思上是让他们绝对不能接,接了就会有暴乱等等。所以这两个消息合在一起,就一下子让这个大法官成为焦点。

当然我想先说一下,就是这个证人的证词,现在最高法院有一些回应,意思就是说,疫情期间我们早就不去现场开会啦,楼也是被清空啦,所以没有人在那工作。这个我们就要看事态的发展,但是不管怎么说,林伍德那个录音,应该是确实的。他说他已经给了几个不同的方面,所以你怎么看有关最高法院这个大法官罗伯茨这些有争议的信息的真实性,那么如果真的坐实的话,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赵培:首先说这个不管他有没有,当时就是他已经歇斯底里的喊叫的这个事情有没有发生。但是逻辑是对的,为什么呢?因为你看这个宾州,在凯利议员就是他状告本州,就是宾州违宪的时候。

主持人:就是开始的四比四票。

赵培:对,就是状告他们违宪的时候。当时宾州地的解释,并且书里面就说,你们不能去接受这个案子,你们一旦接受这个了案子,就会引发各种暴乱,社会不稳定因素,意思就是黑命贵就要闹事了,你们不能去接这个案子。大法官不能做判断,也就是这个逻辑就是一个维稳逻辑,这个逻辑是谁在用呢?中共一直在用这个逻辑。它可以杀人放火,但是老百姓不能说个不字,不能站出来说话,你一说话就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我就要开始维稳。

现在大法官利用首席大法官和宾州他们政客的逻辑,就是这个逻辑,就是说一旦作弊的结果被推翻,就要闹事。那么我请问你作弊的结果就不是一个最坏的结果,对美国吗?等于是美国的整个的国体的一个死亡,你宪法里面规定的是各州的权利的平等就没有了,一人一票的权力就被摇摆州给剥夺了,那么你的法官是要来判案的呢?你们还是要来维稳的呢?所以你们的思想决定了你要做什么事情。

其实小罗伯茨我们之前也讲过,当时你要批准各州邮寄选票,你就没想到他们能作弊吗?你想到了,因为全球考试都有这个情况。不同时间来做一件事情就有可能出现作弊,你想到,但是你还是批了,你当时怎么没想到稳定呢?那么你这个时候要稳定,是因为你把坏事做了,你要把你稳定的结果,这个作弊结果可以输出成功。

作弊结果是什么呢?是拜登现在顶着这种所谓的当选的这个皇帝的新衣,光着屁股满街晃呢。现在全球都在看你笑话,你确实没有当选嘛。然后你跟所有人说你们要说他没有穿衣服,我今天就是不稳定,就是影响社会稳定。就跟当年安徒生那个故事讲的一样嘛,就是说只有智商高的人你才能看到国王穿的衣服,剩下的人都看不到,这怎么能行,你这个光屁股游行到白宫,一定要被叫停,那么你大法官都是一个被骗子骗的状态,那么你还来维稳?不让身边的人去说,拜登没穿衣服呢,在这里游行啊,这是为什么不能这么做?那你等于是让整个美国在全球丢人,在全球都认为一个所谓的人类文明的灯塔竟然做出舞弊的事,而且还不能够处理,那么谁能来做这个事?

大法官到最后你是把美国的宪法置于何地?既然美国的宪法已经是被你玷污,被这个舞弊集团玷污。那么你最重要的东西是拿什么东西来保护,所以我说的是,他们的整个的思维是已经是社会主义化,共产主义化,已经在玷污了美国的宪法,那么这样的大法官不要也罢,这样的最高法庭竟然不能解决问题,不如解散重组,这才是符合美国的一个新的一个政府的一个姿态。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呢,其实在你看来,这些事情现在事情的发生体现在外的东西和这个传闻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他不管是判德州的案子,不管是判宾州的案子都和他常人中他这种思想,和这种有可能反川情绪是一致的。所以现在就是林伍德甚至说,他说他认为这可能是他一生中发的最重要的推特推文。他说,他认为大法官罗伯茨,和另外一个大法官应该下台。

这确实让我想到之前就是,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在之前有一个消防员。他2011年的时候,他说2011年的时候,他在有一次看川普在电视上讲演的时候,他就听到是上帝跟他说,这个人是,你在听总统在讲话,那么后来一番曲折,2017年的时候他了出一本书,他就把那一段时间就他听到了神跟他说的话就写下来,跟川普相关的。

他其中就讲到说川普会任命五个大法官,然后他说会有三个大法官因为腐败和丑闻而下台。那么当时他说五个大法官时,很多人谁都不相信,可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川普已经认命了三个大法官了。所以他说还有三个大法官会因腐败下台,这个如果是林伍德推里讲的,就是就已经是两个了,罗伯茨和这个,所以这个我觉得真的是好像跟预言的很吻合啊。

赵培:其实,首先说这个川普可不可以么做,可以,为什么?因为林肯总统当年,我刚刚讲了首席大法官也是因为这个限制公民的人身权,宪法里面到底规定是给议会还是给总统的事,双方都是有很大的分歧的。所以这个大法官直接跟林肯的将军说,你赶快到这个最高法院来我要质问你,你为什么把美国的百姓给抓了,人家说他是间谍啊,我只不过是把他送到军事法庭审问,我不想去你最高法院。

接着林肯就是以总统令的形式,限制人身自由权,就给了美国的军事法庭这个权力。我觉得川普总统可以这样做,如果是他们最高法院不判案,你直接拿去军事法庭来判这个案子。是可以的。就是换种方式,换个法庭走,那么就是在这个法官之后的命运是什么呢?当时这个首席大法官,因为这个事闹了很没面子嘛,就自动辞职,当然当时的人道德水平还是挺高的嘛。你看,我这个是干得挺没面子,我就辞职了。

我觉得今天他不辞职你可以弹劾他,甚至是可以直接调查证据,让军队去调查,因为FBI现在已经是对于这个美国的这些法官啊、议员啊特权阶级,他已经是拿不出勇气去做了,那么让军队去调查他,拿出证据来,你辞不辞职,你不辞职,那么直接把你拎到军事法庭去审问就完了,因为已经有证据了,所以我觉得是可以这么做。

另外对预言这个事啊,这个时候就不要管预言怎么说了,川普总统认为什么该做就应该去做,因为玄武门之变的时候也出现了这个情况,就是还是刚才那个张公瑾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秦王府在那占卜,就是拿两龟壳往地上一扔看吉不吉,他当时就抢回来摔碎了说,到了这个时候不吉就不干吗?也就是说现在不管预言是什么,川普总统你认为合适的你就去干,因为是上天赋予人的权利,是你可以总统的职责就是干这个事,所以你别管预言,你就让直接让军队里面或者军队情报系统调查有证据了,直接上军事法庭就完了这事儿。最高法院既然不能审理他自己大法官,到军事法庭去审是可以的。

主持人:田园博士我觉得就是,我倒不觉得川普会直接对这个大法官做什么,但是我是觉得说如果丑闻越闹越大的话,真的有可能导致,最高法院大法官也许自己辞职或者因为什么原因就下台。但不管怎么说就这个事情,真的让人觉得非常的担忧。在最高法院这么一个神圣的机构,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如果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态度、这样的立场,这样的一个…..,你要说腐败也好。那这个确实应该是出乎很多人的预料,您觉得这样的状况说明了什么呢?

田园:对,关于最高法院这个问题,方菲我要跟你正一正。我觉得这个最高法案根本就不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从美国的历史来看,就从来都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因为毕竟人是不可靠的,那么美国这个最高法院的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不管你再保守,不管你再是一个愿意秉持公义,愿意信奉上帝,愿意为美国人民服务的这样一个右派人士,或者保守派人士。你到了美国最高法院之后都会自动左转,很多人身上都发生了这种现象。

看来就是美国总统川普他登基之后,他进入白宫之后他就说:要抽干DC华府这块沼泽地。那么历史证明,这块沼泽地它对人的腐蚀性真是太大太大了。甚至像美国历史上最保守的几名最高法院法官,像前几年去世的斯卡利亚。斯卡利亚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近世以来   近四、五十年以来,最保守的一个法官。可是他进了这个美国最高法院之后,根据学者的统计和调查,他都发生了一些左转。他都不像以前那样保守,那么更别提一些其他的保守派的总统任命的法官。

比如说里根总统任命的有一个大法官叫Sandra Day O’Connor,这个人是个女的。然后最后变成了一个法院里的所谓的摇摆票。那么再看另外一个大法官就是Stevens,Stevens几年前退休也已经去世。他也是一个保守派的总统任命的法官,最后也变成了一个自由派,也变成一个左派。再看今天的罗伯茨,那么罗伯茨也是小布希总统任命的,可是大家看到他在奥巴马任上,就帮助奥巴马通过奥巴马健保法,可以说是在对美国滑向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狠狠地推了一把。

那么到川普总统的时候,这个人从开始就是不仅仅从罗伯茨最近的一些言论,那么我很久以前就看见了罗伯茨对于川普总统是非常的,可以说是一种仇恨的态度,他就是这个最高法院基本上一个半公开的,这样一个Never Trumper。再说一说美国总统对最高法院可以做什么?如果根据美国法律,现在这个民主党人声称,如果取得总统这个大位,就要去强扩最高法院。把最高法院从九个人变成是十三个人,甚至十五个人。那么川普总统也可以这么做呀!为什么非要等到民主党总统去强扩最高法院呢?共和党总统难道就不能任命法官吗?一样可以任命法官。

第二种方式就是像刚才赵培博士讲,干脆绕过最高法院,为什么不把这个审判的权利交给军事法庭呢?因为美国军方说实话在捍卫宪法、捍卫美国共和国这个问题上,要比美国的最高法院记录要强得多,而且他们的立场也要坚定得的多,所以川普总统可以做的事情其实是很多的,他可以打的牌也是很多的。

主持人:是,我觉得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近年来不断地左转,甚至一直以来不断地左转,这个可以说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最高法院因为在三权分立的制度中,它是个非常关键的一支,所以从制度的角度来讲,它应该能起到制衡作用。但是人心总是不稳的,确是实就是说这些年这个最高法院不断地左转,做出了很多很多像同性恋婚姻等等这些决定,让人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能也真的不是偶然的。

那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再谈一下另外一个问题,请赵培先生先谈一谈。就是刚才二位都谈到立法的这样的程序。我们看到法律战现在打到最高法院,基本上可以说是这个路非常非常难了。因为鲍威尔律师最新的四个诉讼,两个被驳回,两个是接了。但是最高法院要求这两个州1月14日之前回应,这是一个紧急的诉讼,1月14日,那就是20多天以后了。所以最高法院看上去是在有意拖延,所以法律战基本上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当然在州级层面,大家还可以去打,还可以知道更多的真相。

在立法方面,现在众议院现在有好几位共和党众议员,包括新当选的众议员,他们已经说在1月6日要挑战这个结果。那么在参议院的有一位阿拉巴马州的新当选的参议员,他也说在1月6日要挑战这个结果。且不说这个挑战的结果能不能成功,我想先请您谈一下。你认为到1月6日这一天,会不会有更多的议员能够站出来,能够有这个勇气说:我们认为这个大选是被盗窃了,我们要站出来挑战这个结果。

赵培:其实这个问题是在于众议院或者是参议院有议员出来挑战,这个是很好,然后他们就会讨论两小时,然后投票决定要不要接受这个结果。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在于我们看到了当时说这个大法官,首席大法官小罗伯茨是共和党小布希总统任命的,小布希就是跟川普就是一个对立阵营。其实这一次作弊等于是共和党内部的建制派,就是小布希这批人和民主党都参与其中。首席大法官当时宣布可以通过邮寄选票的形式来延时邮寄选票,就已经给作弊提供条件了。那么他现在又拦截不去判,那么您可见共和党党内也是这么一批人。

所以在这个国会,就是他们有议员站出来反抗这个结果,就是提出异议,然后他们开始投票的时候,又有多少共和党议员能够站在正义的这一边呢?这是有一个问号的。因为之前的就是左媒已经是做了一次摸底,就是大概当时国会议员当中的众议院跟参议院,是有25名共和党议员是摇摆的,那么那个时候的结果其实对川普总统非常有利的。那么在那之后呢,其实民主党也开始在不断地做工作。比如说,我们看到这个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他也已经是开始摇摆,开始准备接受、开始承认,所以他也让别人去承认。他现在已经是共和党的内鬼,开始逐步跳出来的时候,那么国会的结果,就是他会不会被挡在大家决定要不要接受这个结果的投票当中呢?

那么如果是挡在这一步,下一步就没得谈。当然最乐观的情况就是没有挡在这一步,进入下一步就是众议院一州一票选出总统。参议院是一人一票选出这个副总统,这是一个正当的流程。但是如果被挡在否定结果的这一块,那么事情就会很麻烦。所以对于川普总统最好的政策,我刚才我说了,“宁信不堪才有主动”。你不要相信这些都已经跟作弊集团都有勾连的,想保护既有的这个腐败、这个潜规则的这些议员能做什么事,你能做的就是说你先把总统应该做的事情。总统三权分立当中总统的权力,你能做到极致的,做到极致,像林肯总统那样做到极致,你再反过来问这些参议员、众议员。你们是不是跟舞弊集团有勾结?这样的话,他们才能投出正确的票。

主持人:田园博士,您觉得到1月6日会有多少众议员和参议员能够出来挑战这个选举结果?能够站出来的这些参议员和众议员,他们需要做什么样的考量呢?

田园:对,目前来看通过这个行政手段,通过两院和谈的方式,来拒绝选举人团选票结果的这个情况的这条路,已经是此路不通了。因为民主党掌控了众议院,众议院我们就不提了,因为众议院在民主党的控制下,必然是反对这个要推翻选举人团的选举结果。那么在参议院现在是共和党掌控,但共和党掌控他的这个优势非常非常小。那么目前已经公开站出来反对挑战选举人团结果的参议员已经至少有四名,包括犹他州的罗姆尼、包括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包括缅因州的柯林斯,再加上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

那么这四人的现在基本上都是公开站出来说:我们要接受选举人团的结果。也就是说,接受拜登将是美国的下一任的总统。那么两院只要各有一个人反对,就可以导致两院必须要进行辩论,并且谈判。所以这个1月6日我们可以期待的结果是至少一个参议员和一位众议院站出来说:我们反对这个选举人团的结果。但是最终两院辩论和最后磋商的结果,到底能不能推翻选举人团的选票?

现在因为这些明确站出来表态这些参选员,我们已经知道这个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了。因为在参议院如果这四个人反水的话,那么剩下的共和党参议员,即使全部抱成团一起投票,都不足以能够推翻一个参议院的结果。所以明年1月6日最可能的结果是两院在经过辩论,最后投票一致认定这个选举人团投票的结果。所以这一条路现在看来,和最高法院一样已经是走不通了。那么现在到1月6日,这么几个星期的时间内,川普总统必须做出决定。

主持人:我其实还是想再问一下,就是刚才二位说的都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我想不是特别乐观。但是我想问的是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能不能有更多的众议员和参议员能够站出来,就是他们真的认为这个大选是被盗窃,然后有这样的勇气站出来,那么对于那些没有勇气站出来的这些议员,就是他知道大选是被盗窃,但是没有办法站出来。您觉得是什么最主要的原因挡住他们呢?

田园:我觉得这个有多重的因素,首先就是他为个人职业生涯的这种考虑。很多人都在大是大非面前先考虑的是自己,而没有考虑美国这个共和国的生死存亡,没有考虑美国这个国家的国运,没有考虑拜登把这个美国带向社会主义的巨大的危害,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第二个因素这些所谓的共和党议员,也同建制派和左派的各种各样利益集团,有各种各样的勾结。那么他们有可能有生意上的往来,有可能在某个问题上做出过妥协,以换取各自的政治利益。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性,第三种可能性,那就是是更加的令人觉得不安的。那就是这些共和党参议员,其实也和国外的一些政府和利益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说麦康奈尔先生,就在这个齐怀则写的书里面,就揭示过他的妻子赵小兰和中国的江泽民家族的各种各样的联系。所以出于这些原因,在这个美国这个国运要转机的这个关头,他们选择要站在旧势力的那一边,而不是站在川普总统这一边。

主持人:很快,赵培先生刚才田园博士说,从现在到1月6日之前,川普总统应该做决定了。你也同意吗?

主持人:对,我同意。因为现在我们刚才讲了,其实整个玄武门的局势已经形成了。就是说人家整个舞弊集团都跳出来了,而且是人家在各个方面已经运作了几个月、几年,甚至更长久的,整个共产主义渗透已经渗透了上百年。在这种情况,川普需要果断的行动,而不是要等到他们发动了,再后发制人,先发制人非常重要。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