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川普否定戒严四原因 传白宫热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东时间12于20日星期天,跟大家更新一下有关川普处理大选争议的话题。

前一天12月19日,是非常关键的一天,多家美国的左派媒体,例如CNN、Axios等等,都几乎是前所未有地,公开触碰了一个话题:戒严,还有其他的。结合这些左媒,还有白宫传出来的消息,我们大概可以看到,截至12月19日,有至少三方面信息,或者说迹象,显示出川普考虑过潜在的戒严行动。我们先来介绍这些信息。

【左媒纷纷报川普考虑“戒严” 三方面迹象】

首先,12月19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情报人》、CNN还有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主流网络媒体Axios,都报导了12月18日周五,川普在白宫举行的一场重要会议。

Axios报导说,对这场会议知情的白宫官员透露,最近得到川普特赦的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将军,在会上大谈戒严法;会上还探讨了,是否任命鲍威尔律师,为司法部“特别检察官”,专门调查选举争议问题;并且有与会者建议川普签署行政令,扣查本次大选中有争议的投票机。

CNN则发布了更为详细的报导,根据两名知情者对CNN的描述,周五与会的有鲍威尔律师、弗林将军等,这场会议,是突然召开的,并不在当天白宫的日程表里。最近弗林在接受Newsmax的采访时,建议川普对大选关键州戒严,扣查投票机,并进行重新选举。在这一次会议上,根据CNN的报导,弗林也在周五的会议上提到了这一点,但是遭到了白宫幕僚长梅多斯,还有白宫顾问帕特·奇波罗恩(Pat Cipollone)的抵制,梅多斯原本是非常右翼的茶党人物,曾任共和党在众议院的“自由党团”主席,对川普政策非常支持,而奇波罗恩是近两年进入白宫的华府资深律师。这两个人积极反对弗林将军的“戒严”建议。

CNN报导说,他们也激烈抗拒任命鲍威尔律师为调查大选争议问题的“特别检察官”。弗林和鲍威尔律师也进行了反驳,他们指出,这些人是要抛弃川普总统。

在这次会议后,12月19日周六,川普选战团队的总顾问马特·摩根(Matt Morgan),还有川普律师朱利安尼,联合向川普选战的律师团队发了一份备忘,要求团队保存所有有关Dominion投票机还有鲍威尔律师的文件,而鲍威尔律师目前正面临Dominion公司的诉讼。这家公司要求鲍威尔公开撤回所有对该公司的指控。

根据媒体《情报人》的消息,反对任命鲍威尔为特别检察官的,还有川普律师朱利安尼,在这一点上,朱利安尼被主流媒体描述为“理性”。这家媒体的报导,还指出,川普有“兴趣”启动戒严,说他在周五的白宫会议上多次主动谈论了弗林将军的“戒严”建议,并且直接在军队的监督下,在关键州进行重新选举。

我们简单整理一下,综合以上三家媒体的报导,我们可以知道,在周五的会议上,川普表现出了对戒严和任命鲍威尔为特别检察官的兴趣,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白宫内部,在弗林、鲍威尔这些白宫外围人士与白宫内部的高级官员之间,意见是相左的。

那么有关川普下一步行动的第二点迹象,来自白宫的副幕僚长丹·斯卡维诺。我们之前的节目提到过他。他经常发布一些不带“图说”的图片,暗示川普可能采取的下一步动作。

在12月18日的时候,他先后发出三张图片,引起了美国网络上的热议。第一张是川普注视林肯画像的照片,林肯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引用“平叛法”运用军队拨乱反正的总统;第二张是丘吉尔,有关他的一部作品名叫《至暗时刻》,讲述了他如何在二战的危急前,带领英国转危为安,二战后,丘吉尔也成为西方社会面对恶势力毫不退缩并最终取得胜利的象征;第三张是川普在打电话,背景上是美国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硬汉总统,也是川普曾视为榜样的总统之一,1812年美英战争期间,安德鲁·杰克逊当时还是美国南方的一位将军,他担心新奥尔良市的立法机构在战争中可能屈服于英国,于是果断在这座城市实行了非常严格的戒严,直到1815年战争结束,美军取得胜利也没有取消,戒严期间,有人批评杰克逊的这一政策,杰克逊以间谍指控直接将此人批捕,在军事法庭上审理,还有一名联邦法官准予当地议员人身保护令,以避免相关人员受到戒严影响时,杰克逊直接抓了这名联邦法官,将其驱逐出新奥尔良,直到戒严解除后,这名联邦法官才得以回城复职。

这三个人,全部都是采用雷霆手段救国的典型。川普的身边人,现任白宫副幕僚长发他们的照片,想表达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还有第三点迹象,就是弗林将军在发表有关戒严的建议后,美国陆军总参谋长和陆军的高级将领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联合声明,说陆军在“戒严”中将“不扮演角色”,宣称军队的责任是捍卫宪法,抵御国内外的敌人。这个声明,可以从两个角度解读,一个是川普如果戒严,他们可能抵制,另一个是,也可能按兵不动、不管,这都有可能。

但实际上,美军真的执行川普的戒严,不需要陆军,美国特种部队的人数也是比较多的。11月中旬,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米勒已经声明,从那时开始,美军的所有特种部队,包括中情局麾下的,还有特种作战情报的人员,都要开始直接向他汇报,显示国防部长米勒可以直接调遣特种部队。而米勒被外界解读是川普的支持者。根据“美国特种部队司令部”今年12月14日向国会递交的报告,在特种部队司令部麾下,有大约7万名现役、国民警卫、以及预备役的特种部队军人。7万人,我们打个比方,就把这些人抽出一半,只在6–7个关键州执行戒严任务,那么每个州5000人,其实就已经非常多了。而且特种部队的职能之一,就是在美国国内执行任务。所以理论上,川普如果想搞戒严,还是具备一定条件。而且,美国陆军的高级将领公开回应“戒严”,说明这已经不是什么传言,而是有实实在在的这种可能性存在,美军的高级将领才会做出实质反应。

所以,综合以上三点迹象,包括美国媒体普遍报导的白宫突发研讨会、白宫副幕僚长的连续三张暗示图片、还有陆军高级将领看上去“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全都说明,川普确实考虑过戒严的选项。

【随后川普首次公开提戒严 却否定 四方面原因】

但是就如大家知道的,川普在12月20日凌晨12点多突然发出消息,说“戒严等于假新闻,只是众所周知的糟糕报导之一。”川普的这句话,虽然简短,但是意义比较大。这是川普第一次公开对有关戒严的说法表态,至于川普为什么做出这一表态,我们从四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有关戒严的说法,从今年11月3日大选投票之后一直都有流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要看看川普第一次公开做出这个表态的时间点,是12月20日的凌晨,之前的两天发生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首先是18日周五,川普的突发白宫会,激烈讨论中提到了戒严,然后是19日周六,左派主流媒体首次开始大规模报导川普对戒严“有兴趣”。从川普推文的口气来看,这是川普一贯对待左派主流媒体的口气,”假新闻“也一直是川普对待左派主流媒体的称呼,没有例外,所以川普所针对的,实际上是想反驳左派主流媒体的报导。川普在推文中说“戒严等于假新闻”,言外之意是说他没有在考虑戒严,但川普真的没有“考虑过”戒严吗,这在推文中他并没有说。可是从我们目前掌握的多方信息来看,川普的确“考虑过”这个选项,所以说川普完完全全没有考虑过戒严,也是不对的。

那么,川普为什么发出这样一个否定的声明呢?这我们就要谈到第二点,就是来自川普政府内部,以及华府政客中的所谓“理性声音”。左派、或者中立偏左的政治学者,一直在争论,川普想翻转大选结果的努力,是“政变”还是“自我政变”,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政变”大家都理解,而“自我政变”的意思是,领导者通过合法方式掌握权力后,扩充正常情况下没有的权力,在政治学上,通常意味着政治体制由“宪政”转为“独裁”,当然这是左派的政治学者讨论的内容,跟实际情况是有偏颇的。因为川普即便采取戒严,也是在相当的民意基础下,而且这种做法在美国并非没有先例,根本不是任何形式的政变。然而,在左派政治学者中,他们就是这样的讨论,而且他们认为,川普确实有这样的意向。但是他们也同时认为,川普缺少利用军队进行戒严、翻转结果的条件基础。例如,川普可以撤除在大选日后收到的邮寄选票,这些选票是有可能被判为无效的,这样一来可以有利他在最高法院的诉讼,最高法院可以判那些选票无效,从而改善川普在选举人团票上的表现,二来呢,川普可以以此说服更多州议会的立法者,去取消相关州政府对选举结果的认证,做出有利川普的改变。但是因为川普此前法律战并没有取得这方面的显着进展,所以这两种可能性都变得十分渺茫;这种“理性声音”认为,川普也不具备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佛州案的条件,因为当时是大选中的争议,全是集中在这一个州,而且小布什一开始,只领先民主党的戈尔,不到2000票,第一次重新计票后,小布什的优势缩减到不到1000票,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律有更大的介入前提,但是现在川普是多州诉讼,而且川普与拜登两人的差距不止几千。而且这种所谓的“理性声音”跟我们正常人的理解不同,他们认为那些大选争议问题多数都是没根据的,并且不足以改变结果。另外呢,“理性声音”还认为,退一万步讲,就算川普要启动戒严,用非常手段翻转结果,至少要得到全体共和党几乎一致的支持,但实际情况是,川普的一些“死忠”,甚至都反对一些被标签为“激进”的做法。基于以上这些原因,这种“理性声音”抵制着川普的行动,而持这种所谓理性看法的,在民主共和两党,甚至白宫中都不在少数。而在我个人看来,川普又是比较在意后人对他评价的总统,在看不到内部广泛一致的支持下,不排除他为了“名节”,不敢贸然迈出“民主宪政”的这个框框。虽然很多他的支持者认为,这样做是完全有道理的,而且在非常时期,是可以救国的。

当然可能还有其他因素,那么,在“理性声音”等因素的抵制下,川普如果不采取戒严,他会采取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我们要说的第三点,他想寄希望在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认证结果时,由两院共和党联手挑战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特别是关键州的,然后挑战在两院通过后,国会可以启动权变选举。然而,在我个人角度,我还完全看不到这样做有什么100%的胜算。首先,就像我刚刚说的,不是一上来就能权变选举的,两院共和党人先是要联手,一院不行,必须两院,这个条件具备之后,两院还得投票通过了他们的挑战,才能举行权变选举;其次,众院现在仍然是民主党占多数席位,参院共和党现在还有两个议席没有结果,这要看1约5日乔治亚州的复选,这两个席位能归谁现在还是未知数,乐观点,参院共和党可以继续扩大席位,川普也计划在1月4日再去乔治亚州,给共和党人助选,希望共和党赢,为1月6日的行动增加胜算,但悲观点,如果选举再有问题,那么民主党几乎可以在参院与共和党势均力敌,所以,国会两院能不能通过对选举人投票结果的挑战,还是未知数;再者,国会共和党中还有红皮蓝骨的共和党人,到关键时刻会不会倒戈民主党,这都是有可能的,就像一位美国推特网友说的:如果等到1月6日,如何确信选举人团会投票给川普呢,我们在共和党中有太多的叛徒和叛国者了,他们都在一一现形;;最后,是美国网友现在普遍担心的,就是副总统彭斯届时会主持国会联席会议,结合我们以往的介绍大家可以推知,那将是川普争取合法途径翻转结果的最后希望,作为资深华府政治人士,一直对川普言听计从的彭斯,会在这最后一下子如何作为,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所以川普并不是亲自主导国会联席会议的,主导者是彭斯,到时要看副总统的表现。

那么接下来,还有川普表态否定“戒严”的第四点考量,就是军队行动的一致性。如果是大范围戒严,虽说特种部队理论上具备戒严的能力,但是实际执行过程中,那些喊只对宪法效忠的陆军将领,会起什么作用,他们手上也是掌握着大批的军队和装备,虽说根据声明,他们可能参与,也可能不参与,但他们的态度,不能不去考虑,很多军人忠于川普,但也有不忠的。所以现实考量中,也许川普,也许吧,会考虑真正使用军队执行命令的风险。但是做什么大事没有风险呢,林肯、杰克逊、丘吉尔,他们当年的强硬行动,在当时都有很大的争议、很大的社会压力以及不小的风险,确实是这样的。

以上四点,我们论述了川普20日凌晨发推文否定戒严的四点原因。第一,左派主流媒体开始普遍报导“戒严”可能,川普不得不回应;第二,美国政界的所谓“理性声音”抵制,包含川普的圈内人,也是如此,致使川普在非常时期不敢迈出“民主宪政”解决问题的框框;第三,川普非常寄希望于1月6日后,国会共和党来扭转结果;第四,川普可能也要衡量军中的支持情况。

【川普目前否定戒严或是一着“险棋” 国防部拒绝拜登交接的幕后】

那我们该怎么对待当前川普的选择呢?我想啊,大选中的争议、美国的敌对国家,无不是采用“专制”手段对美国的民主宪政进行攻击,实际上是一种“战争行为”,我想很多朋友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民主宪政在平常时期,能够体现出其优越性,可是到了这种类似战争的关键时刻,就算是美国,我们可以知道,历史上的美国总统在经历“战争”这种非常时期的时候,都采取过非常手段,才使得国家度过危险时期。但是美国内外的敌人也在积累经验,也变得更加圆滑和无孔不入。中共对待美国,其实早就是“战争状态”,只是美国很多政客自我安慰,不想面对这个现实,中共采取的不是“热战”,而是“超限战”,这种大选的争议情况,非常阴险歹毒,也是一种非常规的“战争”,也钻了民主宪政的空子,不启动雷霆般的非常手段对待这种进攻,在这种非常时刻能打败共产党等等这种专制的恶势力吗?我个人是不太乐观。敌人们可是统一号令行动,像军队行军一样令行而动、令行而止。而川普是坐在重重制衡的民主宪政框框里,我们都知道民主宪政的好处,但是参照美国先贤的做法,在非常时期,也要用非常手段,来保障民主宪政。当然了,话说回来,彼一时此一时,如今川普否定了戒严,但是不知道稍后的一段时间,川普会不会改变想法,这也或许是川普的“缓兵之计”。但是越接近1月20日,机会越少。等到1月20日中午,那么在现在的制度下,谁被所谓地选上来,那谁就是总统,三军军权、各个政府部门,按照宪法,权力全部移交给新总统,到时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反过来说,拜登那边,也存在变数,对他也不都是有利的。比如,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在12月18日起,突然叫停了拜登团队在整个五角大楼范围内的交接活动,余下的20多场会议,全要推迟至少两周。拜登团队向外界发出了与国防部截然不同的声明,说自己根本没有同意国防部暂停交接的主张,是国防部单方面叫停的,但是抗议无效,国防部没有理会拜登团队的抗议,所谓的交接活动就这样被暂停了。

19日,还有美国推特网友透露了一个有待核实的消息,说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此前故意泄露了错误信息给拜登团队,作为一种“诱捕行动”,结果30分钟后,这个故意泄露的“错误信息”,便被中共和其它美国敌对势力掌握。这是国防部代理部长米勒,迅速叫停与拜登团队交接的“原因之一”。

蓬佩奥与川普口径不一 川普指中共骇客或参与大规模网攻】

而中共一直在对美国进行渗透。19日,不同于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个广播节目采访中所说的,相信俄罗斯骇客是最近大范围入侵美国政府网络的凶手,川普当天在推特上说,首先,大范围网络攻击,并不像左派主流媒体报导得那样严重,一切尽在掌握中,而所谓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的说法,好像什么事都会说到俄罗斯。川普的这一说法与我们上一期节目中的所提到的类似。川普继续说,但是出于多数是利益的考量啊,那些喊俄罗斯的说法,甚至连讨论中共是网攻黑手的可能性,都不敢提,而川普说,中共是有可能在骇客攻击中扮演角色的,而且中共也可能在大选中攻击了可笑的选举投票系统。

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站在反共前线的蓬佩奥,在广播节目里没有提中共,但是他的老板,川普却这样讲了。

【中共发展“控制天气”能力 3200份泄密文件揭中共掩盖疫情】

除了渗透和用各种手段进攻美国,《彭博社》还报导说,中共近几十年大力发展“控制天气”的技术。在11月份,中共在北京以南300英里的地方,利用导弹发射车,发射出16颗“增雨弹”,改善当地的干旱,接下来24小时内,当地真的下了2英寸的雨水。但是《彭博社》报导提到,世界越来越担心,北京会把这种改变天气的能力,用于军事。实际上,在越战时期,美军就使用过“人造云”来掩护侦查行动,并削弱越南军队的防空能力。所以,中共在发展这个能力方面,也引起外界的关注。

此外,《纽约时报》近日获得几千份中共政府内部的机密指示文件,差不多有3200份,很多是有关指导下属机构如何应对疫情。例如,中共有关部门只是下属传媒机构,在报导疫情时,要采取跟政府一样的口径,不能用无法治愈和致命这样的标题,也不能在对疫情中限制人们出行的报导中,使用“封锁”这类词汇,也不能渲染外国对中国大陆的医疗援助,避免造成中共抗疫靠外国的印象。这些文件,更进一步显示中共掩盖疫情真相的邪恶。

那么节目最后呢,跟大家分享一个事,12月21日傍晚,大家望向西南天空时,最亮的那颗星,就是木星,而土星届时会跟木星,处在一个相当接近的位置,几百年才能达到这么近,几乎可以说是重合到一起,到时候大家可以关注。至于说这种“土木相合”的天象意味着什么,大家感兴趣的,可以查一查。

好,欢迎大家加入我的telegram(电报)群组,地址是t.me/xwpajq_us,还有我的parler账号,跟推特一样,都是@xwpajq。同样的,我们现在仍在YouTube上发片,还是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也欢迎加入我们的会员。那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支持我们: http://bit.ly/DayuTime
欢迎订阅频道 +打开小铃铛: http://bit.ly/PAJQsub
追踪部落格: http://bit.ly/DayuBlog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