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北京顺义进战时状态 中共病毒变种扩散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2月26日,星期六。

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事,诸多的事情当中,不幸的事占据了绝大多数。而不幸的主角,始终不变的是普通百姓。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百姓的这一年,那就是命运多舛。好不容易挨到了年底了,没想到疫情又突然加重了,而且是来势汹汹。北京很可能要封城了。

北京顺义“战时状态”

今天的北京市疫情防控会上,顺义区常务副区长支现伟表示,从昨天(25日)以来,顺义区又新增了2例中共病毒确诊病例,“全区进入战时状态”。

北京当局称,2名确诊患者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已经“实施封闭式管理”,目前正在进行重点区域大范围核酸检测,计划检测规模达到80万人。同时对5名核酸检测阳性者所居住的小区施行“封闭式”管理。

北京要求北京高校师生“坚持非必要不出京、不出境、不聚集、不前往中高风险地区”。

昨天(25日)北京官方媒体北京日报“辟谣”,说北京宣布进入“战时状态”是“谣言”。这个所谓的“谣言”说,“外地进京包括外出返京人员需隔离21天。返京人员除要求21天医学观察期满之外,还需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但是到了昨天傍晚,北京就发布了20条防控要点。要求新年和中国年期间“减少人员流动”,“减少人员聚集”。要求中共官员“带头在京过节”,确实需要离开北京的“要严格审批管理”。“地铁按90%限流,降低乘车人员密度”。

这些要求,与年初武汉的封城措施相差无几。北京是不是也要封城了呢?其实23日有位朋友就给我发来邮件,反映了北京的情况。

这位网友几天前委托他的北京朋友帮忙寄一份快递,但是几天过去了,一直没有反应。结果一问才知道,整个北京都限制发送快递了。网友在邮件中说,“谁知道未来会不会真的演变成年初时那样封城呢。”

顺义张喜庄村戒严

据北京《健康报》引述顺义区张喜庄村村民的说法,昨天(25日)上午有人被核酸检测出了阳性。于是下午,全村的人都被通知要做核酸检测,并且都不让出去。村口马路已经被封死了,禁止人员车辆通行。

但是昨天北京卫健委的疫情通报当中,并没有提到这个情况。北京公布的中风险地区,还是停留在19日对外通报的情况,只有朝阳区酒仙桥的汉廷酒店大山子店范围是中风险地区。

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多位北京市民,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

李女士介绍,顺义区高丽营镇有人做核酸检测呈阳性,结果整个村子的一万多人被集体隔离了。这与《健康报》报导的情况是一致的。

向“如家联盟华驿酒店”打电话了解营业服务情况,但是电话接通后马上就断掉,不同时段都是这样。查询后才发现,这家旅馆已经在网络上宣布了,“很抱歉,该酒店在此期间无法预定,建议您修改日期试试吧。”

在张喜庄村有一家广告公司,一听是了解疫情情况,表示不能回答企业接下来是不是能够正常营运,甚至改口说已经搬离了那个地区。

而另外一家木材加工企业表现得更激动,老板听到是了解疫情是不是会影响企业以后的正常运营,这位企业主气得摔断了电话。

从网友发来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村民们都在排著长队等待检测,气氛显得相当紧张压抑。

红头文件通报疫情

前面那位李女士介绍,顺义区确诊的2名患者住在三河燕郊,天天在北京上班,坐北京的8号线和10号线。

为此北京市官方专门出了一个“红头文件”,公布了这2名患者从21日以来行动轨迹。李女士说,“这8号线和10号线都是地铁,那人可多了去了。还有他们21日晚乘坐公交车817,22日、23日晚乘坐的公交车是814去燕京的。这大数据要查的话,那一刷就是一大片”。

以前在大陆,因为工作的需要,我经常在这一带跑动。那时候8号线还没有开通,10号线也没有到达燕郊,所以只能是挤930公交车。说“挤”车一点不夸张,每次坐车都是一样,车的过道儿里都挤满了人,下车都得侧着身子一点点的往前挪动。

因为燕郊距离北京市中心大约30公里,道路通畅的话,40分钟左右可以抵达东三环的国贸附近。就因为这一点,有许多在北京城区上班的人,尤其是北漂一族,都是这样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所以燕郊,自然也就成了“睡城”。

如果是李女士说的那种情况,这2名患者会与多少人同乘一趟车?与他们同乘一趟车的人,又有多少人对外交叉扩散?21日到今天,已经几天过去了,会有多少人处于风险之中呢?

病例“多点零散零星”,网格化加强

北京市政府发言人徐和建在昨天(25日)疫情通报会上表示,北京疫情已经出现了“多点零散零星”病例状况,防控面临重大考验。

其中位于朝阳区麦子店街道的韩亚公司通报,一名员工22日返回韩国后,经核酸检测呈现阳性。韩国官方证实,这名人员是无症状感染。

随后,朝阳区启动应急响应,封锁了韩亚公司所在地嘉成广场和这名员工居住的凯宾斯基公寓,严禁人们出入。一边消杀,一边展开全员核酸检测。

网友发来的视频中显示,在一个办公楼内,许多人都在排队等待检测。长长的队伍从楼上蜿蜒到楼下的大厅。在已经采样检测的4345人中,1684人呈阳性,但另一多半人还在惶恐中等待着检测结果。

还有2名无症状感染患者,一个是家住顺义区空港莲竹花园小区的34岁男子。他是海淀区奥北科技园的一个公司职员,每天主要在居住地和工作单位附近活动。

另一个是住在西城区金融街的的某餐馆员工,这名河北籍的男子12月6日来到北京,一直从事冷链的相关工作。

北京市民华先生表示,从北京新闻来看,“疫情形势已经非常非常紧张了,因为北京也有好几处发现了感染者”。

华先生说,“现在各地安检已经加强了,比如超市等,又像以前一样测体温、检查健康码”。他说“此前基本上撤销了、舒缓了,现在又严格起来了。因为现在是高发期,已经要我们不要出北京等等,而且进来也限制了”。

华先生指出,现在北京各个小区的网格化防护设施都在,而且还加强了。“网格化这个管理也就是一声令下的事情,立刻上岗,核酸检测的设施也配备齐全了”。

北京的情况令人堪忧,其它地方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网友:大连越来越像武汉了

辽宁省的疫情一直都很严重,而昨天(25日)的大连,疫情又突然升温了。昔日交通繁华拥挤的五一路,突然间安静了下来。超市不许再营业,道路两旁的商店被贴上了封条。网友说,现在的大连,越来越像武汉了。

视频中显示,有8条行车线的大马路上,空空荡荡,看不见一辆行驶的汽车。在稀疏的路边树木上,拉起了隔离线。很多的店铺,已经被贴上了封条,在一个海鲜烧烤的门前,有一个身穿白色隔离服的人在进行喷杀消毒。

在另一段视频中,有被隔离的民众试图强行闯过关卡,结果被几个身穿隔离服的人强制架走了。

【原声视频】有人闯卡,你看你看你看。摁着呢。硬闯卡,给摁着呢。

另外沈阳从23日进入“战时状态”后,于洪区北陵街道宏达社区和华润橡树湾二期已经升级为“中风险区”。

有多位辽宁大学学生在微博发消息,学校已经宣布,从24日下午开始,全体学生可以离校回家。当天中午,已经确诊的尹某某亲属在今日头条发文表示,自己和家人正在隔离中。

但是因为尹某某和家人的个人信息被人恶意公布在网络上,所以尹某某的手机电话响个不停,还收到恶语攻击的短信,尹某某的精神“已经处于完全崩溃状态”。

此外,辽宁丹东在23日出现了民众倒地抽搐的情况。在黄椅山火山森林公园,一位民众不明原因躺倒在地上,身体出现不停的抽搐。

另外网友爆料的视频中显示,有一名男子也是倒在街头,身体出现抽搐状况。但不清楚这名男子倒地的位置。

昆明爆疫,民众恐慌焦虑

昨天(25日)云南昆明通报,盘龙区前天(24日)发现一名确诊病例。目前已经追踪到密切接触者有23人,现已集中隔离。另外当局已经对盘龙区伍家村和双龙街道东大村进行了隔离,封闭管理14天。但是疫情发现了3天,官方一直没有给出患者的活动轨迹,为此昆明市民纷纷感到焦虑和恐慌。

通报称,盘龙区已经累计完成了2441例核酸检测,其中1270人呈现阴性,其余还在检测当中。不过通报并没有提到那23名密切接触者的核酸检测结果。

根据当局通报,27岁的患者张某从菲律宾入境成都,被确诊为无症状感染。随后隔离治疗56天,经4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又转到酒店隔离16天,在12月10日解除隔离。11日乘坐MU5848航班抵达昆明,随即在盘龙区双龙街道东大村居家隔离。

但是24日张某去了甘美医院发热门诊进行核酸复检,昨天(25日)被确诊,随即转到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当地网民透露,现在甘美医院已经被封了,医生都不能回家。

两天过去了,官方一直没有发布患者的活动轨迹,也没有公布密切接触者的情况。为此许多民众感到恐慌,很多昆明大学学生在网络呼吁学校“早点放假”,担心会被强制隔离或者封校,过年回不了家。

多国出现变种病毒

我们再来看一下国外的疫情。继英国发现从南非传入变种的中共病毒后,有多个国家也纷纷宣布,发现了这种新变种病毒感染病例。

法国卫生部表示,图尔市一名男子,19日从伦敦返回法国。经过对他的检测,确诊他感染了英国变种病毒,这是法国发现的第一个病例。

西班牙马德里健康顾问安东尼奥‧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也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马德里地区有四人被诊断出感染了来自英国的变种中共病毒。

萨帕特罗表示,其中一名感染者来自英国,前天(24日)被诊断出染疫。另外三人是他的家庭成员,出现症状后去了医院。

日本今天报告,感染中共病毒的新增病例已经创下了纪录,高达949人,其中包括新发现的传播能力更强的变种病毒。

前天(24日),德国也发布了第一例已知的感染变种病毒的病例。这名女子20日从英国经过法兰克福机场进入巴符州,随后出现了染疫症状,目前正在居家隔离。

另外,非洲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约翰‧肯格松(John Nkengasong)前天宣布,似乎出现了另一种病毒,与从南非传入英国的变种病毒谱系不同。

如果研究证实又发现了新的变种病毒,对世界各国防疫来说,都是又增加了一道新的难题。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中共病毒疫情,人们到现在仍然没有看到隧道的前方的亮光。旧有病毒还没有攻克解决,现在又出来两种新的变种病毒。

之前我就说,这是旧病未去又添新病。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共当局应该为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承担责任。

中共应承担责任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21日表示,对习近平在疫情问题上向川普总统撒谎“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

她在福克斯节目中说,“我不知道病毒是不是意外传播出去的”,但“我坚信,他们(中共)知道病毒在哪里,他们知道他们会受到影响,他们不想成为唯一一个受到影响的国家。所以他们让它传到了世界其它地方。对于这一点,我丝毫不怀疑。中国(中共)就是这样的”。

地缘政治分析人士布兰登‧威彻特(Brandon J. Weichert)前不久也在《华盛顿时报》撰文表示,中共病毒爆发造成了全球大萧条,仅美国已经死去了近30万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美国”。

威彻特指出,“中共领导人乐于让这种病毒传染全球”,“以便使全球竞争环境看起来更公平”,“特别是让美国遭受伤害,这就是中共领导人的邪恶意图”。

前不久,民意调查公司拉斯穆森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其中60%的受访者认为,中共至少应该部分赔偿中共病毒所造成的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国际法专家伊凡娜‧斯特德纳(Ivana Stradner)认为,中共在疫情爆发初期没有及时向外界通报,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万人死于这一病毒,人们向中共追责完全在意料之中。

鲍威尔将任川普特别顾问,但受到阻挠

接下来我们再来关注一下美国总统大选情况。在前天(24日)的节目中,我们提到了川普将任命“特别检察官”的推文。当时我们猜测,大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有可能担当重任,因为有人看到她上个周五进出白宫。这个消息传出后,人们一直在关注鲍威尔的动向,但随后又没有了音讯。这是怎么回事呢?

美国媒体曾格新闻(Zenger News)前不久采访了鲍威尔,这才使真相被揭开。

上周五,鲍威尔的确参加了白宫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和其他一些白宫顾问。国安顾问奥布莱恩和朱利安尼律师通过连线参加了会议。

鲍威尔介绍,川普在这次会上向她发出“口头邀请”,请她担任“白宫特别顾问”。但是随后白宫高级幕僚就阻止她与川普的接触,导致她没有办法向总统提交正式化的文书工作。她说“自从星期五晚上离开椭圆形办公室以来,我一直被禁止与总统讲话或与总统沟通”。

鲍威尔表示,川普任命她担任特别顾问的想法并没有成为现实,似乎在星期五晚上之后,相关事项已经被“有效阻止了”,或者是撤销了。

鲍威尔的讲述,与电商巨头Overstock创始人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的描述是一样的。伯恩当时也参加了那次会议,他在推文中描述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

伯恩表示,川普“想继续战斗”,但川普的一些顾问和幕僚却几乎反对一切计划。看上去,这些顾问“希望川普输掉”这次大选,他在推文中直言,“川普被自己的顾问给骗了”。

周永康儿媳求习近平

再来说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大家都知道,周永康被指控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等,正被关押在秦城监狱。

其实指控周永康的这些罪名都不是太重,并没有涉及到周永康犯下的真实严重的罪行。但即使这样,他的家人也都涉入案中,其中包括周永康的儿子周滨。

前天(24日),一个自称黄婉的推特账号,向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请求让她和孩子离开中国,回美国与父母团聚。

公开信中表示,从2013年12月因周永康案全家被带走后,“经历了地狱一样的七年”。目前又被法院限令,10天内搬离住所。

这个黄婉表示,自己作为美国公民,一直被限制出境,不能回美国。而在中国又求助无门,只能向习近平写公开信,让她和孩子回到美国与父母团聚。

公开信还称,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不是因为“我是坏人罪有应得”,只是因为她是周永康的儿媳妇。“但罪不及家人”,声称“没有和他一起作过恶”等等。

看文章的内容,这个黄婉有可能是周永康的儿媳妇。不知道她的这封公开信会不会传到习近平那里,也不知道习近平如果看到这封信会不会允许她离开中国,但是网友们显然不希望她离开中国、回到美国,甚至还有许多的骂声。

有网友表示,“当初尝遍了权贵的好处,就该知道今天的下场”。“周永康也是这样对待别人的,周永康心黑手辣,抢劫别人的财富也是这样的”。

有位网友说,“我就想知道,你所谓的家,是你用干净的钱获取的吗?虽然对你表示同情,但是你榨取人民利益的时候,没有站出来?”

还有一位网友说,“这些中共的魑魅魍魉移民入籍美国,都是靠伪造的身份,带着从内部搞垮美国的秘密任务。现在在中共黑吃黑中斗败,还哭喊着要回美国,坑害美国!”

另一位网友说,“中共高官及其家人,哪个没有享受特权带来的荣华富贵?即使没有干坏事,权力在握的各种各样特权,就是最大的恶!流氓政府和享受过流氓特权的马仔及亲属的下场!报应不爽!”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记得把它分享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