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二波疫情凶猛来袭 1月6日美国会战更多议员加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31日讯】全球疫情突然升温!美首位国会议员死亡;中国多地进入战时状态,病毒本土变异?更多议员加入1/6国会战| 热点互动 12/30/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 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30号星期三 全球疫情似乎突然升温 那么在中国多地已经进入了所谓的战时状态 在英国每天的感染人数超过了五万 而在美国首位国会议员染疫身亡 究竟这一波的疫情会有多严重 另一方面 第一位美国国会的参议员已经公开宣布 他将在1月6号挑战一些摇摆州的认证结果 那么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 就这些最新的事态发展做一些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 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 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 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杰森博士你好。

杰森:方菲好 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 观众朋友我们现在是直播 也欢迎您在网上 如果你在YouTube观看的话 可以在右边live chat来提问 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回答 或者我们会把它放在视频的下方 请嘉宾回答。
横河先生我们现在先谈一下这个疫情 我觉得现在这个疫情似乎突然之间在全球升温 那么之前在英国传出变种病毒之后 在中国似乎 中国大陆似乎也是突然之间 很多地区都开始出现了一些很紧急的状态。

特别是沈阳 据说也是出现了这种变种的病毒 那沈阳之外 像北京 北京顺义 还有些其他地方 辽宁一些其他地方 也进入了所谓的战时状态 但是中国那边的数据一向是不透明 所以现在你看到的什么10几20个人感染 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严重 所以一个是您觉得中国那地方疫情现在到底有多严重 另外一个像沈阳这种变种的病毒 它是外面传来的呢 还是有可能是一种本土种病毒的变异。

横河:现在各地变种的病例 就是这个变种的病毒株 其实数量很多 英国的之所以现在这么引人注目的话 其实是有一个特殊原因的 就他这个新的病毒株突然之间 在当地的新病例当中成立的垄断地位 就是说全是它造成的 大概至少60% 也有人今天说90% 就这么大的比例 官方公布的数字实际上是60% 这个比例就相当高 就是说在什么情况下 能够使这个变异的株能够成为整个这个病毒群里面的垄断。

就是说按照进化论的原理的话 它应该是在这个群里面 它有一个生存优势 它要比别的更容易传染 或者更容易得到什么好处 它才可能这样子 现在就是不知道 因为现在讲是讲它的传染性比原来高了70% 但是这个数据现在不一定很准确 因为这是英国帝国学院做的一个模型。

主持人:但不管什么原因 它现在成了一个主要的传播的。

横河:对 这个就使人很害怕 因为说它好像还有一些 现在没有证据证明它的病情严重程度要超过这个 现在就怕是什么呢 就是说 我个人觉得就是使它成为一个主导的病毒株的原因我们现在不知道 这个令人害怕的。

主持人:其他国家呢。

横河:其他国家现在南非有一种 也是比较厉害的 其他还有国家 就是他没有占垄断地位的 就是没有在那个群里面成为。

主持人:那只是说 暂时还没有占垄断地位。

横河:你不知道将来它会怎么样。

主持人:对 你不知道下一步怎么样。

横河:将来如果说环境变化 或者外部条件变化以后 使得某一种就更适应于那种压力 或者那种环境。

主持人:那你觉得像中国这个情况 会不会是因为变异的病毒株一下子起来了 还是为什么。

横河:对 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现在就是有几种可能性 一个是可能真的是外来的 就是说 因为你原来还是来源于中国嘛 然后出去以后 到了各地以后就开始变异 变成各种不同的东西 然后最后有一种再传回来 这可能性很大 但是另外还有一个可能性很大的是 因为中国的疫情 按照它在原来当时爆发的时候 就在武汉湖北那种情况 在这么短时间之内 把它消灭成没有病例。

因为现在它有的地方就是说 能够找到一个病例来 由他传给其他人 就好像是刚刚爆发的时候 最早爆发的时候那种情况 可以控制 但实际上它已经在人群当中传了那么久了以后 都是社区感染 你不大可能已经找到一个外来株 从什么地方来的 你只有从基因分析上才能知道 所以说可能性很大的是 由于当时各种情况 压制着不准报导 就是说你这个地方必须是清零了 那大家都清零以后 就没有了这个病情 那现在突然爆发起来 掩盖不住了 那只能说是甩锅 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因为现在来自中国大陆的 特别是官方消息 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 除非就是做了这个序列分析以后证明 它是哪一个株的这个株从哪里过来的 所以说本土突变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本土突变以后 因为它这个RNI病毒本身就很容易突变 如果在中国它由于压了以后 就是不让报导的时候 那么他在底下悄悄传 大家无症状 有症状当然就抓起来 关起来了 没有症状就在底下悄悄的传 传到后来会有一定的突变 因为据说 我现在不明白了 当时我们看到的变异图 是很多很多新的变异 你记得吗 原来有一个一个图。

主持人:分支

横河:对 分支出来很多很多新的变异 但现在又有一种说法 说这个冠状病毒并没有像流感病毒那么容易突变 所以它很可能是在一个免疫系统有缺陷的人身上 寄存了很长时间然后产生突变 而这个免疫系统差的人没办法把这个消灭掉 正常人可能就把他消灭掉了 有这种可能性 但不管怎么说的话 就是中国大陆现在的问题确实不容乐观 因为它是多点同时爆发 这个和英国的这种重新变成一个 就是疫情严重的情况有点类似 而且你看大连荆州也是很严重。

主持人:是大连还是沈阳。

横河:沈阳有 大连荆州就是原来薄熙来待的那个地方 薄熙来从那个地方起家的 荆州那个地方。

主持人:现在也很严重。

横河:现在也很严重 对 有好几个地方 等于多点 多点不大可能是 按照中国原来那个做法 所以现在一个原来那个做法好像就是有一点马上扑下去就没了。

主持人:对对对。

横河:它现在多点爆发 就是掩盖不住了 至少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其实杰森博士 我觉得中国这个情况 跟全球情况有点像 我个人是看到说这些天的报导 全球这个似乎也是多点爆发 之前上周我们在评论英国这个的时候 其实当时就说 像北爱尔兰什么 还是荷兰 已经有这种变异的病毒了 然后当时说其实并不一定是英国传过去的 那现在我们看到说 美国也出现了好几例 科罗拉多州 加州都出现了说是这种新的病毒株 那其他国家 我想已经 法国 德国可能也有 所以在全球范围内 我个人是觉得这个疫情似乎在突然升温 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杰森:你要是看各个国家的发展 它倒不一定是突然升温 因为我们看到的情况是 有一些国家 比如说德国 法国了 就包括英国 他也是在10月份开始以后 就逐渐逐渐都开始升温了 但是你要是看英国的曲线的话 它会突然的在最近 比如12月份开始 有一个第二个在一个往上猛冲的这样一个 至少感染人数这样数量来说 那么于此同时的话 我们也是两周前 他们发现了伦敦这种异种 突然这个变种突然成为整个英国主要的疫情病毒的品种。

那么这样子引发了欧洲一些国家现在开始关闭对于英国的航班 那么从现在的这个情势来看的话 其实关注的可能性是满小的 他们只是减缓 就是放慢这个速度 因为就我们看来的话 现在就是各个国家 日本就是其他的一些欧洲国家 包括美国也都看到了有英国这个变种出来了 而且就是说刚才那个谁谈到 其实南非它有另外一个变种 也是发展的非常快。

而且还有前一段时间 好像《纽约时报》有报导 就是说整个这次疫情 至少是上半年那个疫情 截至5 6月份 好像就是都是欧美国家在猛烈的爆发 非洲很多国家 除了南非以外 其他国家表现得非常 就是很慢 就是不激烈 有人甚至会说 这是不是一个欧美富贵地区的一个传染病 结果没想到 最近在非洲也开始有好多国家 至少有7 8个国家进入非常严重的爆发阶段。

所以说这次你可以清楚的看到 就整个疫情来的话 几乎是大概是从十月左右的话 各个国家 就是欧洲 包括当时德国 法国也都进入封城 就是去关闭国家等等这样的措施 都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就包括意大利前期 我们最开始3 4月份爆得非常厉害的意大利 死人数量很多的意大利 现在每日感染人数 已经超过了当时意大利最高峰的时间 而且死亡人数也快接近 当时意大利最高峰的阶段 所以说你可以看到 确实这一次是一个全方位的 全面的 全球化的一个 从10月份开始的疫情 在这疫情中还有大波 小波 不同的国家还有不同的这个状态出现。

主持人:是 而且现在我看到台湾也出现了第一例 所以连台湾都要说1月1号开始 你外国人不能入境了 日本也是 日本好像也是1月1号开始 而且我觉得比较让人警惕的就是 像最近美国的这个比如说这个死亡 因为大家一开始说这传染率高的时候 都在想说那死亡率怎么样。

那我个人看到 最近比如说像这个第一位国会议员在美国 他其实还有几天就宣誓入职了 然后他的就是得病到染疫身亡 其实时间也不长 而且我看到美国媒体上还说有另外一个报导了一个18岁的女孩 她其实也是 在染疫之后 几天之后就染疫身亡 大概就是在圣诞节的第二天就染疫身亡 就这些让人就是相当的担心 所以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怎么看 像这样的一个疫情的这样一个比较猛烈的反扑 会让很多人觉得是不是有可能像当年西班牙大流感那个第二波。

横河:对 现在就是很担心就这一点 因为西班牙流感其实情况有点不太一样 西班牙流感实际上 它是在1918年的春季的时候先来了一波 这一波跟普通流感差不多 所以死亡率也不见得特别高 然后到了下半年的时候 就是同样是1918年的下半年的时候 开始来了一波 这一波就是死亡率非常高 死亡率非常高 但这两波加起来是一年之内 而且第一波过去以后呢它就回到零点一样就是……

主持人:就没有了

横河:很少的这种散发 然后再起来另外一波 它有个图的 那么这一来的话 实际上就是说这第一波是普通流感 还是跟它一样的那个大流感 现在都不知道 它有可能就是春季流感 流行季节就流行了嘛 然后后面那一波才是真的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 后来到了2019年又来了一波。

主持人:还有个第三波。

横河:第三波的死亡率比第二波要小很多 主要是第二波 那么这一次的病例呢 非常奇怪的就是 实际上我们看到是拖了整整一年 就是不高不低的吊在那个地方。

主持人:就这疫情从来没走开过。

横河:从来没有走开过 但除了第一波稍微高一点以外 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大的风波 大的波 这一波现在看来的话呢不容乐观 至少是不容乐观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高峰 而且也没有发现它死亡率比别的高 但是怕就怕你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特殊的 那个就是占统治地位的这么一个病毒株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的话 它每个都占一定比例 它为什么会忽然之间有了个优势 这个优势最担心的是 我们不知道它的优势来自什么地方 所以你没有办法去防 而且你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成为优势。

再一个担心的问题就是 如果说这个优势在遇到一个环境变化的时候 我们不知道大自然怎么设计的 就是说当出现某一个别的因素的时候 会不会这个优势就会造成更大的疫情。

主持人:而且您说的这个优势还不但是指在一个地方发生嘛 在不同的地方包括南非那是不一样的。

横河:对 这个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 就这种传染病的传播方式一直是个谜 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那个时候交通没有那么发达 为什么会在这么多地方多点同时爆发 不同的国家多点同时爆发 而且几乎在差不多的时间之内 就是说当时的人为的投送能力 还达不到那么高的水平 那它怎么做到这一点呢 你想想看那个时候 现在的问题也是 就是说各个国家其实已经管得很严了。

主持人:对。

横河:而且这个查也查得很严 那为什么会多点同时爆发 而不是说在这之前 陆陆续续的某个地方忽然爆发了 某个地方忽然爆发 这种情况是有 但是都没有那么严重 现在等于是一下子又起来了 这就让人担心它是不是又是一波。

主持人:是 确实是这样的 虽然科学很发展 但是对于病毒这种运作 人类还是了解得非常少。

横河:病毒是最简单的生命形式 20年前刚刚出来基因项目的时候 人们都认为什么病都能治了 以为把它的那个基因序列搞清楚 什么都能治了 到现在为止最简单的生命这个病毒 而且很多病毒就由几个 能够生产几种蛋白质 到现在都没有办法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人类曾经一段时间 过高的估计了自己 就是当那个基因能够把序列都搞出来的时候 过高的估计了自己。

主持人:结果发现还是没有办法 对 其实我觉得在这个疫情中还有一个问题 对于中国人来讲 那这一点也请问一下杰森博士 就是我们看到前两天 就是两天之前有一位公民记者叫张展 她因为年初去武汉报导这个疫情 结果被判了四年 但是很讽刺的是 今天是12月30日 就在一年前的今天2019年12月30日 是李文亮医生第一次吹哨的那一次 所以相当于那一次让这个疫情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那么后来1月份他被训诫 所以国内就有维权律师就说 他说2020年一份李文亮的训诫书开始 然后以一份对张展的判决书结束 就是说一头一尾这两个事件 您觉得这种呼应告诉我们什么事情呢。

杰森:就是说中共它实质上想控制所有中国人信息这种思维方式 绝对没有因为这次疫情有任何一点点改变 张展其实给她定的罪叫做扰乱社会治安 其实她仅仅的就是到武汉那个疫区里头做了一些真实的报导 而且整个报导的过程你看过一些录像 都是很实在的 不牵扯任何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的问题 而且她判的特别重 一般的话就是说这种刑罚 明文规定是5年以下的徒刑 她判了4年 而且整个这个过程中 就是这个人的身体状况 4年还能不能从监狱出来 她的母亲都非常担心
其实有人说它特意是在圣诞节 就是西方圣诞节这个长周末做的判决 有人说是不是因为西方这样子的话 西方都在过节 所以说呢压抑 就是说整个批评它的声浪会低一些 我倒更觉得可能是中共希望杀一儆百 因为我们刚才谈到了 其实中国下一波的这个疫情一直是个谜 就是中国上一次的疫情 它的消失是齐刷刷的消失的 而且消失了以后 整个这个疫情所有的来源都是甩锅到国外去了 那么下一步就是这一次 就是第二次疫情零零星星在各地 陆陆续续都爆发出来 以前很多时候一爆发压两个星期就过去了 最近有些地区爆发好像长时间没压下去 那么它就觉得整个 我们毕竟疫情的话呢 事实上是习近平他把自己就是达到那个非常高的位置上 就可以说是他执政以来最重要的一个辉煌 甚至把疫情的控制作为他将来引领世界的一个资本。

所以说对于中国疫情这个问题 已经完全你就是变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性问题 各地官员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有任何的 像第一波疫情来的时候 像李文亮的人再出现 或者说其他这样的人士去报导 它就一定要用最残酷的 或者严酷的刑罚 来警告一切未来要做这样事的人 我们在第一次疫情来的时候 实际上在网上陆陆续续我们看到很多的消息 但是整个在过去这一年里头 中共对于网上的信息封锁越来越严格 很多时候骂一句交警都可以关一个星期的 就是在中国是已经普遍发生了。

那么这一次疫情在各个地方 我们只知道它在爆发 但是不管是第一手的视频 还有相应的网上消息非常非常少 换句话说 中共已经基本上完成了 就是箝制中国人之口这样的一个效果 而它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做的更加的强烈一些 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 张展这次判刑 事实上是李文亮的续版 李文亮当时是一个警告 这个的话就是给大家一个再次杀鸡儆猴的那种状态 希望每一个中国人从今以后 不要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一句话。

主持人:是 其实横河先生我觉得这一次这个疫情又一次起来 再次提醒很多人谁是这个疫情的罪魁祸首 因为你看在中国那个地方这么多的数据 咱们就说这个疫情的情况 对于怎么控制它对吧 了解它的传播模式 各方面其实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我们看到这一年来 那边的数据不能给整个世界任何帮助 因为你完全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 现在第二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横河:现在总算知道一个事情 官方公布的数字证明 当时它们公布的武汉的疫情是 真实数字是它们公布的10倍。

主持人:至少10倍 对 彭博社的那个报导。

横河:对 至少10倍 现在总算知道有这么一条消息了 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区别 李文亮那次实际上是基层官员维稳思维的一个惯性的动作 或者条件反射 而这次判张展是有目的的 已经不能够完全用地方官员保乌纱帽的方式来解释了 因为当时他们对特定的疫情并没有指导方针 但是显然现在对疫情是有指导方针的 是自上而下的指导方针 所以它们是有章可循的。

主持人:就说只要跟疫情沾边讯息的披露。

横河:对 就全部要封杀 而且打的越重越好 这是一个不同的地方 因为张展毕竟是今年 2月去的 到现在已经有10几个月了 放在这个时候判 确实有几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就是刚才杰森博士说的 这波疫情要起来了 先把他她警告住 不准有任何人去透露这个消息 另外一个 1月份一个国际联合调查团不是要到中国大陆去吗 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作戏 中方摆个舞台 这些调查团的人配合它作戏。

主持人:WTO的是吧。

横河:对 世卫组织 好几个国家 什么澳洲。

主持人:WHO

横河:对 但是它们也会怕有人像这种拦轿喊冤这种事情 因为中国人再向外国人投诉 现在已经很有经验了 上访都上到联合国来了 所以已经很有经验了 所以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警告中国人不要去跟这些人讲 因为本来是配合演戏的 你去把这个演戏给捅破了 让双方都不好看 外面的专家也不好看 中共当局更不好看 所以还可能有这个目的。

主持人:是 所以现在就是说 我觉得这个现在全球这样的一个情况 确实很多人 我看已经西方的很多人 包括川普总统也一再的强调说这个Virus是中共要负责 我们美国的民众没有责任 你应该给他们支票 因为这是中共负责的 他说是China 但是我们知道就是中共的问题。

所以现在这个疫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情况 很多人会寄希望于疫苗 这个我也想请二位探讨一下 因为现在确实在大规模的 在这样一个打疫苗的状态 但是 我个人总有一些怀疑 因为之前节目我们有分析过 到底这个疫苗对于这个变种的病毒有没有用 甚至有没有任何副作用 所以如果说这样的一个大面积的 就是人人都去打疫苗 这种东西是不是合适 从我局外人来看 是不是应该也可以说 比如说在一定范围之内去打这个疫苗 然后观察一段时间 看它对于这种病毒的反应如何 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更大面积的呢 就是我不知道这种大面积的打疫苗的方式 您觉得是不是合适呢。

横河:就这个病毒来说的话 大规模的打疫苗的方式 我觉得现在是值得商榷的 因为他的问题是 第一个 这是第一个拿出来用于冠状病毒的疫苗。

主持人:就是不管是Pfizer还是Madonna的 其实在您看来。

横河:不是 是这样的 因为人类在此之前没有大规模打过冠状病毒疫苗 不管是SARS也好MERS也好 他们没有发展足够的时间来发展疫苗 所以这次也特别奇怪 别人怕啪来一下 杀死一大批人 然后一个月不到就走了。

主持人:别的病毒。

横河:别的病毒都是这样的 所以那些病毒 我不相信真的是控制住的 说它自己就走 就没了 但是这个不一样 这个拖了一年多 足够让疫苗发展起来 有多少传染病是让你有这么长的时间来发展出疫苗来的 所以说这是第一次疫苗 也就是说 疫苗对冠状病毒有没有效 这还是个问题 现在当然临床实验是有效了 但是能不能阻止在人群当中 再进一步的传播 这是一个值得怀疑的 就是要提一个问题的 这是一个问题。

再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方式 因为只有冠状病毒有那个冠 也就是有spike 就是刺突蛋白 现在三种疫苗 包括Pfizer和Madonna的 还有英国的。

主持人:牛津大学学和一个公司。

横河:对 这三种疫苗 虽然说英国牛津大学 他的方式是用腺病毒做载体 不是用mRNA的方式 美国这两个是一模一样的 mRNA的方式 尽管它是用腺病毒的方式 但是腺病毒的方式用的那段 就是加进去的克隆进去的那一段 就是冠状病毒的部分 也是激突蛋白 也是那个刺突蛋白 所以他们三个都是用刺突蛋白作为免疫源 去产生针对刺突蛋白的抗体 也就是他们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不知道这种方式 究竟是不是能够有效 现在其实还是不知道。

主持人:会不会有副作用呢。

横河:副作用的话 因为这部分就是突变了以后 就是最值得怀疑的那部分了 就是它这部分和其他的冠状病毒是不一样的 是经过改造了的 就是原来和它那个家族里面的 那些同样的冠状病毒是不一样的 就是部分认为是经过改造的 现在主流科学家说这是自然突变出来的 这部分是最不一样东西 也就是这一部分的变化 使得蝙蝠的病毒可以感染到人 就是跨种的 原因就是因为这部分变化了 所以这部分究竟 在打了以后 打给人体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现在其实还是不知道 不是很清楚 但是从理论上说 它不应该有什么反应了 因为它不是一个完整的病毒 它只是一部分 但是理论和实际是相差很远的 尤其对未知的事情 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 就是ADE 就是抗体依赖性的增强反应 这就是以前 从一开始我们记得一年前 差不多11个月前讨论的时候 就谈到这个事情了 就是美国有一派人认为 这种疫苗的最大的问题 和这种病毒的最大的问题是第二次感染的时候 或者打了疫苗以后感染 这是一回事了 跟第二次感染是一样的 会更容易造成细胞素风暴。

主持人: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

横河:对 细胞因子风暴就是这一类的病导致肺水肿的主要原因 会不会导致 现在不知道 但是确实现在大家很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看有一个医生还专门接受采访的时候讲的这段话 他说如果你大规模接种的话 你在不知道它会对ADE反应的情况 会是什么情况的话 如果它有ADE反应的话 会不会使得不打的 光感染一次 死亡率可能还没那么高 打了以后造成第二次抗体依赖性的增强反应的话 会不会造成死亡率更高 这是一个美国的医生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提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对 而且现在已经出现说 有西班牙 美国的护理师 他接种疫苗之后还是确诊了 接种疫苗之后8天之后确诊 所以像这种情况 等一下您可以谈谈您的看法 但这个我也想问一下杰森博士 对于这个疫苗 用疫苗来大规模接种疫苗来做一种应对方式 您个人的解读和看法呢。

杰森:其实这两个疫苗 它的临床实验报告我看了以后 他主要针对的方向 不是说是衡量这个人是不是可以免除他的传染 他更多的是在衡量打了这个疫苗以后 会不会出现严重的病症 换句话说 这个疫苗临床实验证明的效果是 他能较少的出现病症 但是他并没有临床直接证明他可以防止相应的进一步被感染。

主持人:我理解一下 您的意思就是说OK 打了这个疫苗之后 我可能还是会染上这个病毒 但是我出现的症状可能不那么重是吧。

杰森:对 是这样 因为各个临床实验 它衡量发生事件的这个标准 都是出现临床症状 比如Pfizer那个病毒它要出现一个比较严重的症状 Madonna是要出现两个就是这样的症状 就说它以出现症状作为事件 然后发现打了疫苗的人 出现症状的相对来说比例小一些 这是他衡量这个它有效性的标准 并不是说这个人不再传染了 不再感染。

当然 大家的期望值是说 说这个人建立了很好的免疫系统以后 他就是别人给他甩一些病毒过来 感染一些病毒 他也可以立刻把这些病毒在身体上杀死 这样以至于你去查这个人的时候 这个人总是没有病毒的 这是期望值 但事实上的话你刚才谈到了 美国也有这样的病例 就是打以后又发现感染了 不但感染了当然还出现了病症 这个情况他的解释是说 你大概要花两周的时间 才能建立一个完整的抵抗系统 但事实上他只是一个猜测 就是因为现在疫苗成了整个人类摆脱整个疫情 几乎是唯一的希望 所以从官方到民间到媒体 几乎全面的在加强大家对这个疫苗的信心 官员每个人打疫苗都得上电视去打 就是有点像国内那个好像就是表态一样。

主持人:宣传

杰森:好像就是表态一样的状态 宣传 宣传意味很重 甚至前一段时间出现有一个医院 所有的医护人员打的时候 结果第二个医护人员空针打了一下 被现场大家在视频上看到了 后来又补打了 但是你可以看到整个过程 事实上是有宣传的因素 他是希望大家相信整个的疫苗是有效的 安全的 希望大家不要带有顾虑的去拒绝接种这个疫苗 但是这个过程 反正至少我的感觉 就刚才也谈了 这次Pfizer和Moderna的疫苗用的是mRNA的这样一个概念 这个概念是崭新的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用过这种概念 大规模的制作过疫苗。

以前的疫苗都是把这个病毒它的活性部分去掉 然后研发很长时间 确认这个疫苗是对人无害的 同时又是能增加免疫力的 但是这一次 他就是用了一个完全新的技术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整个发展得这么快 但是全新的技术的话 让人确确实实对于它能不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这一点还是个问号 所以说在疫苗的过程中 他有一些警告的语言 就比如说的话打疫苗的过程中 你最好避孕 不要潜在的可能怀孕等等。

因为就是有的时候这个疫苗潜在的对于下一代各方面这样的影响 你得好长时间的观察才能知道 因为毕竟欧洲历史上出现过一个疫苗 研究不充足就用的时候 出现欧洲有些国家出现一些畸形儿 因为第二代或者其他的影响 你还是不知道的 当然了 我们也不是在这儿危言耸听 我只是说对于现在整体社会全方位的宣传疫苗没问题 这样的说法 其实整体来说你知道是有宣传的成分 宣传的意谓在那 但是大家应该至少从科学上理解 它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在里头。

主持人:是 而且横河先生之前你有说过 就是对于人类如何应对这个病毒 其实在您看来 有战略和战术是两个层面 对吧 就是可能思路上也要更开阔一点 您是什么看法呢。

横河:对 有的事情是这样的 可能在战术上他都对了 但战略上可能是错的 这个怎么说呢 你比如说现在对疫苗的这个开发 它从技术上来说每一步都是对的 这个不会有错 但是呢他的大方向不见得就是对的 因为你不知道 也可能有其他的方式就能够更好地去抗击这个疫情 那么现在不知道 所以说这里其实有一个科学和战略和战术的问题 还有一个科学和政治的关系 你比如说大家都上电视去打这个 所有的领导人都上电视去打 这就是政治问题 就变成是新的政治正确了。

主持人:没错

横河:实际上这里头是应该有一些讨论的 这么短的时间 用一个全新的技术 然后马上就大规模的去推广 是不是合适 其实这里应该是可以讨论的 现在大家实际上抢著打的目的是说明什么呢 说明它的安全性 不见得是说明它的防护能力。

主持人:有用性

横河:防护能力 那么至于它的这个战略方面的话 其实这里也有一个问题 因为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个 早期我记得的《大纪元时报》有过很多系列文章 就讲这个病毒是有眼睛的 那么我们现在看 确实是有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 就是台湾 台湾整体来说 这一年他真的是熬过来了 真的是这一年 你想想看 你如果说是有任何可以学习的经验的话 别人都学习去了 有谁学习了任何经验吗 没有人学习到经验。

主持人:就是没有像台湾这样的一个成果或成效。

横河:对 就是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国家有他这种成果在的 你不是说人员流动的问题 当时从大陆撤回了多少台商啊 这个比例可比一般的国家和他之间的交往 因为台湾跟大陆的人员交往是最密切的 超过其他任何国家交往 他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你不得不去想一想病毒之外的其他因素。

主持人:其他因素。

横河:对不对 因为中共病毒它就是……这个不是讲讲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 是真的就是中共病毒啊!而所以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你可以看到就是川普总统 还有朱利安尼 你说他年龄这么大 他感染了 30天以后活蹦乱跳的 连那个病毒都回到阴性 就可以出来参加所有的活动。

主持人:对啊 真的是太快了。

横河:这个按说起来的话 就是高危人群还不是高感染人群 而是说重症人群 有相当一部分是在70岁以上的 他们两个人都超过这个标准很多了 你要说治疗手段的话 这个不会在美国没有那么大的差别 就是说领导人这个医院和其他的普通医院 美国普通医院的治疗水准也是非常高 就是差别没有这么大 所以很可能在真正这个治疗方面 除了一些特别的病症以外 在相当多的比例当中他可能取决于你这个人的本人 而不见得取决于他的治疗。

治疗只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结果 但是很可能他不治疗也可能没问题 那么所以美国以前采取一个措施是对的 就是轻症病人留在家里面自我隔离 中共不是 中共把这个城全部Lock掉了 美国其实这个概念我觉得是对的 就是说很大一部分是取决于你自己 药物帮忙也只是一个辅助作用 所以说我们肯定就是说应该注意到的就是在大的战略方面 我们过多地强调了在技术上某一个技术的突破 但是这个技术突破如果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的话 他可能还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主持人:对 就是要更多地去想想自身 自己是什么因素 而且比如说像在美国 所谓的红州 蓝州 也有人对比 比如说共和党的州 他并不是死死地关闭lockdown 他开得比较开 包括餐馆可以在里面吃饭什么的 但是蓝州的话lockdown可能是执行最严格的 但是这个感染情况可不是根据你lockdown严不严格来这样的 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很多时候是红州确实比蓝州要少 所以这个也是无法解释的。

横河:对 纽约自己有一个数据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 曾经有一个数据66%的这个感染是在家里发生的。

主持人:对 严格遵照了你跟我说的lockdown了。

横河:对 只有2%的人是通勤期间被感染的 当时这个数据 我们在节目中谈过 但是因为官方也没有办法解释 所以也没人去解释它 反正是不知道为什么 但这些现象我觉得真的是足以让大家去更多的思考啊 就是真像您说的除了治疗之外 还有什么别的因素 它导致这个病情的加重

好 还有一点时间我也想谈一下另外一件事情 请杰森博士跟我们谈一下 就是今天我们看到就在美国因为马上到 1月6号 所以各方面的事情还在不断地有发展之中 今天最大的一个事情 就是可以说是美国第一位国会的参议员 他公开站出来的参议员Josh Hawley 他说他会在 1月6号去挑战认证的结果 所以相当于参 众两院现在都是肯定会去挑战 那么这个最终会在 1月6号会出现一些变数 当然这个变数会有多大 现在还很难说。

另外今天还有一个乔治亚州的听证会 听证会也暴露出了更多的 可以说是大选舞弊的这种实锤啊 包括这个选举系统肯定是联网的什么 但现在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就是随着更多证据的增加 还有可能更多的议员站出来会挑战这个结果 您觉得事态会怎么发展呢 从现在到一月六号之间 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

杰森:当然了从现在来看 很多事情还不是那么样的乐观 我们知道了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人心的变化 就目前来看 1月6号能够成功地逆转整个结果的可能性概率至少是比较低一些 当然了这个Josh Hawley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他突破了参议院的第一 因为之前众议院有几十个众议员 他准备挑战这个选举人 那么参议院应该至少也出现一个 在这之前陆续有几个声音 有人猜测卢比奥会不会啦 或者说是新当选的阿拉巴马的一个议员 参议员会不会啦 但是大家都是猜测 没有最后确认。

而今天Josh Hawley就是明确地说了 他准备来挑战 那么这是一个要求 就是如果真的你要 1月6号能形成这个挑战 你至少众议院和参议院各有一个议员来挑战这个选举人票 那么Hawley的这个声称 就使得这个事件 就是 1月6号挑战这个事情 已经变成了一个现实 但是挑战的结果呢 就是最终两个小时讨论之后 最终他还是会在两院表决 这个表决还是以现有的这个两派人数来表决 就目前来看的话呢 好像表决两个院都能同意他们的挑战的这个可能性概率是满低的
当然与此同时的话 我们也看到就比如你提到的 今天确实是有一件非常实锤的消息 就包括乔治亚洲正在进行的这个特殊选举中 居然他可以直接有关人员骇客到这个系统里头 发现这个系统确实是联网 这个其实在正常的年份 正常的情况 可能应该已经喊停目前的这个选举 甚至直接追究整个这个责任 你就包括原来Dominion那个CEO 他声称在发誓证词中说他的系统是不联网的 那么此时此刻人家已经骇客到你的系统 证明已经联网 但是不是应该追究相应的CEO的责任
所有这些事情目前奇怪就奇怪在他所有的消息 不管是多么爆料的消息 多么大的消息出来 整个通过媒体的掩盖 通过整个深层政府的忽略 通过司法体系的漠不关心 他都消失掉了 就是像一个你一入水中消失掉了 这个实际上就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的一个悲哀 这个事情不改的话 美国未来 1月6号 国会他没有压力 他没有压力去做正确的事情 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 在未来这短短的几天的时间的话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正义的议员站出来 形成这样一个态势 能有其他的像辅助一些正义的媒体。

最主要是一些相应的这种执法体制 它应该开始行动 确立一些案子 如果这些案子真正能确立起来 能做成的话 那我想在明显的正邪的挑战下 面对正邪的抉择 很可能就包括一些有正义感的各个党派的人 都应该明确地知道那些摇摆州 他的确认的这个选举人票是真的有问题 那么在那样的情况下 美国是很有希望的 但是整个这个过程 我们还在看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人心的转变是最关键。

主持人:对 其实我觉得横河先生 随着越来越多这种舞弊的 当然已经海量啦 但是更多的这种特别实锤的 是不是民心也会更汹涌 这个民意上。

横河:对 民意上是可以的 就是在民意上很多人 这个倒跟党派真的是没有关系 就是说你还有一点正直的 还有一点这个正义感的话 那看到这个现象是不能容忍的 因为这不牵涉到哪一个人当总统的问题 而是说你整个美国走向什么方向的问题 这是美国的制度能不能延续下去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有越来越多的证据 越来越多的听证会和这种曝光的事情 我觉得对于民心的转变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而民心转变会督促那些议员们的转变。

持人:是 而且会有更多的行动出来

横河:

主持人:好的 那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点评 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 那今天这一期 其实是我们2020年的最后一期节目 那么非常感谢观众朋友这一年来的陪伴和支持啊 那我们2021年的会持续为您带来最及时 深入的分析和评论 非常感谢您 先祝您新年快乐 那我们2021年再见。

嘉宾: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
时事评论员:杰森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