藁城区全员隔离 志愿者:见人抓人,见车抓车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2日讯】河北石家庄藁城区疫情严重,是高风险区之一。有志愿者透露,官方将整个藁城区近三万人全部强制隔离,“见人抓人见车抓车”。

石家庄信息工程职业学院藁城新校区成了集中隔离点,整个藁城区近三万人在这里集中隔离。一名志愿者向大纪元介绍说,隔离点有40多栋楼,每栋楼200多间房,里面全部住满人,教室里可能也有人。被隔离者不是确诊患者,而是属于来自高风险区的人员。

志愿者说,“只要有发烧的直接给拉走,拉到哪个医院不清楚,昨天一个确诊病例被车拉走了。”

他还说,整个一个藁城区,几个村全部清空转移,“我昨天开车开了半个小时,一个人看不见,所有的地方,商店、楼房、小区全部都封条,全部是石家庄市政府贴的封条,没有一个人,车都没有一个,见人抓人见车抓车,根本就没有人。”

据了解,隔离点的生活条件不好,不是一人一个房间,有的老婆孩子一家人都在一起。被隔离的人都被24小时看守,不让下楼梯,不让串门。

这位志愿者说,“有专门的志愿者给他们送饭送吃。他们不让随便出房间,在门口可以坐一会,互相说说话,下楼是不让下的。送完饭之后楼梯过道要锁起来,然后到楼下整个大门要锁起来,出了大门还有一道院墙门也得锁起来。”

隔离点工作人员和隔离人员吃一样的饭菜,“吃的不好,每天馒头,小米粥什么的,菜一点肉都没有,我们再将就,再克服。”他说在这里能够吃饱就行。

该志愿者还透露,隔离人员没有地方洗澡,只能自己用热水擦擦身子。

志愿者每天要对整个楼区(楼内、楼外)消毒两次,工作量很大。“一人负责两栋楼。房间我们不进去,他们发酒精,自己消毒就可以。”

他说,“我们工作的时候尽量不喝水,不抽烟,五六个小时不上厕所”。

工作结束之后,有专人给志愿者消毒,从头到脚喷一遍消毒水,出来后还得洗澡、洗脸等。回房间之后还得洗手还得消毒。

他透露说,志愿者也没有保障,被当作疑似病例,与隔离人员一样不能出去。“需要什么东西要提前上报,不允许出了这个大院,大门。”“就算我们感染确诊了,你死了都没有一分钱的,没有一毛钱福利跟待遇。”

这位志愿者来自武汉,曾参与建设武汉雷神山与火神山医院,之后他又在华南海鲜市场清理物资和消毒。这次他又从武汉来到石家庄做志愿者,他说来时所有过路费、油费、用餐费全部都得自己垫,他只垫了1100块钱,还有垫2000多的。

他表示,自己要在这里呆两周左右,过年可能回不去了,即使能回去也必须隔离至少14天或21天。

这位志愿者还谈到去年武汉爆发疫情封城后的情况,他说,媒体报导的也就是其中的三分之一,实际情况是不会报导的。

“你们知道的都是正能量、再正能量,全国各地支援武汉,都是好的,正面的上新闻,其实背面好多事情你们是不知道的,我们知道也不会跟你们讲,讲了也没有用,对我没好处,对你也没好处。”

他还谈到自己做志愿者也是迫不得已,他原本在武汉一大学城经营一个卤菜小摊位,因为疫情导致生意差,费用却很高,没法营业,一年没有收入,生活非常艰难。

他说,朋友都不支持他做志愿者,“很少跟我接触,都走得远远的,不敢面对面,怕我传染。”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