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一周年 作家方方忧文革重演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3日讯】1月23日是湖北武汉因疫情封城一周年。当时受困城内的作家方方,因写《封城日记》,遭中共极左派打压。她说,她很担心中国会回到文革时代

湖北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在武汉长大的原湖北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对《苹果日报》表示,至今她对封城后的景象依然印象深刻,“城市里的空空荡荡。这是我此生从未见过的空荡。是一种给人惊悚感的空荡。”

2020年1月23日,武汉在封城后,方方开始写日记,记下事实,却因此被中共极左派咒骂是“美狗”、“卖国贼”,追击至今。方方说,“我很担心国家会重新回到文革时代。”

《方方日记》中曾写道:“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

方方受访时表示,“永远都会有人好了伤疤忘了痛,但也永远会有人一直会记得那份痛,甚至还会有人的伤疤永远不会痊愈。正是有这样各种的人,社会才是一个丰富的正常的社会。”

1月25日,《方方日记》写道,“武汉成为全国的中心,导致封城,导致武汉人到处被嫌弃,也导致我被封在城里。”

封城后,坐困围城的人难以求医,方方说,她在日记中所提到的绝望,说的是病人的绝望。平心而论,武汉的医疗条件一直不错,医疗水平也很高。没有人想到有一天自己生病会进不了医院更见不到医生的这样的事。

2月9日,《方方日记》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这次的灾难,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著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为岁月静好,有病看医,毫无死亡的心理准备,更无求医不得的人生经验。他们死前的痛苦和绝望感,比深渊更深。

“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方方日记》中记下封城时一个个名字和故事,包括:柳帆是武昌医院护士,与父母和弟弟常凯一家4口染疫过世;肖贤友在离世前写下“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11字,但当地媒体却只以前7字大事宣传,后4字删掉……

《方方日记》写道,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人们哭都哭不过来。示意图(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16日,《方方日记》写道,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灾难也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

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之后,中共大力宣传所谓的大国“战疫”,离世的人物好似被忘掉一样,方方说,自己是文人,比较关注个体生命,那是一个一个存在的与自己一样的人。

2月27日,《方方日记》写道,“是的,活下来就好”,这样的灾难,绝不可能免职或撤职就可以了结。

两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册上的人)“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日日夜夜拚命救人的所有医护人员,900万苦熬日子的武汉人民,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而现在,我们只是等待。先等城开,再等交待。

3月24日,《方方日记》写道,“如果有一天我们连常凯的绝望都不记得了,那么,我想说:武汉人,你们背负的不仅仅是灾难,你们还将背负耻辱。忘却的耻辱!”

谈到生者有责任为亡者追责。方方在最新受访时说,当大陆连一本日记都容不下,76日的事可以记得多少?已经遗忘多少?一年后,还有多少人记得一年前武汉承受的苦难?她没有强求所有人记住伤痛,但她相信总有人不会遗忘。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