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戴口罩非科学而是恐惧盲从象征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云川编译

每次我看到人们外出,戴着口罩,身单影只,周围也没什么人,我就忍不住感到失望和难过。

我之所以感到失望是因为我觉得我的美国同胞可以做得更好些。我从来没想到大多数美国人被这种没理由的恐惧所支配,毫不怀疑地听从那些权威。我意识到我把我的同胞看得过于罗曼蒂克了。

如果是一年前你告诉我,就是因为某个人、某个政党和媒体的要求,几乎每个大城市的所有的人都会戴着口罩生活长达一年多,我会回答说:你太小看美国人性格的力量了。

一年过去了,看看现在,在我居住的洛杉矶地区,往往我是街上行人中唯一不戴口罩的人。(声明一点,我进商店和办公大楼时还是戴口罩的,主要是出于礼貌,因为那些人认为不戴口罩是致命的威胁。)

偶尔我经过不戴口罩的人身边时,我会感谢和称赞他们,他们总是对此感到兴奋。

其实不需要医学或科学专业知识,只要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室外戴口罩一点用处没有。

如果你认为戴上口罩可以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COVID-19病毒(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感染,那么你何必在乎我戴不戴口罩呢?你不是有口罩保护吗?你对我不戴口罩很生气,主要是反感我自作主张,我明显地不尊重政府和医学权威,和我所谓的自私。但你反对我不戴口罩,就没有合理的医学也就是“科学”的理由了。

如果口罩真能保护我们和他人,为什么我们探望临终亲人的要求被拒绝?而医生、护士或任何医护人员,戴着同样的口罩,可以随意进入病人的房间?

答案有两种。

一种就是默认口罩其实没有什么用处。不让你探望临终的家人是因为害怕你即使戴着口罩,也可能把病毒传染给家人或医院的人,也就是说医院根本不相信口罩有用。

另一种解释就是医疗机构和非官方机构以“格外谨慎”的名义(Abundance of Caution)剥夺了人类的基本尊严。任由数十万病人孤独地死去,这将是美国医疗和政治当局所采取的最残酷的政策之一。

问题是大多数美国人在大学里都学会了毫无疑问地服从“专家”。这就是为什么常识、逻辑和理性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意义不大,对其他人也越来越不重要,因为这些人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教出来的。我们只需要知道“专家”怎么说就行了,再加上对“格外谨慎”这一原则的狂热的坚持,就足以碾压逻辑和理性了。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科学”并不能证明强制戴口罩是合理的。有很多专家可以用证据证明相反的观点。这里仅举几例。

安东尼‧福西博士(Dr. Anthony Fauci)在2020年3月8日的“60分钟”(60 Minutes)节目中亲口表示戴口罩没有用。他说,“现在,在美国,人们不应该戴着口罩在外面走。……没有理由要戴着口罩四处活动。如果正好是疫情暴发期,你戴上口罩可能会让人们感觉安全些,甚至可以挡住唾沫,但它并不会带来人们认为的最佳防护。而且还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人们不停地摆弄着口罩,然后不停地触碰自己的脸。”

华盛顿的心脏病专家拉明‧奥斯奎博士(Dr. Ramin Oskoui)在2020年12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宣誓作证:“口罩不起作用。”(《纽约时报》2020年12月8日报导)。

《华尔街日报》2020年11月11日报导中指出:“预计通过强制戴口罩可挽救的人数和(无症状感染的)隐性案例,是基于错误的统计数据。”

加拿大流行病学家保罗‧亚历山大博士(Dr. Paul Alexander)写道:“目前使用的外科口罩和布口罩,对控制COVID-19病毒的传播完全没有作用。目前的证据表明,口罩实际上可能是有害的。”(美国经济研究所,2021年2月11日)

加州大学滨河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的化学博士罗杰‧考普斯(Roger W.Koops)写道:“‘口罩’一词,通常指外科口罩或N95口罩,对普通人群没有好处,仅在受控的临床环境中才有用。此外,对普通人群而言,口罩传播病毒的风险大过益处。……在开放的环境中,任何人都不应该戴面罩。”(美国经济研究所,2020年10月16日)

最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0年5月21日发表的一篇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知道,在健康护理机构以外戴口罩,对保护人们免受感染的作用即使有,也是微乎其微。公共卫生当局将COVID-19病毒的重大风险暴露定义为,与有症状的患者在6英尺范围内进行面对面的接触,并持续至少几分钟(有人说超过10分钟甚至30分钟)。因此,公共场所的一次擦身而过的感染概率甚微。在许多情况下,希望大面积人群戴上口罩是对瘟疫焦虑的反射性反应。”

与主流媒体的误导相反,撰写上述报告的作者们后来并没有收回他们的任何言论。

人们总是说他们“遵循科学”(Follow the science)。他们很少这样做。他们其实是在追随媒体上吹捧的科学家。

原文Mask-Wearing Represents Fear and Blind Obedience, Not Scie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美国保守派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最早期参与的政治工作是关注在苏联无法移民出来的犹太人,后来开始逐渐发表更广泛的政治言论,观点大体上和社会保守主义一致。他创立了普拉格大学(Prager University),这是个非盈利性组织,以保守派视角制作各种政治、经济和哲学方面的视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