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踢爆石正丽和军方合作计划 党媒追打“叫停”特斯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4月26日星期一,欢迎大家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今日焦点:英媒踢爆石正丽与军方合作,党媒追打“叫停”特斯拉

在过去的这几天,印度的疫情突然呈现爆发飙升,我们从很多视频可以看到现在的印度依稀出现了类似当初武汉的景象。而英国媒体又再次曝光了有关武汉病毒所和中共军方相关的一个重磅消息。

所以我们今天会先和大家来讨论病毒来源的新情况,然后再说说特斯拉——特斯拉风暴似乎仍未平息,有党媒继续追打,要求特事特办,让特斯拉立即停产停售接受整顿。

请朋友们点击文字介绍中的链接,到Youmaker观看今天节目完整影片,YouTube这个平台,我们会晚些时候再发布。

英媒踢爆石正丽和军方合作计划

就在昨天,英国媒体《星期日邮报》获得的文件显示,早在9年前(2012年),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就启动了一个重大项目,其名称非常耐人寻味,叫做“动物源病原体的发现及其对人类致病性研究”。

这项计划自称是为了从动物源头上寻找危险的病原体并进行研究,以便于未来可以预警新的突发传染病等。其具体方式是寻找新病毒,并检测研究涉及病毒疾病传播的生物学“暗物质”。

但《星期日邮报》对这个研究团队成立的动机提出了质疑,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这个项目设置了5个课题负责人,其中4个都与此次武汉爆发的疫情有密切的关联,这可以说是一种颇为蹊跷的巧合。

什么是生物学中的“暗物质”?我们都知道,宇宙中95%以上的物质都是我们用现有科技手段无法直接感知的暗物质,而在人体这个“小宇宙”中,也存在着这样的“暗物质”,甚至包括病毒也存在大量难以检测并认知其功能的遗传物质——这也是暗物质,一般是指病毒的非编码RNA(核糖核酸)。

这个项目设置了5个课题组并分别任命了5位负责人,他们是石正丽、张永振、曹务春、徐建国和梁国栋。

简单查证一下,我们就发现这里面的前4位,都在武汉疫情爆发后扮演了关键的角色,我们先简单来梳理一下。

石正丽我们就不需要多说了,大家都很熟悉了,她是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露这个灾难的头号嫌犯,她在这个暗物质研究项目中同样是专攻蝙蝠携带人类病原体的发现、分离和鉴定,包括其遗传进化规律和对人体的致病性等等。

张永振在当时还是中国CDC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的人兽共患病室研究员,他在这个项目中主攻从节肢动物(如蚊子、苍蝇、蟑螂、蜘蛛等)和啮齿类动物(如鼠类等)等标本身上采集病毒,5年下来一共发现143种新型病毒。

在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候,张永振已经成为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与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教授。2020年1月11日,他的团队在病毒学网站(virological.org)发布了所获得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成为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结果第二天他的实验室就被强行关闭。

第三个人物曹务春非常敏感,因为他是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员。除了军方身份,他还有一个更加敏感的职务,他同时也是中共“国家卫生部反恐(生物)应急处置专家委员会”的委员。

看到“生物反恐”4个字,我想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位曹务春实际上就是军方的生物战专家。

曹务春在这个暗黑物资研究计划中做什么呢?他的团队主攻蜱虫携带的微生物谱系,成果是发现了“优势蜱种”携带的三十余种新微生物,其中二十余种对人有致病性。

武汉疫情爆发以后,曹务春和中共军方被宣传为首席生化武器专家的陈薇少将,奉命带领“军事科学院”的专家组,第一时间就直奔武汉,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病毒溯源调查,但调查结果迄今未见只言片语。

第四个敏感人物徐建国,是这次暗物质研究的主持者,其身份是中共工程院院士,兼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武汉疫情爆发后,徐建国是第一支进入武汉的专家组组长。

早在去年1月7日,徐建国就已经获得了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外界发布。相反,他在去年1月4日对媒体公开宣称,未见病毒人传人证据,其威胁水平有限,而且中国的传染病控制有多年经验积累,绝不会出现因为春运发生大扩散的可能性。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个人就是一个政治学者。


第一大关键:官方不提的信息更重要

在这些官方的报导中,我们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是项目主办单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还是中共CDC,都对石正丽负责的课题有何成果只字不提。但实际上,从该项目2012年启动到2018年1月验收,石正丽在此期间取得的成果斐然。

不少朋友可能还有印象,去年《纽约邮报》曾经报导,一位名叫李旭(音译Li Xu)的中国医生早年间发表的一篇硕士学位论文显示,在2012年4月,中国云南墨江一处矿场有6名矿工在打扫了矿洞中的蝙蝠排泄物后,患上了严重的肺炎,其中3人迅速死亡。

去年2月武汉疫情爆发后,石正丽在《自然》杂志发表的论文公布了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并称与中共病毒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

7月,石正丽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试图消解疑问。她证实RaTG13就是从废弃的云南矿洞的蝙蝠提取的病毒,当时是另外一个名称,叫RaBtCoV/4991。

除了这个被视为中共病毒来源头号嫌犯的RaTG13,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在去年11月17日在《自然》杂志发表的论文证实,在2012年至2015年之间,石正丽团队从云南矿洞蝙蝠身上总共收集了1,322个样本,从中检测到293种冠状病毒,其中284种被归类为alpha冠状病毒,9种被归类为beta冠状病毒,后者均与SARS型冠状病毒有关。

更关键的是,头号嫌犯RaTG13只是这9种病毒中的一种,另外8种全新的冠状病毒迄今没有发表任何信息。

很多时候,媒体报导出来的信息并不重要,而媒体避免公开提到的信息,可能才是更加重要的。石正丽团队在蝙蝠身上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进展,这个项目成果验收的报导却只字不提,这本身不奇怪吗?

我们说石正丽取得了巨大进展,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团队获取了数以百计的新型冠状病毒样本,更是因为像RaTG13这种病毒,武毒所自己的论文都承认在2018年已进行了完整测序。

对石正丽这样级别的冠状病毒专家来说,只要看到这个病毒的序列,立即就能意识到其具备和萨斯病毒高度相似的S蛋白构造,意味着这个病毒很可能具备入侵人体的能力。而这正是“暗物质研究计划”的目的,石正丽的发现可以说是整个课题组最重要的成果。

但这个成果被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到CDC再到武汉病毒所全面隐藏了,直到7年之后的2020年,武汉疫情爆发,石正丽才首次公布了这个病毒的存在。

这是我们看到英媒这次爆料的一大关键所在。

第二大关键:石正丽谎言被揭穿

另一个关键在于,就在今年3月23日,在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世卫组织咨询委员会成员杰米‧梅茨(Jamie Metzl)直接向石正丽提问说,你认为关于中共军方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秘密研究的说法是否正确?石正丽当即回答说,我们所有的研究工作都是公开的、透明的,我是主任,我不知道这个实验室有进行任何这种研究工作。

这个说法,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因为从我们刚才讨论的这些内容大家都看到了,石正丽本人和军方人员在多年前就有过公开的密切合作,而相关的研究成果从未公开。

更令人生疑的是,今年1月10日,仍然是英国的《每日邮报》爆料,超过300篇由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获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刊登上网的病毒相关研究目前已全部被删除,其中包括石正丽正在进行的重要研究资料,包括从蝙蝠身上冠状病毒展开的跨物种感染风险研究,也包括蝙蝠携带人类病原体的研究,所有这些全部都消失了。

在去年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活动的一份报告,该报告重点内容之一就是提到了武汉病毒所的秘密军事活动。在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尽管WIV表面上为民用机构,但美国已确定WIV与中国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自2017年以来,WIV一直代表中国军方进行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最后这句“实验室动物实验”很多人基本都是一眼就滑过去了,因为拿动物做实验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但其实,这里专门提到的动物实验,恐怕并不是我们一般了解的那种实验。

大约在10年前,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的科学家罗恩‧福奇耶(Ron Fouchier)最早提出了一种称为“动物传递”的技术,目的是让病毒通过动物而不是通过细胞培养来使其变异。

简单地说,他用禽流感病毒感染了一只雪貂,等它生病后,再提其体内的病毒样本,发现病毒已经稍有变异。然后他用这种样本去感染第二只雪貂,然后从第二只雪貂中提取继续变异的病毒去感染第三个,依此类推。

当病毒传递到第10只雪貂后,他发现附近笼子里没有发生任何接触的雪貂被感染了,这表明该病毒已经可以在雪貂中实现相互传播,也证明了实验室有可能人为创建出一种有大流行危险的病毒。

当前世界上很多P4实验室都曾进行过这种动物传递实验,因为它使科学家能够研发抗病毒药物,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居心不良的科学家也有可能使用这种技术来创建生物武器。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从2009年起就曾经资助过很多这样的研究,当时还取了一个名称叫PREDICT计划,就是预测的意思。

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获得这个PREDICT计划资助的重点实验室之一。虽然目前我们无法看到武汉研究所是否有关于冠状病毒的动物传递研究的记录,但很多科学家都认为,建立昂贵的P4实验室不太可能不进行动物传递研究。

在我看来,美国国务院郑重其事提到的动物实验,恐怕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白鼠实验,而指的就是动物传递这类研究功能获得性增强的实验。

叫停特斯拉:党媒图穷匕见

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说说特斯拉事件的进展。

特斯拉公布事故车辆的数据后,新华社等一线党媒开始低调降温,但部分官方和民间的舆论并未平息,仍然揪住“未经权威第三方验证”和“特斯拉可能篡改数据”不放。

而引人注目的是,一些媒体又开始炒作其它的维权案例,大有要把特斯拉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气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经济日报》的一篇杀气腾腾的报导。

4月23日,就在特斯拉公布行车数据的第二天,由中共国务院主办的直属党报《经济日报》发表题为“‘特事’特办,依法特办‘叫停’特斯拉已刻不容缓”的报导,声称特斯拉公布的数据并未得到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举证。

同时,报导列举其它几个特斯拉被维权的案例,断言特斯拉“刹车失灵”并非个案,已成重大交通安全隐患。而且特斯拉的“美式傲慢”已经激起公愤,所以要求相关主管部门应责令特斯拉立即停产、停售整顿,以消除公众恐慌等等。

各大官媒转载叫停文 又急删

这篇报导很快被各大官媒转载,倍受关注,但到今天我做节目为止,包括《经济日报》和各家主要的转载媒体都删除了该报导。

虽然报导删除了,但其释放的信号却很重要,因为我觉得这基本上说出了中共一直想说而又不方便说的话,就是:如果特斯拉还不识相点交出技术或源代码,那就等着关门,而且投资的这条生产线也休想带走,这买路钱党妈是要定了。

上次节目我们讨论过,特斯拉的销量投诉率在去年的排行榜中高居榜首,是投诉最低的。如果按照《经济日报》这个逻辑,在特斯拉销售的几十万辆车中搜集几个投诉案例,就要进行停产停售的处罚,那么排在特斯拉以下的几十家国产汽车品牌中,有更多的投诉记录,只要哪一类投诉不是个案,都应该统统停产停售。

这样的报导,显然与维权无关,而只与抢劫有关。文章被删除,说明中宣部高层得到了更高层的指令。这并不能证明中共高层还有理性存在,相反,中共是觉得特斯拉这棵韭菜养得还不够肥,如果马斯克识相点主动双手奉上中共想要的东西,自然兵不血刃解决问题是上策。

要知道,对特斯拉大胆展开维权攻势是得到党媒鼓励的,这一点所有中国人都看明白了。以后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以各种高调的、甚至是凄惨的方式来维权。毕竟,任何产品都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合格,你特斯拉这次公布数据逃过了一劫,下一次还会有那么幸运吗?

过去有句老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对特斯拉来说,中共已经明白无误地喊出来了,党妈就惦记上你了,你只要再出几次事故,想要不交出所有数据接受彻底的审查恐怕是不可能的。

反正舆论喉舌在党的手中,其它国产品牌出事再多,媒体不报,投诉者可以跨省追捕。特斯拉可以有这种待遇吗?显然是幻想。

所以,中宣部删除《经济日报》的报导,绝非放过了特斯拉,而是觉得现在下嘴有点吃相太难看,所以不妨以退为进,等多几个案例了再堆在一起算总账,只要逮住一次特斯拉的“不是个案“的问题,到那时候想打还是想杀,不过都只是一句话的事。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