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奧運和中國的真相

共產黨領導一切,而民主和法制對它無可奈何的制度,是使好人上升為神的制度,也是使意志不堅定者墮落為鬼的制度,更是老百姓永世不得成為公民的制度。我認為,這是從甕安事件中暴露出來的最重要的真相和結論。

一、面子問題

奧運在北京開,是中國向全世界展示豐采的好機會。奧運每四年開一次,不在這裡開,就在那裡開,總得找個地方。別的國家的領導人不難以平常心對待奧運,中國就很難,幾乎不可能,恐怕辦不到。

為什麼中國辦不到?因為北京獲准舉辦奧運的時機,是在六四屠城之後。為了聲援中國人民,國際社會針對中國的幾個屠夫,進行了持續的譴責和聲討。為了表達對十多億人民的情誼,大家又決定,選擇北京,舉辦奧運。這些,本來都出於人民之間的友誼。但屠城遺產的繼承者,視前者為妖魔化中國,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視後者為時來運轉,好像一夜之間,灰姑娘變成了絕世美女。十幾年了,有的人言必稱奧運,以奧運為中心,為動力,不惜一切人力物力財力,傾其全力,唯一的目的,就在於一展豐采,——當然,不是天安門母親的豐采,不是上訪者和農民工的豐采,而是展示穩定壓倒了一切之後的豐采,展示它的崛起與它的和諧。要知道,這就是屠城的收穫。不屠城不能崛起,不屠城無法和諧。有中國特色的領導制度,一經奧運鑑定驗收,就是實踐證明了的最好的制度。老外,讚美吧!愛國者,自豪吧!一念及此,血脈賁張,哪裡生得出什麼「平常心」?

各國的運動員、運動愛好者以及旅遊者,高高興興,來到中國,不是來朝聖的,更不是來找岔子的。他們來幹什麼?來參賽,來觀光,看看,聽聽,玩玩,享受享受,經歷經歷。中國有什麼?有為秦始皇殉葬的兵馬俑,也有使馬可波羅讚歎的異國情調。中國是發生過義和團的地方,是經受過八國聯軍的地方。紫禁城前的天安門,見證了毛澤東時代潮水般的紅衛兵,也見證了鄧小平時代潮水般的坦克和衝鋒槍。中國是社會主義陣營土崩瓦解之後,唯一巍然屹立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的堡壘。凡此種種,都是世界級的奇蹟,足以使數以百萬計的觀光客流連忘返,回去以後,告訴親朋好友,乃至子子孫孫:我,2008年,到過中國,到過那個神奇的,神秘的,神話般的中央王國……。

除了獵奇的觀光客,還有思考的觀光客。他們是全球村的居民,他們願意深入觀察中國,認真研究中國。他們需要瞭解中國的真相。一旦發現了中國的優點,中國就眾望所歸,成為吸鐵石,人們就會如飢似渴地要求移民到中國來,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公民,享受被領導的幸福。問題在於,長期以來,瞭解中國真相是個天大的難題。為什麼?因為中國的消息,是一種有領導的消息。中國的記者,可以報導什麼,不准報導什麼,按照什麼主旋律報導,必須一一服從中共中央宣傳部的領導;而外國媒體,允許到什麼地方,可以採訪什麼事件和人物,則必須接受外交部的管理和安排。長期以來,一貫如此。2006年底,為了在奧運期間樹立開放的新形象,國務院宣佈,從2007年1月1日起,允許外國媒體,在中國境內享有自由採訪的「權利」,不,應該說,享有自由採訪的「特權」,因為這種待遇,中國記者不得享受。這是勇敢的一步。實際執行的結果,似乎這種新聞自由,只限於和諧的地方,不和諧的地方就沒有自由——正像言論自由,只給和諧的公民,不給不和諧的公民一樣。所以,即使常年住在中國,要瞭解中國的真相也不容易,何況走馬觀花!

因此可以預言,由於很難瞭解中國的真相,在奧運的感染下,能夠毅然決然,「萬國衣冠朝冕旒」,從而棄舊圖新,歸化入籍者,極而言之,想必是鳳毛麟角,稀世奇珍,這是可以準確地預言的。至於嘴巴上的讚揚,則一定會在外交場合和內部參考上潮水般地湧來,滿坑滿谷,這也是可以準確地預言的。誰說中國的真相不可知?這兩點就是可知的!

二、裡子問題

最近的人命案,有助於中外人士瞭解中國的真相。貴州甕安縣,一位少女屍體在河中出現,接著,民眾群起圍攻公安局。新華社報導,他們是一群「不明真相」的人。我相信,沒有新聞自由的地方,的確沒有真相可言。遠在北京的新華社,也未必洞悉真相。但接著,新華社從貴州傳出了真相。這是省委書記告訴大家的,他是在現場處理甕安事件的最高級官員。他指出了兩個真相:第一,「甕安縣在礦產資源開發、移民安置、建築拆遷等工作中,侵犯群眾利益的事情屢屢發生。」第二,「在處置這些矛盾糾紛和群體事件過程中,一些幹部作風粗暴、工作方法簡單,甚至隨意動用警力。」很清楚,屢屢侵犯群眾利益就是真相,隨意動用警力就是真相。甕安事件就是在這樣的真相下爆發出來的。因此,這個事件的主犯,不言而喻,當然是那些屢屢侵犯群眾利益的人,以及隨意動用警力的人。

弄清這個真相很重要。在全國土地開發、資源開發、移民安置、建築拆遷之類的大崛起中,爆發出來的群體性事件成千上萬。過去公佈過。2004年有八萬多起,每五分鐘一起。2005年以來,為了和諧,不再公佈了,但不等於爆發的數量減少,更不等於力度減弱。我斗膽斷言,只要侵犯群眾利益,連同隨意動用警力,只要產生這兩大現象的制度不改變,肯定永世不得安寧。罪魁禍首,不是別人,就是侵犯群眾利益的制度,加上隨意動用警力的制度。兩罪俱發,鬧得民不聊生。能夠造就「同歸於盡」心態、以及「鋌而走險」行為的制度,一定不是長治久安的制度。危險的是,在中國,確確實實存在著侵犯群眾利益的制度,隨意動用警力的制度。是的,這是制度,而不是制度以外的行為。

新華社報導那位書記講話時,用的是無主語句。誰侵犯了群眾利益?誰隨意動用了警力?無主語,要你猜。外國人可能會猜到黑社會上。中國人司空見慣,一猜準對,有權幹這種事情的人,按照制度,除了黨政警的領導,還能是誰!不出所料,接下來的報導,就是縣委書記、縣長、以及公安局的政委、局長免職。

公民的利益是可以侵犯的,國家的警力是可以隨意動用的,這就是中國的真相。因為中國一切領導人,除了最高領導是天上掉下來的,其他領導人,都是從上到下任命的,一切選舉,都是演戲。堯、舜、禹,一個任命一個。秦始皇設郡縣,行政長官由皇帝任命。毛澤東批示:「百代猶行秦政制」,這個制度太好了,所以「勸君少罵秦始皇」。凡是靠「等額選舉」保駕上台的官員,有上級的賞識,除了潔身自好自己管自己,老百姓哪能奈何得了他們!

(附言:無怪乎中央至今不許香港普選,是怕影響大陸,發生交叉感染也。本來按照中英聯合聲明,中央只管國防和外交,其餘一切,港人治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要麼中英聯合聲明已成廢紙,要麼按照最新分類學,普選被歸入了國防或外交。)

總而言之,從省,到市,到縣,到鄉鎮,黨委書記及其戰友,受命於天,領導一切,權力無邊,包括資源開發、移民安置、建築拆遷,也包括隨意動用警力,都是職權以內的「家常便飯」。我深信,共產黨內一定有最好的人,公正廉潔,這樣的人不會少;也一定有最壞的人,昏庸無道,魚肉百姓,這樣的人也不會少。請看,最高層就良莠不齊嘛,政治局委員當中,有好人也有壞人。所以,共產黨領導一切,而民主和法制對它無可奈何的制度,是使好人上升為神的制度,也是使意志不堅定者墮落為鬼的制度,更是老百姓永世不得成為公民的制度。我認為,這是從甕安事件中暴露出來的最重要的真相和結論。

出路何在?據那篇新華社報導,省委書記説了,必須加強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工作。我不相信那是一條出路。毛澤東如活著,也不會相信。1945年,黃炎培問他,共產黨奪到政權後,將如何避免腐敗?毛說過「我們有紀委」嗎?好像沒有。如果我沒有記錯,毛澤東是說,「我們有民主。」的確,民主才是出路。問題在於,我們有民主嗎?什麼時候有過?高舉毛澤東旗幟的諸位先生,能不能告訴大家一下?

把面子看得重於裡子的人,同把公僕看得重於公民一樣,至多只知道頭上有黨有紀委,心中不會有人民和法律的觀念。無怪乎當年趙紫陽主張「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就被幾個人判決為「分裂黨」和「支持動亂」,這就叫中國的特色和真相,嗚呼!

--原載《動向》2008年7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