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散人:寧給友邦色情書、不與家奴感冒藥

奧運期間不許感冒藥銷售的規定出台了,原因是裡面有麻黃鹼啥的興奮劑成分。要是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原來我們這裡合法銷售的藥裡還有這個。但既然是合法銷售的話,想必也沒啥大不了的。只是這原因讓人很惱火。

就我這點簡單的藥理常識所知道的原因,是怕外國運動員誤服了以後,興奮劑檢查出問題。這事就奇怪了,這些運動員要是感冒發燒,應該有專門的醫生去管吧,不見得他們會到中國的大街上走進一家藥鋪,拿上一包感冒膠囊。何況有時連《花花公子》都能給運動員們準備到位,你要我相信沒給他們準備幾個醫生麼?再說印發點宣傳單子,告訴他們這個危險能是個很麻煩的事情?他們都是職業運動員,要是連這個都不知道,也未免太沒文化了吧?難道都跟我們的國家足球隊似的?

我倒從來不是個民族主義者,不過看來也快了。這不是人家上門來欺負我們,是我們自己的政府在別人還沒提出要求之前,先把自己的膝蓋彎下去了。總覺得這跟當年那塊「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似的,只不過這次不是外國人修了公園掛上去,而是我們自己修個公園掛了這麼個牌子——早二十多年,所謂涉外單位的意思也差不多。

沒想到竟有這麼下賤的事,真是超出了我的想像力。要是我家裡來了客人,平常我吃的藥裡面有他過敏的成分,我只能是告訴他別吃,而不是把藥都從視窗扔出去。這個道理很難明白麼?

所謂「大國崛起」的底蘊,在這些小小的藥片身上暴露無遺。原來嘴上說著我們崛起了,實際上還是那種「寧給友邦色情書、不與家奴感冒藥」的思維方式。自認為這些年已經混的不錯了,火炬滿世界一傳,才發現不鳥你的還這麼多;自己平常裡總是說嘴,說啥已經具有了獨立的大國尊嚴,辦個運動會就要全國禁感冒藥。原來這崛起都是對內的,對外該怎麼裝孫子,依然跟有句俗話怎麼說的來著?什麼死了嘴硬?

中國講究「客隨主便」、「入鄉隨俗」,其實外國也是這麼講究的。家裡來客人打掃打掃、加張床、擺束花我不反對,但我不能忍受來的這些客人高人一等,更不能忍受的是,本來客人沒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我們也沒覺得他們高人一等,就是有人想把客人弄成高人一等。你想做奴才去請安問好你就去,別綁架所有的老百姓跟著你都膝蓋犯軟,犯軟的同時,兩個月之間還不能感冒——不過這也真符合其願望,一幫不感冒、身體好的奴才,是多令人愜意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