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教授,請告訴孩子們,中國人民與中國共產黨不共戴天!”

【新唐人11月03日訊】在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共雖然劃定了抗議示威專區,但是,事實上,中共是讓外國人申請示威的。中國人的所有示威申請都不被批准,隨後,申請人立即被刑事傳喚、刑事拘留或逮捕。

中國人在中共劃定的抗議示威專區的唯一成功的示威是一對沒有申請的父子。

京奧期間,北京的一位姓海的父親帶著他只有6歲的兒子成功地衝破了戒備網,在示威區之一的日壇公園進行了一次短促和小型的抗議。

6歲的孩子高舉著的牌子上用英文和中文寫著:“山東惠民縣政府非法賣了我奶奶家的房子,搶走了錢!”

今天(10月20日)一早,一位我曾經服務過的“斷友”(被中共一次性買斷工年齡的職工)帶著他的7歲的女兒來南京看我。女孩子叫“小芬”。

我請他們父女到南師大附近的一個早餐店吃早餐。這2年裡,這家人到北京上訪路過南京,都來看我。一共是三次,都是父母帶著孩子來的。我很奇怪地問,“孩子媽呢?”

他哽咽地說,“我們夫妻都被買斷,今年上半年家裏的房子又被強拆,補償款根本不合理。我妻子多次去政府說理,最後一次在回來的路上車禍死了”。

這時,我才發現孩子的袖子上有一朵小白花。他接著說:“郭教授,我這次來是想把孩子帶來給你看看,然後把她送到一個農村親戚家。下個月我要到北京去,不解決我們的問題我就要在北京學楊佳,帶上汽油和刀,殺不到敵人就自焚。這是農村親戚家的地址和電話,請郭教授在我死後,多關心一下小芬”。

我正想開口,他立即打斷了我。

他說:“郭教授,你不要勸我。我和楊佳一樣,有選擇生的自由,也有選擇死的自由;有忍氣吞聲的自由,也有以暴制暴的自由。我只希望在我死後,郭教授一定要告訴小芬,她爸爸媽媽的死,都是共產黨害的,要她長大為父母報仇,消滅共產黨。郭教授,請告訴孩子們,中國人民與中國共產黨不共戴天!”

他把小芬的外套脫掉,這時,我注意到小芬的T恤前胸寫著:“政府是大灰狼”;後背寫著:“中共是大壞蛋”。

我不知道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先生看到這個7歲的小女孩身上的字會有甚麼感想?

但是我知道,如果一個執政黨讓這個國家的孩子都仇恨到這個程度,我想這個執政黨是沒有未來的。

我還知道類似這個7歲小女孩和上述6歲的小男孩的中國兒童豈止百萬千萬?

我對小芬爸爸說:“你安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如果你犧牲,我會安排新民黨的女同志將小芬接到家中撫養的”。

將他們父女送上火車,目送著火車遠去。我想,中國會有千千萬個楊佳要向中共討個說法的。我想,中國還會有千千萬個小芬在心裏牢記“政府是大灰狼”、“中共是大壞蛋”的。

這些孩子長大,一定會報殺父之仇的!

我們要告訴所有的孩子,是誰在所謂的“經租房社會主義改造”中,非法搶奪了他們的爺爺奶奶的私房?
是中國共產黨。

是的,我們要告訴所有孩子,是誰在57年的反右運動中,將他們的爺爺奶奶打成“右派”,迫害致死致殘?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孩子,是誰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中,讓他們的爺爺奶奶沒有飯吃,最後餓死4500萬人?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孩子,是誰在所謂的“文化大革命”中,用各種政治罪名任意迫害他們的爺爺奶奶、叔叔伯伯?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孩子,是誰在所謂的“改革開放”中,用各種“經濟體制改革”手段,非法剝奪他們的爸爸媽媽、叔叔伯伯的工作權利?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的孩子,是誰在所謂的“城建規劃”中,用各種強盜手段,非法拆除了爸爸媽媽、叔叔伯伯的住房?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的孩子,是誰在所謂的“打擊邪教”運動中,殘酷迫害有宗教信仰的善良的中國公民?
是中國共產黨。

我們要告訴所有的孩子,是誰讓你們,是誰讓我們,是誰讓我們所有的人不得自由,飽受獨裁之苦?
是中國共產黨。

最後,我們還要告訴所有的孩子,

我們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我們公開宣佈:我們的一切仇恨都是一黨獨裁造成。讓獨裁者在我們面前發抖吧。我們在這個消滅獨裁的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我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中國。全中國苦難的孩子們,聯合起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