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高耀潔及其家人飽受監控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心語報導)被外界譽為「中國民間抗艾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潔醫生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向本台透露近日她的家人受當局打壓。河南艾滋病維權人士李喜閣也表示近日持續受到當局監控

今年12月1日是第21個世界艾滋病日,據海外博訊網星期天的報導,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組織日前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呼籲中國繼續消除與艾滋病相關的歧視。該報告稱,6個城市中超過6千名受訪者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士不願意與感染者共處一室,而一半以上的受訪者不願意與感染者共同進食。長期關注艾滋病的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負責人萬延海對此表示:

「艾滋病防治條例在保護病人利益的時候,很多提供給病人的東西都是很虛的,對於歧視現象,對於權利的侵害缺乏具體操作的條款。另外一方面就是對艾滋病病人提出很多額外的要求。例如艾滋病病人到醫院看病要告訴醫院他有艾滋病,那他可能就會被拒絕醫療。艾滋病的宣傳教育基本上都是一些官方的機構在控制這些資源。」

一直幫助河南艾滋病人的醫生高耀潔表示,在中國大陸艾滋病人被歧視的現象仍然普遍存在,為艾滋病患者維權或提供服務的人士及機構也不斷遭受打壓。高耀潔告訴本台記者,近日當局對她的家人施加壓力:

「我最傷心的是,他們不只對我(施壓),我今年都已經82歲了,我現在對這些東西我都無所謂了,就算是讓我活,我還能活多久?我認為不應該對我的家屬施加壓力。我兒子最近一段時間都不敢來我這兒,有時候到樓底下,我要孩子把東西送上來他不上樓,這現象已經有四個星期了。他們恐嚇我家人的原因應該是我揭當局的黑。」

除了家人之外,高耀潔表示當局暗地裡不斷監控她的行蹤:「他們表面上沒有理我,實際上還是不斷地在監控我,我的網站我的電話都被他們監控。」

至於在網上發出一封遺書,文中透露因為無自由,無自尊的生活,想了結此生的河南艾滋病維權人士李喜閣則表示近日持續受到當局監控:

「我現在出去都不方便,妳想想6個人跟著我,我出去多不方便。唉,我還是一個病人,不是一個健康人,而且如果只有我一個病人也都無所謂了,我還有一個孩子,現在都不知道怎辦?」

李喜閣的大女兒在2004年被驗出母體感染艾滋病死亡,不久又驗出她今年七歲的小女兒也是母嬰傳染艾滋病患者以後,李喜閣一直上訴到法院要求立案,但法院遲遲不立案,又經常對她24小時監控。今年9月份她接到中國全球基金非政府組織的要求到瀋陽參加討論會,卻受到公安阻止。

事實上,中國政府長期以來一方面向外界強調打擊艾滋病的力度及決心,一方面卻又不斷限制艾滋病維權人士參與國際會議的機會。例如北京愛知行研究所負責人萬延海,便於上個月在北京召開的第七屆亞歐首腦會議期間,受到警察監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