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破霧–走過7.20》第四集:陷牢獄 善心感惡徒

【新唐人2009年7月24日訊】控制龐大軍隊和國家機器的中共組織,以酷刑等強制手段逼迫被抓進勞教所、監獄和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堅定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卻在監獄裡秉持救人的善念,感化了獄中罪犯及警察。下面請看《破霧 – 走過7.20》第四集:陷牢獄 善心感惡徒的法輪功學員內心真正的想法:

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普通人都不會和這些詞沾邊,更何況是信仰真善忍,修煉自己做好人的人呢。可控制龐大軍隊和國家機器的中共偏偏要把這群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抓進去。

清華學生煉功點輔導員/愛爾蘭留學碩士 趙明:「站了一圈5-6個警察說你必須得簽放棄修煉的聲明,我說我不簽,把我往床板上綁,用那個布帶,腿、腳、上身、跨過嘴,都綁,綁完了就說“你這個簽不簽”不簽!這邊當頭的一示意,那邊這些警察就拿著電棍在我全身各處一起開始電擊。」

前610官員談了中共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做法,以及他們內心所受到的觸動。

原天津國保局及610辦公室一級警司 郝鳳軍:「當時因為孫提被打所以我才和她接觸,帶她看病也好、帶她去醫院上藥也好,她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並沒有做其他任何的違法犯罪的事情。所以包括在610辦公室的民警有很多人都不理解,包括我也一樣。」

而那些被非法投入牢獄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面又是怎麼做的呢?

清華大學教授/法輪功學員 須寅:「我在監獄裏遇到那些“包夾”甚麼的,我跟他們都溝通的非常的好。有的罪犯他想殺人,他就是解不開。因為我們修煉人,看問題,看他的那東西,都很清楚他是怎麼回事兒。他提前比我先放出來,向我來告別,哎呀!依依不捨的。後來他說:哎喲!我這次來沒白來,沒有人能解開我的這疙瘩,你給我解開了。這以後我不能再走這“偏門”了,一定要走正道了。」

原貝爾實驗室工程師/法輪功學員 呂雪立:「雖然那些吸毒犯日常中間幫助警察去電擊、酷刑我們法輪功學員,但是法輪功學員在看到他們受酷刑的時候呢,心裡是非常受不了的,然後就跟他們講,這個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一個人從心裏根本改變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後來…當時就把這些吸毒犯就放了吧!這件事兒當時在所有的勞教所和北京市整個的相關社會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法輪功學員在每個牢獄裡都能起到如此的作用。他們希望大陸民眾明白真相,同時,法輪功學員也想保護他們﹔不希望在中共這種互相絞殺的體制下 “人人成仇敵”, 希望能夠把這種怨給解開,使大家更加和諧。

而談到牢獄中的警察,法輪功學員不無擔心的說:

美國醫生/法輪功學員 李祥春:「對於那些惡警,他們是因為要保住那工作﹔包夾的人呢,想立功、想減刑。所以說很多時候他是故意的主動的去同化邪惡的。但是呢,這其中也有很多人,他良心…就是還存在一些良心,他會對我們表示同情,但這種人呢,很快就會被換掉。」

原外企員工/北京地壇法輪功義務輔導員 陳剛:「勞教所裏面衝在最前面的那些惡警,那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呀。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迫害下來,我們看到在中國道德淪喪,法制完全被破壞,甚麼人權這一切一切,共產黨就是在拖著這個社會往地獄裏在走。」

前中共國安官員對這些參與迫害的各級既得利益者提出了自己的希望。

原國安部高級諜報警官 李鳳智:「這裡邊的許多人,是既得利益者。從上層到下層,有的得的多,有的得的少,但是都有既得利益在裏邊。我們現在最期望的,就是他們真正的作為人的良心,作為中華民族的一種精神,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東西在他們的血液裏起作用。我們這個方面還是有希望。」

請繼續收看《破霧-走過7.20》第五集:破偽火 講真相救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