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準腦袋冤死輪下 交警不重視公安不立案

【新唐人2011年3月21日訊】一位網友為母親伸冤。

2011年3月17日,母親不幸遇車撞地,大卡車司機怕一身殘疾賠償過大,一不做二不休,在現場眾目睽睽之下把車子倒過來反反復複對準腦袋壓四五次!腦漿滿地慘不忍睹!肇事司機爾後返回公司在高管協助下迅速逃逸!交警與公安被公司買通,人證物證事證三證俱全,交警說不是他們的事情!公安說這個不需要立案!可憐母親,冤死輪下,面目全非,屍骨不全,叫我不肖子孫何以讓您入土為安!

我叫王斌,現年25歲。兩年前因為不幸,雙腿殘廢,行動不便,一直由我的母親照料,任勞任怨,自從我殘廢之後,她從沒對我發過脾氣。2011年3月17日,是我一生中最為黑暗的日子.那一天的下午,我勤勤懇懇養育我們一生的母親,她去看望我80多歲病重的奶奶,在去的路上,經過正在建設中的婁新高速公路楓林十標段(也就是新化縣楓林管區轄內)的時候,因為天有點暗,高速公路施工車輛又要趕著下班,速度很快,就撞上了我的母親。根據現場目擊證人的描述,當時我母親只是被剮倒在地,人正準備爬起來的,旁邊人大聲驚呼“撞人了!撞人了!”結果那個肇事司機聽到有人喊撞人了,就伸出頭來,看到我母親臥倒在地後,他就把車子停了下來,旁人以為他要下來看人的,結果,他做出了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事情,他直接往後面倒車,對準我媽媽壓過去,直接壓住我媽媽的腦袋……更讓人感覺喪心病狂的是,他倒過來之後又開回去,再倒過來再開回去,反反復複壓了四五次,確認我媽媽不會生還,立即駕車直接往婁新高速公司總部猛跑!
  
當我聽著那些就在旁邊,親眼目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的人們,給我講述這個情景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悲憤得像是窒息了一樣。這哪是什麼撞人啊!這是明明白白的殺人!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謀殺!明明就是肇事司機怕我媽媽被撞倒之後落下一身的殘疾陪得更多,乾脆來個壓死好賠錢一了百了!
  
出事之後,肇事司機趕到公司,他們公司裏的管理人員不是讓他自首,而是協助這個司機立即逃跑!
  
讓人氣憤不已的事情是,當現場圍觀的群眾報警之後,新化縣交警大隊的人馬趕到現場,跟他們一起過來的就是公司裏的人!交警來了不是立即保護現場,而是叫來殯儀館的車子,把我媽媽的屍體立即從現場拉走,然後叫他們按照無名女屍的身份立即火化!他們沒有通知我們本地政府,沒有通知任何人,就想把我媽媽拉走火化!為什麼要這麼急急忙忙的要火化掉!什麼無名女屍啊。我母親出去的時候身上帶著我給她買的手機,裏面有我們家裏人的聯繫方式,口袋裏還有她的身份證,這些在殯儀館她的遺物裏都有。幸虧殯儀館的人還有些良心,說沒有家屬的簽字,就是殺了他們也不敢火化。明明白白就是交警跟公司想焚屍滅跡!而我們得到我母親出事的消息是第二天上午的時候,那是交警見屍體擺在殯儀館也不是個辦法,從我母親的遺物中知道我母親的身份跟我們的聯繫方式之後,想了又想才通知我們的。可是我們趕到殯儀館的時候,我母親的那個裝屍袋上寫的還是“無名女屍”!
  
我們找交警部門討說法,交警部門說這不歸他們管。因為這一段公路還沒有正式通車,所以他們不必管,叫我們去找公司項目部。我們去找公司項目部,叫他們交出人來,他們不但不理我們,還對我們大聲辱駡十分囂張,說什麼死了就死了,誰叫她走路不長眼睛!最後還叫來兩車的員警!員警到場之後,說是要協調,向我們瞭解了這個情況,說是既然屍體是交警部門運走的,那就是交警部門的事情,與他們無關。於是我們只好再去找交警部門,已經約好說要給我們答復。可當我們趕到交警隊,等了好幾個小時,沒見到任何人,也沒有得到任何答復.於是只得再去找那個公路管理部門,可這個時候這個部門已經人去樓空,鬼影子都沒有一個了!
  
可憐我的母親,在他們工地上被他們活活的壓死!現在交警不管,我們向員警報案報了好幾次,員警說這是交警的事情就不能讓立案!我們向他們上級反映,他們上級說是下級的事情!我們直接找當地的員警他們現在連電話也不接我們的了!
  
出事的時候,那個地段有視頻有攝像頭,可是這些個視頻哪去了歸誰管,我們現在一個也不知道。後來工地上的人偷偷的告訴我們,他們老闆已經給相關部門領導人塞了不少的錢,那天晚上過來的交警每個人都給了錢,所以他們一來就馬上叫拉走火化!公司那邊也曾經說過,給我們60萬,把這個事情就這麼了斷算了。但是我母親就是被人活活的謀殺掉的,這種刑事案件能私了嗎?我們做兒女的就真的能讓殺害我母親的兇手逍遙法外?!那個公司的老闆見我們不答應,惱羞成怒,放出話來,說就是花個幾百萬也要把這個事情給壓下去!說什麼就憑這一雙殘廢的腿,看我們能鬧個什麼樣!看我們能鬥得過他嗎!
  
我們怎麼跟他們鬥啊,在我們新化這個小小的城市,曾經的大街上死個人就像死條狗一樣,在我們這個國家級貧困縣,越是貧困越是黑暗!他們把交警買通!把員警買通!叫交警不要理我們,叫員警不要給我們立案!還說要花個幾百萬鬥死我們!
  
我們現在告狀無門無路可走,我現在只能向各位網友求助,能讓大家關心一下我母親的冤情!誰無父母?!誰無家庭?!
  
曾經有一個故事說,老烏鴉一直照顧小烏鴉,不離不棄,到了老烏鴉飛不動了,由小烏鴉反哺老烏鴉。還有一個故事說,小羊羔生下來的時候,是跪著向自己的羊媽媽乞奶的。我想起了我那冤死的母親,想起她在我上學時走幾裏地給我們送傘,也想起了她曾經因為我的學習不爭氣讓她傷心哭泣的情景,更想起了我癱瘓時吃喝拉撒在床上半年她辛辛苦苦任勞任怨照顧我的辛勞時候。我因為殘廢心理不適應大發脾氣,但是我母親從沒對我發過脾氣,把一切都忍受了下來,只是別過臉去偷偷的掉淚……母親,您辛辛苦苦養育我們一生,我們還還沒來得及回報您,您現在遭此毒手,無能的不肖子孫不能讓您沉冤得雪,只能讓您現在還躺在冰冷的停屍房不能入土為安,叫我有何面目苟且於世!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