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韓寒敢說,我們敢做嗎?

【新唐人2011年6月18日訊】近日韓寒在廈門大學演講關於今日中共領導的中國大陸的文化大國問題:1、為何成不了文化大國:2、如何成成為文化大國?韓寒認為:因為中共各地領導審查文藝,搞越來越大的屏蔽詞庫讓我們自律,使黨努力和諧的今日中國文化只能跟朝鮮、阿富汗比大,可能還比不了由亂而治后的阿富汗。黨中國靠輸出四大名著和孔孟之道沒用。審查和屏蔽「和諧」了的余秋雨似的「高雅」文化,又輸不出去;被閹割得像新聞聯播的作品,除非外星人看。唯有從媒體到學校、文化出版、論壇網站,大家都來反對審查,中國大陸才可能成為文化大國。

一、韓寒機智、清晰和自信

韓寒是八0后的青年,演說有中共極權專制末期反抗者的調侃式的機智。他首先調侃前面一位老師所說的愛國主義是假的,「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尖銳地指出「真正的愛國主義就是要保護這個國家……不受到任何迫害。」引聽眾笑。

調侃引出笑聲后,韓寒以「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各位同學」為演講的正式開始,說:今日中國一直成不了文化大國,因為我們大部分講話,沒有文化的領導「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他們懼怕、審查、控制文化。所以不能夠成為文化大國。韓寒的思維邏輯很清晰:沒文化的領導審查控制下,文化必然萎縮變得狹小。

思維清晰故而自信,所以他敢問:「各位領導你們說呢?」在廈門大學在場的領導尷尬之際,他講起了故事:講他主編一本雜誌,因為領導審查,到現在都沒有出版。因為根據黨的王法規定,裏面一幅漫畫的裸體男人不能露出陰部,於是他把雜誌的一個logo擋在不合法的部位,審查人員告訴他:你不可以暗喻「黨中央」。韓寒說他被雷到,想: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放在創作上有多好。

二、中國可以創造成為文化大國

韓寒指出中國有文化大國的潛力,祖輩有四大名著和孔孟之道的文化基業,但由於文藝審查,我們今人的想象力受限制太多,不可能產生非常豐富的文化。他說,他算是自我限制很少的了,落筆時卻也會情不自禁地想很多不能寫的,這個西藏、那個新疆,除非他是余秋雨,可他又不是。結論之一是:這樣一個文化環境下,要想成為一個文化大國,除非全世界只剩下中國、朝鮮、阿富汗。縱然阿富汗,作家還寫出了《追風箏的人》,一旦搞清楚了國家,也可能超過中國。

繼而韓寒談當今中國如何成為文化大國的問題,他先指出:今人國際交流,不能拿四大名著和和孔孟之道去;這好比相親的女方問你有沒有錢,你說我祖宗十八輩很有錢,沒用。接著說,朝鮮成為文化禁地是因為人人沉默,而中國人比朝鮮強,我們不沉默,只是聲音被和諧;鄧麗君曾經被認為黃色、下流,但全國都聽,現在就不黃色、下流了。韓寒的思維清水般透明:讓今天被認為反動的,明天不被認為是反動的。那該如何做呢?韓寒說:我們都來反對文化的審查,屏蔽詞里除了反人類的詞外不再有其他的詞彙,才可能創造出一個文化大國。

我們都來,這個「我們」具體都是那些人呢?韓寒給予了具體說明:我們媒體從業者、學生老師、文化從業者、愛好者,包括版主,都來努力讓屏蔽和審查越來越少,領導們以螃蟹腳鉗住別人喉管的政府,要有足夠的自信讓文化更加地開放。輸出四大名著和孔孟之道,只說明華夏文明偉大,中共和諧文化沒用。

三、韓寒敢說在先,大家須跟進在後

韓寒睿智地指出:1、審查創作不能產生像樣的作品。作品被閹割得像新聞聯播,只能給外星人看。2、房地產業崩盤之後,我國可能就不是經濟大國了,在文化上真正崛起,才是不會崩盤真正強國。3、屏蔽詞太多,一旦超過詞庫最大載重量就是網站崩潰;4、文化為了統治階層的利益瀕死,我們將被子孫小瞧。

韓寒真敢說,機智的話語讓我們不由地大笑,可笑過後我們敢做嗎?韓寒如果是余秋雨,上面的話無論如何是不敢說的,因為余秋雨從來都是將自己的利益擺放在第一位的。所幸韓寒不是余秋雨,固然說這些也可能由此被鎖住喉嚨,但他更不願意讓子孫笑他今天沉默。也就是說,韓寒比余秋雨有良知和膽識。

韓寒的演說帶給我們笑聲,可如果我們只是一笑而過,就對不住韓寒。中國在文革后最早跳交際舞的男女是要冒風險的,如果後面沒有越來越多的人跟進,那麼至今中國人還只會跳「忠字舞」和「革命舞」,中國還是朝鮮般的文化禁地。韓寒說上述反領導文藝審查的話,如同最早跳交際舞的男青年,冒了想跳舞的人走禁區必須冒的險。今天我們為韓寒的學說發出笑聲,是贊同,但如果不敢跟進韓寒破審查,他再說幾次就可能被當出頭鳥打,也就陷韓寒於不利,成了不義者。

結語:不做麻木人或懦夫

我不止一次地讚賞過韓寒。有人跟我說:韓寒不值得你這樣做。我這樣想的:韓寒如果用其知名度為極權搞笑,連年上「春晚」,名聲將比趙本山更大。但他為了不被子孫笑話而冒險,我們如果連化名在網上讚賞都不做,美其名曰「不屑」,其實是怯懦不敢,或者麻木不仁。我不是先行的勇士,卻也不做麻木人或懦夫。

──轉自《看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