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佈滿攝像頭的中國「透明者」

【新唐人2013年11月21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近幾年,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民眾實施的監控程度日益嚴重,攝像頭的安裝已達到無所不在的地步。盡管中共官方聲稱這些攝像頭的作用是「減少犯罪」或「治安防控」,但事實證明這些設備更多時候是用於監控讓中共當局感覺不放心的中國民眾。有香港媒體指,中共對民眾的監聽系統也是全方位的,而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的人盯人的監控手段更是廣泛使用。外媒稱,中國的意見人士、法輪功學員、上訪的平民、維權律師正在中共的全方位監控下成為「透明者」

慕容雪講述佈滿攝像頭的中國

《紐約時報》11月20日發表了一篇關於中共當局嚴密監視中國民眾的文章。該文是根據中國當代著名網絡作家慕容雪村今年11月14日在紐約的一次演講講稿改編而成,其中文稿經慕容雪村本人審定。

文章講述了中國大陸意見人士被中共當局嚴密監控的一些具體情況,慕容雪村稱這些被監控的人士為「透明者」。著名的意見人士,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就是其中的一個。

文章敘述說,中共警方對郝建的「關註」始於1989年的天安門六四事件後,因為在那次事件中郝建的堂弟不幸中彈身亡,從此,郝建成為了「透明者」。

文章敘述說,警方會監聽郝建的電話,查看他的郵件,時常跟蹤他的出行。在某些特定的時刻,比如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的幾個月內,中國當局還會禁止他離開中國。大約每個月,郝建還會被警方請去「喝一次茶」。在一次喝茶時,警察這樣告訴郝建,「對我來說,你的生活是完全透明的。」

文章寫道:「可想而知,這樣的『透明者』並非只有郝建一人,在我熟識的人中,就有數十人被迫享受著這樣的待遇。政府還監視著家庭教會的組織者、法輪功學員、上訪的平民。沒有人能夠準確知道有多少人正受到監視,甚至無從得知是哪些部門在負責這項這項艱巨的任務。」

文章表示,所謂的「天網工程」讓中國變成了一個攝像頭無所不在的國家。按中共官方的說法,它的作用是「減少犯罪」或「治安防控」,但是在長春盜車殺嬰案等備受公眾關註的案件中,這些攝像頭都只是純然的擺設;相反,在針對人權律師李天天時,「這些攝像頭倒是不出意料地保持著警惕和靈敏的本性」。

文章表示,監控的主要目的是控制和威懾民眾。近十年來,維穩已經成為中國當局最重要的事業,但論其實質,不過是當局維持統治的手段而已。

文章還列舉了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濫用監控權力的一個典型的例子:在2010年春節前的五天,重慶警方監控到大約4000名「不受歡迎」的人進入重慶,大多數人在幾個小時之內鎖定,並被迫離開重慶。(沒有證據顯示這些人觸犯了任何法律)

慕容雪還寫到,他自己作為一名關心時事的作家,常常會懷疑自己被跟蹤,被錄音錄像,擔心被警察暗中跟蹤,甚至在與朋友聚會時,也常常會下意識地把手伸到桌子下,看看那裏有沒有裝著竊聽器。

文章寫道:「監視之下,最讓人恐懼的還不是坐牢或酷刑,而是你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恐懼揮之不去,可我又極力想把它揮去……監視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你不再相信自己,更難相信他人,這是受監視的透明生活最可怕的後果。」

文章表示,在這種無所不在的監視之下,本來正常的舉動也往往會被視為別有用心,與陌生人的交談,一旦不小心談論了「真正的秘密」,就可能成為「呈堂證供」。

最後,慕容雪村質問道:「中國政府一直說要建設『和諧社會』,但一個布滿攝像頭,充滿猜疑和恐懼的國家又如何能實現真正的和諧?沒有了彼此之間的信任,我們的生活又會變成什麽樣子?」

中共當局利用監控技術來嚴密監視國民的做法,一直以來都被國際社會廣為病詬。今年11月5日香港《南華早報》在一篇關於中國大陸出現嚴重霧霾現象的報導中調侃道:「霧霾擾亂監控攝像頭,在中國引發治安擔憂。對中央政府而言,籠罩中國的霧霾不只危害健康,還危及國家安全。」

中共監控手段新招:對公民身份證做手腳

《民生觀察網的博客》2013年11月4日披露了中共官方的維穩動態與對民眾社會日常生活的監控限制手段,其中包括「北京警方的身份證識別儀對上訪者設有特殊報警裝置」。

該報告表示,該網信息員在和一位北京藉的老訪民聊天時,這位老訪民透露:北京警察手中的身份證識別儀對所有來北京的訪民設置了特殊報警裝置。這位不想暴露姓名的訪民詳細說明了識別儀對訪民分三級穩控的標準。

(1)新來的,只在指定的信訪口上訪的;他們也不能有一般的國民待遇,報警燈顯示的是黃色,表明是訪民,註意其行為,不采取其他的穩控措施。

(2)在敏感地區有「過激言論、過激行為」受到過行政處罰的,報警燈顯示的是紅色,要帶回留置室進行盤查,並通知地方駐京辦,駐京辦要是接,就交給地方,不接需要數小時後才能放人。

(3)有過多次過激行為和言論、在境內外媒體維權過的訪民、被定為異議人士的訪民,這些訪民識別儀上顯示的是網上追逃犯,是要嚴加穩控的,敏感時期是要被上手段的。

對社會的全方位監控是專制國家的一種恐怖統治手段

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兩年前接受《新唐人電視臺》的采訪時評論表示:中共對社會實行全方位監控,是共產黨專制國家的一種恐怖統治手段。

他分析說:「因為共產黨的國家取得政權,維持政權都不具有合法性。經過60多年的統治極權統治,它戰戰兢兢,隨時在擔心丟失政權。因為沒有合法性,所以它要用各種手段,非法的手段,用剝奪人的自由的手段,剝奪人尊嚴的手段,來達到它維護一黨專制統治的目的,所以這是它的特務統治手段,警察統治手段具體的表現。」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