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8月26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8月27日訊】【中國禁聞】8月26日完整版

提要
習近平大砍國企薪酬 評論指太子黨可能反彈
賈慶林賀國強露面看戲 戲外有戲?
屢遭警方騷擾 「第11屆北京獨立影像展」被取消

70律師聯署 抗議當局打壓程海

8月26號,大陸近70位維權律師發表聯署聲明,對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打壓維權律師程海事件,表示嚴重關切。 程海律師因為在為「新公民運動」活動人士丁家喜辯護的時候,退庭抗議法庭違法,並前往檢察院控告,而被指責「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8月22號收到昌平區司法局的書面通知,說準備對他處以停業一年的處罰。

聲援程海的律師們在聯署聲明中說,在庭審過程中,程海律師為爭取正當合法的訴訟權利,而採取的行動,完全是在履行律師的法定職責,是為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捍衛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聲明敦促北京昌平區司法局收回決定,不要恣意處罰維權律師,不能淪為違法者打壓律師的工具。

大陸知名學者姚監復獲保外候審

大陸知名學者姚監復,日前獲準保外候審,目前仍不能自由接受採訪。姚監復今年5月初被中共警方拘留後逮捕。據香港《明報》8月26號報道,82歲的姚監復25號表示,他與早前被批捕的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同案,也是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

姚監復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之前,任中共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被稱為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

雲南地震災民示威 抗議生活費被扣

雲南省昭通市地震災區數百災民,8月23號到縣政府遊行示威,抗議官員剋扣救災補助。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魯甸縣龍頭山鎮、樂紅鎮是8月3號地震的重災區,目前部份災民仍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依賴政府救濟。當地村民披露,按照規定,政府應該每天發給災民25元人民幣生活費,但已有村民十天未領到,或者只領到了7、8錢。

河北邯鄲民間融資崩盤千人維權

河北省邯鄲市多家房地產商民間融資崩盤,老闆跑路,多個樓盤的上千名受害業主和投資人,8月25號聚集邯鄲市委請願,一度阻斷交通抗議政府不作為,當局派出大批警察驅趕,多人毆打抓捕。

編輯/周玉林

習近平拿國企開刀 能否成功?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表示,要對國企高薪動刀,最近更傳出要砍掉央企高管薪酬的70%。對此學者指出,習近平想通過對央企動刀贏取民心,但可能因為損害太子黨的切身利益,因而受到阻力。這一步能否成功,還有待觀察。

8月18號,以習近平為組長的「中央深改小組」,審議了國企主要負責人薪酬改革方案,要對負責人履職待遇、業務支出做出新規定。

25號的《財經》雜誌援引知情人的說法表示,根據方案,央企負責人的薪酬率先將大幅削減七成,削減後年薪不能超過60萬元。

其實,目前國企負責人的薪酬是非常高的。

例如,目前五大國有銀行,主要負責人的薪酬都超過100萬元。「工商銀行」董事長姜建清,去年的年薪是199.56萬元﹔而「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在任職「中海油」董事長時,年收入更是高達1330萬元。

資料還顯示,石油、電力、電信等7個壟斷性國有行業,儘管職工人數佔全國不足8%,工資卻佔全國工資總額的55%,是市場的平均工資的5到10倍。

除此之外,從2001到2008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纍計獲得國家財政補貼共64766.91億元。

國企受到的這些優待,在中國社會引發了極大的不滿。

哈佛大學政經博士楊建利表示,國企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如果國企賠錢,要靠納稅人的錢養它們,但它們盈利納稅人卻一分錢紅利也分不到。

哈佛大學政經博士楊建利:「當公司賺錢的時候是自己的,賠錢的時候就不是自己的。而且國企是政府腐敗的重要一個環節,所以習近平在反腐的時候,拿國企開刀也是很自然的。」

另外,楊建利認為,從經濟學角度來講,應該靠市場來決定一個人的工資,而不應該是政府指定的。

北京獨立學者、歷史學家章立凡對香港《蘋果》日報指出,中共的財富王國分為兩類,一類是由「官二代」掌握的新興產業﹔另一類是「紅二代」掌管的央企。

章立凡認為,習近平想過對央企動刀贏取民心,這勢必引起「紅二代」「太子黨」們反彈,他的做法能不能成功,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早在2012年12月,美國媒體《彭博社》發表長篇報導披露,他們通過對中共103名「太子黨」的調查指出,至少有26名「紅二代」掌控中國頂尖的國有企業。其中王震兒子王軍、鄧小平女婿賀平、陳雲的兒子陳元,光這3位「太子黨」,在2011年就掌握高達16000億美元的資產。

楊建利認為,如果經濟出現很大變動,政權也不穩定。

楊建利:「他們把持國家的工業命脈,如果他們抵制下去的話,整個國民經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如果經濟出現很大變動的話,政權也不穩定。」

實際上,國企高管的腐敗非常嚴重。從今年1月1號到6月23號,據媒體公開報導的不完全統計顯示,共有多達44名國企高管因貪腐落馬,涉案金額都很巨大。

採訪/田淨 編輯/宋風 後製/郭敬

華潤宋林案再爆 前審計總監黃道國被查

中共央企華潤前董事長宋林案繼續延燒。據中共官媒報導稱,華潤原審計總監黃道國,涉嫌「非法獲取國家秘密」被查,消息引發華潤系股票星期一全線下跌。曾實名舉報華潤案的記者李建軍預計,華潤案還有一大批高層落馬。

引爆華潤宋林落馬的新華社首席記者王文志,以記者報導的形式再次揭開華潤案黑幕。報導稱,華潤前審計總監黃道國被查,是與數年前非法獲取審計署對華潤的審計報告有關。

曾實名舉報宋林案的前山西記者李建軍披露,黃道國是被宋林收買拉下馬,曾幫助宋林應付審計署調查。

前山西記者李建軍:就在2011年審計署審計華潤舉報的時候,黃道國就利用裙帶關係,把調查報告偷出來了。偷出來以後,宋林做了兩個事情,第一因為先有數了,別人查你甚麼東西,可以做一些財務造假來應對﹔第二就是提前打報告來阻止調查嘛。

李建軍認為,黃道國被調查只是華潤窩案被整肅的一部分。

前山西記者李建軍:周永康的案子抓了三百多人。這個案子抓多少人誰知道呢?
記者:那現在抓了多少人?

前山西記者李建軍:很多人,幾十個肯定有了。

此前有海外媒體故意將宋林案指向溫家寶,李建軍批評「胡說八道」,他重申,溫家寶曾經下過批示要查宋林案,但最終被高層「人為制止」。

據消息人士透露,宋林是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心腹,力挺香港特首梁振英上臺。

新唐人記者梁珍在香港報導

賈慶林賀國強看戲 戲外有戲?

在中共元老紛紛露面為習近平壓陣的敏感時期,日前曾被傳遭中紀委調查的前政協主席賈慶林,和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再次露面,和中共原副總理吳儀,以及福建其他高官一同在北京看戲。分析認為這極不尋常,大有文章。

大陸媒體25號報導說,賈慶林、賀國強24號晚在北京的國家大劇院,觀看福建省歌舞劇院大型舞劇《絲海夢尋》。現場還有中共副總理劉延東、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國務院原副總理吳儀等人。但蹊蹺的是,媒體並沒有發佈現場照片。

賈慶林和賀國強此前都曾傳出被調查。不過,7月16號上午網上又傳出賈慶林遊覽秦皇島長壽山景區的照片;6月4號,賀國強也曾在貴州省貴陽孔學堂露面。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表示,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習近平執政以來,在拿下大小「老虎」的過程中,都有一個很明顯的特點。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就是瘋傳某一個人要下來,某一個人要被拿下的時候,往往在拿下之前讓他露一露臉。現在我覺得習近平當政以來變成一種規律性了。我們可以回顧一下,像這個徐才厚,宣判他立案審查的之前,他還跟習近平接見軍隊幹部。」

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早在去年就被瘋傳,因涉嫌軍內腐敗被「雙規」。但今年1月20號,他突然隨習近平露面,出席中共軍委慰問駐京部隊老官員。當時,外界還以為徐才厚「平安著陸」了,但在6月30號,中共宣佈對徐才厚立案審查。

去年12月,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曾被瘋傳遭到「雙規」,隨後他同樣露了幾次面,之後在7月29號,當局宣佈對他立案審查。

趙遠明分析,這些落馬官員的露面,好比演員的「告別演出」。

趙遠明:「像這些人賈慶林甚麼的,我估計你不管怎麼露面,過去貪腐不因你這次露面,下次露面消失的無影無蹤。習近平也不會說你今天露面了,明天該抓你不抓你了。所以我覺得賈慶林他們,有可能是習近平有意讓他們露面,讓他們作為像告別演出似的,最後給觀眾說『拜拜』。」

賈慶林一向被指稱是「江派大員」。外界甚至把賈慶林和曾慶紅、李長春、周永康並稱「新四人幫」。習近平在拿下週永康、徐才厚之後,江係其他要員將面臨怎樣的處置,就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之一。

賈慶林7月在秦皇島的露面之時,就有知情人士在網路爆料,賈慶林被控制是真,「露面」是他「願意配合」的表現,目的是穩住一些蠢蠢慾動的勢力。

至於賀國強,香港媒體8月21號報導說,中共國企「華潤」老總宋林貪腐案發後,傳出賀國強兒子涉案,賀國強被中紀委約談。但隨後,傳聞賀家退回17億人民幣贓款,全家現在「軟著陸」。

《大紀元》報導說,賀國強屬於江派人物,但在「王立軍事件」爆發之後站到了胡錦濤,溫家寶一邊,和他們聯手倒薄。還有媒體說,對薄熙來痛下殺手的還有賈慶林。

時政觀察人士唐靖遠分析,賈慶林、賀國強等人集體露面,不排除他們已經倒戈,在配合中紀委調查中有立功表現,並與江派作了切割。

唐靖遠認為,江家幫的命運已經和薄熙來、周永康捆綁在一起,江澤民和曾慶紅等人想切割出去,根本就是笑談。

時政觀察人士唐靖遠:「把他們捆綁在一起的,實際就是兩件事:一是圖謀政變,二是活摘器官。而政變的深層次動因,其實也是因為懼怕活摘器官的罪惡被清算,所以不敢失去權力。之所以說『倒薄』就是『倒周』,『倒周』即是『倒江』,其根源就在這裡。這次出來露面的諸多高官,最大的共同點就是都在『倒薄』的不同階段出過大力。」

唐靖遠表示,近期胡錦濤、朱鎔基、萬里等中共元老紛紛露面為習近平壓陣,這釋放出一個信號,就是要打更大的老虎,「倒江」聯盟已經從暗處走到了前臺。

記者編輯/李韻 後制/葛雷

警方屢騷擾 獨立電影節被取消

「第11屆北京獨立影像展」在8月23日舉辦前夕,被通州區警方強迫取消。警方搜查主辦方辦公室,帶走主辦人員兩人。一百多名學者、作家、律師聯署呼籲書,要求立即停止對獨立影展的非法干擾。

據《美國之音》報導,通州區政法委書記石寶玉在23號下午帶隊,跳牆進入主辦方電影基金的場所,強行查抄所有電腦,近十年的影像資料、賬簿等,並將電影基金創始人栗憲庭和藝術總監王宏偉,強行帶到派出所。經過宋莊藝術家們集體聲援好幾個小時,栗憲庭和王宏偉才在當晚10點多獲釋。

影展策劃人、北京藝術工作者栗憲庭在微信上發佈消息稱,從8月18號影展的海報和排片表在網絡上發佈後,就受到警方監視。國安人員和當地政府部門還向他施壓,要求影展停辦。後來,宋莊小堡村領導曾到他家,傳達上頭停辦影展的指示,但又說同意影展離開北京,到河北燕郊舉辦。

於是在上週四,電影基金會預定了河北「燕郊匯福酒店」的放映場地,但後來收到酒店通知說,警方不許酒店舉辦影展。北京公安第二天帶走電影節兩名籌備人員,扣押了5個小時,直到他們簽署「停辦影展承諾書」後才獲釋。

中國律師觀察中心的創辦人、法律學者趙國君,23號發起聯署,對當局通過恐嚇、限制、騷擾、關押等非法手段,侵害藝術自由和侵犯人權的行為,表示嚴重關注。

趙國君對《新唐人》表示,「獨立影像展」電影節涵蓋類型片,故事片和記錄片。影片都是由一些對電影有追求的民間電影人個人製作,持獨立立場。民間的電影節不需向政府報備,獲得批准,當局也沒有權利對其封殺。

中國律師觀察中心創辦人趙國君:「那甚麼是結社自由啊?甚麼是表達自由啊?甚麼是藝術的創作自由啊?另外即便有,我們現在特別追問的是,為甚麼這種藝術審查不用公開的法定理由呢?為甚麼要用這種所謂的流氓化的干擾呢?這個首先本身就是問題。」

參與聯署的北京企業家王瑛表示,中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會不斷升級。

北京企業家王瑛:「凡屬原來公布的東西,在目前的這樣一個情況下,包括我們可以預見到的未來,實際上是會逐步升級的。這些東西他們都是要下決心剷除掉,讓你根本就沒有活動空間。」

王瑛指出,凡是不是按照中共的洗腦要求存在的東西,對它來說都是可怕的。

《浙江大學學報》編輯莊道鶴也參與聯署,他認為當局打壓「獨立電影節」是因為其中的影片記錄真實的生活和歷史。他表示,參展的很多影片類似口述歷史,用親身經歷的遭遇來反映這個時代的過去和現在。

浙江大學學報編輯莊道鶴:「因為他們記錄了真實的歷史。發表了真實的畫面。對他們(中共)高大上,偉光正形象有損。」

創始於2006年的「北京獨立影像展」,近年發展成中國一個較具影響力的獨立影像展,但同時也引起了當局的注意。

2012年的影像展在開幕僅3小時後,就被當局拉閘斷電、驅散觀眾。去年的影像展雖然得以舉行,但取消了公眾放映環節。

採訪編輯/秦雪 後制/舒燦

95%省份地產腐敗 公有制釀禍根

最近,中紀委巡視組承認95%的省份都存在地產腐敗問題。面臨8月將開始進行土地財政審計,有媒體說,很多官員會「睡不著覺」。不過專家指出,中共歷年都有土地財政審計,追究力度卻一直「雷聲大雨點小」,只有恢復土地私有制,才能從根本上杜絕地產腐敗問題。

據大陸媒體報導,國家審計署將從8月中旬開始,對過去6年的地方土地出讓收支、土地徵收、儲備、耕地保護,以及土地執法等情況進行審計。其中,2008年到去年的6年當中,地方政府總計約15萬億元的「土地出讓金」,將成為審計重點之一,而核心問題包括低價,或零地價,甚至負地價出讓土地、以及出讓後,擅自改變規劃條件等等。

8月初,在巡視組進駐上海和江蘇之際,黨媒說,巡視組發現95%的省份地產腐敗嚴重,專家建議,對房地產腐敗進行專項巡視。

實際上,在近期的反腐中,房地產也是落馬官員涉案最多的領域,而土地領域更是腐敗「重災區」。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在土地開發土地開發,土地出讓的過程中,所謂『公有制』,『國有制』,其實變相成了『官有制』,成了公權力或者專制權力所有,他們來分享這個利益。說得好聽點叫『分享』,說得難聽點叫『分贓』。人民的土地,變相的成了他們官僚權貴的資產了,不管從公平的角度,還是效益的角度都是於民於國有害無益的。」

當年轟動一時的「周正毅案」,就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把上海黃金地段「東八塊」以零地價的方式,出讓給當時的首富周正毅。實質上,是變像的給了當時的黨魁江澤民等權貴,造成無數家庭流離失所、家破人亡。上海著名畫家何聲欽,就是因為「東八塊」強拆而死,至今屍骨還躺在太平間。

而近年來因為官員圈地,強佔強拆民房,造成自焚、自殺、挖掘車直接碾死土地使用者等暴力事件,一直在不斷的上演。

業內人士透露,因為土地成為各地官員和地方政府生錢的「活水源」,在土地出讓過程中,存在相當大暗箱操作的空間,「權力尋租」現象也非常普遍。

另外,由於地方政府違規、變相減免土地出讓金、用地單位拖欠土地出讓金,以及部份土地出讓金並沒有未納入基金預算管理等等問題,屢屢出現,在前幾年審查後,追究的力度往往「雷聲大雨點小」。

謝燕益:「必須進行產權的明細,進行市場經濟,充份保證私有制,私有制是天然的權利。在這個前提之下,國家可以授權政府管理我們的公共事務,但只是一部份,這一部份公共事務,是人們公共利益的一些交集。」

除了少數幾個共產主義國家外,在全世界都是土地私有制。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來也是土地私有,只有共產黨進入中國,奪取政權後,進行所謂「土改」,才出現了所謂「土地公有制」、「國有制」。

謝燕益:「由於公有制,由於意識形態,一些所謂的歷史的原因,造成了我們現在一無所有,我們這些公民們生下來甚麼都沒有,而且我們很多權利被取奪,被官僚權利所壟斷,被專制權力所限制,這是不合理的。造成大多數人是『不得利益者』和『利益受損者』,那麼這個社會怎麼維繫呢。」

每經智庫專家蔡慎坤指出,中國房地產越來越脫離民生的本質,當蟻族擁擠在城市的地下室,為生計奔忙未來愁苦時,官員卻通過權力,輕而易舉獲得大量土地房產,以及花不完的黑錢,從而導致中國日趨嚴重的貧富分化、以及官民對立、仇官仇富的情緒。

採訪/易如 編輯/劉惠 後制/李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