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美國禁止中國客機飛往美國/美警港警大不同?!暴亂背後金主到底是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3日星期三。

路透獨家披露,川普政府計劃在六月中旬停止從中國來的客機。據悉美國這項新規與中共「五個一」政策有關。中共從3月12日開始,利用「五個一」政策對1月底停航的美國、加拿大、英國以及其它歐洲航空公司進行懲罰。同時還利用包機航班自肥,美國多次交涉無果。

路透社最新獲得華為內部文件顯示,2013年報導了星通公司(Skycom)與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深層聯繫後,華為掩蓋了在伊朗的企業經營活動。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發的抗議,在激進組織安提法(Antifa)等介入後,已經轉變為大規模暴力活動。並蔓延到全美國,今天進入了第9天。

這個話題又使新聞看點成了被打壓的對象,但這又是許多人都在關注的,即使被打壓,也要繼續說。所以請大家沒有收到提醒的,請在YouTube上搜索,或者進入我們部落格,或者也可以加入Telegram新聞看點頻道,都可以觀看。不過還有一點,請您看過之後,幫忙轉發一下。讓我們的節目能夠接觸到更多的人。

其實不光是海外的朋友在關注美國騷亂這件事,中共那邊的關注度一點不比美國人差。中共的大小外宣好像看到了機會,正好可以和香港的警察暴力有一比。今天我們就穿插網友爆料,比較美國警察和香港警察有什麼不同。

中共大外宣帶節奏,嘲諷美國「雙標」

從爆發騷亂的第二天開始,《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就一直在關注。短短幾天中,他先後在牆內外發了幾十條微博和推文。胡總污衊香港人滲透到美國參與暴亂,他嘲諷美國「雙重標準」——讚頌香港的暴力抗議,卻對本國的騷亂通過軍隊打壓。

《人民日報》直接用「美式雙標,該破產了!」作為標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冷嘲熱諷,暗指美國對國內及香港示威者有雙重標準等等。

有的香港被染紅的媒體也跟風起鬨,說美國警察遠比香港警察狠,甚至認為香港警察太「仁慈」了。對這個問題,我們只給大家看一張照片,然後大家就會有結論。

這是5月29日拍下的照片,也就是中共人大剛剛通過港版國安法的第二天。香港多家報紙的頭版都是刊登了特首林鄭月娥的廣告,宣傳港版國安法。在所有的中文收費報紙中,只有《大紀元時報》和《蘋果日報》沒有刊登國安法廣告。

中共污衊美國,大外宣嗨聲不斷:批評美國一邊支持香港民眾的抗爭,一邊把美國國內的暴力群眾稱為暴徒。

美警和港警有何不同

其實稍加比較,就會發現二者有著很多不同。

不同之一:抗爭起因

美國這次騷亂的起因,是因為弗洛伊德之死。5月25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非裔男子弗洛伊德在食品店涉嫌使用20美元的假幣,被店主依法報警。

幾名警察到場後,將弗洛伊德銬住,並摁倒趴在地上。隨後一名警察跪壓在脖頸上七八分鐘,之後弗洛伊德死亡。

可以看出,弗洛伊德的不幸,是因為這名警察不當執法造成的。

而香港反送中的發生,是因為中共唆使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中共意圖用這個惡法打通陸港兩地的「司法防火牆」,進一步控制香港。

香港人出於對中共的恐懼,擔心香港的自由、人權與法治遭到破壞,所以從去年3月初開始,一次次和平集會,要求港府停止修例。

不同之二:早期處理方式

美國對過度執法的警察沒有任何的包庇。26日,四名涉事警察全都被解僱,並且將主要涉事警察繩之以法。27日,川普推文稱,FBI和司法部正在調查案件。同時他向弗洛伊德家人慰問,表示「正義將得到伸張」。

28日,美國民眾仍然進行了抗議。29日,檢方完成了調查起訴,指控涉案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

而港府面對市民一次次的抗議,不為所動,依然強行推動修例。在連續3個月和平集會得不到回應後,香港人在6月9日舉行了第一次震驚國際的百萬人和平大遊行。

但是林鄭當局無視百萬遊行,罔顧民意,仍堅持要在6月12日二讀修例,強推惡法。

不同之三:騷亂與勇武抗爭

弗洛伊德罹難,激起民間守護人權的和平抗爭是無可厚非的。但是28日當晚,抗議被激進組織劫持,發生了暴力事件,並且快速蔓延。

有人趁機搞破壞,砸碎店鋪櫥窗,燒毀警局和政府大樓。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表示,安提法(Antifa)激進分子操縱了暴力行動,他們在各州穿梭,暴力專門針對少數族裔、非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地區,燒毀人們賴以生存的商業。

在網絡流傳的視頻中可以看到,有人在砸了店鋪後,順手搶走了貴重商品。為此,很多商家不得不用木板把櫥窗釘死。

有網友向我們爆料,昨天發現微信朋友圈當中,有一個人發布了參加洛杉磯打砸搶燒的信息。爆料中說「他把臉抹黑混入黑人隊伍去參與打劫名牌包店,之後這些團伙竟然公然地在街頭擺地攤銷售這些打劫來的贓物」,而且還希望做中國代購的人能幫他銷贓。

出於安全考慮,我們隱去了爆料人的信息。與此同時,有人還公然在網絡上招搖,聲稱是在西雅圖搶得Gucci包包。

而香港出現「勇武派」,是在6月9日百萬大遊行得不到回應後。6月12日,香港立法會要強行推動二讀。為了阻止二讀,勇武派砸碎立法會大樓玻璃。但是進入立法會後,抗爭者還相互提醒大家,不可以破壞圖書和文物。有一位抗爭者因為口渴,拿了一瓶飲料,但是卻留下錢,並在字條上寫明不是偷。

阻斷二讀後,香港人在6月16日再一次發起和平大遊行。這次是200萬人參加,占了香港全城的1/3人口。遊行期間有救護車通過,人潮主動分開讓路,宛如摩西分紅海。港人的高素質令國際驚歎,得到普遍首肯讚譽。

對這樣的一群市民,香港警察動用了所有各式武器來進行鎮壓,並且勾結黑社會施暴。特別是8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據醫護人員爆料,當場有幾人被打死。

8·31事件是一個轉折點,警察暴力已經明顯越來越嚴重,這時民間才逐漸出現抗爭。說是抗爭,其實人們手裡僅僅是拿著一把雨傘和紙盾牌。目的是遮擋警方射來的橡膠子彈、海綿彈,用來防禦警察的警棍和胡椒噴霧等等。而且抗爭過後,許多抗爭者主動打掃街道。

雖然後來也有人放火,但僅僅是在馬路中間焚燒雜物,目的是阻止警方的推進,便於人們撤離。

不同之四:有沒有背景

美國的騷亂,有多種跡象顯示,激進組織已經介入其中。美國官員指責包括安提法在內,有四個極端運動組織劫持了人們的抗議活動,使和平抗議演變成了暴力事件。

有網友在推特爆料,FBI證實,美國逮捕的安提法主要成員,與中共駐美各地領館都有密切聯繫。昨天也有網友爆料,在白宮的那次暴亂中,有人在現場用中文高喊「走、快走」。

還有爆料稱「張武官也去現場」。中共大使館的武官名叫張力,不知是否是同一個人。

有意思的是,有網友查了發生暴亂的主要城市。發現在查到的18個城市中,市長都是民主黨人。

還有人爆料,FBI監視器拍到了奧巴馬的女兒瑪麗亞(Malia)與安提法分子一同出現在街道上。也發現其中有紐約市長的女兒和明州司法部長的兒子。

我們無法證實這個消息真偽,但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女兒、25歲的吉亞拉(Chiara de Blasio)在曼哈頓街頭被抓了。《香港經濟日報》引述消息稱,有人看到吉亞拉在非法集會現場大喊大叫。不過白思豪可能並不知情,幾乎在同一時間,他還勸那些示威者都回家。

而香港抗爭者被中共指稱有「國外敵對勢力」搗亂,但只要稍微動腦想一想就可以知道這是血口噴人。

哪個國家、哪個組織、哪個機構能有這麼大的能力,同時煽動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在當時高熱的氣溫下,人們拿到多少錢才會甘心被別人驅使上街?如果1人一塊錢,200萬人就是200萬。如果1人100塊錢,就是2億。誰有這麼大的經濟實力?

有人首先會說美國,但是美國是三權分立國家。美國政府花一分錢都要經過國會審議批准,可能拿出錢來給香港人嗎?何況是那麼大的一筆錢?

在去年的G20會議之前,香港人準備做一個廣告,呼籲G20國家正視香港民眾的抗爭。做一個廣告,還需要眾籌,如果背後有支持,還用得著眾籌嗎?

就是說,香港抗爭者是完全獨立的,沒有任何背景。都是人們自發地維護自身權益,維護僅有的一點人權自由。

不同之五:警察執法

前天(6月1日)晚上,在曼哈頓華盛頓廣場的示威活動中,紐約警察局總警監莫納漢(Terence Monahan)與抗議者一起下跪。他向示威者發表講話,請求抗議者放棄違法的暴力,他說「大家請停止吧。我們不能打仗,我們住在這裡,這是我們的家。」

抗議者被莫納漢感動了,推特視頻顯示,一名非裔抗議者與他緊緊擁抱。這個抗議者把頭埋在莫納漢的肩膀,流下了眼淚。周圍的示威者發出了掌聲。

這樣的場面,不只在一地出現,很多地區都出現了這種化干戈為玉帛的感人一幕。我們前面節目中有所提及,這裡不再贅述。

而香港警察除了辱罵、呵斥之外,一次次使用暴力和各種武器,一次次製造令人恐怖的場景。7·21警黑勾結,8·31打死人,並在10·1第一次開實彈槍,擊中一名男生的胸膛。

在民間自發的網絡調查中,有實證的警察暴力事件高達幾百起。去年12月,不算上眾多的失蹤者,港警公布已經抓捕了6000多人。僅僅半年時間,港警發射了近3萬枚彈藥。

更嚴重的是,眾多的抗爭者被抓後,莫名的失蹤了。也有的在後來被高樓拋屍和海上浮屍,還有的抗爭者後來哭訴,警察在警署內對抗爭者實施雞姦、強姦、輪姦。

香港人希望,把濫用權力、武力和武器的香港警察定性為恐怖組織。

其實只要稍稍對比就能看出,美國警察犯罪和香港警察犯罪有著本質的區別。美國警察犯罪是個體,只是一個警察犯罪;而香港警察犯罪是普遍現象,這是制度犯罪,是恐怖主義。

根本不同:美國民主制度和中共獨裁體制

通過以上對比,可以很清晰第呈現出美警和港警的不同,也可以看出美國的政治制度和中共的政治體制的不同。

但是中共硬是瞪眼說謊,要欺騙大陸高牆內的民眾,混淆視聽,對此美國政界已經回嗆了中共。

奧布萊恩說,「我想要告訴我們的外國對手,無論是津巴布韋還是中國(中共),我們與你們之間的區別是:殺死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員將受到調查,將得到起訴,將會受到公平審判。那些想要走出去參加和平抗議的人們,也被允許向他們的政府尋求補償。他們不會因為和平抗議而被判入獄。」

他說,「這是我們和你們(中共)之間的不同。當這種事情發生時,我們將會弄個水落石出⋯⋯而不會進行掩蓋。」

對於政界的嗆聲,不做過多描述,我們這裡來聽聽身在紐約的華人朋友的說法。

紐約華人:美警是個人 港警是群體

旅美中國異見人士蔡桂華表示,美國警察的暴力執法和中國以及受中共控制的香港警察的暴力執法不可同日而語,前者是個體,後者是制度。

她對大紀元說,「美國警察暴力執法已經被聯邦政府的FBI逮捕和調查,並會在法律層面上審理,美國是個司法獨立的法治國家,什麼事情什麼時候都依法處理。而中共指使的香港警察和大陸警察,權大於法,沒有法律。警察暴力執法誰遭被捕了?誰遭調查了?他們想抓誰、殺誰,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像目前這樣的例子,如果中國民眾或者黑人在大陸被殺,殺人的警察能有什麼後果?制度性的暴力是從上到下的暴力,警察不會承擔任何刑事責任。打死算白死。」

時事評論人士張林懷疑,安提法的背後金主就是中共。他說,「中共用統戰手段在全世界收買了很多黑人,其中也包括美國黑人。警察抓的暴徒以及安提法組織的領導人,普遍和中共使領館關係密切。」

張林指出,「中共派專人傳授他們(安提法)共產主義理論和作戰技巧,他們名義上是『反法西斯』,背後都是中共,就是想從內部顛覆美國。」

蔡桂華也認為中共想利用這件事,阻擋川普連任。她說,「中共和美國民主黨中的極左派裡應外合,異曲同工。趁此時煽風點火、興風作浪,創造和釋放這種政治暴亂信號。目的是通過這件事攪亂川普的選情,不讓他當選,最終破壞川普當政下美國正在恢復的普世價值觀。」

中共權貴和平民:誰無法呼吸

其實,一些頭腦清醒的大陸網友,也在譴責中共的歪曲事實,特別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嘲諷美國的那則推文。

5月30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就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問題,接受了CNN採訪。隨後她在推特上貼出採訪視頻,並推文說:「這是世界的關鍵時刻。它會載入歷史。世界各地熱愛自由的人民必須遵守法治,並追究中國共產黨的責任,中國共產黨公然違背了其對香港人的承諾。」

華春瑩「無法呼吸」?

過了2個小時,華春瑩在下面回覆「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她是用弗洛伊德的這句臨終遺言,影射美國正在爆發的暴力事件。另一位發言人趙立堅轉推了華春瑩的推文。

隨後,不少大陸網友紛紛發出評論。有網友說,「(黑龍江訪民)徐純合被警察打死時,華春瑩呼吸順暢。三個華人在贊比亞被殺時,她還呼吸順暢。那麼武漢人因為政府隱瞞疫情感染而死時,她呼吸照樣順暢。現在美國有人在抗議中打砸搶,她開始矯情說自己無法呼吸了。」

有網友針對中共的惡意歪曲,還羅列了部分網絡流出的視頻,都是中共警方和城管暴力執法的內容,有的甚至是直接致死。

李寧:我無法呼吸,我們全家都無法呼吸

看過這個視頻,不知大家心裡做何感想。

二十多年前,山東訪民李淑蓮在當局的「維穩」中失去了生命。她的女兒李寧對美國之音也談起了弗洛伊德遺言「我無法呼吸」。

李寧很理解弗洛伊德的臨終遺言,因為她母親臨終前經歷了更加殘暴的對待,而且之後她和家人的遭遇更讓她感同身受。

李淑蓮遇難的2009年,李寧正在人民大學上學。從那時起,李寧就走上了告狀之路,至今已經超過了10年。

她在2013的中共兩會期間,曾在天安門廣場裸跪鳴冤,引起各方高度關注。只有中共當局視而不見,仍然堅稱李淑蓮是用內褲勒死自己的。但李淑蓮的死因疑點重重,遺體至今仍然保留。

李寧表示,對弗洛伊德的悲劇,美國總統、地方官員和警官都表示悲傷,向家屬表示慰問,社會大眾也為他討公道。她說,「民主國家處理的辦法,和在我身上發生的這些事情處理的辦法是完全不一樣的,我現在沒有一絲感覺到他們(中共)提倡的安全感、幸福感,什麼都沒有。我現在每天就活在這種膽戰心驚害怕中。」

她說在媽媽死後,這麼長時間「我沒辦法(呼吸)」。不僅是她一個人,她說她的爸爸、哥哥、小姨,以及他們整個家族,「都受到不公平待遇,都無法呼吸」。

最後,我要向各位朋友誠懇道歉。我昨天說在新聞看點的部落格,大家會看到「清晰的視頻」,這個說法是錯誤的,在這裡,沐陽向各位說一聲:對不起!

其實我當時想說的是,大家在那裡能夠看到網友發給我們的原始素材,是沒有經過我們處理的。不過網友在發給我們的時候,視頻已經有些模糊了。是我表達有問題,謝謝大家指正!

以上是今天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週一到週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我們在會員區,還是來談談關於六四的話題,一位網友在來信中分享了他的89六四經歷。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