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潘東凱:香港內地化 將變深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0日訊】日前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抨擊美國規定進口至美國的香港產品,9月25日起必須標誌「中國製造」,是「指白為黑」。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這是中共當局造成的讓香港面臨的「兩難」局面。而「香港大陸一體化」,香港股市被動地變成內循環,逐漸A股化,香港將喪失「國際化」的唯一優勢,「香港更加加速像深圳,港交所可能會變成深交所」。香港股市也陷入如邱騰華面對的「兩難」窘境。

日前,邱騰華指美國要求將香港商品標示為中國商品是「指白為黑」,還反問「是否加拿大製貨品可標示為美國或墨西哥製?」遭來許多網民嘲諷:港府開始「去中國化」、帶頭支持港獨?前眾志祕書長黃之鋒也在臉書發文指,邱騰華的言論已嚴重違反「國安法」。

潘東凱則認為,邱騰華的說法還不至於提升至犯罪層級,「我只是覺得他好像在侮辱自己的國家,是吧?」他也語帶嘲諷地說,若以「紅藍」或其它顏色比喻也許會好些,「你用黑白來分,香港就是白,中國就是黑,你就很過分了。」此外「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國是三個不同的國家,你用這個例子套在香港和內地,好像有些問題。」

「他身為特區政府的官員,這是犯了大忌」,「講這個東西似乎好像歪曲了政治現實,而得罪了你的『老闆』。我覺得這個是非常不智的。」

而美國此項制裁令香港陷入一個兩難的局面,潘東凱表示,「這兩難的局面是當局自己造成的。」「也就是它又要想拿好處,但是又不肯給香港有一個一貫以來可以接受的獨立性。」

香港被動內循環 深圳上海贏香港

此外,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Solomon Yue)日前在Twitter發文指,美國的第二輪制裁將至,港交所將受波及。潘東凱指美國制裁未到,港交所已受影響「被動地變成內循環」。

他說,因為政治風向及經濟因素,「國際大型基金公司已經一直在減持中國有關的股票」,再加上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無法滿足美國上市的要求,最終將回到香港上市。

「資金回到香港,那些在外國被視為垃圾或者不好的公司回到香港,這裡是門戶大開。這樣的走法,會使香港更加加速像深圳。港交所可能會變成深交所。」那麼香港股市A股化,其實就是香港和大陸的一體化,「長遠來說,我覺得深圳和上海是一定會贏過香港的。」

潘東凱進一解釋,「深圳的GDP與香港相同。上海的配套、人口、資源,在全中國這一盤棋來說,是比香港還要大的。」而香港和深圳、上海不同,擁有的唯一競爭優勢就是「國際化」,如果香港喪失唯一優勢,「香港和深圳、上海在那方面沒有分別的話,那其它的硬件和基礎因素就全部都輸了。」

「那就變成像現在邱騰華面對的『兩難』,就是香港一定贏不了上海,就是說香港不能做國際金融中心,但是香港在國內絕對不是一個首席的金融中心,它的地位應該像廣州一樣。」

那麼港交所排行全球第三的集資功能將大大減低。「如果上海的集資功能這麼好,你為什麼要來到香港上市?就是看上香港多一些渠道,能夠吸納不同的資金。如果香港變成上海,連金融體系都內循環。」

人民幣數碼化偽命題 戰狼外交 金融體系難平衡

潘東凱還提及目前中共正大力推行的數碼人民幣。「人民幣數碼化其實是一個偽命題。如果人民幣沒有辦法作全球性流通,或者是開放這個資本市場,是否數碼化有什麼關係呢?」

原本在國際間無法自由流通的人民幣,縱然數碼化也枉然。「你拿到外面去,你是否能夠將它全部開放?讓它自由浮動、自由交易,完全開放整個資本市場,你覺得會怎麼樣?」

他表示,近幾年標榜「愛國」的權貴、商人,已經將自己的資金由人民幣兌換成外幣,這就是資金的流向,此外有經驗的投資商也是如此,「如果你將它的資本市場一旦開放,就會抽乾裡面的資金。」

潘東凱說,所以中共若要平衡金融體系,卻總在政治上對抗,「什麼都有敵意,全部都成了戰狼,那是根本什麼都做不到的。」

林鄭政治智慧「負數」 榮譽院士背後有貓膩

此外,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遭受美國制裁後,授予她名譽院士名銜的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也要求她就人權、自由問題做出回應。不過她搶先在頭銜被摘之前,於臉書發文宣稱,自己主動退還沃爾森學院的名譽院士名銜。

「什麼叫主動?什麼叫被動呢?我很難相信英國的劍橋大學和這家書院,會突然間改變對香港和中國的看法。」

潘東凱說,林鄭去年主動地提出逃犯條例,反對聲浪即起,多名前任高官、中立人士,許多非「黃絲」的商業人士,不斷發聲表示反對。抗爭爆發後,如香港總商會都不斷發聲,連許久未發聲屬建制派的前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現為香港教育大學研究講座教授張炳良都建議林鄭,「搞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好不好?不要再這樣了。」

但執意而為的林鄭,直到民情洶湧,先是「暫緩」修例,接著「壽終正寢」,最終不得不「撤回」,「我想林鄭已經沒有政治智慧了,是零或者是負數。如果在去年6月就撤回,接下來那些香港的損害就沒有了。」而她自己也不會招來制裁。

「又有誰會制裁你呢?這樣就叫做『悶聲發大財』,那這樣劍橋的書院就可以『袋袋平安』,給你一個榮譽的院士,很多利益在裡面的。」

「香港是否要完全關上所有的門?如果是這樣的話,當初為什麼你要接受人家頒給你榮譽院士呢?如果你覺得香港可以不用跟外國有任何溝通,那美國喜歡叫你『中國製造』也好,『香港製造』也好,你又怕什麼呢?整個事情我覺得是很荒誕,是完全無法用常理去解釋的。」潘東凱說。

香港如昆明 港官員體制薪酬應取消

他還表示,香港受制裁波及下,今後持有香港護照若被外國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對香港人影響深遠。「任何一個範疇、一個層面,經濟、金融、交流、來往、旅遊全部都是一樣,這是外國的內政,你沒有辦法影響它,如果是這樣的時候,香港與昆明有什麼分別呢?」

他暗諷地說,若香港與昆明無區別,那麼「香港的特區官員是不是應該把體制、薪酬啊、開支啊全部應該都要取消?」而習近平近來提倡不浪費食糧,「特首辦都不需要用這麼多錢了,司級官員都不要幾十萬,一年還有這麼多津貼的,全部減掉都很好啊。」

駱惠寧幼稚回應 中共穿國王新衣 中資銀行跪低

那麼「全部都是內循環,是不是?」他說,中共當局為何換上駱惠寧任中聯辦主任呢?「因為他一直都是做內政的,山西省委書記,他根本不會去外國旅行,不會出差的,就是說你可以關門每個月收人民幣現金,都沒有影響的。」

受制裁的駱惠寧聲稱自己在美國無資產,還說「可以給美國總統川普寄100美元,以供其凍結之用」。潘東凱說,「駱惠寧說這個話有沒有人教他?很幼稚的。你寄100元給別人?就是你可以寄到才說,整件事不如不回答還好。」

而此前中共與港府高調宣稱美國制裁中港11名官員,無實質影響,其後中資銀行默聲配合美國的制裁,「你看到它像穿著國王的新衣,它最好的做法,其實是沒有什麼選擇,就是若無其事,不回答你。你再揭露它的瘡疤,它都不會理會你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