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記者被逐 世界與中共加速脫鉤 中印衝突走向熱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0日訊】澳洲記者被逐,世界與中共加速脫鉤;中印邊境槍響,局勢還可控嗎?與南海、台海局勢有何關聯? |熱點互動 09/09/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9月9號星期三。本期節目我們來談兩個話題,首先請傑森博士來解讀一下中美脫鈎,以及世界加速與中共脫鉤這樣一個話題。之後,在節目的後半段,我們會請軍事專家姚誠先生,來為我們解讀一下中印邊境的局勢會走向何方?首先我們請傑森博士來解讀,傑森博士也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傑森博士您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傑森博士我們先來解讀一下中美脫鉤的問題,在週一的時候美國勞工節,川普總統就是有這樣一個和媒體會面的講話。然後他在講話中再度提到了和中共脫勾的問題,並且他說這個脫鉤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們如果跟中共脫鉤的話,我們會節省數十億美元,然後他說這個問題應該這麼看。所以很多外界的解讀就在說,說川普總統看上去似乎是採納了他的鷹派團隊的建議,已經下決心, 真正的下決心,要和中共在很多方面去全面的脫鉤。

我不知道您怎麼解讀川普總統這番話?

傑森:其實川普早就已經採用了他的鷹派團隊的建議,大家喜歡抓住脫鉤這個詞。我說這個詞它本身非常模糊,川普做的事情其實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所謂經濟脫鉤這樣一個概念。其實他當年對大量的中國商品徵25%的關稅,就已經在往脫鉤這個方式走了。那麼隨後的話,川普做的事是遠遠超越了經濟層面。但是大家特別喜歡讓川普說出來,我要跟中共脫鉤,他希望大家說出這個話。

你看比如8月份的時候,福克斯有記者採訪他,反覆問要不要脫鉤。川普當然他作為一個國家領袖,他不能隨口的說出一個話,他只是說如果他對我們不太好,我們就可能經濟上脫鉤。但事實上你要從實際的行動上來看,關稅、貿易戰這個事,明顯的是在經濟上在往上走,而下面是技術上。包括把大量的中國公司放在禁賣、禁買這樣一個實體名單上。從最開始的2019年大概5月份年中的時候,把華為和它手下的50多個公司。

緊接著年底的時候,大約又把20多個公司。今年5月份又加速了,又是因為新疆的問題,因為南海的問題,因為國家安全的問題,前前後後已經出了三四個,5月份、6月份、7月份、8月份,幾乎每個月都會出新的清單,加在名單裡頭。而且最近中共最最著力要發展的中興國際,是中國最先進的芯片產業,據說也要加入美國的禁賣的實體清單裡頭。你可以感覺到美國這邊從禁買、禁賣上,從技術上,從直接跟中共交往上,這是徹頭徹尾的脫鉤。

你不能用任何其他的方式來解釋,下面就是比如說媒體方面,他直接把中共的五大黨媒定成外派機構。然後直接要求中共的媒體人員只能有90天的簽證有效期,然後每90天延續。事實上,這都是在倒逼中共,然後同時的話也要求跟軍方有關的中國學生,簽證取消。最近爆出來的消息,已經取消了近千個有關這樣的學生。有的在中國的,他就不能再直接回到美國,在美國的被取消的話,很可能得立刻回到中國。這其實也是個脫鉤。

那麼從我們一般老百姓來看的話,你現在到街上去看,還有多少中國的旅遊團在那走。同時的話,你有聽到多少企業現在還琢磨著到中國去投資;同時的話,你也可以看到中國的留學生,如果你在國內有親戚的話,還有多少人在努力的琢磨著,大量的再到美國來上學。其實兩國已經進入這種脫鉤的狀態,而經濟層面只是最後一環。在那之前,輿論、技術、人員其實已經進入這個脫鉤的狀態了,大家只是反覆的想讓川普把這個話說出來。

主持人:在行為上確實是這樣的; 不過在語言上,像您剛才說川普過去不是太願意用脫鉤這個詞。那麼這次他主動的提出這個詞,而且比較詳細的去說,是不是確實也有什麼樣的因素,在最近促成了川普總統進一步的下定決心要跟中共脫鉤?

傑森:我自己的看法,這次川普在勞工節說出來這個話,沒有完全超出他競選的十大綱領的第三條,有關中國的項目。在那裡頭你總結,他列了好幾條,那你總結起來,第一個就是我們在製造業以後絕不再依賴中國了。第二個就是工作的問題,工作問題包括鼓勵企業把工作從中國帶回美國,同時的話,也懲罰那些把工作帶到中國的那些企業。那麼第三個就是讓中共在疫情上要擔負責任。

這次談話其實核心是前兩個,前兩個你可以用脫鉤來解釋,因為把工作分開,把製造分開,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其實最大的跟美國的耦合就是製造業。如果在關鍵方面不依賴中國,那麼本質來說就是部分脫鉤。但是經濟是一個非常緩慢的,因為你必須得在,要嘛是世界其他地區,要嘛是在美國本地找到替代產品,你才能真正的說我跟你脫鉤,所以說這個過程事實上是最緩慢的。

其他方式上、技術上各方面相應的政策,其實已經遠遠超出了目前來說經濟領域進展這個程度,脫鉤進展的程度。

主持人:是,其實這些天我們也看到不少人在評論脫鉤這個話題,也有不少人認為應該加速脫鉤。我看就是在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先生,他就專門提出這個問題。他說其實現在中共也在加速對抗國際秩序,特別是想要用它們的主導的秩序,來代替現有的國際秩序。所以他認為川普總統應該更加速的脫鉤,是應該在今年就全面脫鉤。您怎麼看他的這個觀點?

傑森:章家敦他本身是對於中共是有很深刻的認識的,他知道你每跟中共交往一天,其實都是一個失敗,因為中共就會利用一天。甚至它會左右美國的大選、美國的經濟、美國的金融,你跟它待一天,華爾街被它輸一天血。你跟它待一天,它的媒體就在你這邊洗一天腦。所以說他很急迫的希望立刻脫鉤,當然他這個脫鉤的概念,我感覺也是很宏觀,不光是經濟層面。我的感覺上是說他是在方方面面都說,至少政府此時此刻就應該全方位做這樣的決定。

我們可以看到確確實實美國這邊宣布對於微信,或者說是抖音相應的管控,但是每一個政策出來的話,美國這邊都會很長時間的徵求意見,而且很長時間的給予緩期。

主持人:他有一個法律上的程序。

傑森:對,法律的程序。你比如說華為,從最開始去年把它放到實體清單,一直拖到今年還一直在給它供貨,就整整拖了一年,還在給它供貨。這就是美國本身他這個運作過程中,就是章家敦不太滿意的地方。他說你該脫就立刻脫,今天就脫,這是他的概念。當然了政府的話,他有他的考量,因為畢竟有些企業他每年70%的產品可能都賣給華為了。你如果跟華為不賣了,他沒有找到下家的時候,產品70%銷售沒有了,這個企業對於美國來說也是個損失。

所以說他就是這種,因為民主社會他得顧及各方面的利益,在這個過程中的話,很多政策就顯得有點優柔寡斷。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他說中共加速與國際秩序對抗,聽上去似乎在中共方面,它也在加速跟國際脫鉤,您有同感嗎?

傑森:中共其實在很多時候做事的話,它是有點暈的。它意識到了美國這邊脫鉤對它來說是致命的,我們知道了中共在整個全球外貿,如果你按賣出買出兩個差淨賺的錢,一年比如說是5千億美元,我們拿的是2019年的數據,5千億美元,但是其中4千億可能是從美國掙的。換句話說,它純純的外匯,如果它是每年的外匯在積攢,其實主要是美國給它提供的。它有了這個錢的話,它才去做一帶一路,去發展華為等等這樣子的,在全球擴張這樣的概念。

如果它每年進出的錢是一樣的,它就沒有額外的錢在國外去擴展它的勢力。所以說從這點上來說的話,美國對它是非常非常關鍵,這是為什麼美國這邊一再說,表示出很強的態勢,中共那邊又恨又不敢高聲說話。還時不時的發表文章,說脫鉤對兩邊都是災難性的等等這樣的概念在裡頭。但是中共一方面意識到美國對它非常重要,當然在它決策的過程中的話,又改不了那個戰狼那種特性。

你比如說今年在媒體人這樣的概念上,中共和美國這邊就博弈的非常厲害,事實上我們知道最開始2月份的時候,因為當時中共疫情還很嚴重,當時《華爾街日報》就寫了篇文章,描述中共在對應疫情的時候,表現的不是那麼好,它是個評論文章,它不是一個時事報導,評論是一個觀點,觀點對於很多媒體來說是很少控制的,但是中共不喜歡那文章,直接就把《華爾街日報》的三個記者全部趕走了。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美國這邊的話相應也有決定,比如說,把美國這邊的中共五大媒體就黨媒確定了外國使團,規定你只需有100人在那,然後就把60個人趕走。

一趕走的話中共那邊也得回應,也把中國那邊駐的《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CNN趕回去。這事實上是一個很蠢的事情,那你這邊它相對應控制,不是趕走是控制你的人數,因為你的人數遠遠高於美國在中國那邊記者人數,你三、五家媒體居然派了一百多個,而那邊的話可能加一塊也沒有你一半多,而且它只趕走了60個,留下100個,因為你每個人都是一個像間諜似的人,FBI有派人去盯梢,所以FBI工作量非常大,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有這樣的決定,但是中共就把人家民間的媒體又趕回去。

然後一來一往的,美國這邊的話又說,你的簽證必須只有90天有效,這邊立刻就把這相應的美國有幾個媒體的簽證也給,就說不給再續了。這樣的一來一往,其實就是中共實際做的事情,做得過程中的話,那就實實在在跟美國在開始往媒體上各方面的脫鉤。

主持人:包括關閉領館。

傑森:對,就是所有這些過程你可以看到,當然這一次你可以看到引發的是美國趕走像《華爾街日報》,因為它看不上他的文章,之前的話中共做了很多事情,它對於在華的國外的媒體人,幾乎是隨意的想做啥就做啥,限制你的簽證把你趕走,甚至或是說不跟你續簽,而這些人的話他整個生意線都在中國,因為長期在中國居住,有的甚至在中國已經有妻子、兒女這樣的一個概念,他是非常非常小心謹慎的,不踏中共紅線,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稍微有一點點不如它意的甚至報復美國、報復其他國家,都把這些私人企業往回趕。這種做法其實已經是非常非常讓自由社會不能容忍一個過程,但是中共完全意識不到。

它就覺得是中國人、美國人這種簡單這樣的概念,其實不是的,你黨媒在人家心目中就不是媒體,而人家CNN和《紐約時報》等等這樣的概念,它事實上對於川普來說的話,那某種意義上講,川普說是跟他是沒關係,甚至是川普的敵人,你把那些人趕過來對川普有什麼意義呢?所有它能做得事情是很愚蠢的,但是呢,它就一定要做,做的過程中只能引發世界對它的這種跟整個自由世界理念格格不入的這種認識更加加深,而不是真正的能讓大家覺得好像中共在努力的在相應的調整自己,使得自己能更好的融入國際社會,它的所作所為讓人都覺得有點不可理喻。

主持人:是,就是像他最近確實每做一件事似乎都在把它的敵人,甚至包括它的朋友都推得更遠,比如說它威脅捷克然後把歐洲也推得更遠。像您剛剛提到的這個媒體的事情,最近澳大利亞又成為它的頭號敵人,所以這兩天我們看到澳大利亞的記者,最後在中國的兩個記者被趕出中國,而且是一種非常不同尋常的方式。

這個記者回來以後,他就說,他說他回憶當時在半夜的時候,七個國安人員闖進他的房間,用強燈照射,他說這是非常恐怖的一種記憶,然後這個國際的一個聯盟叫IPAC,它是國際的這種議員的聯盟。他們也譴責說中共政府在霸凌澳洲,那您怎麼看像這樣一個事情,中共跟澳洲是不是在某種程度上,現在也在一個加速脫鉤的過程?

傑森:其實就是剛剛你在節目一開始說,你舉了幾個例子,事實上是中共跟世界在加速脫鉤。王毅本來是到歐洲轉一小圈想要拉攏歐洲的國家,但是到最後一個,就是說要威脅要制裁捷克,結果把法國、德國全惹了,很快法國、德國就相應出來政策,包括最近就這一、兩天,德國已經改變了他印太方案,已經把重心從中國挪到了比如像日本、韓國這樣的國家。

當然澳洲這個事情很明顯,就是它自己有一個理由,它這次真的不是說是真正的早就調查,它口頭上是我找你調查,我抓的一個歐洲的我的媒體一個人就叫陳雷的人,深夜中到人家家去,然後又從人家的領館叫出來,又是聚光燈審問,這個過程其實不是在詢問資訊,而是一種恐嚇,事後它自己也說了,我這樣對你是因為你呢,6月份調查我們的人員,但是呢你回過頭看,6月份調查它是什麼事呢?是它的兩個黨媒的頭和兩個專家在澳洲牽扯歐洲,中共的官員在影響歐洲的議員,使得歐洲議員在澳大利亞為中共說話,那麼牽扯到澳洲現在有一個叫海外干擾力量調查特別行動小組,那麼這個小組發現這個事以後,這個小組工作範圍之內,在調查你中共對於澳洲的直接的政治影響。

那麼這個過程中的話,中共不去看自己該不該去一個民主國家,利用一個民主形式去影響,施展它的政治影響力,卻轉過頭來拿人家澳洲公民,一個無辜的記者進行恐嚇,這總是中共的一個邏輯,就剛才我談到美國和中共這邊的博弈一樣,它對所有國家都是這樣的態度,就是恐嚇,而且它不講理在先,別人維護自己的時候它用更不講理的方式回應。

在運作過程中的話,那國際怎麼辦?國際沒有任何辦法,你只能說是我進一步跟你脫鉤,這幾乎是唯一來處理中共的辦法。這就是為什麼有的時候,大家越來越清醒的看到,你沒有任何一個辦法,跟這樣的思想體系的一個政府交往,因為你所有做的事情,它都是用極端方式回應,而把你拽到了一個泥潭的狀態。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它驅趕澳洲記者或者是外國記者也未必是個壞事。當然,澳廣新聞主任他就說,我們很遺憾我們現在在中國沒有記者了,那我們希望還是能夠很快回到中國去建立這個記者站。但是我自己是有保留(意見),如果說是真的回到了中國,我想在中國現在這種中共嚴酷的環境下,你能報導出來東西都是中共允許你報導的,都是中共要你講的中國故事,那這種東西報導出來,它到底有多少價值,它是不是會誤導海內外的這樣的一個觀眾或讀者,這方面您怎麼看呢?

傑森:你講這個事是非常關鍵的,這事實上是我看到所有中共驅趕海外記者,是讓我最高興的一件事情,因為這麼多年了,我一直在讀這些國外的記者寫的相應的對中國的報導,在過去這幾年每況愈下,最開始很多年前它還敢報一些比如說自焚的真相,或者說是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或者陳子秀被打死的過程,從那之後幾乎是每況愈下,到特別是過去這5、6年、7、8年,他們是最最最精準的為中共宣傳的一批人。

因為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們,在中國的物質生活非常優厚,被社會非常尊重,他完全不想失去那些,而且他已經知道中共的紅線在哪裡,所以嚴格準確按中共的紅線報導,他們其實已經成了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而他們又是海外這些媒體在資助在給他提供錢,這是讓我看到最可怕的一個事情。包括這個就是很多媒體在中共訓誡之後,特別是比如說,像那個就是BLOOMBERG,紐約時報等等,它都出現這樣的轉變。

那麼這個轉變的過程中的話,在我看來,所有那些外駐的人基本上都已經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此時此刻它把這些人趕回美國,對這些人是一個警鐘,同時也是在剝奪最有利中國大外宣的一部分。而且我可以看到,這些人一旦脫離中共就開始講真話,我看到很多這樣的例子,就包括澳洲這個記者,他在他最近的採訪中,結尾就特意說了,通過這個事,全世界應該能更清楚的看到中共的本質是什麼。

所以他一出來就敢講真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其實世界各個媒體都應該清醒,你不必在中國國內去才能報導中國的真相,反倒你在中國國內報導不了中國的真相,你應該在相應的外頭,有無數多的渠道能得到中國的真相,而你在國外才有真正的敢報導這個真相。

比如說我們這個媒體,我們如果在國內,可能我們都在監獄裡,我們怎麼報導真相?怎麼討論這樣的事情?你在國內其實你通過系統的收集國內的訊息,因為畢竟有一個叫,你在廬山中看不見真面目的概念,你在更宏觀,在這樣一個大視野中,收集更全面的訊息,你可能有更準確的判斷力,而且敢把你的判斷力立刻說出來。這事實上海外媒體應該主要認識到的,真正的中國專家你不一定一定要在中國,而你在中國一定會受中共的影響。所以這種中共把海外的媒體人推出來這樣的事情,我覺得是中共在脫鉤這件事情上,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

主持人:是,對這些媒體人也真是有好處的,他真的能看到真相。我記得當時中共說要把《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這些記者趕走的時候,台灣那邊就張開雙臂說歡迎你們來台灣。

傑森:是,我鼓勵這些人到台灣去,他能體會到中國文化,同時能看到一個正常的中國人的文化下的一個社會是怎麼運行的,與此同時更能清澈的看到中共那邊的問題所在。

主持人:所以可能真的像章家敦說的一樣,還有像很多其他的評論一樣,和中共脫鉤真的是宜早不宜遲,因為確實你每跟它合作一天,你就會受它的毒害。好的,非常感謝傑森博士,今天這個題材就先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解讀。

傑森:好,謝謝方菲,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好的,觀眾朋友我們脫鉤的話題,我們先探討到這裡,節目的後半段,我們還想討論一個最新的熱點,就是中印邊境的局勢。這個熱點我們請前中共海軍司令部的中校姚誠先生來為我們做解讀。姚誠先生也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姚誠先生您好。

姚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我們先談談中印邊境這個最新的局勢,我想請問您一下,最新這樣一個局勢,其實中印雙方都在說對方鳴槍了,但是不管是誰鳴槍,有開槍這個應該是個不爭的事實,所以外界都在說這是45年以來,中印邊境第一次響起槍聲。就您的判斷,您覺得是誰鳴的槍?另外,這樣一個鳴槍事件,是不是標誌著中印邊境這個局勢嚴重的升級呢?

姚誠:究竟是誰開的槍?現在沒有辦法判斷。但是我們可以從中印邊境這個衝突,發生的源頭上,大家去判斷這是誰開的槍。習近平上台以後,特別是中共的經濟高速發展以後有錢了,習近平四面出擊。大家知道在海上填海造島,七個島造機場,部署軍事裝備。

同樣它們在陸地上也在擴充它的軍事勢力,因為習近平上來以後,提出了一個東西,大家都知道叫一帶一路,中印之間邊境上這個事,是45年來,不要說45年來,就是1962年邊境戰爭以來基本上都比較平靜,因為這個地方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打來打去沒有什麼意思。但是一帶一路出來以後,就不一樣了,因為中國最怕印度,在印度洋把中共交通線和運輸線給掐斷,所以它的一帶一路,它在陸地上也做了很多動作,比如說從緬甸、巴基斯坦都弄了很多港口,為了防止印度掐脖子。

中國在西藏這一塊採取什麼手段呢?就是大量的造高速公路、造機場,因為在高原地區,你要想掌握軍事主動權,你的重裝備,你的武器運不上去,是最要命的事情,所以這些年來,中共在中印邊境這一塊,造了大量的高速公路、機場。印度方面發現以後,他們也在他們的那一邊造公路、造機場,這樣的話,解放軍就時不時的,你不管解放軍的,印度的軍人,雙方都經常越過邊境搗亂,去破壞它的工程,事情主要是這麼個原因。

衝突大家也看得到,現在媒體也是比較即時的,有三回,主要的大的東西有三回。第一回大家看到的是拿磚頭,拿拳頭,估計這方面中國的軍人體能上對高原的適應的方面不如印度,特別是大家現在也看的出來,印度的軍人裡面有很多是藏人,另外印度還有相當一部分尼泊爾的叫彎刀隊,那個戰鬥力,高原戰鬥力特別強,所以中共不只吃虧了,拳頭、石頭沒贏,第一回說20個印度人被打死了,然後說中共後來也,不是很準確,說43個人被打死了。

主持人:有這種說法,但中共方面沒有承認。

姚誠:沒有承認,但是現在也沒辦法確定。但是從現象上看,第二次中共弄了棒子,在棒子上面繞上了鉛絲,開始做狼牙棒,因為拳頭肯定吃虧了,它才在武器上在尋找出路,這一次就把刀帶上去。我從最近在視頻上看,中國解放軍都配關公夜月刀。

主持人:人家說改造的關公大刀。

姚誠:關公大刀。另外你看到印度士兵手裡拿得還是棍棒,少部分狼牙棒。肯定是它打不過解放軍的,因為這個刀又長,刀砍人比棒子要厲害多了,如果雙方誰開的槍呢?我偏向於是印度開槍,因為印度手上的東西不行,他就鳴槍示警,就是嚇唬你解放軍不要進來,這個當然是我根據這個情況判斷的。

現在看打破了1975年雙方訂下的協議,不准動用兵器,不管怎麼說,鳴槍了。要說事情漸漸的一步走一步的,一次比一次嚴重,這個衝突一次比一次的嚴重。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提到,六月以來已經有三次比較大的衝突了,但是我看外界都在分析,其實中印雙方應該都不希望,都不願意去真正的爆發軍事衝突,雙方這種對話一直在進行,包括雙方國防部長,剛剛在莫斯科有這樣一個對話,有這樣一個會面,但是似乎進展甚微。到底為什麼雙方即使沒有意願打仗,可是這個衝突的局勢依然緊張,而且甚至在升級呢?到底什麼因素造成的呢?

姚誠:我分開兩邊講,首先從中共方面講,因為中共現在面臨的周邊的軍事壓力太大,所以它不想在印度打,跟印度打,因為這個肯定得要不能四面都開仗,開闢幾個戰場,它受不了。中共應該是不願意和印度開戰的,再一個就是中印雙方都是大國,一但開戰很難再很短的時間內結出勝負,這是個馬拉松戰,陷入戰爭對雙方都不利。

現在雙方的衝突主要是雙方博弈的政治需要,尤其是印度方面,印度比如說叫新冠病毒,印度現在成為第二大的感染國。印度人居住的環境也不是很好,所以印度病毒感染很厲害,所以老百姓對中共有氣。第二個就是1962年中印之戰,加上中共長期的支持巴基斯坦跟印度打架,印巴戰爭幾乎沒有停過,在克什米爾地區經常打。

但是印度知道這個背後有中共的支持,你看看,中國有什麼新進武器馬上就給巴基斯坦,包括新裝備出來以後,甚至很便宜賣給它。那時候我在部隊的時候就知道,我們海軍航空兵的時候,我們自己飛的是殲六,我們自己都裝備不了,造了新的殲七都給巴基斯坦。所以國際上有一個稱跟中國說:巴鐵。為什麼叫巴鐵?不是鐵籠的鐵,是鐵哥們的鐵。

方菲:關係很鐵。

姚誠:關係很鐵,所以印度對中共懷恨在心。一個是1962年吃虧了,第二個就是因為巴基斯坦老是在克什米爾地區衝突,兩個戰爭打了幾十年,幾乎年年都打。正好新冠病毒起來以後,全世界在圍剿中共,印度看到這是復仇的很好的時機,所以在雙方衝突的過程中,應該說印度應該是主動的,主動性大一點,因為中國它現在南海、台海、它那麼多事,它一般不會主動去惹事,我個人認為是印度趁這個機會出出氣。

還有就是大家也看得到就是印度是個民主國家,印度的老百姓對中共有氣。那麼印度的政治人物要想競選拉選票,他肯定要尊重這個民意,所以對中共強硬。還有一個就是印度跟中共的衝突背後,說句通通亮的話,有美國人支持,甚至俄羅斯都在支持。

我們感覺到有一件事情就是中共氣大了,氣在哪裡呢?本身中共和俄羅斯訂了X-400導彈,然後居然俄羅斯不賣給中國,不賣就不賣吧!就撕毀合約吧!它把這個導彈賣給了印度,這個也是印度現在背後得到了很多支持。你現在看歐洲賣很多的好東西給它,我今天還聽到了台灣還準備把幻影飛機賣給印度,所以印度現在後面有強大的朋友們的支持。

方菲:如果這樣的話,您覺得像1962年中共在中印戰爭中可以說是大勝。那麼今天兩邊的軍力對比,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您覺得真的要是打起來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姚誠:印度儘管有氣主動的出擊,但是印度也不敢對中國大打出手。它畢竟在國力和軍力上,它還是不如中國。

方菲:在軍力上它還是不如中國?

姚誠:不如中國,真的要把中共惹怒了以後,印度肯定是要吃虧。中、印兩個都是大國,中國14億、印度13億差不多,但是從其他方面來比,它就差多了。中共的現役軍人200多萬,印度才130萬,這幾乎是中國的一半,它還不包括中共號召力比印度要強。它有1000萬的預備役,就是所謂的民兵,這個很厲害。

中國現在打戰打的是錢,中國GDP 2019年是12.24萬億美元,印度多少呢?印度446億。也就是說就是中共的1/4吧!你要講雙方經過了60年的發展,1962年戰爭以後,雙方的軍隊當然都是不可同日而語,都有了飛速的發展。但是印度的軍力發展,它的規模和質量還是比中國差。

方菲:它也比較謹慎。

姚誠:它很謹慎。雙方現在都是基本上都是不願意把戰打大。印度還是一個不結盟國家,它要是真的跟中國打起來,外國的武裝力量還不能支持它。印度是個民主國家,它有法律在這,它不跟外國進行軍事結盟,它單打獨鬥跟中共打,它真佔不了便宜。

方菲:但是另外一些因素,不知道您覺得會有多大影響?一個是您剛才說的,印度現在似乎朋友很多,都在幫助它,中共這邊有點孤家寡人。還有最近確實看到了有一些現象顯現出來,中共軍力也許不像它表面上說的那麼強。比如說它的軍備,有沒有劣質產品?甚至它的導彈打不打的中?落在哪裡?最近我們也看到了一些事例,像這些方面,您覺得是不是也確實讓人沒有辦法真正的去評估中共的軍力?

姚誠:陸軍對武器的依賴性不高,它不像海空軍,武器的依賴性大。陸軍依賴性不高,所以武器裝備對於中共雙方來說,不是重要的東西。因為這個在邊境上打,主要是陸軍在打。我不是在這裡為解放軍打氣,因為中共軍人被共產黨洗腦洗得非常厲害。解放軍動不動就講小米加步槍,在三年內戰的時候打敗了國民黨的飛機加大砲。中國的軍隊,我從中國解放軍出來,我知道,就剛才我們聊天的時候也說到這個事情。戰一打急了以後,不是靠武器,靠著血腥,就是死拚了。這樣的話,中國的解放軍的陸軍一個是數量上佔有優勢,第二個共產黨洗腦洗得很厲。就是真的要打起來以後,因為共產黨宣傳:印度佔領我的土地,一宣傳當兵的就熱血沸騰了。

方菲:就不能小看這個因素。

姚誠:不能小看這個因素。而且印度,我們了解到印度的軍人作戰的能力不行。因為民主國家的這些軍人,不太願意…

方菲:很野蠻。

姚誠:不是很野蠻,至少跟解放軍作戰,印度陸軍不大有…我再舉個例子,1962年的時候,中國剛剛經歷了3年的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人。在這種情況下,解放軍甚至打進了印度很深的地方,這個真的不能小看這個解放軍。他們現在只是說受到的壓力太大,壓著他去當兵的。

方菲:您覺得中印邊境的局勢,它跟南海、台海的局勢,這兩者之間有沒有關連?

姚誠:中印、台海、南海包括東海,它現在整個中國周邊這一塊都互相關連。因為印度不想跟中國把這個戰爭升級到飛機、大砲一塊打,中共目前來說不想跟印度打一場全面的戰爭。但有一點一定要說明,印度在中印邊境的動作,它肯定必須要有所收斂。它把共產黨惹急了以後,真不敢說這個戰就不打了。我不能保證中共會在邊境上再打一場,就是60年前的所謂的對應自衛反擊戰,這個不排除。

還有一個我剛才講中印邊境打戰,它主要是陸軍,海上受到美軍的壓力,那是海空軍的事情。就是中國100多萬的軍隊,包括它的民兵1000多萬,就是它的陸地的兵力。在美國這方面它是看戲的、它閒著的,所以它的陸軍是有能力跟印度作戰的,這個影響不是很大,只不過是中共現在不想打,壓制自己。如果真的搞急了,不排除中共還要搞一次什麼對應自衛反擊。

還有一個,我今天想提一個問題很重要的就是,印度的軍隊裏面有很多的藏人,甚至有可能是藏人的軍隊,這一點中共是非常氣憤地。印度跟中國挑釁,就是軍隊動手了,它還有一個成分就是幫助藏人收復失地。

方菲:您還有一分鐘。

姚誠:還有一個為什麼我說60年前的自衛反擊可能要重演?1962年所謂的自衛反擊戰,主要的目的是印度收留了達賴喇嘛,它們的藏人流亡者,1962年的戰爭有這個大的因素。現在這個現象重複出現了,所以中印邊疆,我並不看好。就說雙方會發生到什麼程度?還要看看。

方菲:就是說它們政治上有想要示強的因素,但是軍事上又不想發生衝突,可是它也有引發軍事衝突的因素。所以現在這個局勢非常難預測,可以這麼說是嗎?

姚誠:對。

方菲:好的,因為節目時間很快到了,我們今天就先談到這裡。非常感謝姚誠先生今天來跟我們解讀中印邊境的局勢,謝謝您!

姚誠:不客氣。

方菲:觀眾朋友也非常感謝您收看本期節目,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 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