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之子亨特前商業夥伴反水!更多和中共權錢勾兌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7日訊】熱點互動拜登子前商業夥伴反水!更多和中共權錢勾兌曝光;司法追究何時啟動?推特臉書封殺的實質,是左派洗腦美國民眾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0月16號星期五。拜登父子的硬盤門事件在持續發酵,那麼今天又出來了一個重磅的消息,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這個人因為債券欺詐已經入獄了,但是他在牢獄中聯繫了一位保守派的記者,把自己的email開放給這位記者。那麼這個記者後來在保守派的網站上就發佈文章,說明這些email中的一些email顯示,說亨特‧拜登和他的另外一個商業夥伴,他們在2011年的時候,曾經安排一個從中國來的高階的代表團,到訪白宮,並且和時任的副總統拜登見了面。那麼這是最新的一個爆料。

昨天《紐約郵報》和《蘋果日報》都分別報導了亨特‧拜登和中共的一些公司,和高階的政商人員之間的一些金錢交易的細節,那麼這些全部是在拜登當上副總統之後發生的。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來賓,一起來進一步分析解讀一下這個影響美國大選的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跟我們連線的田園博士,田園博士您好。

田園: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那我們先來談一談這個最新的有關亨特‧拜登的爆料。今天我們著重談一些,因為這幾個爆料全部都是圍繞亨特‧拜登和中共,和中國的公司之間的利益交換。所以先談一談今天這個最新的爆料,就是亨特‧拜登他的前商業夥伴,這個人在牢獄中,聯繫了一位保守派的記者。那麼今天這個右翼的網站Breitbart News有一個最新的報導,把一些email列出來,並且他講了一下內容。

跟我們很快談一談,在這些內容中你看到的看點,以及你覺得這個最新的信息會引起什麼樣的迴響?

唐靖遠:首先這個布萊特巴特(Breitbart News)的獨家報導,可以說對拜登來說是禍不單行,典型的。因為左派媒體剛剛才在反擊說,是《紐約郵報》的那個爆料是沒有一個實證人,說這個很有可能是什麼黑客的來源之類的,結果馬上這就出來一個有實際證人的爆料。所以這個我覺得是第一個意義,就是它對拜登的這個打擊。第二個這批爆料的郵件,我們看到到目前為止,它最主要的內容是圍繞著,早在2011年的時候,亨特‧拜登就已經做為一種中間人,其實就是一個權力的掮客,他是這樣一個角色。

運作了中共的叫做中國企業家俱樂部,這樣的一個組織。表面上是一個民間組織,他們到白宮來進行訪問,然後和拜登進行了一次秘密的會面,沒有被記錄在官方任何的公開行程上。這個是它最核心的內容,所以他這樣一來就帶來一個問題,剛才我們說到中國企業家俱樂部,表面上它是一個民間組織,主要都是中國的一些頂尖的民營企業家。

主持人:民企大老。

唐靖遠:對,馬雲、柳傳志等等很多人,他們組成的,其實裡面也有中共的官員。比如說我看到其中報出來一個名字叫龍永圖,龍永圖是中共參加WTO會談的中方代表。

主持人:對,大名鼎鼎。

唐靖遠:他是大名鼎鼎,就是這是一個官商混合的團體。而這個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有一個非常出名的外號,它被叫做是中國的第二外交部。所以實質上這個可以說是一個中國的官方代表團,一個官方代表團來訪問美國,跟拜登見了面,它就帶來兩個問題。第一亨特‧拜登他在裡面有涉嫌已經違反到了《外國代理人法》,因為在這個曝光的電子郵件裡面,非常清楚的寫得就是,亨特的郵件居然寫著說,這是體現中國軟實力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主持人:喔,幫助中共去體現軟實力。

唐靖遠:對啊,你會覺得這是非常奇怪的,這個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剛才我們所說的,他們是一次秘密會面。我們都知道其實在任何這個國家的外交系統,它都可能存在著一些不公開的外交的場合,不公開的外交的會面,這個是很正常的。但是這個現象至少我看起來,它是有一點不正常的。如果說國家與國家之間本來是有正常的外交關係的,但是我們有一些會面比較敏感,我們需要不公開。即使是不公開,他也是通過政府層面的人員來安排相互來對接,來溝通。

但是這次不是,這次中間人的聯繫人剛剛說的是亨特,是拜登的兒子,還有其他的一些通過他的商業夥伴等等,這樣一些人來做了一個中間人。

主持人:對,而且他裡面特意提到了,說這個代表團之前試圖通過政府層面去聯繫,但是沒有能夠得到回應。

唐靖遠:對,沒有聯繫得上,沒有得到回應,然後就拐了一個彎,從這種私人的方式。這個裡面就很顯然很可能存在著一個裙帶關係了,因為你就是父子倆。當然到目前為止,這個爆料他說他還故事沒完結,還在繼續。所以我們就目前看到他所報出來的信息,還不能夠說這個能夠證明拜登已經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或者是有更多的這樣一些內幕。但是至少我覺得他已經起了一個頭,就是讓人看到了,在《紐約郵報》的爆料途徑之外,另外的一個途徑又爆出來拜登父子跟中共的勾結的這種黑幕的這樣一個可能性。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值得繼續觀察的。

主持人:是,而且這個記者他還專門說,他說這個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當時的那個主席是柳傳志,然後他說2013年兩年以後,亨特‧拜登不是去中國,然後又弄了一個什麼渤海華美的這樣一個私募基金嗎?這個私募基金投資的第一批的公司之一,就是滴滴打車,然後滴滴打車的總裁就是柳傳志的女兒。所以他就懷疑說,這一次的見面至少給亨特‧拜登下一步的商業關係打下了基礎。

唐靖遠:對,這個我覺得它是一種,我們從這個邏輯關係上看到,它是一種推斷。暫時還沒有看到有確鑿的證據,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符合情理,也符合邏輯的這樣一個推斷。

主持人:對,渤海華美這個事情,其實在以前美國媒體就有報導。那麼它這個是牽扯到亨特‧拜登去中國以後,來做的這麼一個事情。然後另外就是《紐約郵報》在昨天的報導中,專門提到了亨特‧拜登和華信集團之間的關係,那這兩個他跟中共之間的這樣一個交易往來,跟我們很快介紹一下。

唐靖遠:這個華信集團是非常神秘的一家公司,它是由葉簡明,他的董事長叫葉簡明,是個年輕人,他來創立的,在2002年創立。這個華信集團它主要營業的範圍主要是石油,能源嘛,它是叫做華信能源有限公司。那麼這個葉簡明他本來過去他的發家史,他是開一個叫活塞廠的,就是發動機的那個活塞,是製造那個東西的。他怎麼會突然拐了一個大彎來涉足到能源產業,其實起步就是在他在2006年的時候,他併購了一家叫做廈門華航石油公司。

這是一家國有企業,這家企業被拍賣了,被拍賣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捲入了,當時全國知名的遠華走私大案,就是賴昌星的那個案子。所以這家公司被拍賣,拍賣以後,非常蹊蹺的就是在那個時候整個這家公司連它的牌照、它的渠道、它的人才,所有的一切,包括它的設施,是一口氣的全部被這個葉簡明一個人給全拍下來了,那個時候他才29歲。所以這麼大一塊肥肉,又是國營企業,怎麼就會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卒給一口給吞下來。

他吞下這家公司以後,他就開始涉足到能源企業,就開始起步。一轉身他就到上海去成立了華信集團,就開始進入到能源產業裡面。然後從那個時候開始起到2016年的時候,僅僅十多年的時間,這個中國華信就進入到了世界財富的500強位子,在299位,甚至超過了寶鋼,超過了神華集團這些大型的國有企業的位子。

主持人:那他跟拜登之間是怎麼樣搭上線的?

唐靖遠:所以他跟拜登之間的關係,我們看到這封郵件裡面,就是這個爆料裡面提的郵件提到了在,至少是曝光的兩封郵件。兩封郵件都是亨特和葉簡明之間的往來,他們達成了,第一封郵件裡面提到了一個臨時協議,他們在運作一個項目,這個項目他沒有明說是什麼項目,但是說這個項目的收益,把80%由亨特和另外三個人來平分,剩下的20%由兩個人來平分,就是各佔10%,一個人的名字叫做Jean,現在還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但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他用了一個代號叫做big guy,翻譯過來叫做大人物。而且非常奇特的是,這個big guy大人物的這10%的股份,指定是由亨特來代持。所以這樣一來就幾乎引發所有的人的判斷和猜測,都認為這個big guy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父親拜登。

主持人:沒錯。

唐靖遠:因為拜登是同時符合兩個條件的,一個是大人物,第二是跟亨特的關係極其的密切,以致可以非常信任的讓亨特來替他代持。所以這個是一封郵件。那麼另外一封郵件是葉簡明和亨特他們在商討運作,成立一家股份公司,他們兩個人各佔50%的股份。而在此之前,成立這家公司之前,本來葉簡明的一個想法是說,雇傭亨特,他不是開了一家諮詢公司嗎,說我給你提供每年1千萬美元,連續至少提供三年以上的諮詢費用。

這1千萬美元就作為你的介紹費,就僅僅是介紹費,每年給你1千萬美元。但是後來葉簡明他們和亨特在邁阿密進行了一次會面,會面之後,葉簡明了修改這個想法。他覺得我們還不如成立一家公司,我們各佔一半的股份,這樣的話你收到的好處會時間更長久,受到的好處會更大。

主持人:這動則百萬上千萬,這真的是。

唐靖遠:這個是我們看到目前爆料的兩封郵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爆料是一封叫做律師代理函,直接涉及到了香港的前高官何治平。這個和治平其實同時當時也是葉簡明的一個手下,他的高級助手。何治平就以諮詢美國相關事務的這樣一個名義,直接付給了亨特100萬美元的報酬。所以從《紐約郵報》的爆料我們看到主要是在三方面,都是跟華信集團,就是亨特和華信集團之間,有非常密切的政商資源的交流和利益的輸送。

主持人:是,很快渤海華美的事情也請您稍微講一下,然後我們再去問問田園博士。

唐靖遠:渤海華美它主要大概的情況是這樣,是在2013年的時候,就是那個時候亨特跟他父親拜登訪問中國,那個是拜登和中國的領導人胡錦濤會面幾乎同時,亨特‧拜登就和渤海華美也就進行了一次會面。然後在這次會面訪華結束以後,他們回到美國才僅僅12天的時間,因為那個時候就是他們已經註冊成立了這個渤海華美的私募基金。但是當他們回到美國才僅僅12天的時間,這個私募基金就迅速的被中國銀行,給注資了10億美元。

主持人:10億還是15億?

唐靖遠:10億美元,在當時是,就是在12天的時間注資了10億美元。在第二年的時候,追加了5億,就總共達到了15億美元。而亨特‧拜登在這家公司裡面,他當時註冊的時候,他出資了大概是40多萬美元。

主持人:這是個屬於空手套白狼,直接一個15億就給你的公司了,然後你的公司可以去投資賺錢了。

唐靖遠:這個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因為亨特‧拜登他是這家公司的股東,他出資了40多萬美元購買了這家公司的10%的股份,所以幾乎就是一瞬間,你注資了15億美元,這15億美元的10%的收益他有多少,馬上就把他那40多萬美元就翻了多少倍上去了,這個的確就是一種空手套白狼。事實上在我看來,這個就是中共的,中國銀行是個什麼背景我們就不用說了,毫無疑問這個就是中共政府,利用這樣一個形勢,給他進行利益輸送。實質上是一種鉅額的變相的賄賂。

主持人:對,你說到鉅額變相賄賂,這個葉簡明本人,朱利安尼在一個採訪中,他說葉簡明就是中共政府派到國際上,用來給這些國際政要去設陷阱的這麼一個人。他用的英文是set up,所以實際上他到處給別人撒錢的話,其實那些人我想他要回報,其實就是一種關係。他並不是真的指望亨特‧拜登給他介紹什麼生意吧?

唐靖遠:對,我覺得他其實是通過這種方式,在必要的時候,以國家利益出讓的方式來索取一些回報。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們再詳細講。那田園博士我也想請您談談,剛才我們談到了《紐約郵報》和最新的這樣一個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透露的信息,《蘋果日報》他這兩天也有一個獨家的系列,他說他拿到了一個獨家的40多頁的一個英文的調查報告。他發表了一個系列文章,談到了亨特‧拜登和中共之間的進一步的更多的細節,勾對的細節。包括臺灣什麼樣的關鍵的中間人給他介紹的,跟我們介紹一下《蘋果日報》爆料的這個最主要的這個信息是什麼?

田園:臺灣的《蘋果日報》發佈了一個5篇這樣的系列報導,這個系列報導據說是根據《蘋果日報》獲得的一份40多頁的關於拜登家族腐敗的這樣一個總結。這個總結的作者就是美國著名的調查記者,也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的這樣一個負責人。他的名字叫做Peter Schweizer(彼得‧席懷哲),這個記者在過去幾年裡面,經常是追蹤美國政府的高官在海外,尤其是在腐敗嚴重的地區,比如在亞洲中國這樣的地方,撈錢的這樣的交易。

他不管是誰,他都會去追查,包括民主黨的重要人物,包括有些共和黨的重要人物,席懷哲都去追查他們在這些地區的撈錢的這種行為。那麼同時席懷哲他本人現在還負責一個非政府組織,也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它的名字叫做政府問責研究所,他政府問責研究所的這個主席。一聽這個名字大家就知道,它就是專門致力於揭露美國政府存在這種腐敗現象。《蘋果日報》的系列報導,基本上就是基於這份席懷哲的調查報告。

那麼席懷哲最近他其實拍了一個紀錄片,專門集中在曝光拜登家族的腐敗史,這個紀錄片的名字叫做《Riding the Dragon》,翻譯成《騎龍》。這部片子大家可以在youtube上可以免費觀看。我想他這部片子裡面的敘述的事實,和他這40頁的報告應該是相差不多,接下來我們就談一談這份報告裡面主要談了些什麼東西。第一點要說的是拜登看來是挺共歷史是由來已久,據說拜登在發跡,還有一直他到成為美國參議院的頭面人物的時候,都是親共派,一直都是和中共非常友好的。

比如說在1990年代末期的時候,中共要想加入世貿組織,要想美國給他最惠國待遇的時候。那麼當時拜登就是推動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一個主力。尤其是在拜登在2001年成為參議院的外交委員會主席之後,更是不遺餘力的推動中共入世,然後中共當年就加入了世貿組織。當時大家記得有兩個人其實在這個表演中最賣力的,一個是拜登,另外一個就是加州的參議員叫范士丹,兩個人都是民主黨。

當時這是拜登當年的擁共史,然後亨特‧拜登在拜登當選為美國的副總統之後,突然總共6次訪問中國。

主持人:2010年第一次。

田園:對,從2010 年,從拜登擔任副總統大概將近兩年的時候,第一次訪華。然後總共6次訪華。然後他的訪華之後,總是要嘛獲得中方的鉅額投資,要嘛是本人獲得鉅額的酬勞。那麼剛才你們已經提到了很多,那麼究竟是誰牽線,讓拜登和他的兒子能夠接觸到中共的核心人物。據《蘋果日報》這個調查,就是臺灣的一個神秘商人,這個人的名字叫林俊良。這個人曾經和臺灣的某些政界人物有相當緊密的過從。

同時他是耶魯大學畢業,然後又通過他在長青藤盟校認識的一些人,接觸到了中共的一些頭面人物。據說他接觸到第一個頭面人物是原來中共人大的副委員長,叫做許嘉璐。就通過這樣一個交友,這個林俊良一邊是依靠亨特‧拜登,說我可以接觸到美國的副總統。另外一邊,他對美國的政界人物說,看我可以接觸到中共的人大副委員長,還有中共的其他的頭面人物。他就是靠這個在兩岸,甚至在海外,包括中美之間通吃。

主持人:那麼《蘋果日報》他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什麼剛才我們沒有提到的跟中共的交易呢?

田園:基本上就是你們剛才提到的,就是我們現在知道的全部。比如說包括2012年的中國的萬象集團向美國一個小公司,一下子注資了13億美元,這樣的事情。然後合作開發的是什麼?其實也是一個敏感話題,當時是開發新疆的煤炭資源,就是從煤轉化為天然氣。然後渤海華美,其實這個渤海華美不僅涉及到亨特‧拜登,也就是美國前副總統的兒子,而且還涉及到另外一個民主黨的重要政客,就是當年當時正在擔任美國國務卿的John Forbes Kerry。克里的繼子也在渤海華美中持有股份。

後來中國銀行給亨特‧拜登和克里的繼子還有另外一個人也是注資15億美元,這些人也都是參與其中。還有一個就是你們剛才沒有提到的就是中國遠洋公司的一個子公司,在美國併購了一個所謂的地產公司,承諾說我們要花大概30億美元買下你們公司在美國擁有的所有產業。這個背後的股東是誰?就是克里的繼子,也是當時亨特‧拜登…

主持人:亨特‧拜登也是?

田園:對,亨特‧拜登當時也是擔任該公司所謂的顧問,這是一筆交易就是剛才你們沒有提到的。

主持人:這個其實跟您說的萬象的投資是一樣的,因為萬象投資加州初創公司好像也是亨特‧拜登做顧問的這樣一個公司,是吧?

田園:是的,就是當時亨特‧拜登在新初創公司就掛了一個名,在董事會上掛了一個名,當時就僅僅這樣一個30多人的小公司,一下子得到了中共的投資13億美元。

主持人:所以田園博士我想問一下,我們剛才描繪了一個整體這樣一個關係網,整體這樣的圖畫,就是從比如說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他透露出來的信息是亨特‧拜登把中共這樣的一個高官顯赫介紹到白宮。在《紐約郵報》透露出來是他跟華信集團之間的關係,《蘋果日報》不但透露出華信還有一些其它的如何起家,包括渤海華美這是之前美國媒體就已經曝光了的。所以所有這些畫面放到一起,您覺得是編織出一個甚麼樣的畫面?這些畫面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說明拜登家族,拜登父子這些交易最起碼也許還有是不道德的,甚至是不是也有可能觸犯法律的呢?

田園:對,這些證據還有現在曝光的所有的郵件還是圖片,還有這些電子郵件都已經編織出一副非常清楚的畫面。我們看的非常清楚的是在2008年拜登入主白宮之前,亨特‧拜登是處於一個甚麼情況?他是一個不知名的小的律師事務所的一個小律師,不名一文,同時還吸毒、酗酒有各種各樣婚外情的這種傳聞。那麼在拜登入主了白宮之後,亨特‧拜登這樣一個沒有任何能源背景的人,沒有任何以前在金融界服務的人,沒有任何投資地產經驗的人,突然間6次訪問中國並且從中國獲得了總額超過幾十億美元的貸款。

主持人:而且涉獵您剛才提到的所有這些領域。

田園:是的,他在能源領域、地產領域包括金融私募基金領域突然間都一夜抱得大名,就是變成了一個可以說是業界的翹楚,為甚麼?唯一的聯繫,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就是因為他的爹在2008年成為了美國的副總統。所以這一切他們獲得的投資也好還是他們引來中國對美國的公司進行招商引資也好,統統都指向一個東西,那就是權錢交易,他通過自己的父親美國副總統這樣的一個關係換取了讓自己的錢包鼓起來,這是我們從一些證據中看到的最清楚的一個畫面。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我看朱利安尼因為這一天接受不少媒體的採訪,包括自己的網站上他也有評論,他說目前這些證據已經足以提出司法訴訟了。而且他說這個主體並不是亨特‧拜登,應該是喬‧拜登,是亨特‧拜登的父親,因為是他允許他的兒子去跟這些世界上最腐敗的人之一去打交道,而且另外他沒有說的是其實到底喬‧拜登從中拿到了多少利益?現在都是說不準的。所以您怎麼看他認為的,其實這中間很可能拜登本人是逃不了司法關係的?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拜登跟他的兒子亨特,我們這樣分開來稱呼,拜登在所有這一系列腐敗的醜聞裡面不僅是一個知情者,而且他一定是個參與者,我個人是這麼來看的。因為從現在已經曝光我們看到的事實,就是拜登比如說跟烏克蘭醜聞裡面波扎爾斯基是有秘密會面的,這一點就連拜登自己競選的官方團隊都已經改口,就是不否認了。

主持人:有會面是一定發生的。

唐靖遠:對,這個是一個。另外一個就是你剛才提到Giuliani其實還爆了一個料,就是說亨特自己給他的女兒發的一封短信,裡面有提到宣稱是他一個人支付了全家30年所有的開銷,而且他所獲得的薪水收益甚麼的至少要上交一半給他的父親。所以這個其實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因為如果說不管亨特這個話有沒有一點誇張,亨特今年才55歲,30年就意謂他從20幾歲就開始就要掙錢供全家的花銷,他從哪去掙這麼多的錢?所以不管他的說法是不是有誇張…

主持人:他的意思可能說他現在掙到的錢,利用各種手法掙到的錢可以供妳以後30年都不愁吃住吧?

唐靖遠:也許也有這個因素,但是至少就是說明一點,你能夠掙這麼多的錢供給全家都來花銷的話,作為拜登作為父親你可能不過問嗎?絕對不可能說一點都不問你這錢怎麼來的?是吧?我覺得這個是第二個。第三個就是剛才我們提到的證據,big guy這個問題,這個我覺得可以說是非常清楚的已經顯示出來拜登本人其實是相當於在…

我們打一個比方,如果說拜登在開一家權力出租這樣的一個店,權力尋租這樣的一個店的話,那麼亨特就是他的市場推廣人員或者是他的銷售人員,就相當於是幹了這個角色。所以拜登不僅是知情者,他甚至很有可能是整個這一系列這些腐敗的…甚至可能是主持者,是組織者,而亨特只是他所利用的一個工具,我是這麼來看。

主持人:對。田園博士,我們看到像亨特這樣,他跟他父親在2013年的時候坐同一架飛機去中國,之後跟渤海華美簽了合約等等,這些事情如果要說跟他坐同一架飛機去又回來的他的父親拜登完全不知道,或者完全不問他兒子在中國做甚麼?我覺得這個不太能讓人相信。

現在還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朱利安尼在他的視頻中說所有這些信息其實已經足夠證據去司法起訴,但是他在給不同的部門投遞的過程中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我們在外人來看到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去年12月份,FBI已經拿到硬盤上所有的資料但是沒有任何動靜,甚至後來對川普的彈劾,因為甚麼通烏門,FBI都沒有把這些任何證據拿出來,所以現在眾議院共和黨的參議員已經聯名給FBI發信要它們給出信息,並且給出解釋,就是它們那時候是不是已經有這些證據了。您怎麼FBI在這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

田園:我對這個…不但是FBI,包括美國執法部門目前對這個事件的不作為,我是非常迷惑同時也感覺到非常震驚,因為這個事件和當年所謂民主黨編造出來的通俄門相比,這個反差簡直是太巨大、太強烈了。當年通俄門就是FBI根據一個所謂的他們現在明知道是CIA認定是俄國間諜這樣一個人編造出來的證據,然後製造出來所謂通俄門醜聞,然後對川普總統實施長達3年半不停的騷擾。

而現在面對拜登家族這樣的一個腐敗醜聞,同時已經拿到將近4萬份電子郵件,超過800張的圖片,據說FBI在去年的12月份就已經拿到了證據,可是現在竟然沒有絲毫動靜。大家知道如果FBI有對拜登醜聞有任何調查的話,那麼你可能會聽到聯邦調查局局長出來說對不起,我們現在有調查正在進行中,所以我們現在不方便評論,或者如果它們對這個事情真的有重視的話,如果它們以前沒有調查,現在局長會出來說我們查有嫌疑,我們現在要立刻啟動調查

主持人:他們現在唯一說的是,眾議院的眾議員給他們遞了封信之後,他們說我們收到了。

田園:對,所以他們這種非常消極,非常無作為的態度,讓我感覺到非常非常的震驚。這跟川普總統所受的這種待遇,簡直是相差太大了。那麼從我看來,為什麼這些美國的情報機構、執法機構,不願意去觸動拜登集團?這裡面肯定有很多很多的原因。但是我覺得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為美國政府這種官僚機構確實是存在這種官官相衛,這種利益集團根深蒂固、盤根錯節這種現象。

這種東西的存在,其實可能就是真正所謂的深層政府。他們如果一旦利益受到挫折的話,一旦一朝走錯那就是滿盤皆輸。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官僚們選擇不作為,選擇互相保護。這就是有可能為什麼他們能輕易的搧起所謂的通俄門的調查,而卻不願意對這個已經發生的可能的違法事件進行調查的原因。

主持人:對,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確實現在這個事情的發展,可以說是越來越多的信息浮出水面。您覺得再這樣下去,就是當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信息的話,事情會怎麼樣去演變呢?特別是對大選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唐靖遠:首先對大選來說,我覺得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在我個人的判斷,我覺拜登的大選已經結束了。我覺得可以這麼說,但是拜登他不會輕易的放棄,因為這個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從理論上說,萬一他還能夠獲勝的話,這個對他是可以起到一定保護作用的。

就是你再要想調查他,再要想彈劾他,你的難度會要大的很多了,這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覺得就是這一系列的曝光,最大的關鍵問題,我們看到無論是《紐約郵報》的爆料,還是現在布萊特巴特最新的爆料,包括《蘋果日報》等等這些爆料。到目前為止,我們暫時還沒有看到非常直接的正在開火的槍,我們打一個比方。

主持人:指向拜登的。

唐靖遠:對,因為現在我們看到所有爆出來的料,全部都集中在亨特的身上。所以至少在目前為止,拜登他還可以暫時有這樣一個藉口,這個是亨特我兒子幹的事情,跟我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在這樣一個基礎之上,再到我們看以後如果還有後續的爆料不斷的再出來的話,如果有這樣直接的證據,我覺得對拜登來說,他可能是逃不掉的。即使這個起訴也好,或者調查也好,不一定能趕在大選之前來啟動,因為我們看到距離大選基本上逼到家門口了。

主持人:沒錯。

唐靖遠:如果這個大選結束以後,很有可能對他都會要繼續,尤其是在川普總統如果順利的連任的情況下,我覺得拜登很有可能逃不過牢獄之災。

主持人:是,我覺得爆料的性質有一點點像2016年在大選前,FBI重啟對希拉里的調查。但是這個事情如果持續發展下去,我認為司法啟動可能是逃避不了的。因為即使是像剛才田園博士說的有影子政府的存在,但是在這麼大量的信息面前,我覺得美國人民是不會同意的。

唐靖遠:對,我比較贊同田園博士剛才的一個分析,就是說他們的確有可能形成一個利益的共同體。因為他們拿到這個硬盤的時間,川普正在遭受彈劾,這個彈劾是到今年2月才結束的。所以在2個月的時間之內,FBI保持著沉默。這種沉默,我覺得他應該是一種默許。就是默許民主黨持續的對川普進行構陷,這個其實他們已經是幫兇了。

主持人:對,即使已有對川普總統有利的證據,也不拿出來。好的,還有一點時間,我想請田園博士談一下。有關這件事情引發的另一個熱點,就是社交媒體對這個事情的審查。今天沒有時間談太多,但是社交媒體審查在朝野都掀起了非常大的反響。像美國福克斯新聞的著名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他說:這是美國建國245年以來,最嚴重的、從來沒有過的新聞審查、言論審查。

現在眾議院、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已經說要在下週二做一個投票,是不是能夠給推特和臉書的CEO發傳票。如果說通過,下週五就會傳訊這兩個人。那麼現在最大的還有一個呼聲,很多議員、很多民眾都說應該把230條款對於社交媒體的保護給撤掉。我想請您很快談一下,230條款現在成為一個焦點,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條款?它對於這些大的社交媒體有什麼樣的保護?如果一旦取消掉,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田園:這個所謂的230條款,它簡單的說是1996年美國國會通過的一個法律,叫做《通訊規範法》。《通訊規範法》裡的第230條的核心內容就是,這種電子平台的社交媒體平台,你如果是屬於平台的話,你就不需要為用戶發布的言論負責,這樣大家不會去起訴你。

但是這些社交平台就不滿意了,說如果我們這樣做就會出現冒犯性內容,怎麼辦?後來國會就給這些社交媒體平台,給它一個豁免。就是允許你社交媒體平台出於一種所謂的善意的目的,對這種冒犯性的內容進行一定的限制。而這個權力其實是這些社交平台原來所不擁有的,就說如果嚴格的按照230條,這些社交媒體只能是平台而不能對這個內容做任何管控。那麼豁免了之後,社交平台可以對部分所謂的冒犯性的內容進行限制。

主持人:這太模糊了,這個定義。

田園:對,非常的模糊,而且這個定義非常的寬泛,而且需要出於所謂善意的目的。那麼究竟是誰去定義這個善意的目的?誰去定義這個冒犯性的內容?都預留下太大的空間。這就是目前這些社交媒體,比如說像臉書、推特,它們鑽的就是這個空子。在這個硬盤門爆發之後,推特和臉書立刻採取了措施,限制這些關於拜登家族腐敗新聞的流傳。

推特做的是最決絕的,非常決絕,它禁止所有人傳播《紐約郵報》的這篇文章。臉書也是做出了一些限制,但不如推特這麼嚴格。也就是說它們已經公開的、赤裸裸的站到黨派利益的一邊,而不是作為一個用戶能夠自由發言的平台。比如說推特拿出來的理由說:我們不願意傳播這種非法獲得的材料。當年斯諾登的稜鏡門事件爆發的時候,斯諾登的消息在推特上可以說是倒海翻天、到處都是。斯諾登他的材料徹頭徹尾從美國政府偷來的,咱們先不談斯諾登這個事件的..

主持人:做得對不對。

田園:對,咱們就談這個事件本身,這個材料完全是偷來的。還有一個是前一陣子《大西洋月刊》的主編聲稱說從三個不同的匿名人士裡獲得消息,說川普總統把二戰中犧牲的士兵叫做渾蛋、叫做失敗者。這是一個徹頭徹尾沒有辦法證實的一個言論,後來這個主編也不願意拿出自己的來源。這樣一個假消息,在推特上也是滿天飛。為什麼到拜登這個醜聞爆發的時候,推特要立刻採取這種非常過分的行為?侵犯人民自由言論的行為,來禁止他們傳播。

主持人:對,而且《紐約郵報》是百年大報。

田園:是的,《紐約郵報》的報導,你可以看到是非常有根有據的,而且願意跟你來證明的。都拿出了電子郵件的原文,而且《紐約郵報》還有朱利安尼本人,也都花了時間和努力去證實這些郵件的真實性。它這個真實性都是有據可查的。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把這個材料叫成是非法獲得的材料,還說有可能是外國政府的情報運作,這個我看完全是站不住腳的。可見為了這次保住拜登的選情,推特和臉書已經徹底的撕下了自己所謂的中立平台的面具,變成了一個黨派利益、宣傳黨派消息的一個根據地。它們已經徹底地不再有任何可以相信它們的理由。

主持人:現在FCC的主席已經發聲明,他說FCC要對這個230條款重新解釋,要有新的規矩定義。您覺得它有沒有可能在這樣新的定義下,把豁免條款拿掉?如果真的沒有這種豁免,是不是就會出現很多人去起訴這些社交平台這樣的事情呢?

田園:對,要想褫奪豁免條款,現在是比較難的,因為這是由國會來決定的。但是FCC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它可以詳細的界定什麼樣的言論可以去做什麼樣的定義。

主持人:屬於冒犯,什麼的屬於。

田園:第二,FCC可以命令成立一個監管委員會,專門監管這種有關言論審查方面的。就是推特和臉書你可以怎麼做、你不可以怎麼做。還有一點可以做的,FCC可以就這件推特和臉書審查《紐約郵報》報導的這些事情,立刻起訴這些涉及的媒體,比如推特和臉書。就這個問題,侵犯自由的問題,立刻起訴它,可以對它們起到非常大的抵制作用。

主持人:好,謝謝。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臉書、推特現在引起的軒然大波?已經有議員說它這種作法有點像中國共產黨,有人說它成了中宣部的做法了。另外它現在這樣其實是不是會引火燒身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簡單回應剛才田園博士談到的這個問題,就是推特不是找了一個藉口。為什麼要禁止《紐約郵報》的爆料傳播?說這是未經授權的什麼等等,說這是黑客的材料等等。我覺得這個邏輯是非常荒唐的,因為如果說是未經授權的文件,你就不能夠披露。那麼首先你要禁止的就是,《紐約時報》不是剛剛才拿出來川普報稅的文件嗎?這個文件川普一樣沒有給他授權,你憑什麼能夠拿出來這個報導?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覺得至少現在我們看到推特和臉書這種現象,它其實不是孤立的,包括主流的這些媒體,全部都保持沉默對這個事情。

主持人:集體沉默。

唐靖遠:幾乎是集體的,只有極個別的有這個媒體的報導。所以我覺得它反映出一個問題,美國的左派實質上它們已經基本上操控了美國的這些媒體和輿論。而且他們正在有意識的利用這種輿論對美國的民眾進行洗腦,這個現象說出來我覺得對很多人會感到比較震驚。因為一般人的認知當中,會認為洗腦只會發生在像中共那樣的極權國家。因為它這個信息是封閉的,它沒有一個透明的環境。為什麼在美國也會出現這樣一種現象?我覺得這個背後體現出來,就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原因。政治正確一般人把它理解為是一種理念,是一種政治的理念,實質是不是。我覺得政治正確事實上就是一個隱形的思想警察。

主持人:極權的工具。

唐靖遠:對,它實質上已經演變成一個極權的工具。為什麼這些媒體可以做到讓很多的美國老百姓處在一個相對自由的信息的環境之中,他都不敢發聲或者他都自覺的去迴避看、或者不敢說一些他覺得可能會惹來麻煩的話,就是因為這個政治正確。所以這個政治正確我覺得事實上已經成為一個極權的一個工具,成為一個隱形的思想的警察。所以在這樣一個原則之下,包括拜登的這個腐敗的醜聞本身,我覺得它現在已經成為政治正確的一部分了。所以你看昨天拜登剛剛才舉行一次在電視台。

主持人:沒錯,Town Hall。

唐靖遠:Town Hall,然後整個九十分鐘的節目,居然沒有一個人提到這個問題。

主持人:難以置信。

唐靖遠:這個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覺得它從側面反映出來,就是美國集體的左傾。它背後其實和中共是沒有什麼區別的,它的本質是相通的。

主持人:是,絕對要引起所有警惕和抵制了。好,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精彩點評,今天節目又時間到這裡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