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視頻攪動大選 更改選票搜索暴增 川普手握終極武器對決美國「黨媒」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26號,星期一。歡迎大家在週末之後回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過去的這個週末,網絡上傳的最熱門的消息,是亨特·拜登的不雅視頻,導致了推特再次大規模的刪帖封號。但我覺得真正重要的新聞,是另外一條,這是關於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即將被通過的消息。我們先簡要討論一下這條新聞,然後再回過頭來聊聊拜登醜聞的新進展和川普的大選。

巴雷特大法官提名確認投票

根據福克斯新聞的報導,參議院於昨天,也就是美東時間週日下午進行了投票,以51票對48票通過了對巴雷特大法官提名辯論的限制。這次投票將關於川普總統的法院任命的辯論限制在30個小時之內,這樣一來,就意味著參議院全體議員將能夠在今天,也就是美東時間週一的晚上7:26開始舉行確認大法官提名的投票。

我們都知道,共和黨在100名參議員中占有53票的多數。昨天的投票只有51票,是因為有2位共和黨參議員投下了反對票,一位是緬因州的蘇珊·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的麗莎·穆考夫斯基。柯林斯之所以投下反對票,可能與她所在的緬因州是深藍州有關係。但另一個投反對票的穆考夫斯基比較奇特,她雖然反對在週一進行提名投票,但她同時宣布,自己將對巴雷特就任大法官投支持票。所以她的態度是反對投票的程序,但不反對投票的結果。

這種態度的背後,實際上反映出左右雙方對大法官能否在選舉前得到確認依然爭奪激烈,只是因為民主黨在參議院居於少數,所以難以撼動大局。

巴雷特大法官的提名確認非常重要,就是因為現在美國的大選已經進入最後的百米衝刺階段,各地頻頻有規模不等的選票舞弊消息傳出來,而且從目前的情況看,很有可能大選結果在11月3號當天出不來。一旦出現計票延時,就很難說不會出什麼幺蛾子。

因為整個大選的形勢,相信稍有理智的人都應該看清楚了,拜登事實上已經出局了,如果不能依靠正常途徑之外的手段,拜登要想贏得美國總統的大位恐怕難如登天。

所以,一旦有關於選票出現一方攪混水扯皮的事情,很有可能最後要落到最高法院來進行裁決。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了有些州的手段。由於美國總統大選是實行選舉人制度,並非選民直選,這種制度的本質實際上是尊重州權,所以有些州就會根據情況推出一些非常奇怪的投票規定。

比如被視為關鍵搖擺州之一的賓夕法尼亞州,該州最高法院居然裁決,如果選民的簽名與選民登記表上的簽名不一致,各個縣也不得拒絕這些選票。

由於美國多個州都採取了郵寄選票的方式,有的州甚至對寄送選票的日期非常寬鬆。比如在重要的搖擺州,北卡與賓州允許在大選日以前寄出,且在選後3天內送達的選票有效。密歇根州規定只要郵戳顯示在大選日以前,選後14天內寄達都算有效。而在加州,這個期限更是被放寬到了17天。

類似這樣的例子,都可能在計票過程中出現巨大爭議,最後都會著落在最高法院去裁決。而且,更重要的是,拜登腐敗案從現在已經曝光的材料顯示,這很可能是一個窩案。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已經談到過這個爆料,有大批民主黨的高層都可能和拜登家族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一旦川普總統順利連任,調查拜登家族,清理華府沼澤可以說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也即是說,拜登家族腐敗案,僅從已經曝光的材料看,無論黑幕的深度還是廣度,都已經堪稱美國歷史上空前的,而且很可能也會是絕後的一件大案。這樣的大案,美國最高法院毫無疑問將扮演一個極其關鍵的,決定性的角色。

從這個角度看,巴雷特的提名得到確認,可以說是共和黨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標誌。換句話說,大戰已經拉開序幕,一切都將在下一任總統選舉結果出來的那一刻打響第一槍。

拜登家醜聞最新進展

話題說到拜登了,我們就跟大家更新一下最新的進展。

這個週末最轟動的無疑是亨特一部分不雅視頻在網絡上被曝光了。一大批的推特帳號因為轉貼這些內容而被刪帖銷號,其場景恍如微博再現,渣浪小祕書重生。

亨特的私生活混亂,固然是大眾看熱鬧的一個焦點,但這次爆料真正最關鍵的,是亨特涉嫌與一位未成年的女孩有不正當關係。

我們都知道,此前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曾經曝光了亨特在3年前發送給拜登的一條短訊,裡面提到了亨特可能與未成年人有不正當關係的內容。但拜登對此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阻止。

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討論過這個問題,在特拉華州,與不到18歲的未成年人發生不正當關係要以強姦罪論處,這是聯邦重罪,拜登如果早就知道亨特這些惡劣的犯罪行為而保持沉默,這就不是一個單純的道德敗壞的問題,同樣可能涉嫌違法。因為,我們如果站在單純司法的角度來看,一旦對拜登進行調查,必須要排除拜登是否存在共謀犯罪的嫌疑。

儘管這個桃色新聞本身在一定程度上沖淡了民眾對拜登涉嫌巨額貪腐甚至涉嫌出賣美國國家利益的關注度,但亨特涉嫌犯罪的行為還是大面積影響到了美國民眾。

谷歌搜索暴增:可以更改投票?

我們看到主流媒體對此依然保持沉默,而社交媒體依然嚴厲封殺,但一個確鑿無疑的事實是,亨特的不雅視頻被曝光後,就在週日的晚上,谷歌搜索出現了「can I change my vote」(我可以更改我的投票嗎)這個搜索選項的爆發性激增。

根據谷歌趨勢的數據統計,相關搜索量激增的地區主要集中在猶他州、愛達荷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其次是新墨西哥州、密歇根州、亞利桑那州、密蘇里州、內華達州、明尼蘇達州和威斯康星州。

這其中威斯康辛、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亞利桑納這4個州,都屬於被稱為今年大選決戰最關鍵的6大搖擺州之一。

而根據福克斯對全美50個州的詢問,已有37個州作出了回應,其中有7個州明確表示可以允許選民更改自己的投票,其中就包括密歇根州、明尼蘇達州、威斯康辛州、新罕布殊爾州等4個戰場州。

對拜登來說更糟糕的是,在「改變我的投票」搜索暴增的同時,「Hunter Biden China」的搜索量也同步出現爆發性激增,其幅度只比前者稍差一點。

這個現象說明了幾個問題:

1. 拜登父子醜聞對他在搖擺州的選情造成了明顯的衝擊,這個衝擊甚至蔓延到了像明尼蘇達這樣的深藍州。

2. 儘管有大批中間選民和溫和左派選民對拜登涉嫌貪腐的新聞採取了不相信的態度,但亨特惡劣的性犯罪行為還是明顯衝擊到了這些美國人的道德底線。很多美國人對成年人之間的豔照門可能沒什麼興趣,但對孩子的侵犯是他們不可逾越的底線。而未來的爆料,可能還會進一步衝擊他們的想像力。

3. 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的聯手封殺,的確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因為我們看到網民在搜索如何更改自己的投票的同時,也在搜索亨特、拜登和中國的故事,這說明他們過去對這些內容的爆料根本不知道。也就是說,左派操縱的媒體的確在相當程度上干擾了大選。

我們在這裡先簡單回顧一下拜登案的一些基本事實:數萬封電子郵件,數千張照片和許多視頻;三個已經實名曝光的證人,其中兩個是亨特的合作夥伴;參議院一份長達87頁的調查報告;FBI的文件編號和法庭傳票簽名顯示亨特至少在涉嫌兒童色情與跨國洗錢兩方面已被立案調查;司法部、國家情報總監和FBI均直接否認了所謂俄羅斯陰謀的說法,也就是間接承認了硬盤的真實性。

所有這些都是公開的、確鑿的事實,但所謂的主流媒體與社交媒體居然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進行封殺,而且這一幕居然發生在號稱新聞最自由的美國。

而與此相對應的是,最終被證明是子虛烏有的川普「通俄門」,被這些媒體一直不間斷地進行捕風捉影的報導,持續了足足3年多時間。

第四權的媒體淪為黨媒

這只能說明一個客觀事實,美國真的生病了,原本被視為獨立於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的媒體,大多數已經在事實上完成了黨派化進程,淪為了民主黨的黨媒。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這說法有點危言聳聽了吧,美國畢竟是老牌民主國家,怎麼可能出現中共那樣的黨媒。

我們先看看下面幾個事實:負責臉書「平台上的選舉誠信」——也就是負責內容監管的行政主管名叫安娜·馬坎朱(Anna Makanju)的女士。而她在出任這個職位之前做什麼工作呢?她是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的歐洲和歐亞地區特別政策顧問。

換句話說,這個封殺了拜登父子在烏克蘭腐敗活動的所有負面報導的人,和當時協助拜登父子從烏克蘭腐敗活動中獲取利益的人,是同一個人。

我們再看看推特的情況。推特的公共政策總監最近離開了這家公司,加入了拜登的過渡團隊;而拜登競選搭檔哈里斯的前新聞官,現在正在推特擔任高級通訊經理。

還有一個廣為人知的事實是,推特行政總裁傑克·多西(Jack Dorsey)和絕大多數高管都是民主黨和其它左派事業的捐贈者,而該公司政治捐款總額的98.7%都是捐給了民主黨人。

所以,社交媒體與民主黨大佬之間,正是通過這種「媒而優則仕」,或者反過來「仕而優則媒」的人事互動,完成了利益交換,成為了一個龐大的利益共同體。這種方式,實際上和中共對媒體的操控並無本質的區別。

這些事實都說明,恰恰是左媒的封殺言論之舉,對美國民眾造成了最大的衝擊,必然導致大眾對推特、臉書以及所謂的主流媒體開始另眼相看。

推特臉書審查川普65次 對拜登0次

有一項簡單的統計數據顯示,推特臉書這兩大社交媒體平台從今年5月至今,對川普的言論審查了多達65次,而對拜登則是0次。

我想對絕大多數美國人來說,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覺得這些事情與自己無關,其中包括大批的左派民眾。因為原因很簡單:今天他們可以審查與你意見不同的人,明天當然也可以隨時審查你,除非你永遠無條件隨時和他們的標準保持高度一致。你哪怕只有一次掉了隊沒有跟上他們的標準,或者說你哪怕只有一次想表達與他們不同的自我,你都將立即成為他們眼中的敵人而遭到封殺。

言論的封殺只是第一步,當這一步目標達成,他們就將開始任意篡改歷史,任意扭曲事實,顛倒整個社會的基本的是非善惡的觀念……

然後呢,可以說就沒有然後了,大家只需要看看現在的中國大陸就明白了。對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來說,這一切已經經歷過一遍了,已經無比熟悉。

言論自由是美國憲法賦予的最重要的基本權利,是美國的立國之本。而社交媒體的審查與主流媒體的黨派化,正在對美國的國本發起挑戰。如果美國不能保住言論自由,那麼美國就將不再是美國。

為什麼我們一直在說,這次大選是美國1860年以來最重要的大選。因為這不是兩個美國政客或兩個政黨的競爭,而是兩種美國的競爭,是美國會否走入社會主義深淵的十字路口。從這個意義上看,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競選綱領,實際上代表了一個我們都非常熟悉的內涵,這就是:光復美國,回歸傳統。

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今天就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分享,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 ? 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 ? 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