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9)捕隼計畫1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第九章:捕隼計畫(一)

崔領事談到的這位線人是一位臺灣籍的波音公司亞特蘭大製造工廠的工程師,在一次去香港參展時被中國情報人員發展為線人,之後洛杉磯領事館接手管理控制。

這位臺灣人在破音公司工作二十多年,一直處於製造部門,所以能提供的資料價值有限。他面臨著退休,對獲得的報酬不是很滿意。

崔領事便鼓動他發展波音公司重要設計部門的員工為線人,以便獲得美國F119軍用發動機的技術資料,這對中國研發自己的軍用發動機有著重要意義。

半年前這位臺灣籍的工程師說物色好了一位線人,曾經在波音公司設計部門擔任副主管,也即將退休。但領取了活動經費五萬多美金,似乎並沒有獲得什麼進展,不得已崔領事求助國內的安全部門派人協助處理。

吳偉光半年前從美國回來,完成策反了一位硅谷華裔工程師的任務,獲得了一項通訊領域領先的技術專利。總部便委派他再次來到美國,協助崔領事推動這項重要的工作。

吳偉光要求與這位臺灣籍的工程師見面,為了更加謹慎地觀察,由吳偉光的助手老劉面洽。

老劉是個資深審訊方面的專家,雖然由於學歷方面的限制,四十多歲了也沒有獲得較高職位,但社會經驗豐富,工作經歷完善,尤其擅長觀察人的心理活動。吳偉光調任南粵省安全部門擔任主管,就一直配合吳偉光工作,兩人配合愉快,成為吳偉光的得力助手。

老劉安排這位臺灣籍工程師在一間酒店客房裡會面,吳偉光則在內室裡通過攝像頭觀察。

這位已經謝頂的工程師姓黃,大約接近六十歲了。進門後老劉一言不發,只是點頭示意他坐在對面的沙發。

這位黃姓的工程師肉呼呼的臉上堆著笑說道:「先生貴姓啊?」

「免貴姓劉。」老劉應答一句後,又沉默不語了。

黃姓工程師臉上顯出慍怒表情,一閃而過,又堆著笑容說道:「劉生高就哪裡?」

老劉端起茶杯,放在嘴邊準備飲茶,卻又沒有喝下去,似乎在想著什麼。

場面有點尷尬,黃姓工程師欲言又止,不知說什麼。

老劉突然放下茶杯,爽朗大笑一聲說道:「啊!黃生啊,您談一下那位線人的情況。」

表情有點沮喪的黃姓工程師臉上頓然開朗起來,有板有眼地介紹起他發展的這位線人情況。

經過黃姓工程師的介紹,吳偉光他們大致了解這位叫路易斯線人的情況:路易斯六十五歲,馬上就到退休年齡了。在波音公司設計部門工作二十五年,從一般工程師到現在的設計主管,經手多款美軍軍用發動機驅動的飛機設計專案。

此人離婚兩次,有三個兒女,經濟比較拮据,正是此點讓黃姓工程師認為有機可乘。

黃姓工程師經過半年接觸,和路易斯比較熟絡了,先後安排路易斯到中南美洲多個旅遊國家遊玩,可是具體情報技術資料卻沒有獲得,這讓崔領事比較失望,再次申領活動經費便大打折扣。

黃姓工程師邊抱怨,邊觀察老劉的神色。

老劉依然保持沉默,偶爾端起茶杯喝水,示意黃姓工程師繼續,直到他無法說下去。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有事我們會聯繫你。」老劉起身送客。

黃姓工程師微笑著起身抬手伸向老劉,老劉微微一笑,伸手指向門口。黃姓工程師轉身後露出一臉沮喪表情。

老劉推門走進內室,看著面對顯示幕沉思的吳偉光說道:「吳組長,你怎麼看?」

吳偉光似乎沒有聽到老劉的問話,沒有立即回答,卻突然問道:「這個路易斯什麼時候出現的?」

「半年前。」

「半年前我們也在美國。」

「對啊!吳組長,這和路易斯出現有什麼聯繫呢?」老劉有點詫異地問道。

「啊!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到這個事。老劉,這個黃工程師無足輕重,可是路易斯這麼重要,為什麼崔領事沒有親自去見過一次呢?」吳偉光問向老劉,似乎也是在問自己。

「或許崔領事出於安全考慮吧!」老劉試探地回答。

「嗯,那麼我們是否也要有安全考慮呢?」

「啊!」老劉顯然被吳偉光這另類的思維驚訝到了。

半年前吳偉光以訪問學者身分來到美國,實施一項「隼」計畫。通過一些華裔學者的介紹,和一位在硅谷高科技公司工作的,來自中國的工程師接洽。

以聯合投資辦公司的名義誘惑這名工程師,將他們公司新研發的一款通訊技術晶片的設計圖紙、技術參數、規格等整套技術檔轉移到了中國。

等這家公司法人發現問題報警FBI,這名中國籍工程師早已人去樓空。這次技術的轉移讓中國在相關領域提前十年達到國際領先水準,相關技術使得中國製造的相控陣雷達提高靈敏度。

吳偉光由於這次的操作成功,再次獲得總部的嘉獎。

「切勿浪費較多東西,去做『用較少的東西,同樣可以做好的事情』。」換一種說法,如果關於同一個難題有許多種方法解決,每一種都能作出同樣準確的預言,那麼應該挑選其中使用假定最少的。

儘管越複雜的方法通常能做出越好的預言,但是在不考慮預言能力(即結果大致相同)的情況下,假設越少越好。

吳偉光默念著奧卡姆剃刀簡約法則,對照目前案子情形分析著:這個案子終極目標是獲得F119相關發動機的設計參數、製造技術,那麼就應該直接針對擁有這項技術的物件,或者最接近這項技術的物件操作。而崔領事卻從一個邊緣人物黃姓工程師開始,牽出路易斯這個疑似目標人物。

看起來一切合乎常理,符合一般情報工作下手的目標:不完美的家庭,接近退休年齡,困頓的經濟狀況。但隱隱約約吳偉光感到某種危險存在,卻又找不到依據。

吳偉光仔細回想著案子的所有資料,尋找那個危險存在的可能性依據,還是沒有頭緒。也許是一見到崔領事那種不信任的情緒作怪吧。

不管怎麼樣,這個案子都要操作下去。

第二天,吳偉光決定採取開門見山策略,直接通知黃姓工程師接洽路易斯,詢問他的條件,以及所能提供技術資料的密級程度。

老劉和崔領事表示疑惑,尤其是崔領事認為如此操作是不是會嚇跑路易斯,讓這半年操作、經費付之東流。

吳偉光沒有做太多解釋,依然要求老劉通知黃姓工程師。吳偉光認為這種重大案件的操作,半年時間還沒有得知路易斯的準確態度,已經是失誤了,繼續操作下去只會增加暴露機會,不如一次性得到所有可能答案,這也是奧卡姆剃刀法則的精髓。

老劉在忐忑不安中等待了兩天,喜出望外地敲開吳偉光的門:「路易斯開出條件了,他可以提供高密級的設計圖紙、技術參數,開價八千萬美金。」

「嗯!」看到吳偉光沒有預想的那麼高興,老劉疑惑問道:「吳組長,這不挺好嗎?」

「嗯,挺好,不過後邊的操作愈加危險,牽扯到一大筆款項。」

「吳組長考慮周到,另外黃姓工程師希望獲得10%的報酬。」老劉聽到吳偉光的話語,以為他只是為後續工作憂慮。

「給他!」吳偉光果決地說道。

為了就近會見路易斯,吳偉光和老劉搬到了亞特蘭大附近一家住所,這是早就註冊好的一家周邊公司住所。

接著兩天,為了驗明資料的可靠性,國內安排兩位技術專家也到達了亞特蘭大,住進公司公寓。

所有一切安排停當,就等國內安排款項進入吳偉光可以控制的帳戶,方便和路易斯進行交易。

此時此刻,吳偉光卻感到周身的不自在,望著公寓外漆黑的天幕,彷彿存在著一個黑暗主宰隨時可以侵犯他。

多年的情報生涯讓他變得越發敏感小心,不是自己親手操作的案子,就越加小心謹慎。

也許在他見到崔領事的那刻起,這種憂慮和不安全感就一直伴隨著他。這位紅二代顯然混得風生水起,一路官位上升,在辛巴威的案件似乎根本沒有影響到他的仕途。

許一所做的承諾看來也只是說說而已,這崔領事背後的勢力也許就連許一也不敢伸張「正義」。

幾年下來,對這些尸位素餐的官宦子弟的所作所為,吳偉光早已經熟視無睹,不再糾結於心。但是影響到自己的前途和人身安全,就決不能熟視無睹,掉以輕心了。

有關明天的安排:由老劉帶領兩位專家先和路易斯見面,見面地點是公寓附近的一座公園。在驗證資料確實無誤後,再通知吳偉光出面交接款項。

吳偉光將計畫仔細回想一下之後,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