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4)惺惺相惜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十四章 惺惺相惜

高福被一股重力擊倒在座椅上,但長期的訓練讓他很快明白自己是被視窗射入的子彈打中,敵人只是擊中自己的雙臂,顯然是想活捉。

看到對面吳偉光驚愕的表情,高福明白自己的使命,哪怕是犧牲自己也要擊殺這個目標。

高福忍住雙臂傳來的劇痛,雙腳跺地,身體橫飛過去,試圖用雙腳剪殺吳偉光。

正在此時,臥室的門轟然被踹開了,一位頭戴戰帽、全副武裝、身穿美國陸戰隊制服的人衝了進來,見狀抬手一槍,「噗」的一聲,子彈射入高福的大腿,高福翻滾著身體倒地,痛苦地「哼」了聲。

身穿便裝的雷諾走了進來,走到一臉疑惑的吳偉光身邊,幫他解開束縛帶子,「好了,隼,你安全了!」

吳偉光衝著雷諾尷尬地笑笑,站起身來,揉了揉酸麻的手臂,走到高福身邊踢了一腳:「這個可不能死啊,他知道不少髒事。」

兩個美軍陸戰隊員架起高福,拿出戰場止血帶幫助他止血。高福滿臉通紅地罵道:「吳偉光,你現在已經是叛國叛黨了。」

「嗯嗯!謝謝你替我正名了。」吳偉光戲謔地對著高福笑笑。

「帶下去!」雷諾輕聲命令道,兩個陸戰隊員拖著高福走出門外。又進來兩人拖起吳偉光身後的屍體,抬出門外。

看著這位年輕的同胞命喪異鄉,吳偉光還是有點心痛,問道:「你們打死幾個?」

「四個。大門兩個,隔壁房間一個,還有這個。」雷諾無所謂地回答道。

「啊!」吳偉光張大嘴,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屋內陷入長久的沉默。

「我們在這裡等你好幾天了,這些中國人昨晚潛進來,挾持了安妮。」雷諾打破沉默向吳偉光介紹道。

「那你們不早動手啊!」吳偉光沒好氣地說道。

「那不是你還沒到嗎?」雷諾攤開手無辜地表示。

屋門又被推開了,安妮衝了進來,看到吳偉光安全地脫身了,「嚶嚀」一聲撲倒在吳偉光的懷裡,雷諾識趣地掩門出去。

甲板上,吳偉光和雷諾分坐在躺椅上,互相有點尷尬地瞧瞧。

還是吳偉光打破沉默說道:「你的助手還好嗎?」

雷諾愣了一會明白過來說道:「託你的福,德里克恢復得不錯。」

聽到雷諾諷刺的口語,吳偉光謙卑地說道:「我願意接受任何懲處,給予德里克任何個人的賠償。」

「你也不要太過意不去,你那時的職責所在。」看到吳偉光真誠地想承擔責任,雷諾寬慰他道。

停了一會,雷諾又疑惑地問道:「John,你這次出逃是有準備的嗎?」

「應該說既有準備,也沒有準備。」吳偉光停頓一下繼續說道:「我是在陪送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到香港時候,檢查中共上層給譚德塞總幹事的信件時,觸發了信件裡的報警裝置,不得已才倉促出逃的。」

聽到吳偉光這樣說,雷諾眼裡放出光說道:「你是不是拿到了世衛組織總幹事和中共之間的祕密信件了?」

「不單單是這些,我還黑進了幾個到中國訪問的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的手機、電腦,獲得了他們受賄的帳戶資訊。」

「John,你真是情報界的天才,這些可都是踏實的證據啊!」雷諾興奮地說道。

「你打算怎麼辦?」雷諾迫切地追問道。

吳偉光避開雷諾熱切的目光,有點憂傷地望著海灣之外的大海。

「你知道我們中情局的使命,除了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保衛美國人民;還有一個始終如一的目標,就是幫助世界各個國家的人民獲得自由,享受有尊嚴的生活。這是美國憲法賦予我們的使命,也是中情局建立起來那一刻的目標。」見吳偉光不說話,雷諾滔滔不絕地闡述起中情局的使命。

吳偉光依然沉默不語,雷諾似乎明白了他的顧慮,繼續說道:「需要我們幫助你什麼的,你儘管開口。不管未來你選擇如何和我們合作,你已經回不去了,而且你現在所做的和我們的目標一樣,我們就是同盟夥伴。」

「嗯!有需要你幫助的時候,我會開口的。你已經幫我幾次了,謝謝你,雷諾。」吳偉光真誠地向雷諾表示謝意。

雷諾揮了揮手說道:「那你還有什麼顧慮呢?」

「雷諾,我給你講一個中國古代的故事。說的是古代中國周朝武王討伐商朝紂王的事情。

商紂王是中國古代一個暴君,在自己的國家內橫徵暴斂,倒行逆施,人民苦不堪言。周武王就想率領軍隊討伐商紂王,問計他的國師姜子牙,姜子牙說道:『現在還不到時候,人民抱怨,說明他們對商朝還抱有希望。如果我們這時候去討伐,就會讓紂王以外敵入侵的名義凝聚商朝百姓的人心,反而有利於他的統治。』

又過了一段時間,商紂王打壓異己,大興文字獄,將反對他、勸諫他的人都逮捕入獄。武王再次問計姜子牙,姜子牙依然說還不到時候。

又過了一段時間,姜子牙找到武王說現在可以率兵討伐紂王了。武王納悶說道:『現在商朝百姓已經被打壓得噤若寒蟬,岌岌可危,道路以目,根本不敢反抗了。我們現在去討伐紂王,基本沒有人敢幫助我們啊!』

姜子牙說道:『恰恰相反,現在商朝百姓沒有一個出聲了,說明他們對紂王徹底失望了。正是我們討伐紂王時刻,也符合民心,他們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果然武王帶領大軍進攻商朝首都朝歌,商朝百姓、軍隊紛紛反戈一擊,幫助武王軍隊討伐紂王。」

雷諾有點迷瞪地聽完吳偉光講完故事,似乎明白一點,又沒有完全明白。

看見安妮端著盤子走進來,拍了一下大腿說道:「John,不管怎樣,安妮必須離開這裡,這裡很不安全了。回到英國去,我們安排人保護她,可是你呢?」

「我不用你太操心,基本上還有自保的能力。」吳偉光很高興雷諾這番表示,心裡也一直憂慮安妮的安全問題,現在有中情局做保鏢,他當然高興了,放心了。

第二天傍晚,雷諾帶著安妮以及自己的人馬乘坐巡邏艇離開了別墅。

吳偉光站在碼頭目送他們離開,看著淚眼婆娑的安妮站在艦艇的尾部,心裡也是依依不捨。

雷諾給吳偉光留下了一部海事衛星電話,如此就可以隨時和吳偉光保持聯繫了,吳偉光也正式和雷諾以及他背後的中情局合作了。

許青平仍然每週去看望一次吳偉光的母親,不管是出於道義,還是那未了的情義,讓她都覺得有義務照顧吳偉光的母親。

那段沒有結果的情緣,也不知道從何時起無影無蹤了。開始的時候是家裡的老人反對,只有她叔叔許一看好吳偉光,但堅持了五六年後,似乎吳偉光也不再對結婚感興趣。

許青平能夠感受到吳偉光情緒的變化,思想的轉變。從義憤填膺到寂寞無聲,甚至最後同流合污,這讓許青平漸漸看不透真實的他了。

當然最顯著的變化是五年前從美國回來,因為任務失敗,導致吳偉光最親密的助手老劉在美國被捕。

吳偉光多次向部裡申請,以交換間諜的方式將老劉換回來。都被部裡嚴詞拒絕,還加以訓斥。部裡的規矩就是不承認、不關心、不涉及。

雖然給予了老劉家屬一筆補償,但長期下來,從親情、經濟各個方面都讓老劉一家陷入困境。

吳偉光大概從那個時候起,再不提結婚這件事了,反而熱衷於和部裡的那些從事第三產業的人來往密切。

許青平知道這個部門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門特殊的權力、保密的性質從事原油、食品油、高檔紅酒走私,倒賣國際上緊俏的物資。總之哪種商品有市場,他們就幹什麼。

當然每個人的權力範圍、人脈關係不同,所幹的事、賺的錢不一樣。那些神通廣大的、權力背景深厚的人不但從事民品走私,就是飛機、導彈、坦克他們也倒賣,何況那些重要戰略物資,礦產、石油了。

這些人不僅僅是中下層幹部,也有副部長、部長這一級別的,哪個沒有幾家公司作為白手套,也包括他們許家。

以前吳偉光還和許青平說說這體制的問題、弊端,這五六年幾乎不再交流這方面的意見。

許青平覺察到吳偉光的「心」已經死了,這讓許青平感到很危險,但吳偉光卻不願意再敞開心扉交流了。

只是知道吳偉光在賺錢,而且短短幾年時間賺了不少錢。許青平向叔叔許一提及這些事,叔叔勸她不要太在意。吳偉光的轉變反而有利於在這個體制內混下去,像他原來那種憤青的樣子是很容易得罪人,且會闖下大禍的。

像上次辛巴威的事,如果不是許一保著,那些人是可以讓吳偉光橫死在哈拉雷的街頭的。

許青平坐在吳偉光的書房裡,陽光透過窗簾斑駁地灑在她身上。

關於這個國家、許家,她不願意往深處想,想下去都是糾結和苦惱,甚至痛苦。

從道德感上她譴責這個體制,甚至這個國家,但許家和這個體制、國家的利益糾葛,使得她無法像吳偉光那樣義無反顧地拋棄,甚至背叛。

許青平看到書桌的一角的花瓶裡插著一把紫荊花,清香四溢,便站起身來走到花瓶旁嗅聞,花朵中間有張紙條。

許青平好奇地拿出來展開,一股熱流湧上她的心頭。那些熟悉的筆跡書寫著一首詩:

為了在這裡生活

藍天撇下了我,我點起一堆火,

點起火,以便做火的朋友,

點起火,好進入沉沉的冬夜,

點起火,為了更好地生活。

白天給予我的一切我都給了火,

森林、灌木、麥田、葡萄園,

鳥巢和巢裡的鳥,房屋和屋的鑰匙,

昆蟲、花朵、皮裘、歡樂。

我聽見火焰劈啪的聲音,

聞到它的芬芳,感到它的溫暖,

我像一條小船在深閉的水面下沉,

我像個死人,只有孑然一身。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