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大疫何日止?中共滅亡時

當前,中共病毒引發的全球大瘟疫,已經造成了兩億多人感染,四百萬多萬人死亡,人類經濟運行艱難,損失難以估算,而且病毒不斷變異,疫苗失效,大疫有愈來愈烈之勢,恐懼中,人類禁不住盼望疫情何時停止,人類怎麼樣做才能走出瘟疫劫難,對於中共病毒瘟疫停止的具體時間,筆者不敢妄下結論,但有一個事實,竊以為千真萬確,那就是:大疫何日止?中共滅亡時,這個事實會給人類結束病毒侵害帶來出路。

人間發生的任何事情,包括天災人禍,都是有原因和目的的,瘟疫也是一樣,在人類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多次大瘟疫,這些瘟疫都有一個特定的目的和使命,即瘟疫指向某一個特定的人群,或者國家政權、黨派組織等。而且往往不是一次而已,常常是一次、二次、三次、四次,甚至一次比一次嚴重,直至將指定的目標滅掉,不達目的不罷休。瘟疫有眼,突然降臨,目的達到後又神祕消失。

例如:古埃及的三次瘟疫,指向的是「沒有摩西授記」的國家;古羅馬四次大瘟疫,指向的是迫害基督徒的參與者;西班牙大流感主要瞄準了「反神崇共」的年輕人,奪走了大批掙錢養家的青壯年人口;鼠疫肆虐雅典時,選擇只衝著雅典人而來;歐洲黑死病針對的是當時道德極其敗壞的人類;米蘭瘟疫,定向了意大利人中的道德淪喪者;中國朝代末年發生的瘟疫,主要指向了支撐當朝政權的有生力量。每次瘟疫完成自己的使命任務後,神祕消失。

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持續了三百年,尼祿之後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從公元64年到公元4世紀初大迫害共進行了十次之多。期間,瘟疫在這個強大的國土上肆虐襲擊了四次,每次目標都沒有變化,每次針對清除的都是參與迫害的惡人,連不珍惜改過機會的皇帝染疫而死,最後帝國走向消亡。

這進一步證明,瘟疫有眼,有針對性目標的,不是隨隨便便的。天理是公平的。也就是,瘟疫一旦定向指准哪個目標,基本就不會變了,無論發生多少次,多麼肆虐凶險,都是為了既定的目標目的在進行,過程中只不過是給人悔罪的機會。

鑑古知今,歷史又在重演。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或更早時間,中國武漢突然發生了中共病毒疫情,由於中共當局隱瞞和延報,迅速引爆成全球大瘟疫,一波未去,一波又來,病毒不斷變異變種,正在襲擊人類的生命和重創經濟運行等,目前,已經蔓延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地區,感染的人數兩億多人,死亡四百多萬人。

瘟疫發生後,人們在中國傳統文化、朝代更替規律、中外古今預言、人類道德淪喪的下場等啟發啟示下,通過對疫情發生的主要原因及源頭、傳播路線、染疫死亡者的政治面貌、疫情國家對待中共的態度等的觀察研究分析,結合歷史上許多瘟疫的定向規律,發現這次大瘟疫的因由是中共長期迫害虐殺法輪功造成的巨大暴惡造成的,並且禍及了那些漠視中共罪惡的國家。瘟疫的目標很明確,是針對中共而來的。

具體說,瘟疫是以清除中共死不悔改的黨徒和追隨者及同流合污者為目標目的,是天滅中共的天理展現。那麼,這個目標目的一旦確定,就不可能改變了,無論發生多少次瘟疫,凶猛到什麼程度,針對清除中共這個目標永遠不會改變,過程中也會不斷給人醒悟機會,一直要達到實現滅亡中共的最終目的。也就是說,此次大瘟疫是專門來淘汰滅亡中共的,顯然這是天象天意。

依中國傳統文化,天象天意發生後,對應在人間,會有兩種狀態出現,即不動和反向動,反向動即不去按照天象行動,不順從天意而為,即逆天而行,下場是被淘汰滅亡,主動是按照天象行動,順天意而為,即順天而行,結果是興旺昌盛,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即天人合一。

天意如此顯現,大疫中的人類,如果選擇反向動,即逆天而行,或繼續漠視中共罪惡,或與之共舞,那中共病毒瘟疫不但不會結束,很可能會更加瘋狂肆虐,泛濫人間,中國大陸疫情可能會更加凶猛異常,最後導致中共惡政滅亡,但由於人類逆天而行,由此付出的代價更加高昂,人類的命運會更加悲慘,甚至人類社會從此存不存在都成了問號。

如果人類選擇主動,順天而行,合力滅亡中共,最後人類得到的必定是上天賜予的光明、生機和榮耀。這相應的還給人類帶來一個迫切嚴肅的問題,即中共滅亡的越早越快,病毒消失的就越快越早,人類遭受的死亡、危險和損失就越少,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和邏輯,所以,人類能不能夠儘快合力解體中共,成為人類拯救自己的重大選擇和歷史使命,也是人類結束病毒侵害的唯一出路。既然天意如此,人類何不儘快順天而行?

但目前,人類雖然在逐漸覺醒,認識到了中共巨大的罪惡,而且已經形成合力抗共的同盟,但是許多疫情受害國反制和滅亡中共的力度和決心還不夠明朗,有的國家只是停於期望中共給予經濟賠償了事,不想追究中共危害人類的巨大罪惡,這是另類綏靖政策,等於放虎歸山,還想讓中共繼續村留人間禍害人類,是危險不可取的做法;還有不少政府擔心一個問題,如果在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前,主動打擊中共,會不會引發世界核武戰爭而受到人類譴責,所以遲遲不敢貿然行動,這是多餘的想法和擔憂。

人類希望和平,懼怕戰爭,是因為戰爭會造成人類大面積死亡、恐怖、貧窮等威脅,才排斥戰爭,但此時,中共已經率先向人類發動了一場看不見的戰爭,而且是邪惡的、極具侵略性的、滅絕人類的生物戰爭,再用看得見的核武戰爭威懾著人類,已經把人類推向戰爭的十字路口。

中共此舉,好像占據了道德制高點,令西方國家不敢輕舉妄動,只好被動的一直忙於想從中共那裡找證據。看吧,中共這個成熟的流氓,玩弄人類的手段實在奸詐高明。

找到證據,才能師出有名,這是民主國家的一貫做法,但中共這個流氓政府會給出真正的證據嗎?銷毀證據才是它的拿手好戲,七十多年來,中共對人民作惡後一直在重複著這種手段。真要獲得證據,也只能從中共外圍蒐集。至於當前疫情源頭證據也已經很多了,筆者以為,如果人類邏輯學中的反證法還實用的話,不用多少證據,只要一條成立了就夠了,就是假如疫情源頭不在武漢,為什麼中共竭力拒絕外界真正的到實地調查?

所以人類應當清醒,民主國家那套實實在在的做法,套在中共流氓政府那裡,只能被其鑽空子利用,與中共這個流氓政權打交道,該出手時就出手,該行動時就行動,不要遲疑擔憂,難道非要等到病毒瘟疫把人類的經濟運行、政府運轉、軍隊運作都拖垮了才行動,那不一切都晚了嗎?

天意催人醒,時勢造英雄。在人類面臨生死存亡的歷史時刻,上天一定會催生象葉利欽、戈爾巴喬夫這樣的明智領袖,敢於擔當,振臂高呼,和平解體中共極端政權,或者誕生象邱吉爾、艾森豪威爾這樣的蓋世英豪,前來建功立業,他們運籌帷幄,決勝萬裡,頃刻間,將中共紅魔摧毀的灰飛煙滅,救人類於危難之前,天隨人願,讓中共病毒儘快消失退卻。

大疫何日止?中共滅亡時,中共何時滅?人類出手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