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拋猛料:廳官謀刺習近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9月17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上次節目中我們簡要討論了美英澳三國聯盟之後,結果昨天這條新聞就迅速發酵,幾乎全世界都在談論這個橫空出世的聯盟,而中共的反應就像一隻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不但發出刺耳的尖叫,黨媒甚至破口大罵澳大利亞是美國「走狗」,威脅要拿澳洲殺一儆百,要讓澳洲士兵成為死在南海的第一批人等等。

我們都知道,上次中共對澳洲就已經殺一儆百過一次了,拿澳洲的龍蝦、葡萄酒和大麥當作石頭狠狠砸下去,要給澳洲點顏色看看。但沒想到的是一向很雞賊的中共這次實在有點二,忘了自己手裡高舉的石頭是澳洲鐵礦石,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這舉的高高的鐵礦石砸下來就結結實實砸到了中共自己的腳背上,這場小貿易戰以中共大敗虧輸收場。

【官方通報「羅文進圖謀不軌」】

當然,儘管中共在國際上這招殺一儆百幾乎沒有成功過,但並不代表這一招在國內也不好使。今天我們就先來討論中共近日一次經典的殺一儆百的動作,這個動作本身不稀奇,稀奇的是這次中共拿出來殺的對象有點特殊,是繼周永康之後再一次被明確通報針對國家主要領導人圖謀不軌的大案。

這個領導人是誰呢?我們先來看看新聞內容。

前天,大陸門戶網站網易和搜狐等都刊發了一篇題為「鐵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中紀委、公安部紀委以及江蘇省委、紀委的在京人員,集中在一起開了一個關於羅文進為首的江蘇「司法黑幫」問題通報會。

這個羅文進是江蘇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原總隊長,於2018年7月就退休了。2020年7月31日,中紀委國監委發布通告,說羅文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

也就是說,羅文進只不過是一個已經退休兩年後被查的副廳級官員,這看起來這只不過是中共一大堆反腐案件中非常普通的一件,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但前天這篇《鐵拳》文章卻爆出了非常驚人的信息,說羅文進與他的老鄉、前重慶公安局長鄧恢林、以及前華融董事長賴小民結成了一個非法團伙,一起無惡不作悶聲發財不說,羅文進和鄧恢林居然還「互通有無,妄議中央大政方針,辱罵國家主要領導人。甚至於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被安全部人員阻止了罪惡活動」。

更離譜的是,這個羅文進還糾集了一幫打手,威脅中紀委、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和軍隊情報人員人身安全。甚至已經被調查了,還敢於對抗組織,辱罵中央紀委、江蘇省紀委、江蘇省檢察院辦案人員。一個退休廳官敢囂張、肆無忌憚到這種程度,這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

【羅文進謀刺習近平?】

這篇文章沒有提到那位「被圖謀不軌」的國家主要領導人是誰,不過我們簡單查證一下應該就可以大致還原出來。

首先,國家主要領導人可能出席的南京紀念活動,只有一個,就是每年12月13日舉行的紀念南京大屠殺的國家公祭儀式。這個公祭儀式從2014首次舉辦到現在,一共舉行了7次。根據中紀委官方通報,羅文進去年7月底落馬,他的同夥鄧恢林比他還早一個半月出事,是在2020年6月14日被調查的,那麼他們圖謀不軌的行為肯定只能發生在2020年之前。

2019年,出席南京公祭儀式的最高官員是中宣部部長黃坤明,2018年,出席該儀式的最高官員是14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之一的王晨,他們倆顯然都算不上主要國家領導人,更夠不上被人「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這個格。

再往前就比較有意思了,2017年,出席該儀式的最高官員就是親自定出「妄議中央」這條罪名的國家主席習近平,黃坤明在這次最高規格的儀式中只是擔任了一個主持人角色。

再往前,2016年和2015年依舊分別是養老休閒的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沈躍躍和李建國,2014年的首次公祭倒也是習近平出席,但那個時候的羅文進,僅僅是江蘇省公安廳下屬刑事偵查局的政委,顯然還不具備能夠接近、威脅到習近平安全的條件。

所以,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羅文進的圖謀不軌之舉,唯一的可能就是2017年針對習近平的,那個時候正是羅文進仕途生涯的最高點:擔任江蘇省公安廳刑事警察總隊總隊長兼刑事偵查局局長,南京公祭的場地安保是他一手負責。

但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獨自策劃刺殺習近平對羅文進不會帶來任何直接的好處,反而會有極大風險,所以他只能是一個在終端的執行人,他能得到的唯一好處就是如果刺殺成功,有人能夠給他正常情況下得不到的富貴。

我們看到新聞爆出來羅文進的同夥是鄧恢林與賴小民兩個人,這兩個人都各有特殊性。鄧恢林級別高於羅文進,落馬的時候擔任重慶公安局長。這個職務在大陸官場聲名遠揚,是盡人皆知的死亡職位,從朱明國算起到鄧恢林,最近10年之內,現後4任重慶公安局長都落馬被查,沒一個有善終。

更特殊的是,4個局長落馬,已知的至少就有王立軍和鄧恢林都捲入了謀反大案,讓人覺得這個職務幾乎就是搞政變的專職。

【賴小民死刑謎底揭開】

賴小民的特殊性就更大,除了他數額驚人高達17.8億的貪腐巨資,他是第一個被公布犯有重婚罪的高官,同時他也是習近平反腐以來,因為經濟貪腐而判處死刑的第一人,這在當時就引發了很多猜疑。

所以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以賴小民的貪腐程度,無論如何也都排不上冠亞軍的位置,之所以被處死,真正的原因恐怕就是因為捲入了謀刺習近平的大案。

賴小民早在2018年4月就落馬被查了,案子拖到今年1月5日才由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宣判其死刑,然後迅速於1月29日執行。

根據網易爆料文章的說法,羅文進被查與賴小民無關,他與鄧恢林和賴小民的團伙關係是被江蘇省檢察院原常務副檢察長嚴明被調查期間給供出來的。然後我們看到羅文進和鄧恢林被抓半年後,賴小民就迅速被處死,這顯示賴小民的性質才是最嚴重的,這說明他很可能才是這個謀刺案的核心人物。

但從身分級別來講,賴小民出事前擔任華融集團黨委書記兼總裁,也就相當於一個正廳級官員,若論實權恐怕遠比不上鄧恢林、羅文進這些政法系的地方霸主,他憑什麼可以指揮這兩個人甘冒殺頭風險賠上全家前途去刺殺習近平?

【賴小民與曾慶紅】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他背後還有人。

這就涉及到了賴小民的背景。他是江西人,而且非常熱衷以江西老鄉關係來構建自己的人脈關係網。2019年1月,中紀委主管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曾經發文提到賴小民的老鄉關係網,說「華融的江西老鄉如果搞聚餐,食堂就會空一半」;此外,因江西身分證號開頭數字為36,所以很多華融員工都自稱為「36局的」。

在官場上,賴小民與前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都被視為前朝大佬曾慶紅為首的「江西幫」成員。賴小民當初從銀監會被調任執掌華融集團,就是曾慶紅的心腹、首任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推薦的。

所以,這條脈絡並不算很複雜,習近平從上台反腐開始,就一直把江澤民和曾慶紅派系作為主要對手,「習江斗」貫穿了習近平整個第一任期,這是公開的事實了。很多人不太能理解,說習近平能夠成為接班人就是江曾運作的,為什麼習近平會反戈一擊?

這是因為江曾其實並非真心扶持習近平,而僅僅把他視為一個過渡人物,或者視為一個阿斗式的可以隨意操縱的傀儡。但他們看走了眼,習近平絕不是甘心做一個擺設的人,他要真正獨立自主不受人擺布,就必須奪權。

習近平的整個從反腐到定於一尊的過程,可以說就是從江曾派系手中奪權的過程,這個你死我活的過程至今沒有停止。

【「周永康流毒」暗藏什麼祕密?】

這個羅文進刺殺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我相信類似的案子肯定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們看到最近習近平當局一直對政法系反腐在加大力度,而且頻頻出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在長達8年的時間裡,當局一直都在不斷高喊肅清周永康流毒。

比如,今年9月1日,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公開講話再次要求全面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一週後的9月9日,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在政法整風會議上要求重視解決「肅清流毒影響不徹底」問題,然後也是再次點名要堅決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

這就引起了不少輿論的關注與討論,很多人都奇怪這個周永康哪來這麼多的毒,以習近平如此前所未有的反腐力度,追著周永康深挖了8年居然都還沒有肅清流毒。

其實這只是習近平的一種權鬥技巧。像孫力軍、羅文進這些人並不一定真的與周永康有多大直接聯繫,但周永康在中共當前的政治語境中,已經不完全是指那個曾經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具體的人,而是成為某一類罪行的指代。

周永康的罪行是什麼?我們都知道官方公布他主要是貪腐問題,但廣泛傳出更嚴重的是涉嫌政變奪權。所以,在這樣的特定對象身上,「周永康流毒」就不是具體的指他曾經的部下、親友或利益網絡中的相關人了,而是指代了所有涉嫌圖謀不軌、想要政變奪權的行為。

也就是說,從周永康落馬以後,凡是被冠以「周永康流毒」而落馬調查的人,恐怕基本上都與謀亂篡權有關係。

習近平這麼做,當然是不想讓外界看到他的真實處境,不想讓人看到原來這麼多各色人等、各個派系都想把他搞下台,這對他想要營造的萬眾擁戴的一尊形象是個致命的打擊,所以他就用了這麼一種技巧,把所有這類案子一概統稱為「周永康流毒」,這樣就給人一種錯覺,似乎周永康之後,再也無人敢於挑戰他的最高權威了。

這就是為什麼足足8年過去了,當局一直不斷高喊「肅清周永康流毒」的真正原因。

【未來或有「大人物」落馬】

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看到,這次中紀委居然婉轉通過會議通報的形式,把小小廳官羅文進刺殺案的內幕放出那麼一點來,就非常地不尋常,因為在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開六中全會的時候,放出有人謀刺領袖的猛料,我覺得只有兩種解讀:

1. 關於習近平連任的內鬥已經白熱化,其程度激烈到中紀委通報一般的反腐調查都難以彈壓了,只能搬出「犯上作亂」這古今第一大罪來控制局勢。

2. 未來可能會有很高級別的官員落馬,比如副國級以上,現在放出謀反大案的風聲,只是一個鋪墊,為後續痛下殺手提前減震。在網易的爆料文章最後就有這麼一句:下一步將以羅文進案件為中心,進行深入調查推進!徹底清除江蘇的鄧恢林、賴小民餘毒影響。

兩個廳級官員也有資格享受「流毒」這種政治待遇嗎?聽上去都是笑話。所以與其說是流毒,不如說是背景靠山更恰當。

【中共申請加入CPTPP三大原因】

好的,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昨天比較熱鬧的另一條新聞,就是中共商務部昨晚宣布,中方正式提出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這是一個有點奇怪的動作,因為CPTPP的前身叫做《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由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倡導,本身就是為了排斥中共而成立的貿易聯盟。川普(特朗普)總統2017年上任後,簽署的第一份行政令就是退出TPP。

之後,在日本和澳大利亞的主導下,與剩下的國家進行了調整,在2018年1月宣布達成今天看到的CPTPP。

中共和日本澳洲的關係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所以中共要想加入,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而這還只是政治上的因素。

按照CPTPP的協議,其加入門檻是很高的,比如要求信息和數據自由流動,必須停止對國有企業的補貼,以及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等等。凡是對中共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這些條款中共幾乎不可能做到。再加上中共在WTO這麼多年還有一大堆尚未兌現的承諾,其信用記錄之惡劣已經到了引發眾怒的程度。

所以,儘管有新加坡、新西蘭這些親共國家支持,中共要想得到日本和澳大利亞的同意順利加入CPTPP並不那麼容易。

那既然如此,為什麼中共非要腆著臉遞交加入申請呢?

說穿了,中共就三個目的:1. 申請加入即便失敗對中共毫無損失,但如果成功卻會有很多收穫。中共可能會重複加入WTO那套騙術,要求給予中共一個轉型期加履約時間表,先騙進門了再說。一旦加入了必定賴著不走,能騙多少算多少,能騙多久算多久,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名聲臉面不重要,能撈到實惠就行。

2. 這個貿易聯盟美國退出了,那中共就一定要加入,這是爭奪貿易領導權的機會。中共去年才簽署了RCEP經濟協定,今年又申請加入CPTPP,這兩大協定的最大共同點,就是沒有美國。所以中共加入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不擇手段主導這樣的協定,與美國爭奪國際貿易話語權。

3. 可以順便裝飾一下中共不會閉關鎖國,繼續保持開放的門面。總之還是那句話,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就是能騙多少算多少,能騙多久算多久。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