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專制主義對美國造成威脅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Newt Gingrich撰文/曲志卓編譯

幾年來,左派一直在妖魔化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把他描繪成一個右翼專制主義者,指責他把美國拖入了暴政和壓迫的黑暗深淵。即使他下台之後,民主黨和媒體還在繼續這種說法。然而,川普支持自由市場企業和個人自由,而自由與專制主義正好相反。事實上,對美國的真正專制威脅來自左翼。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麼多左派指稱川普是一個專制主義者,然後用這個論點為自己的專制主義言行辯護。首先,讓我們看看主流媒體。

多年來,媒體一直偏向民主黨和左翼立場。但至少記者們在做新聞報道的基本工作。然而,今天,他們是擁有媒體憑證的、公開偏向某一黨派的自由主義者。

川普的政治崛起令媒體把自己視為民主的守護者。他們想保護我們所有人免受獨裁者川普的欺壓。因為川普太可怕了,而且風險也很高,所以記者們相信他們的工作是鼓吹一種主張,而不是報道新聞。

因此,媒體發表了大量誤導性的(如果不是徹頭徹尾的)關於共和黨和保守派的虛假報道,欺騙公眾,把右翼描繪成邪惡的魔鬼。這是一種典型的專制策略:宣傳錯誤信息來破壞和妖魔化政治對手。

當然,媒體還有同夥。企業公司現在也能反映「覺醒」的暴徒的臆想(註:「覺醒」指極端左翼思想)。他們接受了「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和左派推動聯邦選舉等主張。企業高管強加極左意識形態,並不是因為他們相信批判性的種族理論或普遍郵寄投票,而是因為他們懦弱,屈服於來自暴徒的壓力和欺凌。下面是左派對關鍵公司施加影響的另一個例子。

左派的這次攻擊是一場大科技公司發動的、壓制保守派和扼殺異見的戰爭。谷歌、推特和臉書等寡頭聲稱,他們只是針對「錯誤信息」,但實際上他們的行為一直是政治迫害。「錯誤信息」是一個包羅甚廣的短語,它允許科技巨頭以看起來不像公然壓制的方式審查他們不喜歡的任何東西。當然,其中大部分開始於2016年對唐納德‧川普推特的壓制。

更糟的是,民主黨人實際上正在向社交媒體公司施壓,要求他們加大對這些右翼材料的審查力度。民主黨人聲稱如果硅谷不刪除「錯誤信息」,他們將取消大科技公司的責任保護。這是最典型的專制主義:政府利用其權力侵犯個人權利。

威脅美國自由的左翼專制主義言行是漫長而無盡頭的,從COVID-19的封鎖,到越來越強勢的「從搖籃到墳墓」的社會主義政府。我在本週的播客《紐特的世界》(Newt’s World)節目中與本‧夏皮羅(Ben Shapiro)討論了這一切。夏皮羅是《每日電訊》(the Daily Wire)的主編,也是《本‧夏皮羅秀》(The Ben Shapiro Show)的主持人。他剛剛寫了一本關於這個主題的重要的書,書名是《專制時刻:左派如何將美國體制武器化用以反對異議》(The Authoritarian Moment: How the Left Weaponized America’s Institutions Against Dissent)。

正如夏皮羅所解釋的,在「覺醒」的暴徒的帶領下,左派用欺凌的方式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最近的一個例子是,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Baseball)將其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賽從佐治亞州移到科羅拉多州,因為前者的投票法案引發了左派的憤怒,並呼籲抵制該州。然而,這些左派居然厚顏無恥地稱自己是被右翼欺負的受害者。

在左派眼中,任何事情都與個人和政治有關。沒有商量折衷,沒有中間立場。這就是為什麼Parler被禁止,教師因為反對批判性種族理論而被解僱的原因(註:Parler是川普支持者喜歡的社交軟件)。左派想要的是屈服和順從,而不是辯論。他們想要外表的多樣性,而不是思想的多樣性。簡言之,左派尋求權力,將激進、分裂的願景強加於國家。

右翼中當然也有專制主義者,但他們生活在默默無聞的邊緣,沒有控制任何機構。但是左派的專制主義者控制著我們社會最強大的各種機構。他們在民主黨內部日益強盛。他們是真正威脅美國的專制主義者。

作者簡介:

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黨人。1995到1999期間,任國會眾議院議長,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原文「The Real Authoritarians Threatening Americ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