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恆大成危險因素 中南海試圖「定向爆破」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1日訊】中國地產巨頭恆大深陷債務危機,瀕臨破產邊緣,中共是否出手相救,引發外界關注。專家分析,恆大對北京當局來說,已成危險因素。種種跡象顯示,中南海正試圖在可控情況下,對恆大進行「定向爆破」,而所有恆大的債權人將為此集體買單。

恆大面臨三種結局

目前,恆大集團正以自由落體的姿勢下墜。9月20日,恆大在香港股市再度暴跌,收盤下跌了9.84%,創下11年來的最低點。至此恆大距離過去一年最高點時的市值,已經蒸發超過90%。

恆大危機連帶撼動香港和歐美股市,香港股市重挫821點,下跌3.3%。華爾街納斯達克指數剛開盤就放棄了1%,道瓊斯指數跌1.53%。巴黎股市下跌2.26%,倫敦下跌1.55%,米蘭下跌2.30%。

與地產有關聯的大陸銀行股,20日在香港股市也集體暴跌。招商銀行盤中一度跌近11%,收跌9.38%。重慶農商行、重慶銀行跌超6%,渤海銀行、民生銀行、中信銀行跌超5%,郵儲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跌超4%。

路透社評論認為,恆大面臨三種結局:「狼狽倒閉、有序倒閉,或是由政府出面進行救助。」但相對來說,第三種可能性較小。

「在我看來,恆大早就已經破產,現在是苟延殘喘」,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恆大債務危機會引發區域性或者全國性的金融危機,進而影響全世界,引發像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一樣的衝擊,甚至更大。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傑森博士:中共對恆大進行定向爆破

恆大財報顯示,截至6月底,集團總負債達到1.97萬億元(人民幣 下同)。其中,有息負債總額(債券、銀行貸款等)為5718億元。

此外,恆大負債涉及超過128家銀行和121家非銀行機構。還有1萬多億來自影子銀行,包括信託、理財產品和商業票據。

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在《傑森視角》中分析,恆大已經成為中共的包袱。各種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已決定分步、在可控的情況下,對恆大這個危險因素進行定向爆破拆除。

傑森表示,恆大的債務問題早已不是新聞,中共早在一年前就非常清楚恆大的債務風險了。2020年8月,恆大踩中「三條紅線」的監管政策,網路上爆出恆大給廣東政府的求救信,提到恆大面臨8000多億的債務危機。現在看來,求救信的信息基本屬實。

傑森博士認為,中共非常清楚,許多房地產企業就是中國經濟的金融炸彈。在可控的條件下,引爆這些金融炸彈,是中共這兩年的一個工作重點。

分析:恆大爆雷 民眾買單

恆大債務危機拖延一年的時間,直到9月9日「恆大財富」爆雷,各地投資人去恆大總部及分公司維權,相關視頻在管控嚴厲的中國社交網上廣泛流傳,中共政府仍沒有動作。

傑森博士分析,這一切可能都是在中共的默許下進行的,中共選擇讓恆大財富成為第一個爆雷的項目,是有深意的。

目前,恆大的債主有4類:恆大理財產品的投資人、預付恆大期房的業主、給恆大建房子的建築商和給恆大貸款的金融機構。恆大財富投資人大約只有7萬人,是人數相對最少,也是最容易逼迫就範的人群。

2018年,中共捅破網絡金融平台P2P泡沫時,面對上千億資金的消失,上千萬金融難民,中共通過各種手段把民怨給壓制住了。

傑森分析,中共讓恆大財富爆雷,僅僅是第一步。接下來是預付恆大期房的業主和建築商。對影響大的地區,恆大可能還會想辦法建成,交付用戶。對於影響力小的地區,可能就是象徵性地退部分款,賠償了事。如果不服氣,中共會出來維穩。

最後,是給恆大貸款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國外的投資人,中共會根據國際的壓力和未來對國際資金的需要,討論一個賠償方案。

國內的,特別是國內一些官方背景的銀行和投資機構,他們在債務贖回中一般都是第一優先權的。所以,他們有權力在買房的業主和建房的建築商的前面來分割恆大的資產。

傑森表示,恆大事件,是中國目前房地產和金融領域多年累計的眾多問題的一個集中體現,事件中真正受傷害的,一定還是那些普通的中國人。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