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北京進一步打擊商業新聞自由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中國共產黨即將禁止非國有媒體,這擴大了習近平的權力,打擊了國內競爭對手,犧牲了中國經濟的利益。

中共正在採取另一個舉措,鞏固其日益壯大的權力。非國有媒體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被禁止。這意味著,敢於抨擊中國時政的大陸記者將失去他們的陣地,比如《財新》和《南華早報》。這樣的媒體比《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等官方媒體對中國進行的批評性報導更多。它們的消失令國際投資者失去了深入了解中國經濟的機會,使形勢比以往更加不透明,加大了投資風險。隨之而來的是外國直接投資(FDI)和中國資產價值的大幅下降。

該法律草案已公布徵求意見,並規定私人資助的組織「不得從事新聞收集、編輯和廣播活動」。該條例列入的「被禁止」行業清單,包括與私營媒體相關的業務,如社交媒體、外國新聞文章的複製、外國新聞機構的運營頻率以及幾乎任何東西的直播,包括政治、經濟、軍事或外交政策性質的事件,以及重要的文化、科學、社會和體育賽事。

法律草案的審議期將於10月14日結束,為期只有一週。

目前還不清楚外國新聞機構是否被允許繼續在中國內地收集新聞。同樣,目前還不清楚從彭博社和路孚特(Refinitiv,全球金融市場數據和基礎設施提供商)等外國公司租賃的中國金融終端能否繼續直播對投資者至關重要的外國新聞。

在中國,新聞機構面臨著越來越多的官方騷擾和攻擊。中共對媒體進行了嚴格審查,政府官員在社交媒體上清除被禁止的文字,逮捕自由撰稿人,下令刪除中國新聞機構的文章,取消令當局不滿的外國記者的簽證,並禁止《大紀元時報》等與中共言論相違背的報紙。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BBC World News)在二月份被禁止。

據記者無國界組織稱(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中共在扼殺新聞自由方面排名世界第四。

阿里巴巴集團控股受到新法律的影響特別大,因為它已經廣泛投資了中國和香港媒體公司,包括總部設在香港的《南華早報》,在中國大陸的《第一財經》、財新傳媒公司,以及BuzzFeed式的媒體(網絡新聞公司),推特式的社交媒體和電視製作公司。

據一位3月份接受彭博社採訪的消息人士透露,儘管新法律只適用於中國大陸,但是在香港,阿里巴巴被迫出售其持有的《南華早報》股權,以及在中國境外持有的其它媒體資產。北京正越來越多地將其內地法律制度擴展到香港。

阿里巴巴的媒體帝國可能部分是為了確保對其億萬富翁創始人馬雲的正面報導,由於其長期的免費報導文化,它一直被視為對北京的威脅。馬雲是中共黨員,但該黨卻壓制他,特別是自2020年他公開批評中國金融體系以來。因其批評北京的內容,阿里巴巴的媒體帝國有可能是中共推動新法律的原因之一。

2015年11月28日,《南華早報》在香港一家報攤上出售。同年11月11日,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團收購了這家擁有112年歷史的出版物及其媒體資產。(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財新傳媒是一家總部位於北京的財經新聞公司,由胡舒立創立,她被稱為中國「最危險的女人」。財新專門報導公司欺詐和政府腐敗,它揭開了政府對2003年非典疫情的掩蓋。中國億萬富翁們害怕胡舒立。2018年,她以強硬的態度令財新躲過了新聞審查。

財新獨特的新聞自由可能是因為中共需要真正免費的商業新聞來吸引外國投資,以及胡舒立與王歧山的聯盟,王歧山當時可以說是中國第二有權勢的人。2012年至2017年,王王歧山領導了習近平政治化了的反腐運動。

王歧山與另外四名中央政治局常委於2018年基本退休。王先生帶著一個基本上屬於禮儀性的副主席頭銜走了,他仍然擁有這個頭銜,所以,從2018年開始,財新傳媒失去了政治局常委的支持。面對一項針對民營媒體的新法律,財新傳媒很可能要麼退出,要麼被政府接管。中國商業透明度僅存的殘遺也將隨之而去。

與此同時,其它相對獨立於中共的島嶼正在政權極權主義的上升的海洋中消失。據10月11日報導,購物平台美圖的億萬富翁創始人王興關閉了他的社交媒體帳戶,包括微博和他自己的社交媒體公司「飯否」。其他中國億萬富翁也從社交媒體上消失了。他們通過發表支持黨的事業的聲明和對黨的事業捐款來表達他們對中共的忠誠。

彭博社(Bloomberg)在一篇有關新法律的文章中指出,「此舉(針對非官方媒體)是中共今年對騎行、電子商務和課外輔導等行業公司進行廣泛監管打擊的最新舉措。明晟公司(美國指數編制公司,MSCI)的中國指數今年下跌了16%。原因包括對全球通脹和利率的擔心、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新法規將重塑企業,以及北京下一步將做出的打擊。」

隨著中國本來就很稀缺的相對獨立報告的缺失,透明度,包括商業透明度,將日益喪失。隨著這一損失,中國業務面臨的風險將增加,中國資產將面臨更大的下行壓力。

針對中國非國有媒體的政策凸顯了北京當局最新的管理不善。它正在打壓中國經濟,同時也打擊了中國未來經濟、新聞、學術和政治英雄的崛起。

反抗中共的中國公民有生命危險。世界其它國家有責任挺身而出,對中共做出合乎邏輯的懲罰。如果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所提供的商業透明度,那麼就不應該與中共有業務往來。任何不那麼冒險的業務都是基於信任,而北京已經證明自己不可信。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與中共脫鉤。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eijing Doubles Down Against Freedom of Speech」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