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擁有這一奇物 都變成了「佳人」

作者: 容乃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30日訊】《西河舊事》記載了一首匈奴歌謠:「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閼氏山,使我婦女無顏色。」讓人不禁進一步叩問:什麼東西這麼貴重,竟能和遊牧民族賴以維生的牲畜相提並論?其實,很多人一看「無顏色」,就猜到是「胭脂」了,而自從胭脂傳入中原後,就讓中原婦女喜愛莫名,化妝紅粉均紛紛倚重它,佳人素娥則相繼變成了紅粉佳人。

胭脂暈染紅粉佳人

匈奴王的妻子稱「閼氏」,音同「胭脂」,意思為:美麗可愛如胭脂;胭脂凸顯中國古典美女的形象,功不可沒:「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胭脂能美容、點唇;胭脂暈染能讓臉色鮮潤、青春飛揚。從古至今,胭脂都是紅粉佳人不可或缺的一寶。

胭脂有很多種同音異字的名稱,包括燕支、臙脂、 燕脂、焉支、煙支、烟支、煙脂……等等(古文中的表述也很分歧),都是指化妝用的「紅粉」,亦稱「桃花粉」。

至於「紅粉佳人」的形容,則是源自於胭脂,「桃花妝」等等各種妝容的靈魂,正是胭脂。胭脂的深淺色調,介於紅、白之間,濃妝淡抹兩相宜。紅粉佳人的酒暈妝、桃花妝、飛霞妝都是因胭脂而來。在粉底上深染胭脂稱酒暈妝,淺敷稱桃花妝,在胭脂上頭再撲上薄薄的白粉,則稱飛霞妝(《玉芝堂談薈》)。

易長於乾旱地的紅藍花 成為胭脂染色的來源

胭脂的顏料是紅藍花,或稱紅花,《爾雅翼》卷三記載:「中國謂之紅藍或只謂之紅花」。紅藍花的葉如小薊葉,花如大薊花,顏色是紅的。它有一根又長又壯的主根深入地下,因而容易在乾旱的地域生長。西域的紅藍花未傳入之前,中國婦女主要以硃砂染色。因紅藍花染料取得容易,就成了胭脂的主要原料。古代宮中有專門掌管製作胭脂的職官;宋代時,胭脂是禁中及皇族中的婚娶名物之一(見《宋會要輯稿》)。

傳說商朝紂王就曾下令要提取紅藍花汁凝結,加上粉作成桃花粉,調上油脂,賜予后妃作化妝品,此物以出產地的燕地命名,叫作「燕脂」。

紅藍花還有一個來源,根據《續博物志》記載,夏商周三代以來,以塗紫草為臙脂,周代以紅花作胭脂,可能出於閼氏。閼氏就在西域。

西域的閼氏山盛產紅藍花,從漢代以後大量傳入中原,普遍成為胭脂原料的來源。《爾雅翼》有載:「燕支本非中國所有,蓋出西方,染粉為婦人色,謂為燕支粉。」這裡說的西方,則指西域。《博物志》說︰張騫得紅藍花種於西域。

閼氏山,也叫燕支山、焉支山、胭脂山等等,舊屬涼州天寶縣。敦煌曲子唱:「胭脂山下戰場寬」。漢武帝期間,大將軍霍去病率領大軍深入燕支山西部達一千里。漢武帝在西域所設置的武威郡和張掖郡,即以燕支山為地界。

匈奴歌謠唱的:「失我閼氏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則反映了這一時代背景。

北魏《齊民要術》詳細記載了紅藍花的種植方式。紅藍花有三月種的早花和五月種的晚花兩種,三月種的五月開花,五月種的七月開花。花開就要採,每天得趁太陽未出,露水未乾前摘取,否則花就乾萎了。一頃地的花,一天要用上百人去摘。晚花七月中摘,深色鮮明耐久不黑不黃,修容效果明豔更勝於早花。種一頃花,一歲收絹三百疋,能相抵種千畝的巵茜花,價值很高。

胭脂妝多采多姿 胭脂點唇競時尚

《齊民要術》與《本草網目》均記載製作胭脂的方法。而紅藍花汁染白粉或胡粉,都是製作胭脂粉的方法。製作胭脂的初步,必須先取得花汁,叫「殺花法」:採得花來即搗熟,以水淘洗,以布袋絞去黃汁;又搗,接著再以酸粟米的淘米水淘洗,再次絞袋去汁,後收放甕中,拿布蓋上;天亮雞鳴時再次擣勻,並保持潮濕狀態,合粉作胭脂粉餅。在胭脂粉變乾前,得先做出花片形狀,稱為金花胭脂,用來化妝修容、點唇,顏色明豔。

至於綿胭脂,則是指將胭脂染在圓徑約三寸的綿布上,好取用方便。

婦女們愛煞胭脂,使用不同顏色的胭脂化妝、點注嘴唇的手法和造型,五花八門,發展出各種時尚妝。《清異錄》中,就留下不少時尚唇妝的專名,包括:燕脂暈品,石榴嬌、大紅春、小紅春、嫩吳香、半邊嬌、萬金紅、 聖檀心、露珠兒、內家圓、天宮巧、洛兒殷、淡紅心、猩猩暈、小朱龍格暈、唐媚、花奴樣子等等,都是唐僖宗、昭宗時期,長安流行的時尚點唇妝,令人目不暇給。

在魏宮中,有一種「曉霞妝」,很有人氣。此妝起源於魏文帝寵愛的美人薛靈芸。

《玉芝堂談薈》有載:魏文帝在夜燈下詠詩,座旁是一座七尺水晶屏風。夜光下水晶屏風透亮,薛靈芸不知道水晶屏風在那裡,走過時臉碰到屏風上,臉上留下傷痕。她的傷痕乍看像是彩妝,如同曉霞將散的模樣,宮人們看到後紛紛用胭脂彷畫,留下了「曉霞妝」的姿彩。

胭脂除了作為化妝品之外,也因具有活血疏經的功用,而可入藥。它還可作畫,在文學上借用為美人、花容的代稱,內外俱美。

幸虧有了胭脂,才讓文學家筆下出現了「花分淺淺臙脂臉」、「林花著雨臙脂濕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滿眼花枝,雨過胭脂嫩 」、「一點胭脂淡染腮,十分顔色為誰開」 這些名句。可道是:一點胭脂,十分顔色,萬千心情。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