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通貨膨脹是政府盜竊財富的手段

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曲志卓編譯

儘管美聯儲採取了激進的貨幣政策,但大多數新興市場和發達市場的貨幣在2021年都相對於美元大幅貶值。此外,受益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新興經濟體,儘管出口強勁,但它們的貨幣也出現了疲軟。因此,發展中經濟體的通貨膨脹率遠高於美國和歐元區已經公布的高位數據。

這背後的主要原因是全球貨幣貶值問題。這使得人民更加貧困。

全球大多數央行都在實施與歐洲央行和美聯儲相同的擴張性政策。但隨著通貨膨脹率上升,特別是基本商品和服務的通脹上升,其結果對窮人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傷害,而財政和貨幣失衡卻在加劇。

許多新興經濟體實施了一項增加財政和貿易雙赤字的危險政策。其錯誤的思想是,這將加速經濟增長。現在,增長和復甦預期正在下降,但貨幣失衡仍然存在。

因此,大多數貨幣相對於美元都在下跌。全球央行實施的政策與美聯儲的政策一樣激進,甚至更激進,但沒有美元所享有的全球需求。如果擁有主權貨幣的國家繼續玩這種危險的遊戲,當地和國際上對其貨幣的需求將消失,對美元的依賴將上升。更重要的是,如果美聯儲繼續挑戰自己的全球儲備狀況,人們將會失去對所有法定貨幣的信心,並轉向其它替代方案。

國家發行貨幣,這是一種付款承諾。如果私營部門不接受這種貨幣作為計量單位和一種廣義的支付和價值儲存手段,如果沒有私營部門的儲備和需求為後盾,那麼這種貨幣就一文不值,也不是貨幣。最終,都將是無用的廢紙。

有許多國家貨幣既不是價值儲存手段,也不是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從消失的厄瓜多爾蘇克雷(sucre),到阿根廷比索(peso)或委內瑞拉玻利瓦爾(bolivar),歷史上的例子不勝枚舉。

古巴的通貨膨脹率現在估計為6,900%,因為一種毫無價值的貨幣沒有社會需求,沒有實際需求或儲備來支持它。

國家不創造貨幣,它只是發行一種支付手段——貨幣——利用私營部門要求的可信度來發行本票。就像債務發行人失去還款信譽一樣,如果貨幣沒有私人支持,這種承諾的價值就會消失。

因此,國家不會「創造貨幣」,而是創造一種可能被接受也可能不被接受的支付手段。

更重要的是,貨幣的價值及其使用不是由政府決定的。它是由最後一個接受付款承諾的私營部門代理人決定的,因為他們認為它將保持其價值,並將會被接受為支付媒介。

因此,當一個政府創造的本票——貨幣——比實際的本地和國際需求多得多時,其效果與大規模違約是一樣的。政府只是在使被迫使用貨幣的公民陷入貧困,並破壞政府本票價值的可信度。

當一個國家創造一種沒有實際儲備支持或需求的貨幣時,它就會摧毀貨幣。

如果政府發行的貨幣(支付承諾)既不是價值儲存手段,也不是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或計量單位,那麼它不僅不會創造貨幣,而且還會通過削弱被迫接受其紙幣和小紙片的貧窮俘虜們的購買力來摧毀貨幣,比如政府官員和養老金領取者等。

當政府摧毀其貨幣的購買力時,它實際上就是從公民那裡盜取財富。這種盜竊是通過以價值較低的貨幣支付被俘虜的公民而實現的。這是對無保護者的大規模減薪。

這就是我們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看到的,政府為了自己的利益,對貨幣平衡進行干預,從而製造了巨大的工資和存款下降。政府從通貨膨脹中受益,因為它們以一種貶值了的貨幣償還債務,並且削減了它們為向貨幣發行人提供服務的部門的工資和服務所支付的價格。

即使在貨幣相對穩定的發達國家,通貨膨脹對那些從基於貨幣的稅收(工資,利潤和銷售稅)中收取更高收入的政府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好處,而對儲蓄者和實際工資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面影響。

有人說,工人可能會受益,因為工資增長將與通貨膨脹同步上升。這是完全不正確的。工資充其量可能會隨著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而上升,而消費者物價指數是衡量通貨膨脹的弱指標,是政府機構為降低實際通脹而給出的商品和服務的平均值。然而,即使你考慮CPI,絕大多數工人也看不到工資上漲來抵消其指數上漲。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實際工資中位數正在下降。

有些人認為國家「創造貨幣並花錢」,聲稱政府只需要創造它所需要的資金來資助公共部門,因為其發行的貨幣將被其他經濟代理人接受。這些人應該以阿根廷比索領取工資並經歷一下這種體驗。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中央銀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書。

原文Money Versus Currency: How Governments Steal the Recover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