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傳播超5代?天津病例有多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10日(星期一),亞洲時間是1月11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天津早有隱瞞病例,病毒已傳播超5代?居民門口敲鑼,或更嚴厲封城;病毒已經進入北京,冬奧會將受衝擊;5年備孕懷胎,39週胎兒沒了心跳。

60秒新聞

習近平近日簽署命令,任命武警部隊副參謀長彭京堂為新任駐港部隊司令員。彭京堂曾任濟南軍區司令部軍訓部部長、武警新疆總隊參謀長,2018年7月晉升少將警銜。以往駐港部隊司令員都是由中共軍方少將或中將出任,這次派武警少將接任還是第一次。台灣媒體認為,香港可能將成為第二個新疆。

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10日警告,俄羅斯如果對烏克蘭發動進一步攻擊,將「付出重大代價」,他希望開啟與俄羅斯緊要會談並邁向外交解決的道路。

紐約9日爆發了近年來最嚴重的火災,造成布朗士區公寓樓中19人死亡,死者中有9名兒童。另有63人因嚴重吸入濃煙受傷,其中32人被送往醫院。紐約消防專員表示,引發火災的「罪魁禍首」是一個居民臥室內的電暖氣。

10日凌晨,維權人士郭飛雄的夫人張青突然昏迷,緊急送醫搶救無效後,在馬里蘭州去世。郭飛雄去年12月5日試圖赴美看望病危的妻子,但被中共抓走,至今與外界失聯。

路透社10日援引知情人透露,為了節省成本,恆大已搬出深圳卓越後海中心。總部大部分職能人員,去年12月份已搬回廣州辦公。

截止到美東時間1月10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224萬13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3億823萬2,917人;單日死亡5,465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50萬7,72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天津的疫情爆發,似乎更為人矚目,關鍵原因有多個方面。一方面是天津第一個證實奧密克戎在傳播,很可能傳播已經超過5代;第二方面是天津與北京接壤,病毒可能已經進入了北京,帝都通報可能只是時間問題;第三方面是疫情可能對北京處心積慮舉辦的冬奧會形成衝擊。

我們就從這三個方面,重點談談天津的疫情。其中有一些天津當地網友發給我的獨家視頻,尤其是在住戶門口敲鑼的場景,看起來讓人心驚。

天津隱瞞真相 西青區曾出現病例

截止到今天(10日)晚上6點,天津本輪疫情共通報本土確診病例31例,無症狀感染10例。當局通報表示,天津市津南區、南開區、東麗區和西青區已經做完了全員核酸檢測,剩下的12個區也將在24小時之內完成。

對於官方通報的數字是否真實,我一直跟大家說只作為參考,不可當真。昨天(9日)中午,也就是當地時間9日夜間,一位天津的網友第二次給我發郵件,介紹了一些天津的情況。

郵件中表示,「截止到我發送郵件為止,天津這邊已經通報40例確診了,實際上可能會更多,主要集中在津南區」。

大家注意,網友說9日當地已經有40例確診。一天過去了,當局通報的數字僅僅是31例確診和10例無症狀感染,大家想想可能嗎?

事實上我今天(10日)得到確實可靠的消息,距離津南區並不遠的寧河區昨天(9日)也有確診病例,其中某個村子已經被拉走至少50多名接觸者。

我希望天津的朋友多多向我們爆料,讓需要了解事實真相的人們,能夠看到真實的消息。我們的爆料郵箱是xwkd2017@gmail.com,大家在爆料的時候,儘量將情況介紹詳細完整。

我接著來說那位網友的爆料郵件。網友說,「大約十幾天前,在西青區還出現過本土病例,後來封鎖了一段時間平息了,結果在解封的第二天,津南就又出現了病例。」

網友在這裡已經證實了當地在隱瞞疫情。大家再請注意,十幾天前西青區曾出現過「本土病例」。出現本土病例,就意味著病毒可能已經在社區傳播。但是在此之前,並沒有看到天津有病例通報。也就是說,西青區當時的疫情被捂下去了。

但是數字被隱藏了,並不意味著病毒就消失了。這次津南區爆出的疫情,會不會是從西青區傳過去的呢?在地理位置上,西青區與津南區搭界,所以這種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病毒傳播超5代?天津病例有多少?

大家再請注意網友提到的時間點「十幾天前」,這個時間與當局流調判斷的時間基本是吻合的。

根據流行病學調查,當局認為奧密克戎在天津「隱匿傳播」的時間是「上個月28日,至今已有14天」。這個時間與河南安陽通報的2例病例情況是相同的。

當局的流調如何進行的,我們並不清楚,但河南安陽市2名陽性病例情況證實,天津的奧密克戎傳播最遲是在2021年12月28日。

昨天(9日),河南安陽發現2名陽性患者,這兩人與天津津南區的疫情屬於同一傳播鏈,感染的都是奧密克戎。其中1人是12月28日從天津津南區返回安陽湯陰縣的在校大學生。從這裡我們可以推斷,天津津南區的疫情傳播肯定要早於12月28日。

事實上,河南鄭州疫情防控指揮部昨天(9日)已經發布了緊急提醒,從去年12月25日以來,有天津市或安陽市旅居史的人員,要立即向居住地所屬的社區報告。

也就是說,鄭州當局判斷,天津的疫情可能在去年聖誕節期間已經傳播了。可能是天津當局沒有發現,也可能發現了,但不想通報,想繼續隱瞞捂蓋子。

根據這個時間點,我們可以做一道算數題。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表明,奧密克戎的傳染性相當強,傳播速度超級快。人類的醫療防護手段在奧密克戎面前,幾乎是形容虛設。

這家權威學院的研究數據指出,奧密克戎感染病例2-3天翻一倍。大家注意,病毒傳播並不是簡單的一傳一,它是幾何數字傳播的。

天津市的常住人口大約是1,400萬。那麼半個月之內,這個病毒會傳播多少人?我無法得出準確數字,只能提供給大家參考分析。

大家再想一下,病毒傳播已經最少有半個月的時間。即便是按照3天翻倍來計算,病毒傳播很可能已經超過了5代,甚至有可能超過了6代傳播。

另外有一點不能不說,去年12月13日,我在節目中提到了天津發現了一例奧密克戎感染患者。不過當局說是境外輸入病例,聲稱在定點醫院隔離治療。

當時我在質疑,天津當局說是境外輸入,向歐洲國家波蘭甩鍋。但是波蘭政府第二天就聲明表示,本國內沒有發現奧密克戎病例。這就讓我們不能不懷疑,天津的那例病患真的是境外輸入嗎?

因為事後天津當局沒有再通報,我們也沒有相關消息,所以當時的情況並未引起人們重視。

現在天津在全國最先爆出發現感染奧密克戎本土病例,這些新增病例與去年12月13日的病例之間是否有關聯呢?如果沒有,這一波奧密克戎病毒從哪裡來的呢?是不是本地病毒變異產生的呢?如果與之前那例病患有關,那就說明病毒已經傳播了近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我們就以一個月來推,大家想一想,這一個月當中,有多少人可能被傳染了呢?我對數字不是很敏感,大家自己計算一下。

天津當局今天(10日)給全市居民發信,表示奧密克戎「傳播速度、隱匿性、穿透力都不同以往」。聲稱48小時內「全面摸清疫情風險低書,消除病毒傳播的潛在風險」。

我們要看看當局摸清底數的情況,看看天津還將如何隱瞞。不過我這裡要提醒天津百姓,一定做好各種準備,包括可能被拉走隔離的所需相關物品。

天津交警喊話失效 中心菜市場賣空

昨天(9日)微博上有一段視頻,天津一名交警在對街邊搶菜的民眾喊話。他聲稱「國家會準備好物資,不需要大家在這抬高物價,不至於!」

這名警察還說,「不傳謠、不信謠、不造謠,你們可以完全相信國家,不需要在這排隊在這搶!」中共官媒評論稱「交警的一番話振聾發聵,言語中,是底氣!」

但是旁邊的百姓並沒有聽他的,仍然在搶購。說明天津的百姓對中共的宣傳已經有了一些免疫力,前車之鑑已經很多了,誰還聽你的宣傳呢?《新聞看點

武漢、廣州、哈爾濱、瑞麗等等這些地方就不說了,就說封城已經19天的西安,就擺在眼前。爆發疫情後,當局先是告訴人們「物資充足」,要人們不要搶購。很多人聽信了當局的宣傳,可是封城後,當局立刻強令「足不出戶」。

結果那些沒做準備的人慘了,我們報了很多這樣的情況。比如飢餓小夥下樓買饅頭,被防疫人員群毆;再比如一位女士準備到小區內買東西,結果被防疫人員抓走;還有那位被拉走隔離的女士,忘記帶衛生巾等等。最令人心驚的是,西安已經出現了2例被封禁的居民跳樓事件。

過一會我們會談到西安的一些內部消息,這裡繼續談天津的情況。

西安的悲劇還在上演,教訓那麼慘痛,天津人當然不會再相信這種宣傳。誰還相信,那不太愚蠢了嗎?不僅是愚蠢的問題,其實是害自己、害全家的問題。

昨天(9日),還有一位在美國留學的天津朋友給我發郵件,希望我提醒天津的百姓不要重蹈西安的覆轍。網友在郵件中表示,前些日子聽我講述了西安的真實情況,於是就讓在天津的家人們儲備了大量的食物、飲用水和各種生活必需物品,生怕病毒會蔓延到天津。

網友表示,現在天津正處在「軟封城」,「請天津的人們在中共宣布『硬封城』前,一定要大量地儲備飲用水、食物等生活必需品。」

感謝這位朋友的提醒,事實上天津的百姓在聽聞有疫情後,已經開始爭搶儲備物資了。前面提到的第一位天津網友,他昨天(9日)出去囤物資了,結果發現大部分蔬菜都漲價了,「買了四五根黃瓜竟然花了將近16塊錢」。

這位網友還發來一段視頻,是他親自在天津市區拍下的。為了保護這位朋友,我們對他的聲音做了一些處理。

【原聲視頻】這是(天津市)和平區,算是比較市中心的一個菜市場。小區都是很老的那種,然後都沒有什麼菜了。人還很多,平時這菜都賣不完,垛起來的那種。今天(9日)上午,基本上就賣得很乾淨了。

和平區是天津市的市中心,天津市委市政府所在地。現在這裡已經把菜都搶購一空了,足見人們的恐慌心理。人們的恐慌其實並不是來自病毒的可怕,而是當局製造的氣氛太緊張、太恐怖。

居民門口敲鑼 天津或更嚴厲封城

昨天(9日)在天津出現了這樣的一幕。網友發給我一段獨家視頻。視頻中顯示,身穿白色隔離服的人進入了居民樓內,拿著銅鑼對著住戶使勁敲。

【原聲視頻】噹~做核酸,下樓做核酸。噹~~~~

網友沒有透露這是哪裡,但喊話人的口音就是天津口音。說真的,我看到這段視頻,也被嚇到了。第一次看到用敲鑼的方式,叫人們下樓做核酸的。

在我的記憶中,敲鑼是比較謹慎的。只有在出現了緊急情況,比如發大水或者火災等等,需要人們立即轉移,人們才會敲鑼。否則,這種銅鑼都是很少用的。因為這樣做可能會引起極度恐慌,尤其心臟不好的人可能會突發意外。

但是天津為了叫人們下樓做核酸,竟然使用敲鑼的方式,對著樓洞裡的居民門口使勁敲。不知道當地百姓是什麼感受,遠在美國的我心裡真有些發緊。

昨天(9日),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要求,全市組織開展全員核酸篩檢,採取迅速果斷措施阻斷傳播,聲稱「堅決築牢首都疫情防控『護城河』」。

如果了解中共的話術,那麼從李鴻忠的話中就可以讀懂,其實天津現在已經是處於「封城」了。

昨天(9日)開始,天津暫停了省際班線,各景點暫停營業,並要求民眾「非必要不離津」。市內學校暫停一切教學活動,居民居家隔離。這些做法,實際就是「封城」的做法,只不過是當局沒有正式宣布。

另外有2點特別需要大家注意,一個是李鴻忠這個人,另一個是天津與北京的地理位置。

李鴻忠這個人,曾經江派色彩很明顯。早前他在湖北等地執政時,外界曾一度猜測李鴻忠可能會在習近平的「打虎」運動中落馬。但在習近平上位後,李鴻忠迅速轉舵、似乎投向了習近平陣營。而且為了向習近平表忠心,他曾經喊出了「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這樣的口號。

而現在天津爆發了疫情,李鴻忠的壓力應該不會小。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向習近平表忠心,同時表現他的「執政能力」,他極有可能採取比西安更嚴厲、更恐怖的封控政策。

眾所周知,北京冬奧會2月4日就要開幕了。這是北京當局處心積慮要舉辦的一個活動,試圖通過這樣的一個大型活動,來改變它的醜惡形象。所以為了讓這個活動舉辦成功,中南海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採取一切手段,其中就包括向天津施壓。

昨天(9日)北京疾控中心已經對天津提出了要求,「嚴格限制」天津津南區、南開區等地的人進京,「天津人員非必要不來京」。

可想而知,這個時候的李鴻忠壓力比山大。為了讓北京領導人高興,他非常有可能採取更極端的封控手段。正所謂控制不住病毒,那就控制人。不讓人前往北京,不能把病毒帶入北京。

但是我不得不說,李鴻忠即使採取更邪惡、更極端的封控,北京方面控制得再嚴格,恐怕現在已經晚了。病毒很可能已經進入了北京,只看北京當局採取什麼對策,同時也要關注北京冬奧將受到什麼樣的衝擊。

病毒已入北京 冬奧將受到衝擊

今天(10日),大陸門戶網站網易有一篇文章,《天津疫情,比你想像的凶猛》。其中表示「天津面臨的這場考試,之前沒有遇到過」,「敵人來勢洶洶,天津壓力山大」。

文章直接點明,「這場疫情,事關京津兩地」。「這場凶險的疫情,恰好爆發在冬奧會前夕」,「京津兩地距離甚近,且互動來往頻繁」。

從這篇文章的基調來看,似乎是要為天津「加油打氣」。但仔細看,卻透露出一種消極的情緒。在暗示病毒很可能已經進入了北京,而且冬奧會可能將受到衝擊。

大陸《健康時報》發布的百度遷徙地圖顯示,1月1日到7日,也就是天津疫情爆發的前一週,天津人遷出的主要集中地有3個,分別是北京、河北的廊坊市和唐山市。

以前跟大家提到過,我曾經在北京、天津兩地主持婚禮,所以對這一帶的交通還是比較熟悉的。從地緣來說,天津有兩個區與北京接壤。不過這並不是令人擔心的,真正令人擔心的是兩座大城市之間的密集交通。

首先天津與北京之間有城際快車「和諧號」,也就是通常說的高鐵。它的最高時速達到333公里,所以把兩座大城市的距離拉得非常近。

從天津東站到北京南站,「和諧號」全程只需要37分鐘。經常乘坐地鐵的人應該知道,在北京坐地鐵,全程需要的時間都比這個長。正因為「和諧號」的乘車時間短,所以許多在北京工作的天津人都選擇通勤。早晨坐「和諧號」進京,晚上再原路返回。

在高峰時段,「和諧號」一般是12-15分鐘一班車,每趟列車乘客標準數是400人,但常常有超員現象。官方數字顯示,平常日子乘坐京津城際列車的人數平均是4萬人往返。那麼在新年階段,人數是否會有變化,我想是不言自明的。

除了「和諧號」,還有京津之間的公路交通也非常繁密。不僅有省際巴士,還有很多人自駕車的情況,所以這個部分無法統計。

僅僅就是「和諧號」,對北京的威脅就已經非常大了。根據天津這邊的疫情情況,病毒傳播最晚是在12月28日,而我們分析的病毒傳播時間可能更早。

《第一財經》報導,過去十多天中,17.8%的人去了北京。大家想一個問題,從天津前往安陽的人比去北京的人少非常多,但是安陽卻發現了感染病例。那麼北京會沒有嗎?

即便是以官方流調通報的時間來推,病毒也很可能早就進入了北京。只要有一例感染了奧密克戎的患者乘坐京津城際列車,那麼經過這些天的發酵,在北京是一種什麼情況呢?

所以我說即使李鴻忠採取更邪惡、極端的封控手段,北京再怎麼高喊嚴防死守也已經晚了,病毒很可能已經攻入了北京。現在的情況,很可能北京當局正在發愁,是否承認病毒進入了北京。

如果北京繼續這樣沉默下去,也就是讓病毒繼續蔓延擴散,那麼北京用不了多久,感染的面積可能就會非常大,甚至可能會全城淪陷。如果是這樣,北京領導人會犧牲全北京市民而強開奧運會嗎?

如果承認北京已經有了病毒,那麼接下來北京市就要做全員核酸檢測。如果做全員核酸檢測,會不會把要來參加奧運會的外國人嚇住?他們還敢來嗎?

現在距離北京冬奧還有20多天,也是北京當局難受的20多天。看來北京想露個臉,這個難度還不小。

另外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這個中共病毒從西安經過河南鄭州,現在在天津爆發。這一路下來,好像病毒在一路直奔北京、殺向中南海。

5年備孕懷胎 39週胎兒沒了心跳

還是來關注一下西安的情況。西安今天(10日)通報了15例確診病例,從12月9日疫情爆發到現在,西安累計本土確診病例2,139例。

雖然確診病例數字在縮小,但隨著封城時間的延長,西安的次生災害越來越深重了。昨天(9日)有網友傳出視頻,有人從25樓跳了下去。這是已知的西安第2例跳樓情況,其它情況更多。

前天(8日)有一名西安孕婦在微博控訴,因為建檔醫院不接收封控區孕婦,聯繫多家醫院做產檢被來回踢皮球,結果造成39週大的孩子胎死腹中。

這位網友在微博上表示,1月3日需要產檢,因為沒有核酸報告,不能出門做產檢,當天下午下樓排隊做了核酸。晚上感覺胎動異常,也有了核酸結果,就聯繫社區,被送到了二附院大明宮院區,但醫院以各種理由拒診。

孕婦給二附院北大街院區打電話,對方表示也不接診。最終聯繫到大興醫院,對方表示可以接診。孕婦聯繫到社區,半個小時後被送到了大興醫院。

儘管孕婦有核酸陰性證明,但大興醫院還是要求先做隔離檢查,後做核酸。孕婦寫道:「做完檢查,孩子已經沒有了心跳。我最近幾天經過救治也才撿回了一條命。現在的我真的好絕望,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承受不了這種打擊,生活已經無法繼續下去。」「去醫院的時候是三個人,回到家的是兩個行屍走肉。」

有知情網友披露,這位準媽媽大概五年前開始備孕,喝了無數藥,治療無數次,最後成功用試管嬰兒要了這個孩子。

******************
以十首《梅花詩》預測後世千年大事的邵雍,是北宋時期的一個奇才,也是一位「神」人。關於他的神奇之事流傳下來不少,在今天的歷史看點,我們就來看看他從出生到死亡,甚至死亡後,都發生了哪些令人嘖嘖稱奇的事情。

在今天的歷史看點,我們來回顧一下中國疫苗之父湯飛凡那不非凡的一生。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