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搖身變網紅 代言廣告背後隱藏怎樣的邪惡?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4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徐州拐賣案嫌犯搖身變網紅,代言廣告背後隱藏怎樣的邪惡?網傳徐州政法文宣進駐豐縣,官方威脅發帖人;冬奧會冷清開幕,習近平一句話洩底。

今天早上,中共苦心經營並耗費巨資的冬奧會已經正式開幕了。原本我是打算在今天的視頻中重點和朋友們聊聊這個國內外最大的熱點話題,但在昨天晚上看到徐州那位被囚禁折磨了24年的徐子八的相關情況,有了不少的更新,讓我覺得有必要在今天的節目中來說說。

這不僅僅是出於我這個關注時事的自媒體頻道跟蹤新聞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隨著奧運會的開幕,中共一定會開足馬力用鋪天蓋地的各種奧運喜訊來沖淡、淹沒徐州這個山村角落裡發生的醜聞。

我們當然不能讓這樣的罪惡一而再、再而三地就此悄然消失,堅持發聲,堅持追問慘劇的真相,是我們目前能夠幫助徐子八、以及其他無數個徐子八,甚至包括無數個可能成為潛在的徐子八的女性的唯一方式。

所以,今天我們還是要先和朋友們繼續關注一下這位比小說《悲慘世界》還要悲慘的事件的進展,然後我們再來說說中共朝思暮想才盼來的冬奧會。

董志民搖身變「網紅」】

到目前為止,徐子八事件的最新信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來自該事件的另一個當事人董志民,以及其八個孩子中最年長的董家長子,這部分信息是確定的。

另一部分信息與徐子八案件本身有關,涉及到徐子八本人以及徐州當地政府的一些舉動。由於當地官方在發布兩份情況通報否認存在拐賣後,迄今為止尚未有任何情況更新公布,所以這部分信息完全來自民間公民記者的傳遞,我個人認為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因此也在這裡一併討論。

首先,昨天大陸網絡傳的最火的短視頻,恐怕就要數董志民以網紅身分接下商業代言廣告這件事了。

我相信這樣的畫面一定顛覆了很多人對大陸社會現狀的認知。董志民這個涉嫌強姦、亂倫、故意傷害、虐待、非法拘禁、偽造身分等多重重罪的犯罪嫌疑人,居然刮掉了看起來極其猥瑣的鬍鬚,戴上了看起來顯得斯文的眼鏡,依然套著那件接受網友視頻提問時穿的女式防寒大衣,然後帶著滿臉自信的笑容為豐縣一位名叫高某某的婚禮主持人及其婚慶公司站台拉廣告了。

不僅如此,這個把徐子八鐵鏈鎖喉囚禁在小黑屋挨凍的犯罪嫌疑人,同時也在給豐縣一家裝飾公司代言打廣告,而他身上套著的,依然還是那件原本是網友贈送給徐子八的女式大衣。

與此同時,網絡流出的視頻還顯示,不少網紅都開始扎堆前往董志民家中打卡,不是對董志民噓寒問暖,就是對著屋裡那些尚未成年的孩子大獻愛心,唯獨對孩子們的母親隻字不提,就像這個人從未存在一樣。

如此堪稱魔幻的場景,不要說在海外生活的人們,就是身在大陸對各種奇葩社會現象早已見怪不怪的網友們來說,也是一種顛覆性的衝擊。

我看到不少網友都在留言說不知道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社會瘋了,更多的人都在震驚於這個社會居然已經變異到如此可怕的程度,一個人群可以自發地將人世間最悲慘黑暗的罪惡,轉眼間翻新為皆大歡喜的活報劇。

我相信,很多朋友可能都和我一樣,看著視頻中那些代言公司的老闆,以及眾多成功打卡直播的網紅們都一臉麻木而又興奮的表情時,腦海里第一時間浮現的畫面,就是一群見血的蒼蠅正在蜂擁而上,趴在遍體鱗傷的徐子八身上享受著難得的饕餮盛宴。

這樣的畫面,恰恰淋漓盡致地向大眾展示了,為什麼徐子八這樣的遭遇在當地可以持續二十多年而無人過問的深層次原因。這就是當拐賣來的婦女在當地完全被物化,被非人化對待已經成為常態的時候,大多數人就會失去了最基本的辨別善惡的能力。

我們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說一個人剛掉進糞坑的時候,無疑都會感到惡臭難以忍受。但如果在裡面待的時間足夠長,慢慢得就會覺得沒那麼臭了,再待下去,當這個人完全適應了糞坑的環境的時候,他會感覺不到臭味了,甚至可能還會很享受。

我們看到就在去年底,徐州不是才剛剛入選了「2021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榜單」嗎?而且據說這已經是徐州第四次入選了。

所以,當我們看到那麼多的董志民一樣的男男女女,像個沒事人一樣在那裡對著直播鏡頭神態自若、談笑風生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那個地方的生存環境,已經是一個糞坑一樣的所在,很多人樂在其中已經失去了辨別香臭的能力。而這一切的背後,有政府在默默地助推、撐腰。

可能有人又要不爽了,說幾個私人公司老闆無恥,找董志民做廣告代言,與政府有什麼關係?你這不是為了黑而黑嗎?

當然有關係。為什麼這些私人老闆,這些網紅明知社會輿論鼎沸都在質疑拐賣強姦之罪,卻依然頂風作案去大吃人血饅頭?根源就在於豐縣縣委宣傳部和聯合調查組兩次給出了官方通報,說不存在拐賣。既然官方已經定性了沒有拐賣,那強姦自然就不存在了。至於傷害、虐待、非法拘禁等等,都可以用精神病這張萬能膏藥一貼了之。

也就是說,正是因為有了官方結論的撐腰和背書,董志民這一夥已經喪失人性的東西才敢於如此放肆囂張,才敢於趁機大發拐賣強姦的罪惡財。這個過程的本身,已經非常生動地證實了我們上次節目中得出的結論:徐子八事件是一個地方村鎮官員、政府機構人員以及董家父子,甚至包括部分董集村村民在內,對一個被拐賣的女子實施集體侵害、虐待凌辱後,還將整個犯罪過程合法化的事件。

【董家長子受壓 逼迫博主刪帖】

與此同時,最早跟進曝光此事的大陸作家西原秋,昨天在微博發帖證實,說自己已經接到了徐州警方的電話,聲稱徐子八的長子已經向網信辦舉報,說西原秋擅自發布徐子八的相關信息已經侵犯了他母親的肖像權。

且不說侵犯肖像權這個說法完全沒有任何法律基礎——要知道徐子八一案涉及的可能是嚴重的刑事犯罪案,這是公訴案件,當事人親屬根本沒有資格提出這樣的要求。此外,侵犯肖像權的前提必須是以營利為目的,沒有這個前提,就不存在侵犯肖像權一說。

這還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很顯然地看到「不解決問題而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個中共體制的鐵律又在發揮作用了。徐子八已經23歲的大兒子無論是主動還是被迫,都已經在事實上成為迫害其親生母親的幫凶,成為眾多大口吞食人血饅頭人群中的一員。

而且不僅是徐子八的兒子,連另外那位裸身被鐵鏈鎖在地上的婦女的兒子,也以一模一樣的說辭開始給發布相關信息的博主們打電話要求刪帖了。他們從哪裡得到這些博主電話的,當然只能是政府那套一遇到維穩就高效無比,一遇到查案就無效失靈的大數據監控系統才能做得到。

大家想想這意味著什麼?這不就是我們反覆在講的,中共這種體制,過去叫專政,現在叫維穩,它才是用暴力、用政治壓力來摧毀人最基本的道德、倫理與人性的罪魁禍首嗎?這不就是因為政府如此反覆地掩蓋、反覆打擊壓制揭露真相的人,才助長了那些人販子、強姦犯、作惡者們越來越肆無忌憚公開集體行惡的嗎?

據董集村本地個別村民披露,徐子八因為性情剛烈,曾經被扒了衣服鎖在村裡路口,是個人都可以隨意侵犯她,以此來摧毀她的反抗意志。董志民曾經公開揚言,不論是誰的種,孩子生下來都得管他叫爹。而徐子八那一口牙齒沒了,也是因為她被侵犯時反抗激烈咬傷很多人,才被董志民的爹動手敲掉的,而出這個主意的居然就是董志民的媽。

說實話,我在跟大家敘述這些信息的時候,都感到很艱難,我都不敢去想像那是怎樣的一幅人間地獄的慘象,我覺得甚至都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詞彙來形容這種政府默許甚至鼓勵的罪惡的邪惡程度。

【「徐州拐賣案」或成大陸社會分水嶺】

剛才我們說過了,我們將要提到的第二部分信息來自民間公民記者的挖掘,官方不太可能公開證實這樣的信息,而國內的媒體現在集體都被噤聲。徐子八事件曝光已經一週多了,但至今我們看不到任何一家媒體寫出一篇實地調查採訪的報導,所有媒體都只是機械地轉發兩份官方通報就完事。

據大陸前調查記者鄧飛2月1日在微博發布的信息,說徐州市與豐縣兩級公安部門已經派出了超過百餘人的公安前往當地調查,徐州市一級的宣傳人員和精神病專家也都已經到了豐縣。同時,也有部分專業媒體記者抵達了徐州。

這些信息當然無從驗證,但符合中共官方程序。也就是說,在奧運會期間爆出如此駭人聽聞的醜聞,讓習近平精心準備了至少兩年半的開幕式黯然無光,徐州地方政府想不重視都不行。

只不過,在中共的體制中,重視並不一定就意味著受害人可以得到伸冤。事實上,我們在過去看到太多的案例結果都是相反的,受害人不但得不到伸冤,反而會墜入更黑暗的深淵。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徐州市出動這麼多部門與人員,究竟是去查案抓罪犯的,還是去維穩滅口捂嘴的。

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看到董志民毫無壓力地享受著初當網紅的快樂,只聽到兩個被鐵鏈鎖身的母親的兒子在按照當地政府給出的名單挨個打電話威脅發帖人刪帖。

從某種意義上講,徐子八一案與當年南京法官判決彭宇案有著極為相似的性質:就是案件本身的最終結果很可能成為影響整個社會價值觀與大眾生態的分水嶺式案件。

南京的彭宇因為扶起倒地老人反而被判承擔責任,從此讓大陸整個社會的老人摔倒後再也無人去攙扶。這次徐子八的案件如果最終被「正能量化」了,官方成功維穩,而董志民之流搖身一變成為辛苦撫養八個孩子同時還無微不至照顧有精神疾患的妻子的模範丈夫,那麼我們可以斷言,從此以後大陸每個家庭的女兒都將不再有安全可言。

如果這個最可怕的結果真的兌現,人販子可能將會成為日後最炙手可熱的職業,販賣性奴將更加公開化、產業化、官方化,以後中國每個家庭為了自家孩子的安全,可能都要為此付出不菲的代價。

所以,不要以為這只是一個與你無關的發生在荒蠻偏僻村落裡面的事情,也許很快我們就會看到,這件事情可能與每個人都有關係。

體育政治化 冬奧會變紅色極權宣傳會】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也順便說說今天剛剛開張的冬奧會。

徐子八事件對冬奧會實際的衝擊作用,可能遠遠大於我們表面上看到的。現在除了主流英文媒體在紛紛報導,包括阿拉伯語種和西班牙語種的媒體都在報導,這可能是中國當前倍受全世界關注的兩大焦點之一了。

這樣的世界性頭條新聞,等於給剛剛開幕的冬奧會已經提前定下了基調。昨天,《華爾街日報》中國特派記者Liza Lin在推特發文,說:「北京冬奧第一場記者會已經幫未來兩週定調了。記者們連珠炮追問的都是:彭帥、新疆、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

這裡提到的《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尤其第2款規定,為了保護體育競技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的中立性和奧林匹克運動會本身的中立性,因此「在任何奧林匹克場地、場館或其它區域,不得有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或種族宣傳。」

這個規定看上去是沒問題的,多少年來國際奧委會也據此不斷聲稱體育要和政治分開,不應將體育政治化等等,尤其中共因為大規模侵犯人權而在本屆冬奧會倍受各國抵制時,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上來為自己辯護。

但我們看到的一個非常確鑿的事實是,中共在幾乎所有冬奧會的展示中都充滿了政治化的使用。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新華社在前天刊發了一篇熱捧習近平的長文,題為「一起向未來——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奧林匹克重要論述的中國實踐」,文章一開篇就毫不遮掩地這麼寫到: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主題口號「一起向未來」,是中國向全世界發出的攜手共創未來的時代之音,更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在奧林匹克運動領域的生動詮釋。

在文中,類似「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一起向未來——圍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總書記的奧林匹克論述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注入了深刻內涵」之類的敘述隨處可見。

習近平更是當面對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說:「中方將為奧林匹克運動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也就是說,冬奧會正在被中共作為習近平所謂政績的展示平台,以及作為中共構建世界新秩序的紅色意識形態輸出平台在使用。

而這個穿上了「一起向未來」馬甲的習式人類命運共同體,正在以奧運主題曲「一起向未來」的方式在全世界大肆傳播。

那個口口聲聲說因為新疆人權問題和彭帥被性侵問題而抵制冬奧會是在把體育政治化的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這個時候突然選擇性失明了,不但不覺得這些具有強烈政治宣傳意味的展示刺眼了,反而還表現得很是享受。

這就是我們看到冬奧會的本質意義所在:無論其開幕式有多奢華炫目,中共對參賽各國運動員教練員出手多麼闊綽,那都只不過是掛在外面的羊頭,中共販賣紅色極權崛起的那塊狗肉,從2008年到現在從來沒變過。

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這一次徐子八事件以意想不到的衝擊力,幾乎是一夜之間就撕下了冬奧會華麗的面紗,讓全世界都看到了面紗下面那根冰冷而沉重的鎖鏈。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