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鏈女遭拐賣凌虐 幕後大黑手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3月02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焦點:徐州鎖鏈女遭拐賣凌虐,幕後大黑手曝光?否認李瑩、硬栽小花梅,中共算計藏什麼貓膩?透視共產黨:鎖鏈女揭穿維穩「6D」套路。(《世界十字路口》)

震驚海內外的江蘇徐州豐縣「鎖鏈女」事件,雖然官方調查日前才剛剛落幕,為整起案件定調結案,但仍引發眾多質疑與批評,鎖鏈女的真實身分究竟是不是李瑩?鎖鏈女被拐賣背後,是否牽扯中共官員利用特權、性侵女性?這些疑點,最近被爆出新的內幕,這起案件背後的「大人物」也浮出水面,他究竟是誰?此外,鎖鏈女事件也再次揭穿了中共應對危機的慣用「6D維穩套路」,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雖然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火是當前最受矚目的國際熱點,但是我們之前已經討論了兩次,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聊一個中國的熱點話題,也就是徐州的「鎖鏈女事件」,也叫做「鐵鏈女事件」。

其實這個事件已經發生好一段時間了,那相信很多朋友也都對這起案件有了一定的關注,但是因為我之前在出差,沒時間來談這個話題。同時呢,我發現到目前為止,鎖鏈女事件啊,剛好再次揭露了中共常常用來做危機維穩的「6D維穩模式」,所以我想藉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從這個角度來透視共產黨。

不過,因為我人還在外地,沒有合適的條件做錄影錄像,所以今天還是先通過錄音,來跟大家聊聊我的觀察。那鎖鏈女的案件,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牽扯到太多細節,我在這裡就不說得那麼細,但是我們會結合著事件發生的經過,來揭露中共的維穩6D模式。

好,先來說事件的起因。1月28日,就在過年的前幾天,江蘇徐州的網友拋出了一段視頻,裡面出現一名蓬頭垢面、衣衫單薄的中年婦女,她沒有牙齒、說話也不清晰,卻被一條鐵鏈拴著脖子,哪也去不了。而且最令人意外的是,這名鎖鏈女居然有八個孩子。

大家知道,中共過去40年來都是「一胎化」政策,可是這名女子卻有八個孩子,而且還被鎖鏈拴著,但是地方官員居然都不聞不問?這確實相當反常啊!因此,視頻傳出後,立即在網絡上炸鍋,海內外網友紛紛質疑,這背後是不是涉及了人口拐賣的犯罪呢?這也讓中共立即啟動了6D維穩模式,可以分成六個步驟:

鎖鏈女事件 再揭中共「6D維穩模式」

第一步:全盤否認 打死不認

這起事件發生在江蘇徐州市的豐縣歡口鎮董集村,視頻曝光之後,豐縣縣委宣傳部就立即發布聲明,說經過他們調查,否認有人口拐賣的行為,還說這名鎖鏈女叫做楊慶俠,是在1998年6月跟董集村的村民董志民領證結的婚。

豐縣官員還聲稱,楊慶俠有精神疾病,經常會無故地毆打孩子和老人。言外之意,就是在為楊慶俠被鎖鏈綁起來做辯解。

第二步:扯謊連連 能騙就騙

豐縣當局非常草率地否認一切指控,馬上引爆網民的群起批評。1月30日,豐縣當局又發出一份調查通報,聲稱楊慶俠是在外地流浪乞討的時候,被董志民的父親給收留了,從此跟董志民生活在一起了。

通報還說,楊慶俠被發現有精神分裂的問題,從去年6月開始就病情加重了,所以她先生董志民就用鎖鏈綁住她,約束她的行為。但是這項說法還是相當粗糙,引發更熱烈的質疑與批評。比方說,既然楊慶俠有精神分裂問題,屬於無自主行為能力者,那為什麼當地官方還准許楊慶俠跟董志民結婚、還讓他們領證呢?這本身就很有問題了。

接著有不少網友前往徐州豐縣尋找鎖鏈女,而鎖鏈女不斷地說,「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句話更讓許多網友聽了相當悲憤。因此,豐縣的上級單位徐州市政府與徐州市委,也被迫加入這場扯謊維穩的行動。

徐州市政府在1月27日發出官方的第三份通報,聲稱楊慶俠的真實身分是來自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原名叫做「小花梅」,曾經在1994年結婚,96年離婚後回到家鄉,已經有言行異常的問題。後來被同村的桑女士帶到江蘇去治病。通報說,桑女士帶小花梅到江蘇之後,小花梅就走失了,而桑女士沒有報警,也沒有通知小花梅的家人。

大家想想,官方這個說法實在是騙人騙得很低級啊。為什麼看個病,要千里迢迢地從雲南跑到沿海的江蘇去看?桑女士到底是誰?為什麼一個好好的人走失了,卻沒有報警,也沒有通知她的家人?這背後一定有貓膩啊,擺明了就是人口拐賣嘛,但官方卻打死不承認。

另外,官方通報還說,楊慶俠、也就是小花梅的牙齒掉光了,是因為嚴重的牙周病導致的,言外之意就是說,楊慶俠的牙齒不是被人為地拔掉或者打掉的,也就是辯稱說她沒有遭受到暴力攻擊和虐待。徐州官方還說,經過醫學鑑定,楊慶俠的八個孩子全都是她跟先生董志民生的。簡單一句話,徐州官方把我們看到的一切「反常」現象,都給「正常化」、「合理化」了。

不過,官方雖然還在扯謊,但是已經開始稍稍地改變口風,開始透露說要追究相關的失職人員,還說要追究董志民的行為有沒有違法。不過,官方還是迴避了人口拐賣的問題,因此又再度引發輿論的群起炮轟,排山倒海的聲浪,也逼得官方不得不將維穩模式推進到下一步。(《世界十字路口》)

第三步:斥責基層官民 切割責任

2月10日,徐州當局發出第四份通報,終於承認了鎖鏈女背後涉及到人口拐賣的犯罪,官方稱董志民涉嫌「非法拘禁罪」,而將小花梅帶到江蘇的桑某妞以及她的先生時某忠,都涉嫌「拐賣婦女罪」。

請注意,這是官方第一次承認人口拐賣的問題,但官方還是堅持說鎖鏈女的真實身分是雲南的小花梅。只是啊,官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撒謊,然後又像擠牙膏似的不斷地改口換說詞,已經失去了民眾信任;同時官方把刑事責任都推給民間百姓,撇得一乾二淨,這也讓民眾難以接受。

就在這時候,網絡上爆出驚人消息,說鎖鏈女的真實身分很可能是1996年失蹤的四川少女李瑩。更令人驚訝的是呢,拿李瑩的照片和楊慶俠的臉相比對,竟然高度神似,而李瑩當年失蹤的時候,才12歲。

而且,前調查記者鄧飛在網絡上披露了董志民與楊慶俠的結婚證,但結婚證上的楊慶俠照片,跟鎖鏈女幾乎完全不像,從氣質上到面貌上,根本就是兩個人。與此同時,出身徐州豐縣的導演王聖強也透露,他老家的人都知道,鎖鏈女就是李瑩,他還語帶玄機地說,「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

好,相信你也知道接下來是怎麼回事呢,這些證詞與證據再次讓網絡炸鍋,海內外民眾嚴厲譴責中共官方一再說謊、掩蓋事實。這也逼得中共不得不再把維穩手段升級到下一步。

第四步:懲罰小官平民 避重就輕

2月17日,徐州市的上級單位江蘇省委和省政府發出公告,宣布成立調查組,要追查「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這起荒唐的案件啊,終於上升到省級調查的高度了,而且中共黨媒新華社等等也報導了這項消息,這也意味著中共中央開始介入這件事。

到了2月23日,江蘇的調查結果終於出爐,並且由各大黨媒大幅報導,但結果卻是換湯不換藥,官方承認鎖鏈女被人多次拐賣,但還是聲稱鎖鏈女是雲南的小花梅,小花梅被人拐賣到了江蘇,完全否認鎖鏈女跟李瑩的關係。說白了,江蘇省委的調查結果只是重複了徐州市委的說詞。

官方還下令處理了17名官員,包括豐縣縣委書記被免職等等,但是挨罰的全都是豐縣以下的低層級官員。簡單說,中共就是要「犧牲小官,定調結案,保全黨中央」;同時用這種處罰方式,把案情的重要性與責任壓低到地方層級,達到「避重就輕」「大事化小」的目的。

說穿了,每當中共試圖欺騙百姓、掩蓋真相,卻又被揭穿得破綻百出後,中共就會祭出這套「小罰大隱藏」的手法,來試圖平息民怨、從中脫身。

第五步:銷毀證據 埋葬真相(Destroy)

中共在被迫「小罰大隱藏」之後,還會同步進行銷毀證據的舉措,包括人證與物證,都很可能會被中共一一銷毀或隱藏,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徹底埋葬真相,讓官方的說詞成為唯一的「真理」。

比方說,鎖鏈女事件擴大發酵後,案發地點、也就是徐州豐縣的董集村就全面封鎖,以「防疫」的理由禁止非官方指派的記者進村,嚴厲封鎖鎖鏈女的相關消息,避免外界知道更多的信息。

而從最近官媒釋出的視頻來看,鎖鏈女已經被當局帶到醫院安置,說白了,就是直接被當局控制著,避免外界再跟她接觸。而鎖鏈女原本被拘禁的小屋,也已經被拆除了。簡單一句話,第一現場的人證和物證都沒了。中共就是要銷毀證據、埋葬真相,好維護黨中央的「偉光正」。

第六步:轉移焦點 分散注意力

2月16日,就當鎖鏈女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之際,中共官媒卻突然大力報導一起中國人前往柬埔寨打工,卻遭到欺騙、被迫賣血的離奇案件,而且幾大官媒與網絡媒體全部集中炒作,聲勢是鋪天蓋地。

但沒想到,2月28日,柬埔寨國家警察署卻發表聲明指出,這起「血奴案」完全是編造的,而涉嫌編造這起案件的四名人員已經被當局起訴了。從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這起「血奴案」突然間冒了出來,又被中共幾大黨媒大力炒作,非常有可能是中共刻意製造聳人聽聞的案件,用來轉移人民視線、分散人們對鎖鏈女的關注。

所以啊,我們可以看到,中共花了大把力氣與心思,想要掩蓋這起震驚社會的案件,但結果還是破皮的餃子,露了餡。不過,我們要追問一個關鍵問題,就是中共為什麼這麼在意鎖鏈女案件?為什麼無論如何都要否定鎖鏈女跟李瑩之間的關係呢?主要跟幾個原因有關:

中共大動作維穩 鎖鏈女恐洩黨官暗黑腐敗?

<<原因一:揭露人口拐賣黑幕 戳破中共盛世假象>>

第一個原因,這起案件揭露了中國人口拐賣確實普遍存在,戳破了中共對外宣稱的「和諧盛世」假象。

中共才剛剛舉辦了冬季奧運,想通過奧運對全世界宣傳中國強大、中共統治有方的盛世景象,但卻在這時候爆出了人口拐賣、婦女被鎖鏈拘禁的驚人案件,重創了中共形象,然而這才是當前中國社會的真相。就連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都公開為鎖鏈女發聲,說「豐縣肯定只是冰山一角」。

<<原因二:集體姦淫弱勢女性 權貴官員也涉案>>

第二個原因,這起案件很可能涉及了集體姦淫弱勢女性,甚至中共權貴與官員也都涉入其中,所以從地方到中央,官方都要極力掩蓋、設法隱瞞。

有知情的媒體人爆料說,當初四川的李瑩被送給徐州市某位大人物「享用」,李瑩拚命反抗,咬傷了這位大人物,所以被下令拔光牙齒,後來輾轉落入董志民他們家。

無獨有偶,海外自媒體人曾錚也引述體制內的知情者爆料說,鐵鏈女是李瑩,而1996年李瑩失蹤之後,被豐縣官員「進貢」給當時的徐州市市長于廣洲。翻開于廣洲的官場經歷,他確實曾經在1997年到2000年間,擔任徐州市的市委副書記、代市長以及市長,確實是徐州當地的「大人物」。

于廣洲後來又出任福建省委副書記、商務部副部長、海關總署署長等等重要職務,是正部級官員,他目前是政協的常委兼任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還是「大人物」。

雖然我們還無法證實這項指控,但是種種跡象與時間點,確實都相當吻合,如果這項指控是真的,而且背後涉案的官員、權貴還不只一個的話,那也就能充分解釋了為什麼中共不願意承認李瑩的存在,為什麼要全力掩蓋這起案件。

因為一旦承認鎖鏈女是李瑩,就等於對外界承認中共高官姦淫女性、拐賣女性,如果再跟張高麗和彭帥的事件串起來看,就會讓外界發現利用特權姦淫女性,是中共官場的普遍亂象。遺憾的是,鎖鏈女似乎也透露自己有這樣的悲慘遭遇。

鎖鏈女:
「阿哥,我跟妓女一樣,成天。妓女一樣,我跟妓女一樣,我跟……」

<<原因三:再曝人權問題嚴重 婦女兒童缺乏保障>>

第三個原因,鎖鏈女事件再次曝光了中國的人權問題依然嚴重,婦女及兒童安全缺乏保障。

<<原因四:涉及嬰兒販賣與器官販賣網絡>>

第四個原因,這起案件可能牽涉到中國存在嬰兒販賣與器官販賣網絡。大家想想,在中共的「一胎化政策」下卻有女性被鎖鏈綁住、還生下8個孩子,當地官員卻不聞不問,是裝聾作啞呢?還是官員本身就是這個亂象的共犯呢?

而且,徐州的鎖鏈女絕對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全中國被拐賣的年輕女性有多少?她們被拐賣、性侵,甚至生育大批子女之後,她們的孩子會不會被賣給人販子?她們失去生育能力或者失去利用價值之後,會不會被賣到黑市裡、被活摘器官?不能排除這個可能,對不對?

畢竟,在中共這種缺少法治、缺少道德的變異體制裡,有些人為了縱欲享樂、為了一夜致富,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幹得出來。

因此啊,在我看來,鎖鏈女事件不但是一場聳人聽聞的社會案件,更是一次中共對人性、對道德底線的震撼挑戰。過去中共在天安門發動「六四」屠殺,接著又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到最近的血腥鎮壓香港抗爭以及迫害新疆維族人等等,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對人性與道德的拷問與檢驗。

但這次的鎖鏈女事件,隨時都可能發生在你我身邊的女性與幼兒身上,是一個更直接威脅我們家庭與親人的國家恐怖事件。我想啊,這也是上天安排的一次機會,要讓更多的海內外人們看懂中共的「假大空」與「假惡暴」,從而選擇是要跟中共繼續走在一起、當同路人呢,還是要拋棄中共,找回我們的傳統道德與良知呢?

好,最後我們重複一次,鎖鏈女事件曝光了中共遇到危機時,慣用的6D維穩模式:

第一步:Deny,全盤否認,打死不認。
第二步:Deceive,扯謊連連,能騙就騙。
第三步:Denounce,如果實在掩蓋不了,就斥責基層官員與百姓,切割責任。
第四步:Discipline & downplay,懲罰小官與平民,避重就輕,大事化小。
第五步:Destroy,銷毀證據,埋葬真相。
第六步:Distract,炒作其它事件,轉移焦點,分散注意力。(世界十字路口)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迷中選

紅朝惴惴謊惑民
世亂蕭蕭黎冤鳴
善惡升墮人自選
良知正道航天晴

唐浩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