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中共下手民運 美國收網 大快人心    

3月16日宣布,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對五名充當中國政府代理人並且服務於中方祕密警察的人士予以起訴。根據美國司法部公布的文件,五名被告人為中國祕密警察「跟蹤、騷擾、蒐集美國居民情報」,「參與跨國鎮壓陰謀,迫使居住在美國和國外的批評中國政府人士保持緘默」。他們的活動,包括「試圖干擾一名批評中國的美國退伍軍人和美國國會參選人在布魯克林的競選活動和策劃,毀壞一個中國持不同政見者批評中國政府的藝術作品」。

中共派出國安人員發展線人對民運人士進行騷擾,跟蹤,竊聽,蒐集信息,進行造謠,污衊,抹黑,公開與半公開進行人身威脅已經多年,這些年更是特別地猖獗,到了縱火燒毀自由雕塑公園中共病毒雕塑的瘋狂程度。但美國當局這些年來沒有採取有效行動,阻止他們的為非作歹。這一次在資深民運人士李進進律師被人殺害後,果斷採取行動,立即收網,五人被起訴。說明美國對中共在美國對異見人士的威脅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到了必須採取行動,以作正告。李進進被殺一案,凶犯有無背景還待調查,但此凶犯喊出政治性口號:你們是叛徒,你們是中國人為何要反共。則清楚無疑她是一個站在中共立場上的凶犯。

司法部抓捕的5 人主要集中在四件事上。被告王書君作為學者混跡民運多年,2015年被中共收買,開始為中共收集民運人士與民運活動資料,並將美國及全球的香港、台灣、維族與西藏活動人士的信息,提供給中國國家安全部,其中一名香港異見人士為此坐牢。王書君在民運中收集情報民運早有察覺,但苦於沒有直接的證據,無法對他採取措施。這樣的人以前在民運中也有過。這些人是民運的害群之馬。

第二件事被告林啟明為國安部工作人員,他僱傭私家偵探調查一位天安門學運領袖,美國退役陸軍少校,正在參選國會議員的熊炎。要偵探找到可以傷害他聲譽的信息,或製造一些」性醜聞,比如嫖娼之類的東西,甚至可以製造車禍除掉他。很不幸這位身經百戰的天安門英雄似乎被嚇住了,表現出怪異的行為,先是在報紙刊出與「六四紀念館」切割,後又出現在親共僑團的會上。為民運同道不齒痛惜。

第三件事是被告孫強、劉藩,還有一位洋人茲布里斯。孫強是中國一家國際科技公司僱員孫強指揮劉藩和茲布里斯,收集並公佈異議人士的個人信息以對他們進行詆毀,並策劃摧毀了加州自由雕塑公園,一座以習近平為頭像的中共病毒雕塑。對這座雕塑的摧毀策劃了二條線路。茲布里斯以藝術經紀人的身分與自由雕塑公園陳維明聯繫:偽稱代表一個欣賞陳維明藝術的猶太商會的領袖,希望將陳維明的作品在紐約最重要的藝術館展出,還付了定金。並以老闆希望看到陳維明的工作為名在工作室裝了攝像頭。又祕密地在陳維明的車上裝了跟蹤系統。而這些監控直接聯到中國國安部,也就是說千里之外的陳維明生活、工作事無巨細,一舉一動都在國安的掌控之中。第二就是對雕像摧毀計劃。第一次試圖用車拉倒,但因雕塑太堅固沒有成功,第二次實施放火計劃才得以成功。為此劉藩收到來自國安的三百萬美元,茲布里斯得了十萬。

第四件事將美國奧運選手劉美賢之父前天安門學生劉俊作為目標,試圖套取他的個人身分資料,並對他進行跟蹤在劉的車上安裝定位裝置,並通過拍照和攝像,記錄劉俊的行蹤和人際交往情況。茲布里斯表示,完成這一計劃需要3700美元,他會每天上報「老闆」想知道的東西。

中共利用洋人來對民運人士實行罪惡計劃,可見美國已被滲透很深,茲布里斯曾經是獄警,後作保安。對自己所作所為的性質應該非常清楚。為了利益還是願意充當中共特務。但可憐見分到的髒款卻被吃沒只得到區區十萬。

相信美國FBI還掌握了大量此類威脅民運人士,破壞民運的案件,那些曾經為中共國安效勞,以及仍然在繼續之中的人應該猛醒了,你們被抓只是時間問題,為中共國安效勞都是聯邦重罪,你們將在美國的監獄度過餘生,如果你們能夠幡然醒悟,那麼儘快投案自首,給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